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争大唐

第三百六十四章清水河会战(三)

这一刀来得极快,如闪电般划破了空间,转瞬间便已劈到了葛夏的头顶之上,雪亮的刀锋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死亡的寒光,刀未至,刀风已刮面生疼,躲已是来不及,更何况此时葛夏的左右都是人,身后更是一帮子尚未来得及整好队形的战友,一旦葛夏让了开去,整个陌刀队阵型必将被来敌冲乱,挡又无法挡,此时葛夏的陌刀正陷在马尸深处,急切间也无法拔将出来,至于腰间的横刀更是来不及去抽,面对着敌骑那闪电般的一刀,葛夏不得不拼了,但听葛夏暴吼一声:“给老子下来!”脚下一跺,人已飞扑直上,压根儿不理会头上将落的刀锋,一把拽住那名回纥百户长的腰间,奋力一扯,便已将来敌拖下了马来,二人翻滚着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葛夏力气虽大却不识摔跤之术,那名回纥百户长却显然是摔跤的个中高手,虽说先前被葛夏突然拽下了马,连着挨了几记老拳,可一旦回过了神来之后,却仗着技巧,反倒将葛夏压在了身下,偷空抽出了马靴中暗藏的一柄短刀,对着葛夏的胸口便刺,好在葛夏反应得快,双手一合,生生架住了那名百户长的手腕,仗着力大,试图将短刀夺将过来,怎奈对方全身都压在刀上,葛夏竟无法得手,只能是苦苦地支撑着,形势已是岌岌可危。

葛夏是力大,却没大到似高恒等人那般天生神力的地步,此时被身高体壮的对手压在身下,气渐渐地紧了起来,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地弱了许多,锐利的刀尖渐渐地逼近了葛夏的胸口,就在葛夏快要支撑不住的当口,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那名回纥百户长硕大的脑袋便已如西瓜般落了地,在地面上蹦跶了几下,滚入了乱军丛中,猩红的鲜血如同喷泉般从脖颈的断口处滋滋地喷将出来,洒得葛夏满头满脸都是,还没等葛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一只大手突地伸了过来,竟生生地将葛夏魁梧的身子轻松地拎了起来,一声大吼在其耳边响起:“好小子,接着杀贼!”话音一落,那人已向前方的乱军丛中杀了过去。

葛夏死里逃生,惊魂刚定,这才注意到救了自己一命的正是顶头上司步军副统领林挺,心头顿时一热,伸手抹去脸上的血水,俯身操/起一把不知是何人遗落在战场上的弯刀,大吼一声:“杀贼!”健步如飞地杀进了乱军丛中……

陌刀之威就在于排开阵形如墙而进,若是分散作战的话,则威力有限得很,几无可能击溃汹涌而来的骑兵之冲锋,就在葛夏陷入苦战之际,唐军陌刀队也与凶狠冲杀而至的回纥骑兵展开了血腥的厮杀——回纥骑兵在付出了数百骑的代价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趁着唐军陌刀队立足未稳的机会杀入了唐军的两翼之中,只不过到了此时,回纥骑兵的冲击势头也被彻底地遏制住了,只是依靠着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优势在作战罢了,并不能真儿个地击溃唐军之两翼,待得唐军盾刀手冲上前去之后,双方立马绞杀成了一团,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可就在此时,中路战局却已分出了胜负——回纥乃是马背上的民族,擅长的是骑兵作战,虽也有一定的步战能力,可如何能跟严格训练出来的唐军步兵相提并论,别看冲杀上来的回纥步卒人数比唐军盾刀手要多了近一倍,可无论是个人战力还是整体战术都差了老大的一截,双方才刚一交手,回纥步卒便吃了大亏,被唐军步卒打得节节败退,再被躲在阵后的唐军弓箭手好一通子冷箭招呼,几个照面之后便垮了下去,被唐军步兵杀得狼狈鼠窜,险些溃不成军。

