龙争大唐

第一百三十八章诡异的老六

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开始得快,结束得更快,还没等李贞纵马回到混乱的战场,一切都已经完结了——纥干承基毙命,出手偷袭的四名蜀王府高手也被愤怒的“鹰组”高手们撕成了碎片,至于那些个早已被这场剧变吓傻了的羽林军士兵全都老实了下来,远远地躲了开去,聚在一起,人人紧张地注视着屹立在火把下的李贞,生恐杀红了眼的李贞会拿他们作法。

他娘的,好高明的一个局!李贞虽站在地上不言不动,可内心里却是惊涛骇浪,无他,布下此局的人手法相当的巧妙,不但将众人遇袭的反应算计在内,便是李贞的个性和可能的反应也都被布局者所料中——马厩失火,众人失马,如此一来骑兵就基本成了步兵,而后是旷野里骑兵来袭,除了正面对抗之外,再无其它自救的办法,如此一来,自命勇武的李贞自然就得率残部出击,后头就空虚出来了,再加上一帮子羽林军帮个倒忙,整个场面自然也就失去了控制,略一挑拨,内斗势不可免,刺杀的机会便出现了。

生气?难免有点,任是涵养再好的人,上了个不小的恶当,都难免会生点闷气,更何况李贞一向自认兵略无敌,吃了个暗亏又岂能不气,不过更多的是不解——真的纥干承基早就被送走了,从一擒获纥干承基那一刻起,李贞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烫手的山芋,早早便将此人暗中送回了京师,之所以一路带着个假的,本来就是用来迷惑旁人的,故此,这个亏其实吃得并不大,只不过令李贞疑惑的是出手之人竟然会是老六的手下,这完全就说不通!

纥干承基是张好牌,有他在手,加上王继、刘七就组成了一连串完整的铁证,立时能将整个武库一案的谜底全部揭开,一旦如此,太子被废就将成为定局!太子方面要杀纥干承基灭口是必然之事,老四方面想将纥干承基搞到手中也说得通,偏生这两方面都没出手,反倒是被武库一案无辜牵连得很惨的老六却派人出手灭了纥干承基就有些子奇怪了,再说了,老六虽一向隐藏得很深,可却并不是个谋略高手,他也没那么大的能耐玩出如此的手笔,这背后一定还有主谋!可又会是哪方神仙?老三?不可能!这会儿老三早被老五那头的事情搞乱了手脚,如今只怕躲都还来不及,哪可能出手来干此等勾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老三有那个闲心,却又怎可能会帮着太子去做那等揩屁股的烂事?

困惑,甚是困惑,李贞想了好一阵子也没搞明白老六玩出这一手究竟是为了啥目的,有心出言问一下纳隆,可此时人多嘴杂,却也不好开口,索性沉着脸站在那儿,连话都懒得说一声。李贞不说话,众人更是胆战心惊,谁也不敢在这个当口去触霉头,自然全都老老实实地傻站在那儿,气氛顿时压抑得够呛,末了,还是纳隆率先开口道:“殿下,天快亮了,我等还是先到十字坡再行计议好了。”

呵,也是,左右此时也想不出个名堂来,到时候看老六如何说叨再议罢!李贞点了下头,一挥手道:“出发。”率先翻身上马,领着众人径直向不远处的十字坡行去。

遭了劫的众人士气低落得可怜,好在路途并不算远,紧走慢走,左右不过是天亮时分便已到了十字坡前,而此时副使侯国孝、蜀王李愔等一起子人马却都尚未抵达,李贞心头烦,也懒得去管那些个一到了十字坡便七倒八歪地或躺或坐、姿态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的羽林军官兵,吩咐燕十八领些人马拿上越王府的印信去武进县借辎重粮草之后,便独自一人盘坐在草地上闭目养起了神来。

