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争大唐

第四百二十七章中秋马球赛(一)

中秋节终于是到了,上林苑照老例再次向长安百姓敞开了大门,在这一日里,无论何人均可随意进出,且无须任何的手续。能踏足皇家园林,去观赏一下皇家园林的风采,本身就是种极为难得的机遇,再加上每两年一度的马球赛将拉开战幕——按老例,京师马球赛与中秋诗会乃是隔年轮着上,今年恰好是马球赛之年份,京师里各色人等自是更加的趋之若鹜,于是乎,天还没亮,便有无数的京师百姓携老扶幼往上林苑赶,唯恐去得迟了,便无法抢到个好位子,那等争先恐后的架势绝对跟后世球迷们疯狂地跑去看足球世界杯有得一比了,又怎个热闹了得?

身为太子,李贞自是无须跟普通百姓一般忙着去争抢位置,可也一样一大早便起了,领着陈倩娘及萨兰依妮两位良媛(太子妻妾之称号,位在良娣之下,正五品。)乘着金辂车,由一大群的卫士、宦官们簇拥着便赶到了皇宫中,陪同着李世民及宫中一大群的嫔妃们一道浩浩荡荡地乘车向着上林苑进发,一路迤逦而行,至辰时三刻方抵达了上林苑的马球场,陪着老爷子登上了木制的三层塔楼,接受了臣民们的跪拜与欢呼之后,随着内侍监柳东河一声尖锐高亢的“开赛”声起,鼓号齐鸣,马球大赛算是正式拉开了帷幕。

这时节的马球大赛虽也有着相关的比赛之规则,也有着仲裁人之说,然则自是不可能有后世那般严谨的赛制,更没有什么预选赛之类的说法,实际上,能够资格组队报名参赛的也就是京师中那些权贵、世家以及各王府,虽说无太多参赛限制,可在这么个隆重的节日里,有胆子组队参赛的着实并不多,算上诸王府的队伍,拢共加起来也就是八支球队罢了,打的便是单败淘汰制,输了一场的话,便没了下场,至于各支球队的对位则是按抽签的顺序决定,很有意思的是——代表东宫队去御前抽签的燕十八抽到了一号签,第一场便上,对手是京兆杜家,考虑到当初李贞与京兆杜家之间的陇州旧事,倒是颇为有看点的,这签刚一抽出来,便是老爷子都忍不住莞尔地笑了起来,至于知晓陇州一事的臣民们自也都闹腾了起来,比赛都还没开打呢,气氛便已到了个高点——马球赛本身就是为了图个热闹,为节日的喜庆渲染上一番,至于胜负么,其实并不是很要紧的事情,至少对于京师的百姓们来说是如此,然则,因着此番太子新立,又是第一次组马球队参赛,这便令人很有些子期待了,更何况还牵涉到旧怨,那自是更有看点了的,却也怪不得京师的百姓们兴奋如此了的。

杜家乃是历史极为悠久的大世家了,自打贞观十年首次举办马球大赛以来,杜家便没有缺席过,成绩相当的不错,前年更是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当然了,一番“苦战”之后,顺理成章地输给了前太子李治的球队,足见其实力之强劲,而李贞这头么,满京师都知道他不玩马球,这冷不丁地组了队,水平如何着实值得怀疑,万一要是杜家不肯相让,指不定东宫马球队就要闹大笑话了,这可是件稀罕事,很值得一笑的,这不,签位刚抽完呢,那几位皇子便不怀好意地笑成了一团。

“父皇,‘龙翔队’乃父皇赐名之球队,此番头一个上场,大胜可期也,儿臣不敢不预先贺之。”没等李世民示意比赛开始,蜀王李愔便即笑吟吟地在自己的位子上拱手说了一句。

“是啊,父皇赐名‘龙翔’,自是有龙翔九天之意在内,儿臣能得见此队之威风,幸也!”李愔的话音刚落,吴王李恪便即文诌诌地附和了一声。

“父皇,儿臣愿出三百贯彩头,重赏获胜之队,请父皇恩准。”魏王李泰见两位兄弟先后开了口,自是不甘落后,面带微笑地也跟着起了哄。

这哥三个一闹腾上,陪坐在楼上的房玄龄、长孙无忌、诸遂良三位宰相的面色虽都平稳依旧,可眼神却都精彩了起来,全都不自觉地瞅向了稳坐在李世民下首的李贞身上,都想看看这位新鲜出炉的太子殿下会如何反击了。

