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争大唐

第三百二十四章意外军情(上)

轮台,古国名,西汉时为轮台国属地,后为西汉所灭,并设使者校尉于此地,有屯田军两千驻扎于轮台城,以防卫匈奴,西汉宣帝四年,轮台之民暴动,复国为乌垒,东汉神爵二年再次被汉军所灭,改设西域都护府,至魏晋南北朝时期属龟兹,大隋时期为西突厥所夺,现如今为阿史那瑟罗所部之大本营所在地。

轮台城与其说是个城,倒不如说是个大寨子——天山以南各族大体上是半农耕半游牧之民族,总喜欢筑城以守,而天山以北之各族则是彻头彻尾的游牧民族,他们可没有筑城坚守一地的习惯,总是在各大牧场间逐草而涉,原先汉代所遗留的古城早已在岁月的冲刷下成了一片废墟,此际的轮台城实际上是阿史那瑟罗所部临时搭建起来的数个彼此相连的大寨子,规模倒是不小,但却简陋得很,除了并不算高大的木制围栏外,唯一能称得上防卫设施的也就仅有为数不多的箭楼罢了,几近十万的西突厥人就挤在这些防卫力低下的寨子里苟延着残喘,更为可怜的是——这近十万部族人中,除了三千出头的青壮之外,大多是妇孺老幼,战力几近于零。

贞观十八年三月初三,本该是梅雨绵绵的时节,然而今春却旱得很,别说雨了,蔚蓝到极点的天空中连片云都没有,日头倒是火辣得很,照在人身上,竟有种微微的刺痛感,然则索格索斯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天气的炎热,站在高高的箭楼上,任凭热辣的阳光照在身上,苍老的身子却动也不曾动过一下,只是眼中的忧虑之色却浓郁得惊人——今春的干旱已然成了定局,好在轮台城就在天山附近,化雪之水充沛得很,倒也无缺水之虞,只可惜河流能滋润的地域总是有限的,几近十万人挤在这么个不算太大的牧区内,压根儿就施展不开,牛羊、马匹无处放牧,只能忍痛将春季繁衍出来的小家禽全都杀光,再加上每日里十万人那巨大的消耗,不算太大的轮台牧区已然无力支撑,堪堪就要到彻底崩溃的地步了。

若仅仅是干旱和饥荒倒也就罢了,索格索斯一生中早已不知遇到了多少回了,哪一回不是克服一下,挺一挺就过去了,就算饿死些人也算不得甚大事,真正令索格索斯忧心的是前方的战局——前方败了,败得很惨,人马折损了近半,可好在主力算是顺利逃了回来,只要有阿史那瑟罗这么个主心骨在,总还有翻盘的机会,那一头的事索格索斯虽担忧,却也不至于有切肤之疼,真正让索格索斯忧心忡忡的恰恰是己方可能的盟友越王李贞。

一想起越王李贞,索格索斯心中便是一阵的烦躁,在他这一生中还从未见过有如此子般难缠的人物,软硬不吃,哪怕好话说了一箩筐,对李贞却似乎半点效用全无,索格索斯无论如何也看不透李贞心中的算计究竟是怎么个说头,只知道要想从李贞身上捞取好处,简直比登天还难,那家伙简直不像个讲求“仁义道德”的中原人,倒跟草原上的狼一般狡猾而又凶狠。对于李贞,索格索斯有种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束手束脚之感,更有种没能趁李贞尚未羽翼丰满之际痛下杀手的懊悔之意,而今,安西已稳,李贞势大,索格索斯除了能在心里头懊丧一把之外,也无其他办法来对付李贞了,这令索格索斯郁闷得直想吐血。

“索爷,您快看!”就在索格索斯想得入神之际,一名陪侍在索格索斯身后的亲卫突地手指着西边,高声叫嚷了起来。索格索斯一听侍卫叫得甚急,忙一扭头,凝神向西边看去,立马就见远处一骑飞骑在滚滚的烟尘中狂奔而来,状甚急迫,哪怕是遇到正在吃草的羊群,也不避不让,只顾着横冲直闯,却不管此举惊起了一片大乱。

一定是出大事了!索格索斯一见到来骑那匆忙的样子,心中顿时涌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顾不得自个儿年老体衰,飞也似地沿着箭楼那陡峭的楼梯冲了下去,压根儿不理会周边之人的讶异之色,迈开两只老腿,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出了营垒的大门,面露惶急之色地站在营门口,等着飞骑的到来,一部白须随风飘扬成一片凌乱。

“索爷,不好了,唐、唐军来、来了!”那名骑士纵马冲到近前,不顾**的战马尚在飞奔,一个娴熟的滚鞍,跳下了马来,一头跪倒在地,颤着声,惶急地叫了起来。

“嘶……”索格索斯一听之下,倒吸了口凉气,手足顿时冰凉一片,怒瞪着双眼,抢上前去,一把揪住那名骑兵的胸衣,急吼吼地叱问道:“说清楚,来了多少唐军?谁带的队?离此地还有多少路程?说,快说!”