“撤军,快,快吹号!”先前还怒气冲冲地要击破唐军的吐度迷一见自家步卒被打得落花流水,生恐连两翼的骑兵都陷了进去,忙不迭地下达了撤军令,号角声一响,回纥步骑两军全都败退回了己方战马墙之后,而唐军也没有趁胜追赶,只是在原地以弓箭送了回纥败军一程,这一场惨烈而短暂的肉搏战就此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从开战到此时,前后也就半个时辰多一些罢了,唐军死伤千余人,但却斩杀了回纥军四千五百余众,可以说是小胜了一场,然则,敌强我弱的局面依旧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我守敌攻的态势依旧,况且随着原本作为掩护的战马墙的不复存在,形势对于背河坚守的唐军来说,反倒更严峻了几分,好在两军阵列前四下倒伏的人马之尸体不少,这也造就了回纥骑军无法全速冲刺的障碍,勉强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罢。

心疼,无比的心疼,望着败退回来的残兵败将,吐度迷心疼得脸都绿了,有心撤退,却又没听到本阵中的号角声,他还真没胆子就这么撤了回去,怕的就是薛延陀汗庭借着擅自撤军的借口将自个儿斩杀于阵前,可要吐度迷再次发动这等决死冲锋,他自也不肯再玩命了,此时见唐军并没有出击的意思,他也就乐得轻松,索性领着手下兵马躲在战马墙之后,跟六十余丈外的唐军玩起了“西线无战事”。

吐度迷那等掩耳盗铃的小把戏除了骗骗他自己外,旁人可全都看得一清二楚——唐军见回纥不进攻,自是懒得去多加理会,除了列阵以待的前军之外,后阵的官兵加紧着浮桥的搭建工作,数十架大型投石机也趁此机会树了起来,十余台组装完毕的大型弩车从后阵移到了大军的前列,一字排开,但并未对射程之内的回纥军发动攻击,而是很有默契地与回纥军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和平对峙;唐军是没打算跟吐度迷过不去,然则薛延陀本阵中的阿鲁台却是放吐度迷不过,一见吐度迷在那儿磨叽了老半天也没发动攻势,立马派出了传令兵,言辞俱厉地下达了有进无退的攻击令,与此同时,本阵中作为监军的数千薛延陀骑兵开始缓缓前压,人数虽不多,可带给回纥军官兵的心理压力却是巨大无比的。

继续进攻?没那回事!吐度迷一想起此前那一战的惨烈,便是一阵的心惊肉跳,哪肯再随随便便地将自己这么点兵力继续往人肉磨盘里塞,可不攻又不成,后头压阵的薛延陀骑军摆在那儿可不是用来当花瓶的,左右为难之下,吐度迷冷不丁冒出了个主意来,派了个传令兵回中军,请求援兵支援,点了名要仆固部大统领俟斤也达率全军相助,言明若能如是,定可一战而破唐军云云。吐度迷吹出来的牛皮阿鲁台信不信没人晓得,不过阿鲁台倒是没为难吐度迷,甚至连思索一下、摆个样子的架势都免了,毫不犹豫地便下令俟斤也达率所部一万五千兵马出击,配合吐度迷击溃当面之唐军。

“也达老哥,总算是将您给盼来了。”吐度迷一见到俟斤也达率部赶到,也不管俟斤也达脸色黑得跟锅底一般,笑呵呵地便迎将过去,满脸子诚恳状地嚷道。

“哼!”俟斤也达虽说与吐度迷一向交好,彼此间还是儿女亲家,往日里也没少相互护持,可这会儿见吐度迷硬要拉自个儿下水,又哪能有甚好声色,毕竟前些年在神武城下俟斤也达可是没少在李贞手下吃败仗,早就被打怕了的,此番被汗庭征调前来北疆,原也就是打着个出工不出力的想头,只要战事一旦不顺,俟斤也达可是打算立马开溜的,可如今却被吐度迷给硬坑了一把,心中的火气自是大得出奇,恨不得一刀剁了吐度迷的,冷冷地哼了一声,便别过头去,连看都不看吐度迷一眼。

俟斤也达的心思自是瞒不过吐度迷的,此时见俟斤也达拿脸色给自己看,吐度迷却没有半点应当自惭一下的觉悟,嘻嘻哈哈地纵马来到俟斤也达的身边,凑到俟斤也达耳边低声地问道:“也达老哥,依您看来,这一仗能胜否?”