巳时正牌,各路牛鬼蛇神都陆续来归,先是侯国孝领着五、六十名衣冠不整的羽林军士兵到了十字坡,接着便是李愔领着的百来号人马,这期间还有些三、五成群的溃兵也陆陆续续地赶来汇合,人吼马嘶地,倒也热闹得很,不过这一切都与李贞无关,不管是谁回来了,李贞全都懒得理会,只是独自盘坐在那儿,静静地思考着。

“殿下,蜀王殿下来了。”正当李贞想得入神之际,亲卫队长陈亮走到李贞身边,轻声地禀报道。

“嗯。”李贞点了点头,睁开了眼,看了看警戒圈外的李愔,腰腹一用力,人已站了起来,大步走上前去,笑着打了声招呼道:“六哥,您来了,呵呵,如此大的火,六哥能完好归来,小弟也就放心了。”

李愔心里头虽有鬼,可城府却很深,面对着李贞这句听起来亲切,却暗含讽刺的话脸色丝毫不变,笑呵呵地拱手为礼道:“托福,托福,如此大的火头,哥哥还真是担心八弟的安危,哈哈,看样子八弟一切都好,哥哥可是开心得很,啊,今日天气不错,这十字坡可是好风景,要不哥哥陪八弟转悠一、二?”

“成。”李贞自然听得出老六这是有话要单独跟自己谈,也大体上猜到老六想要说些什么,却也没反对,笑呵呵地点头应承,哥俩个各自心怀鬼胎地放声笑了起来,并着肩往坡上走去。

“八弟,这事不是哥哥干的。”兄弟俩默默地走了一段之后,李愔率先打破了沉默,满脸子真诚状地说道。

“哦。”李贞脸色平淡地应了一声,甚至连李愔说的是啥事都没问,宛若此事与己无关的样子。

李愔偷眼看了看李贞的脸色,暗自吞了口唾沫道:“八弟,且听哥哥解释,今日一早的事情哥哥已经听说了,那些个刺客确实是哥哥府上的人不假,可实际上却是被人给收买了,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哥哥实在是不清楚,这一条哥哥可以指天明誓,若所言有虚,定当不得好死!”

屁话!你若不知谁还能知,妈的,少拿那些个没啥营养的誓言哄老子!李贞压根儿就不相信老六的解释,无他,政治动物的誓言其实跟揩屁股的草纸差不了多少,这一条古今都一个样,谁也不会真儿个地把赌咒当一回事儿,不过嘛,明白归明白,李贞却也不会傻到当场揭破老六瞎话的地步,反倒是对老六下面要说些什么甚是感兴趣,这便笑着道:“哥哥的话,小弟信得过,此事虽蹊跷,不过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小弟却是不急的。”

“那是,那是,嘿嘿,若是哥哥猜得不差的话,只怕就是老大那厮所为。”李愔陪着笑说了一句,接着眼珠子一转,满脸子期盼状地转口道:“八弟,昨夜起火前的事儿你考虑得如何了?呵呵,哥哥虽没甚大用,不过帮着八弟摇旗呐喊一番还是可行的,您看……”

妈的,老六这个臭小子究竟想干吗?这么急吼吼地要投靠老子,扯淡罢!李贞压根儿就信不过李愔,只是一时间也看不出其中的蹊跷所在,再说了,夺嫡的事儿是要靠人多势众,可并不是啥人都能派得上用场的,就老六那副心机深沉的样子,李贞哪能信得过,只不过这话却不好明说,李贞沉吟了一下道:“六哥切莫如此说法,你我本就是亲兄弟,能帮的小弟一定会帮,这一条原就是兄弟本分,还请六哥放心,父皇那头小弟一定会尽力的。”

“好,就是这话,八弟所言哥哥信得过。”李愔抚掌大笑起来道:“打今儿个起,哥哥就唯八弟的马首是瞻了,你我兄弟携起手来,管叫天地变颜色。”

变颜色?狗日的,你小子自己找死别他娘的拽上老子!李贞一听老六这话不怎么地道,心里头顿时打了个突,立马面色一肃地道:“六哥失言了,我等都是父皇的儿子,自该同心协力为父皇分忧,至于其它的,小弟从不加理会,一切听凭父皇他老人家的主张。”