索格索斯一连串的问题抛将出来,登时就将那名倒霉的骑士吓得浑身直打颤,哆嗦了老半天才紧赶着回道:“索爷,唐军来得凶,下手极狠,跟小的在一起的兄弟都被杀了,只有小的见机得快,逃了出来,没,没看清唐军的旗号,只知道兵马很多,离此地最多只有半日的路程了,索爷,您赶紧拿主意啊,索爷。”

“啊……”索格索斯手一松,任由那名骑兵狼狈地坐倒在地,一双昏暗的老眼中露出了丝绝望的神色,呆呆地立了好一阵子之后,突然醒过了神来,不管不顾地高声叫嚷了起来:“来人,备马,快,快去备马。”一起子跟在索格索斯身后的亲卫们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动了起来,慌慌张张地牵来了上好了马鞍的战马,索格索斯顾不得跟围将过来的族中权贵们多加解释,翻身便上了马背,丢下了一句:“快,尔等即刻去通知瑟罗,让他赶回老营,老夫这就去拖住唐军!”话音一落,扬鞭策马,向着西面冲了出去,十数名亲卫见状,各自打马跟上,卷起一地的烟尘,只留下后头看傻了眼的族中老幼……

有如此铁军在手,天下之大,又有何处不可去!策马立在一座小山包上的李贞,望着山脚下滚滚向前的铁流,脸色虽是淡淡地,无甚表情,然则心中豪情却陡然而起,很有种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意味在内,只不过李贞城府深,并没有带到脸上来,只是默默地看了良久,这才头也不回地高声下令道:“传令,全军加快速度,务必在日落前赶到轮台!”

“是,遵命!”一名亲卫高声地应答了一句,从腰间取下一支号角,鼓足了腮帮子,猛地吹响了起来,凄厉的号叫声迅即地在草原上荡漾开来,原本速度就不慢的骑兵大队立马开始了加速,烟尘大起间,浩浩荡荡地向东奔驰而去,就在此际,却有一骑飞骑从队列的前头纵马冲了回来,速度极快,转瞬间便冲到了小山顶上,来骑在李贞面前翻身下马,单膝点地,高声禀报道:“报!禀殿下,游将军回报,前锋已到提拉河口,有西突厥来骑自称索格索斯者,要求面见殿下,言明有紧急军情禀报,游将军不敢做主,特派小的前来请殿下令。”

索老儿跑来做甚?缓兵之计么?嘿,这老儿还真有几分勇气!李贞心里头压根儿就不信索格索斯有甚子紧急军情要报告,眉头一扬,挥了下手道:“传令,大军不停,直奔提拉河口,众将且随本王前去看个究竟。”话音一落,纵马冲下了小山头,向东飞奔而去,后头陈武、林承鹤等高级将领忙紧紧跟了上去。

提拉河只是条小河,河水来自天山的化雪之水,水面倒是宽阔,足足有近二十丈的宽度,然则水却甚浅,仅仅两尺来深,别说骑兵,便是步兵也能涉水而过,然则,游思凡所率的五千先锋部队却全都停在了河边,并没有冲过河去,河对岸则是索格索斯所率领的寥寥十数名西突厥骑兵,双方都没有开口,只是各自静静地隔河对峙着。

唐军先锋大将游思凡从来都不是那种冷静到极致的将领,恰恰相反,他身上的冲动与热血在全军高级将领中绝对算上是个另类,没少因言语冒失而挨李贞的责罚,然则,他却不是那种没有大局观的冒失鬼,只是有时候管不住自己的嘴罢了,真打起仗来,这家伙比谁都狡猾,他身上的战功在一帮子同僚间绝对排在前几位,此番之所以能争取到万众瞩目的先锋官大印,其根由不过是李贞看中了他不会轻易吃亏的特色,否则的话,就凭他那在同僚中仅仅处于中游的武艺,断然捞不到此等先锋的荣耀的。

此时,面对着索格索斯那寥寥的十数骑,游思凡并没有传令渡河,而是下令全军原地待命,这倒不是游思凡担心中了埋伏,更不是怕了索格索斯,实际上,游思凡的心中早已打定了小算盘了——按李贞给他的将令是:日落前赶到阿史那瑟罗的老营,摆出攻击的架势,迫使其老营投降,若有顽抗,格杀勿论!而今既然赶到了提拉河口,距离阿史那瑟罗的老营也就是二十里不到的距离而已,天还不到末时,就算在此地蘑菇上一阵,要想在日落前杀入老营,时间上是绰绰有余的,没必要着那个急,再者,索格索斯既然来了,那就证明其老营基本上就是个毫无反手之力的空营,一战便可下之,他自然没必要着急,更何况他也不想让自己的手下去屠戮手无寸铁的平民,那等既没有甚战功可捞,又得背上骂名的事儿,他游思凡可不想去做的,倒不如将皮球踢给越王殿下去费心来得惬意,是故,当索格索斯一提出要面见李贞,游思凡立马顺水推舟地答应了下来,悠哉地在提拉河口歇了下来。

游思凡心里头打的小算盘是什么索格索斯没功夫去猜,也懒得去猜,面对着河对岸那延绵不绝的骑兵大队,索格索斯的心早已沉到了谷底,他心中很清楚地知道——此时此刻,五大俟斤各部已走到了悬崖的边缘,不单五大俟斤,只怕整个西突厥汗国也即将不复存在,西突厥各部族能不能存在下去,形势已经不在自己一方的掌控之中,而是握在了李贞的手心里,他所要做的就是看能不能从李贞手中多争取点空间与权利罢了,至于其它的,早已不在他的考虑之中,然则,只要一想到将与李贞再次过招,索格索斯不由地便是一阵心悸,只可惜他已然没了任何的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在此等候着李贞的到来。

就在双方静静地对峙着之际,一阵烟尘从唐军队列的后头滚滚而起,一面血红的战旗迎风飘荡成一道眩目的风景,隆隆的马蹄声中,李贞率领着一群高级将领赶到了提拉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