哈,娘的,就知道这帮小子果然不安啥好心,出赏钱?成,那咱就笑纳好了!李贞心里头叽叽歪歪地,可脸上却平静得很,宛若不曾听到一起子兄弟们的噪呱一般,悠哉地垂手而坐,连眼皮子都不曾抬过一下。

李世民略等了一下,斜眼见坐在下方首位的李贞无甚异常反应,也就没再多等,只是笑着挥了下手道:“既已就绪,那就开始罢。”

“是,遵旨。”躬身等在一旁的柳东河一听老爷子开了金口,自是不敢怠慢,应答了一声之后,疾步走到楼前,运足了中气,高声喝道:“圣上有旨,赛事开始!”此言一出,鼓声立时擂响,满场喧闹立马便静了下来,人人翘首等候着两支球队的出场。

“兄弟们,拿出点气势来,谁敢坠了殿下的脸面,军法从事!”燕十八骑在马上,一脸子凶悍地扫视了一下身后的诸人,恶狠狠地吼了一嗓子。

“呵,哈!”高恒等人都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物,自是不会有甚怯场的表现,各自放开嗓子,暴喝了两声,声音之响,竟压住了喧闹的鼓声,内里的煞气之浓,令附近围观之百姓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好样的,跟老子上!”燕十八显然对一帮子手下的表现极为满意,大吼了一声,一扬马球杆,一马当先地便纵马向场心飞奔而去,其身后九名东宫之战将自是不敢怠慢,齐刷刷地策马而出,顷刻间便已列成了整整齐齐的三排,马蹄起落间竟无一丝的差异,显示出极为精湛的骑术以及过硬的军事之本能。

“好!”

“精彩!”

……

大唐武风极烈,民众尚武,大多都懂骑术,一见“龙翔队”出场之气概极大,立马全都情不自禁地叫起了好来,原本就高涨的气氛登时更高了几分。

太子殿下虽从没解释过此番马球赛的意义,可燕十八却多少猜到了几分,他自是知晓此番出赛的意义之重大,故此,此际场外喝彩声虽响,可燕十八却并没有为之所动,纵马冲到了场心,对着早已在场心处等候着的担任总裁人角色的礼部官员一拱手,高声道:“东宫左卫率燕十八奉命出战。”

“杜家杜政新率队出战。”燕十八话音刚落,赶到了场心处的杜家马球队队长杜政新也不甘示弱地放开嗓子,吼了一声。

这时节的所谓仲裁人自然不可能跟后世那等裁判的权威相提并论,也并不是满场飞奔地监督着双方的比赛,更不可能有甚红、黄牌罚人的权利,其工作也就是个宣布比赛开始,公告一下比分罢了,很显然,在这等御驾前的比试之际,也没有谁敢去做那等恶意伤人的粗野犯规之举动的,故此,仲裁人其实跟提线木偶也无甚区别了,当然了,开赛前所要宣布的规章制度还是得走上一走的,这不,两位队长一出马,作为仲裁人的礼部官员立马板着脸将比赛的各种注意事项照本宣科地扯了一通,又主持着双方选定了场地及开球权,这便算是完成了仲裁人的一半工作,丢下一句“鼓声一响,赛事开始。”之后,便即退到了场边,指挥鼓手擂响了比赛开始的信号。

燕十八手气不错,抽到的是先进攻的签,排开的是双锋战术,具体的来说,便是燕十八、高恒两人打前锋,身后还有着何承业、刘揆两名前腰,至于其余三名东宫卫士则作为后卫,此阵形属于典型的稳妥排位,攻守皆备,可攻可守,只不过攻击力却不算太强,比起双锋三腰的阵形来说,要差上一截,而从防守的角度来说,其防守的稳固性也不如四后卫战术,只能说是一种偏保守的阵势,无甚出奇之处,而作为防守一方的杜家马球队则排出的是单锋、三腰、三卫之阵势,与“龙翔队”隔着场心遥遥对峙。