“呵呵,那是,那是。”老六愣了一下,这才陪着笑脸道:“八弟说得好,哥哥受教了,日后哥哥一切都交给八弟了,日久见人心,一切请八弟瞧哥哥的好了。”

“六哥,人都差不多到齐了,这便上路如何?一切等到了京师再说可成?”李贞一时间也看不透李愔的葫芦里卖的是啥药,实在不想再跟李愔多扯那些个没啥营养的话头,回头看了看山脚下的热闹场景,很是平静地说了一句,可内里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决。

李愔见李贞不想再多谈,略有些失望,不过也知道此时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也就笑呵呵地点了下头道:“好,一切都听八弟的。”

到了,总算是到了!远望着夕阳下反射着金光的长安城头,早已累得够呛的众人立时精神一振,虽没人敢放声呼啸,可各自的脸上却都露出了如获重释的神色,不容易啊,两天了,两天来,光是步行就已经是件折磨人的事儿,更别说连遭了两次大劫难之后,军心士气早已低落得不成样子不说,便是连宿营的帐篷都是打武进县暂借来的破旧货色,既不遮风又不挡雨,破烂得很,好在这两天老天爷赏脸,天气始终不错,这才免去了大家伙一场难堪,此时望见了长安城头又如何不令众人喜出望外的。

妈的,总算是及时赶到了!李贞骑在马上,远眺着巍峨的长安城,心中一阵子激动,除了因能及时赶回长安参与分桃子之后,更多的是对裴嫣的牵挂之情——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一个半月过去了,如何不令李贞魂萦梦牵的,只不过李贞急归急,却尚不至于公私不分,催促着全军加快了脚步,赶到了城外的驿站,将随行的蜀王李愔交割给了前来迎候的礼部官员,这才紧赶着往自家王府奔去,也顾不得休息,这便急急忙忙地直奔后院而去,可没想到却扑了个空,无他,高阳公主与裴嫣一大早就被燕妃接进了宫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这令李贞好一阵子失望,可又没胆子去埋怨自家老娘多事,无奈之下,也只好跺了跺脚,转回了内书房,才刚进书房门,却见莫离、纳隆两大谋士早已就座,就等着自个儿了。

望着两大谋士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饶是李贞素来脸皮子厚,却也难得地红了一下,紧赶着假咳了几声,掩饰了过去,笑呵呵地看着两大谋士道:“呵呵,二位先生见笑了。”

“诗经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何可笑之说,哈哈哈……”多日不见的莫离并不打算放过这么个捉弄李贞的好机会,戏谑地挤了挤眼睛,哈哈大笑起来。

纳隆也不甘落后地加上了一句道:“不错,不错,后头可还有一句呢,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哈哈哈……”

厄,该死,这两老小子也真是的!李贞被笑得尴尬无比,索性也放开了,哈哈大笑着道:“问苍天,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两相许。本王不过常人耳,自是免不了俗的,倒是二位先生至今不娶,反倒叫本王奇怪了,莫非有隐疾乎?哈,那可得早治才是,哈哈……”

莫离因着身世问题,而纳隆由于游学天下之故,这二人都老大不小了,可始终未曾娶妻,此刻被李贞反过来取笑一番,顿时有些子傻了眼,不过却也知道李贞是开玩笑,哪会真儿个地放在心上,主宾三人全都大笑了起来,满书房里顿时全是三人豪爽的笑声。

好一通子爆笑之后,莫离笑呵呵地摇了摇手中的羽毛扇,开口道:“殿下回来的正是时候,这几天关于出兵的事情正闹得沸沸扬扬的,圣上始终没确定领军的人选,明日殿下进宫交割差使,圣上定然会问起,不知殿下可曾想过?”

