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争大唐

第一百九十四章长孙世家之变(五)

“拿命来!”长孙成亮瞪着血红的双眼,势若疯虎一般地向李泰扑了过去,一张原本尚算英挺的脸上满是扭曲的狰狞。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啊,杀人啦,救命啊!”李泰本自满心欢喜地等着长孙成亮表忠心呢,却没料到会出现此等变故,一时间反应不及,被长孙成亮抱了个满怀,这才惊觉事情不妙,一边拼死挣扎,一边高声呼救了起来。

李泰虽是养尊处优之辈,可胜在身高体胖,力量还是不小的,再加上从小习练骑射的缘故,倒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物,至少不比往日里的长孙成亮来得差,只可惜这会儿已然陷入了疯狂状态的长孙成亮力量暴增了不少,无论李泰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长孙成亮那热情到了极点的拥抱,哥俩个相拥着滚倒于地。

“我杀了你,杀了你……”如癫似狂的长孙成亮口中怪叫连连,一翻身将高胖的李泰骑在了**,双手掐住了李泰的脖子,使劲地掐着,可怜李泰原本就心慌意乱,胆气被掠之下,十分的力气最多也就剩下了三分,竟然傻不楞登地躺在地上,任由长孙成亮肆意施为,眼瞅着性命即将不保之际,外头听到响动不对的王府校尉们冲了进来,一见自家主子尽然被人如此**,哪还能忍得下去,自是毫不客气地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一通子拳脚招呼过去,愣是将长孙成亮击得口吐鲜血,这才将李泰从险境中解救了出来。

“混帐,该死的混帐,气、气死本王了!混帐,尔竟敢如此无礼,本王……”李泰被一起子亲卫簇拥着,一边抚摸着已然青肿了起来的脖子,一边气喘吁吁地念叨着,满心眼里全是死里逃生的后怕。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杀,杀,杀!赫赫……杀!”长孙成亮尽管被几名武艺高强的王府亲卫压得趴倒在地,可兀自挣扎不休,整个身子拼命地扭动着,满脸子的疯狂之意,再配上满头满脸的鲜血,简直如同魔怪一般,瞧得李泰一阵子心悸。

“殿下,究竟发生了何事?”一片慌乱之际,闻讯赶到的王府典军万重山冲了进来,一脸子焦急之色地问道。

“这厮竟敢谋刺本王,该死的狗东西,尔等是做甚吃的?嗯,亏本王好吃好喝地供着尔等,要用着尔等之际,都死到哪去了……”李泰眼一瞪,没好气地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子臭骂,末了挥了下手道:“将这厮先押下去,快去请苏司马前来,快去!”

依李泰的性子,吃了如此大的一个亏,自是恨不得一刀劈了长孙成亮,可李泰毕竟不是傻子,并没有冲动到不顾一切的地步,除了顾忌到长孙无忌之外,更因觉得此事未免太过蹊跷,只能强自忍住砍了长孙成亮的欲望,吩咐将兀自叫骂不休的长孙成亮先行押下去,自己却气愤难平地在书房里急速地来回踱着步。

王府司马苏勖来得很快,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已出现在了书房中,只是气息却很是紊乱,看样子赶得有些子急,一见到李泰,也没多客套,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殿下,究竟发生了何事?”

苏勖的问话与万重山如出一辙,可李泰却没敢冲着苏勖发作,苦笑着摸了摸青肿的脖子,摇了摇头道:“姑父来得正好,本王也在纳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话说到这儿,李泰顿了顿,这才接着道:“长孙成亮那厮来见本王,那话里话外都露着要帮本王的意思,还装模作样地要拿联名折子给本王看,却不曾想全是假的,那厮竟然暴起袭击本王,若不是府中亲卫来得快,本王这会儿只怕早已命归九泉了,这个该死的混球!”