“驾!”鼓声刚停,持球的燕十八对身边的高恒使了个眼神,暴喝了一声,挥杆护住球,直接了当地向着杜家球队的阵形冲将过去,与此同时,高恒策马斜线杀出,顺着场边飞奔,两后腰、三后卫也同时分散了开来,如天女散花般各自纵马前插,这等动静完全就不是双锋战术应有的举动,立时令杜家马球队看傻了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龙翔队”究竟在玩甚把戏。

杜家马球队全是由杜家子弟所组成,此番出战之前,杜家家主杜玄道一反常态地没有任何交待,既没有吩咐让球,也没有吩咐必胜,这等蹊跷本身就令身为队长的杜政新心存疑虑,心里头七上八下地不得安生——杜家这帮子球员都是各部司之低级官吏,本身的官职比起“龙翔队”来说,差了老鼻子远了,加之“龙翔队”后头站着的可是太子李贞那个杀神,这球该不该让杜政新着实拿不定主意,正恍惚间,突地见到“龙翔队”全面发动了,一愣之后,立马醒过了神来,忙不迭地打了个手势,高呼道:“上,拦住他们!”话音一落,作为前锋的杜政新一马当先地奔燕十八而去,单手持杆,贴地拖曳疾驰,挡住了燕十八冲刺的线路,与此同时,杜家马球队的其余六名队员也各自散将开来,打算从各个方向封堵燕十八的传球线路,试图将燕十八困死在阵中。

“来得好!”燕十八一见对方杀奔自己而来了,立时暴喝了一声,马向前冲,手中的球杆一挥,竟将球往身后击去,跟在其后的何承业快马杀到,挥杆拦住球,顺势往场边一传,奔到了场边的刘揆一个轻巧的停球,而后猛地一击,球向前飞去,刚赶到了场边中线处的高恒追着急速向前的马球便发动了高速的冲刺,而此时,两名反应了过来的杜家子弟立马放弃了包围燕十八的打算,全力放马冲刺,试图抢在高恒前头将球拦将下来,双方的马速都极快,距离缓缓向前滚动着的马球之距离也相当,这一冲刺起来,围观的百姓登时便全都放声大喊大叫地助起威来,一时间场面噪杂得无以复加。

高恒于高速冲刺间早已瞄见两名杜家子弟正斜刺里急速杀来,却丝毫也不惊慌,猛地一踢马腹,**战马陡然间一个提速,抢在对方两名球员之前,冲到了马球前,手中的马球杆一伸,已护住了球,轻巧地一挑,将球挑过那两名杜家子弟伸过来阻挡的球杆,而后马不停蹄地冲了过去,再次护住了球,如飞一般地沿着边线向对方的球门杀奔而去。

杜家子弟显然没料到高恒的球技、骑术都如此之了得,被高恒摆脱了之后,各自在后头拼死追赶,而原本正与燕十八等人纠缠的杜家子弟一见球门即将不保,纷纷调转马头,向着高恒冲了过去,试图拦截住快马冲刺的高恒,与此同时,燕十八等人也飞奔着向高恒所在的场边冲去,做出接应的架势,场面陡然间便是一阵大乱。

按规定,球过半场之后,便不能越人传球,只能运球过人,所谓的运球,自然不是让球在地上滚动,而是持杆弹球,不使球落地,对手则可以从旁进行干扰和争抢,球一旦落了地,双方则就地开始围抢,直到有一方再次将球挑起,弹击着杀向对方球门,攻守之间的拼杀极为的惨烈,在双方骑术、球技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要想以一己之力突出重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每一球的易手都是一番艰苦的鏖战,此时高恒虽突破了两名杜家子弟的阻截,然则三名杜家后卫则已然从前方包围了过来,而杜政新及另一名杜家子弟正从侧后方赶将过来,身后还有着两名杜家子弟不断地加速前冲,堵住高恒的后路,尽管燕十八等人也正高速冲过来帮忙,然则形势对于高恒来说,却依旧极其不利。