出兵平叛自然是该当的,别看老五如今闹得厉害,可在李贞看来不过是一帮子土鸡瓦狗罢了,哪能抵挡住朝廷大军的进剿,别说那些个名震天下的老将,便是十六卫里随便一个将军出马都能平定了这场看起来浩大,其实不堪一击的叛乱,之所以迟迟未曾定下出征的主将,左右不过是各派势力在其中瞎搅合罢了,对于此事李贞自然是心中有数的,该知道的早就从“旭日”那儿得知了,却也毋庸多言,此时听得莫离如此慎重地提起此事,不由地有些子奇怪,疑惑地看了眼莫离道:“本王倒是想过,不过此次出征与本王关系不大,一者本王伤势未愈,二来嘛,这等讨逆之事虽是好事,可真要落到本王头上,那就有了‘杀兄’之嫌,本王可不想去沾惹此事,父皇若是问起,本王就推说伤势未愈罢。”

“不然,若是王爷如此作答,只怕就要吃苦头了。”莫离笑着摇了摇头道:“出征之事固然轮不到殿下出马,可殿下却务必请命挂帅出征,若是圣上不许,殿下方可推荐他人代为,至于人选嘛,朝中诸名将择一即可,不过却以李绩为佳。”

嗯?李贞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莫离所说之意——自请挂帅,那是为父皇分忧,不惧人言的行径,推荐李绩,是出于公心,毕竟如今朝中诸将中排第一的李靖早已告老在家赋闲,这排第二的李绩自然是最佳人选,再加上李绩原本就跟李贞关系不错,不说借此机会将李绩拉拢过来,往出征大军里塞些人手进去,捞些战功却也容易得很,再说了兵部侍郎本身就负有选将之责,如此作为名正言顺得很。

呵呵,细节决定成败,果然不假!李贞反应得很快,点了点头道:“不错,该当如此,本王心里头有数了,唔,这事情倒也不急,二位先生可曾看出老六那厮究竟在玩甚把戏?”

这两天来,老六不断地找机会,可着劲地巴结李贞,豪迈之言可是说了不老少,“掏心窝子“的话也海了去了,那些子屁话听得李贞都起鸡皮疙瘩了,可偏生还真不好拿脸给老六看的,也就是将就着打哈哈罢了,好在李贞本就擅长这个,倒也不曾露出啥破绽来,这些个情形纳隆早就看在了眼里,而莫离也早就得到了相关通报,三人虽从来没合议过此事,可各自却早已将此事反复地琢磨过无数遍了,只是全都没摸出个头绪来,此时见李贞问起此事,纳隆拈了拈胸前的长须,沉吟了一下道:“这里头必定有蹊跷无疑,依某看来蜀王殿下背后有人,可以肯定不是吴王殿下,反倒像是太子,只是以蜀王的目光不至于看不出太子必倒无疑,如何可能在此时去投靠太子,当然,蜀王殿下也没有就此投靠王爷的理,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原因,莫非是魏王殿下?”

“不可能。”李贞早就想过这方面的事了,摇了下头道:“若是老四那厮在搞鬼,那也只是想将纥干承基搞到手罢了,如何可能下死手去灭口,那岂不是帮了老大的忙,这道理说不通。”

莫离皱了下眉头,想了想道:“蜀王殿下背后一定有人出谋划策,这局设得狠辣,若非王爷事先便早有安排,只怕根本避不开此局,这等手段不像是官场中人能设计得出来的,倒像是军旅中人的行径,只是……”

莫离的话尚未说完,就见管家刘德全急匆匆地走到了书房门口,略有些子气喘地禀报道:“殿下,魏王殿下来了,请王爷示下。”

呵呵,老四这混球还真他妈的迫不及待!李贞心中一动,挥了下手道:“开中门,本王亲自去迎。”刘德全忙应诺了一声,紧赶着跑将出去,自去安排不提。

“殿下,魏王殿下定是要人来了,殿下不妨先拖一拖,等大军出发之后再说好了。”眼瞅着刘德全跑了出去,莫离淡笑着吩咐了一句。

“嗯,本王心里有数。”李贞点了点头,哈哈一笑,大步行出了书房,径直赶往大门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