“怎么会这样?”苏勖一听之下,登时就愣住了,满脸子难以置信的样子。

“本王也在奇怪,这厮与本王素无恩怨,怎地欲要刺杀本王,这,这又是从何说起?难道是长孙无忌的意思?这也不太可能罢!”不说苏勖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便是李泰自己也纳闷得很,死活也没搞清这里头究竟是哪出了错。

“奇怪了,这不可能啊。”苏勖皱着眉头想了想,摇着头道:“据昨日线报,长孙成亮确实是在私下联络官吏,准备拥立殿下,这事情是确凿无疑的,今日来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断没可能做出这等没名堂的勾当,再说了,长孙成亮虽也有点武艺,却不是甚高手之辈,他就算要谋刺殿下,也绝无可能亲自动手,更不可能赤手空拳地就这么傻乎乎地来了,这里头一准有蹊跷,殿下可曾派人去请御医来看个究竟?”

“本王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也罢,就先叫个太医来看看好了。”李泰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苏勖的言中之意,立时提高了声调道:“万重山,尔拿本王的名刺到太医院请肖医正来上一趟,就说本王病了,其他事不得多言,快去!”

李泰素来得李世民的宠爱,但凡身体有甚不适之处全都由太医院管着,这一条可是圣上钦定的,别的皇子有病要找太医,都得先禀明了圣上之后,再由太医院派人,唯有李泰例外,只要他叫了,太医院就得立马派人去,点着了谁都没得商量,必须马上就去,这会儿太医院医正肖抿正好有空,自是一请就到,可到了魏王府之后才知道是给长孙成亮下诊断,再一看长孙成亮那等疯狂劲儿,登时惊出了身冷汗,在一起子王府亲卫的弹压下,匆忙地给疯狂叫骂的长孙成亮检查了一番之后,心立时凉了半截,也不敢多说甚子,急匆匆地便赶回了王府书房。

“肖医正,怎样了,那厮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见到肖抿满头大汗地走进了书房,李泰顾不得寒暄,一张口就问个不停。

“殿下,长孙成亮入魔了。”肖抿心里头满是疑惑之情,却又不敢问事情是如何闹到这般田地的,只能是伸手抹去头上的汗水,如实地说了一句。

“啊?这……”李泰一听之下,立时傻了眼,直愣愣地看着肖抿。

“肖医正,此人可还有清醒的可能?”苏勖早已知道该是这等结果,倒也不甚吃惊,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

“不好说,似这等入魔之人,有时尚能清醒一阵子,可大多数时间都是癫狂不可理喻之人,要想根治几无可能矣。”精神病这等玩意儿便是医学发达的后世都无法医治,更何况缺医少药的大唐时期,肖抿虽是这个时代最出色的医生之一,却也拿这等臆症束手无策。

“肖医正,老夫有一疑问:这病是因何而起,会不会是中毒所致?”苏勖一听此症无救,心立时沉了下去,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接着问了一句。

“这个……”事关重大,肖抿不敢轻易下定论,略一犹豫之后,苦笑着道:“下官也不敢下定论,引发臆症的诱因极多,毒物或许也有此可能,只是下官无能,实是查不出长孙公子的真实病因,惭愧,惭愧!”

“废物!本王……”李泰一听事情已无可挽回,顿时怒从心起,脸色一变,立时就要破口大骂,好在苏勖眼尖,一见李泰的暴躁性子要发作了,忙轻咳了一声,出言打断道:“有劳肖医正了,此事关系重大,还请务必慎言,来人,提绢五十匹为酬礼,送肖医正回府。”

绢五十匹相当于近千贯钱,抵得上肖抿近十年的俸禄了,这等赏赐不可谓不重,不过嘛,这钱并不好拿,这是封口费,而苏勖那句回府则点明了是要肖抿回自己的府上而不是回宫中,这里头的意味可是深了去的,好在肖抿也算是在宫廷里呆久了的人物,这等话里的轻重还是明白的,也知道此事关系非同小可,不敢再多留,拱手为礼道:“多谢殿下恩赐,下官这些天正好身体不舒服,打算请几天假,若是殿下没有别的吩咐,下官这就告辞了。”