好个高恒,面对着这等前后阻截,后有追兵,侧面还有包抄的不利局面,丝毫不乱,运球如飞地径直向前狂冲,一派试图强行突破三名杜家后卫的架势,引得三名杜家后卫急速向前狂奔,可高恒倒好,就在三名杜家后卫起速的同时,突然一拧马头,一个急速变向,斜刺里向球门方向奔了过去,而此时,三名杜家后卫已然反应不及,虽尽力调整**战马的奔行方向,怎奈为时已晚,被高恒轻巧地擦身冲了过去,此际,球门已空,再无阻拦,高恒自是毫不客气地纵马狂奔,轻轻松松地将球送入了空门之中,一比零!“龙翔队”拔得头筹!

这一球完全是高恒个人高超骑术所致,满场观众登时便毫不吝啬地放声呼喝了起来,掌声、叫好之声响成了一片,而端坐在高楼上的李世民也轻鼓了下手掌,叫了声好,而后看了眼不动声色的李贞,笑着开口道:“贞儿,那员小将骑术惊人,是何许人哉?”

“龙翔队”旗开得胜,李贞自也颇为兴奋,只不过脸色却依旧平淡得很,并没有什么得意忘形的表现,此时听得老爷子见问,忙欠了下身子道:“回父皇的话,此子姓高名恒,乃是京兆人氏,现任东宫右卫率之队率。”

“哦。”李世民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接着似有意似无意地问道:“高恒?朕听说此子乃是尔之学徒,可有此事?”

嗯?老爷子好端端地问起此事搞个甚子名堂来着?李贞心里头一咯噔,一股子不算好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可老爷子有问,李贞也不能不答,没奈何,只好实话实说道:“父皇明鉴,此子确在儿臣身前学艺,只是尚经雕琢,过上几年,或许能成大器。”

李世民对于高恒的事情其实心里头早就有数,也很是欣赏此子的勇略,此时见高恒骑术如此之精湛,见猎心喜之下,原本打算将此子调入十二卫军中,让其伴驾出征,此时听李贞这么一说,自是不好再开口要人了,心里头自是有些不快,然则却也不好当众有甚表示,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便不再开口,转头看向了场中。

晕乎!老爷子这是打算挖人了,嘿,咱手下就这么点人了,您老要是看上一个拉走一个,那咱还玩个屁啊!李贞心思灵敏得很,一见老爷子的举动,便已明白自己先前的猜测无误,暗叫侥幸之余,也颇有些子担心——老爷子手下其实并不缺战将,随着秦怀玉、薛仁贵等一批青年将领成长起来之后,早几年那等青黄不接的局面早已大为改观,此时好端端地要从李贞手头调人,爱才固然是一方面,提防李贞只怕才是最根本的缘由所在,这令李贞心中的弦不禁悄然绷紧了几分,也无心去看场上的比赛,心里头盘算着该如何应对老爷子的猜忌之心,一时间便想得有些子入了神,直到一阵喧哗声猛然响起,这才将李贞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定睛一看,却见场上风云突变——杜政新已持球突破了重围,正在向“龙翔队”的球门飞奔而去,而此时,燕十八等人兀自跟杜家其他球员纠缠在了一起,唯一尚在后场的就只剩下一人——萨兰布奇,接触马球时间不算太长的萨兰布奇能不能阻截住杜政新的突破,便成了“龙翔队”能不能力保球门不失的关键所在。

萨兰布奇第一次打马球是在清水河前线与拔灼大军对峙之时,燕十八、高恒等人拖着其一道玩耍,这才学会了些技巧,此后到了京师也玩了几场,因着其骑术强,倒也学得很快,然则经验着实算不得丰富,此时见杜政新运球如飞般地冲了过来,萨兰布奇略有些子慌乱,似乎愣了愣,这才挥杆迎了上去,可骑速慢不说,身子似乎也没稳住,在满场观众的惊呼声中,萨兰布奇似乎迷失了,“龙翔队”之球门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