吐度迷问话的动作倒是显得很私密,可这“低声”却着实算不得低,不单俟斤也达听得一清二楚,便是其身边的众将也都能听得见,弄得俟斤也达愣了好一阵子,才反应了过来,狐疑地看着吐度迷,却没有开口说话,然则眼睛却瞟向了唐军那一头,那意思明摆着是不看好薛延陀大军能战胜得了李贞那个凶神。

吐度迷一点都不奇怪俟斤也达的反应,不说当年神武城下之战,便是先前那一番较量之后,吐度迷早就不想再跟唐军这么打将下去了,此时见俟斤也达默认了己方不如唐军的现实,心中的决断更是坚决了几分,嘿嘿一笑,凑到俟斤也达身边,声音压得极低地述说了一通,听得俟斤也达目瞪口呆,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好一阵子发傻之后,这才讪讪地出言道:“如此能成么?”

“成,没问题的,做兄弟的岂会害了老哥您呢?”吐度迷见俟斤也达有了意动之心,立马狂拍着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安慰道。

俟斤也达良久不出一言,可脸色却始终变幻个不停,到了末了,长出了口气,握紧了双拳,眼中精光一闪,咬着牙道:“好,那就依老弟的意思办好了。”

“哈哈哈……,好,爽快,那就这么说定了。”吐度迷见俟斤也达同意了自己的做法,立时得意地笑了起来,对着俟斤也达拱了拱手,自行转回了本部兵马之中,将手下心腹将领全都召集在了一块,低声地吩咐了起来,须臾,回纥军阵之中一阵骚乱,原本步战的回纥军卒纷纷解开战马墙,各自翻身上马,与来援的仆固部骑兵排成了相邻的两大骑兵方阵,一副即将投入决死冲锋之架势,闹得对面的唐军步兵方阵也不得不紧赶着排开密集的防守阵型,数十架投石机以及十数门大型弩车一一就位,准备迎接两部骑兵的狂野冲锋,至此,刚沉寂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战场气氛陡然间又火爆了起来,一场硬碰硬的血战似乎就将再次上演。

一派战前的凝重气氛中,凄厉的号角声率先在回纥军阵中响了起来,三万五千余草原骑兵同时开始缓缓前移,唐军阵中雪亮的陌刀已如林般树起,操纵投石机与大型弩车的唐军官兵也已拉紧了发射的绳索,就等着发动的命令下达,然则,就在此时,一件令交战双方都臆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才刚启动的两部落联军突然齐刷刷地调转了马头,不单没有向着严阵以待的唐军发动冲锋,反倒向战场的右侧纵马狂奔而去,还没等交战双方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两部族联军已然逃出了战场,头也不回地一路向东扬长而去了。

傻眼了,这回全都傻眼了,不单是双方将士,便是双方的统帅也没想到会有这等令人哭笑不得的蹊跷之事发生,此时此刻,无论是唐军还是薛延陀大军全都追之不及,也都没敢冒着阵型散乱的代价分兵追击,只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回纥与仆固两部落合计三万五千余众就这么消失在远方,只留下一地的狼藉和漫天的尘埃。