“嗯,去罢。”李泰虽有些子舍不得一次性拿出那么多的钱物,可一来苏勖已经开了口,李泰也不好反悔,二来么,只要能暂时堵住肖抿的嘴,为自己赢得缓冲的时间却也勉强算是物有所值了,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只是挥了下手,示意肖抿退下。

“姑父,本王总觉得这事情来得蹊跷,会不会是有人设套子要害本王?”待得肖抿去后,李泰暴怒的心态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疑惑地看了眼苏勖,试探着问道。

苏勖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是不是有人设套如今已经不重要了,现如今要紧的是殿下该如何应对,唉,眼下长孙成亮在殿下府中入了魔,这瓜田李下的,殿下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的,长孙司徒那头只怕是交代不过去了……”

一听苏勖如此说法,李泰哪还忍得住,立马跳着脚吼着打断了苏勖的话道:“有何可交待的,该死的,本王不计较这厮谋刺本王之罪也就罢了,他自己犯病关本王甚事?再说了,这厮原就是诚心要帮着本王,本王又何苦去折腾于他,说破了天都不关本王的事!”

李泰所言不是没有道理,用来说服一般人那是绝对足够了,可问题是长孙无忌压根儿就不是一般人,他会如何想只怕不是李泰所能决定得了的,别的不说,就说长孙成亮是长孙无忌所有希望的寄托,如今人在魏王府上得了臆症,说是跟李泰无关,长孙无忌能信么?就算能,他又岂会不迁怒于李泰?这一条李泰看不到,可苏勖却是预见到了,此时见李泰如此理直气壮地吼个不停,顿时心中有气,冷冷地看了李泰一言,沉着声道:“殿下请自重,值此关键时刻,切不可妄自动怒!”

一听苏勖这话说得重,素来敬重苏勖的李泰立时软了下来,苦着脸,皱着眉头,低声地说道:“姑父,此事真与本王无关,唉,这是从何说起呢。”

见李泰服了软,苏勖也不好过于己甚,放缓了口气道:“殿下这话某信,可司徒大人是否会信?不见得罢,就算他信了,心中又岂能没有芥蒂,事到如今长孙府那一头已是指望不上了,既然如此,事不宜迟,那就提前发动了罢,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啊,姑父的意思是即刻动手?”李泰见苏勖说得如此慎重,愣了一下,犹豫地问道。

苏勖面色陡然间坚毅起来,斩钉截铁地道:“不错,只能如此了,殿下即刻传令下去,加派人手联络大臣,准备后日早朝时发动,不给其他诸王留下反应的时间!”

“好!那就这么办了!”李泰本就是个果敢之人,倒也不怕事,见事已至此,自是横下了心来,咬着牙,挥舞了下拳头,高声地喝了一句,满脸子的激动之意,可转念又想起长孙成亮之事尚未解决,略一沉吟道:“长孙成亮这厮该如何议处?”

“送回去!殿下将事情经过直截了当地亲自告知司徒大人。”苏勖没有一丝的迟疑,沉稳而又坚决地回答道。

“这……,姑父,您不是说长孙司徒不会信了本王的解释,那为何还要本王去解说?”李泰一听之下,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忙紧赶着问了一句。

“信不信在他,说不说可在殿下,此事既然是在殿下府中发生的,该说的总得去说,为此而落人口实不值当!”苏勖扬了下眉头,解释了一句。

李泰在书房里来回踱了几步,思索了片刻之后,一抬头,满脸子坚决状地道:“那好,就请姑父拿本王的令牌即刻开始联络大臣,本王这就送成亮回府!”

天塌了!尽管初夏的气温热得很,可长孙无忌的心却冰凉到了极点,饶是长孙无忌久经宦海,早已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可一见到着被捆成了一团,还不断地挣扎着、嘶吼着的长孙成亮,长孙无忌的心顿时沉了下去,面色虽尚能保持不变,可眼神却迷茫了起来,不言不动地看着长孙成亮,就连李泰在身边说些什么,他都没能听得进去。

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长孙无忌心中一阵搅疼,胖脸抖了抖,牙咬得咯咯作响,好一阵子发呆之后,这才挥了下手,示意府中的下人上前去将长孙成亮带下去安置好,一双老眼略显呆滞地看向了李泰,语气冷漠地说道:“老朽教子无方,此贼竟敢谋刺殿下,老朽定会好生管教,多谢殿下不计前嫌,还亲自附送回府,此情此心,老朽感佩在心,殿下既然有伤在身,老朽也不敢多留殿下,老朽再次谢过了。”

长孙无忌话里说是谢,可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哪有半分谢意,倒是充满了逐客之意,令李泰很有些子吃不住劲,好在来前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当场发作,眼瞅着再无法从长孙无忌处得到支持,也就懒得多留,再加上脖子上的青肿之伤虽是不算太重,却也难受得紧,也不打算多留,自嘲地笑了笑,拱手为礼,告退了一声,自领着一起子王府亲卫打道回府去了。

”父亲,您要为小弟作主啊,这事情来得蹊跷,该即刻禀报陛下,纠出凶手,为六弟报仇!”

“还查什么,这不明摆着就是李泰搞的鬼!”

“就是,可怜六弟还想着帮这个恶贼,如今却落到这般田地,父亲,您可不能轻饶了那厮!”

“父亲,此事蹊跷,虽不见得是魏王所为,可也一准跟他脱不开关系!”

……

李泰前脚才刚走,长孙无忌的几个儿子立时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人人脸上都满是愤概之意,倒是长子长孙冲默默无语地站在那儿,听得几个兄弟瞎扯一气,却全然没说到正题上,立时心中有气,端起了长兄的架子,喝了一声道:“都闭嘴!”

待得一起子弟弟们安静了下来之后,长孙冲走到长孙无忌的面前,躬身道:“父亲,六弟出了此等事,您千万要保重,依孩儿看来,这事情只怕另有缘故。六弟这两天私下串联下头的官吏,这事情父亲您是知道的,按理来说,六弟是真心要帮着魏王殿下的,殿下没有理由要害六弟,除非六弟得知魏王殿下要不利于我长孙家,可眼下朝局混沌,夺嫡之争箭在铉上,我长孙世家虽是不才,却也算得上一股不小的助力,魏王殿下纵然势大,可并也无得罪我长孙世家的必要,故此,孩儿以为此事当是别有蹊跷,或许是有人要假借六弟来陷害魏王殿下也说不定。”

长孙无忌为相多年,心机非寻常人可比,哪会不明白长孙冲所言的道理,只是一者心疼爱子遭此劫难,对于李泰不免有些子迁怒;再者,夺嫡之事他心中早已有了主张,却不是可以对人言之事,哪怕是自己的儿子都不行,此时也不想多说些什么,冷冷地扫了眼神色各异的诸子,面沉如水地道:“朝局之事非尔等所能妄议,谁敢再谈论此事,为父定不轻饶,冲儿留下,其余人等全都退下!”

“父亲,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六弟他……”待得众人散去,长孙冲心有不甘地说了一句。

长孙无忌脸上脸上掠过一丝狠戾之色,一挥手打断了长孙冲的话道:“不必多说,为父心中有数,唉,你六弟生性聪慧,向来是我长孙家的楚翘,如今出了岔子,为父岂能不心疼,只是,唉,只是他不该瞒着为父去瞎整,终究惹出了祸事了,此事须查个水落石出,但却不可明查,交待下去,暗中查探,务必将亮儿这一两日的行踪彻底查清,此事便交由你去办,切记,就算有所得,也绝不可妄动,为父自会有所安排。”

“是,孩儿遵命。”长孙冲倒也没有推脱,躬身应了一句,大步退出了书房,望着自家儿子离去的背影,长孙无忌的眼神模糊了起来,一行老泪终于忍不住脱框流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