意外,又一个意外,今天的意外也未免太多了些,多得连李贞这等算计高手都觉得事态有些子彻底脱离了掌控的感觉,一时间竟有些子茫然了——以薛延陀汗国交战之惯例,素来是让那些个小部落兵充当炮灰打头阵,这一点早在李贞的意料之中,即便是回纥这个薛延陀汗国中仅次于薛延陀的部族打头阵李贞也早已算到,按李贞原先的战术安排,本就是要以林承鹤所部的一万余步兵为诱饵,吸引薛延陀大军发兵轮番前来攻打,为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剿灭那些小部落兵,为日后进军薛延陀汗国扫清一些障碍,待得各小部落兵马被唐军挫了锋芒之后,迫使薛延陀本军不得不出动,一旦如此,李贞所部骑军将利用步兵所创造出来的有利战机给予薛延陀大军重重的一击,击垮薛延陀大军的斗志,从而压迫薛延陀大军往乌拉斯台隘口撤军,倒不见得非要歼灭薛延陀大军不可,李贞还打算留着拔灼那个蠢货回薛延陀跟大度设闹腾去呢,可没想到战事才刚开打不到两个时辰而已,竟然发生了回纥与仆固两军阵前脱逃的事情,这令李贞很有种一拳打到了空处的郁闷之感——李世民所采取的拉拢回纥、仆固以分化薛延陀汗国的战略构思在李贞看来简直就是养虎为患,似这等豺狼性子的草原民族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感恩戴德,与其让回纥壮大起来,取代了薛延陀成为朝廷的边疆大患,倒不如趁着回纥、仆固两部落翅膀没长硬之前彻底将其打垮来得合算,左右薛延陀汗国里有拔灼、大度设这两兄弟在,怎么也太平不了的,此时若能多消灭一些回纥、仆固的兵马,日后进军薛延陀汗国自也容易了许多,便是征服了薛延陀汗国之后的划分州县之类的政务也能少了不少的阻力,可惜的是李贞也没想到吐度迷这老小子竟然会不要脸到如此之地步,此时再要变阵去追赶一来是不可能,毕竟薛延陀大军还在对岸虎视眈眈地盯着呢,二来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只能郁闷地看着吐度迷率部扬长而去了。

“传令:步军前移,各军依次渡河!”李贞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子之后,咬着牙下达了作战命令,须臾,唐军阵中号角声大作,早已在南岸边待命多时的各军立刻沿着刚搭好的简易浮桥向河对岸冲了过去。

若说李贞仅仅只是郁闷的话,阿鲁台可就是气炸了肺,他之所以明知道唐军摆出过河卒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自己发兵去攻,可还是决定派出回纥、仆固两大草原部落前去送死,自然也有着他的考虑在——这些年来回纥、仆固两大部落越走越近,发展得极快,渐渐已成了薛延陀汗国中一个极为不稳定的因素,更令阿鲁台忧心的是——这两大部落不单暗中跟大唐眉来眼去,还与大度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番之所以强令这两部落发兵去攻击严阵以待的唐军步兵方阵,除了试探一下唐军的底牌之外,更主要的是想着借刀杀人,只可惜他算计得虽好,却没想到吐度迷竟然技高一筹,就这么潇洒地玩了个阵前开溜,这令阿鲁台恨不得抛下对面的唐军,全军出动去追杀吐度迷,哪怕是将其碎尸万段也不足以消除心中的怒火,只可惜他不能也不敢,无他,就在回纥军刚撤出战场没多久,唐军本阵中一阵号角声响起,本已排成方队准备接敌的唐军步兵方阵开始缓缓前压,与此同时,一队队唐军骑兵也沿着搭好的四座浮桥开始向北岸进发,如何应对唐军可能的攻击便成了阿鲁台眼下最迫切要解决的大问题,实无心也无力去管逃走了的两部落联军。

是战?是守?还是撤?阿鲁台眉头紧锁地看着正渡河中的唐军官兵,一时间有些子恍惚了起来,不知该如何定夺,就在此时,自家阵后突然传来一阵**,被惊扰了思路的阿鲁台怒火万丈地转过了头去,可一见到来人,脸色立马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