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争大唐

第四百八十一章点醒

“殿下。”等在街角处的燕十八等人一见李贞神色不对,全都涌了过去,不安地围住了李贞,可都不敢出言询问,也就是燕十八胆子最大,试探着叫了一声。

“没事,本宫认错人了。”李贞并不想透露武媚娘的行踪,摇了摇头道:“走罢,雪既停了,那就即刻进东都去好了。”

瞧李贞这话说的,这会儿雪虽停了,可路却还堵着呢,别说李贞所乘的金铬车无法通行,便是策马亦是艰难,一众亲卫一听之下,全都懵了,可李贞既已下了令,众亲卫自是不敢多说些什么,各自面面相觑地站在那儿,直到李贞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众人这才忙不迭地赶了过去,各自叨咕着,跟在了李贞的后头……

函关古道尽管属交通要道,朝廷派有专人进行管理,进行些日常的维护及清扫,可这会儿连下了三天的大雪方才消停,天又冷得紧,路上行人绝少,那些个官吏们也就乐得清闲,并没有忙着去张罗收拾,于是乎,从谷州到洛阳的道路上便堆满了深达数尺的积雪,好在路旁有着高低不等的行道树指名了道路的位置,却也不虞迷失了方向,李贞一行十数人舍弃了华而不实的金铬车,就这么纵马狂奔在了皑皑的白雪中,马蹄起落间,大片大片的雪花四处飞溅,着实壮观之至。

”驾!”李贞用力地甩了个响鞭,催促着本就奔得飞快的赤龙驹再次加速,转瞬间便将燕十八等亲卫拉下了一大截,惊得一众亲卫不得不快马加鞭地拼命向前赶,虽说都没敢起啥抱怨,可各自的心里头都在估摸着李贞这究竟是怎么了。

怎么了?其实李贞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只是觉得心里头堵得慌,这些年来夺嫡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在心里头流淌而过,令李贞心乱如麻,一个问题始终在心中萦绕不已——自己如此费尽心力地夺嫡,其意义何在?

意义何在?是为了自己能独揽权柄,威震天下么?好像有点,可又不完全是,至少李贞自己并不认可这么个答案,又或是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能享尽荣华富贵么?多少有点,哪怕李贞自己不怎么情愿承认,然则这显然不是李贞想要的答案——即便不当皇帝,就此放下手头的一切,就凭李贞目下所拥有的财富,跑西域那疙瘩去猫起来,也足够自己的子子孙孙们享福不尽了的,至于那些个为了中华崛起之类的废话,李贞当然是不信的,别的不说,这会儿的大唐本就已是天下第一强国了的,李贞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对大唐的薄弱环节进行补强,从而使得大唐的强盛能延续得尽可能地久一些罢了,然则再强盛的皇朝也总有没落的那一天,这是历史的必然,绝非人的意志能加以扭转。

迷茫了,李贞是真的有些个迷茫了,哪怕冷风夹杂着溅起的残雪打在脸上冻得紧,却也无法令李贞清醒过来,就这么浑浑噩噩地纵马飞奔着,直到前方岔路上突地闪出了个行人,这才豁然惊醒了过来。

不好!正胡思乱想中的李贞突然间发现前方有人之际,想要躲闪已是来不及了,眼瞅着狂奔的赤龙驹即将撞上路人,李贞心头登时大急,暴吼了一声,猛地一勒马缰,但见赤龙驹嘶鸣了一声,抬起了前蹄,在空中踢踏了几下,勉强止住了前冲的脚步,可骤然动作的李贞却无法在马背上稳住身形,高大的身子一晃,尽自滚落了马下,好在李贞身手敏捷,一个燕子三抄水,团身奋力一跃,人已落到了路边厚厚的积雪之中————若是往日,凭着李贞高超的身手,怎么也不会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偏生这会儿李贞正自满腹心思,浑然没留意周边的情况,反应虽依旧敏捷无比,怎奈极度放松的身体却一时间跟不上反应的速度,方有眼下这么出落难之场景。

“殿下。”

“保护殿下。”

“拿下贼子!”

……

被李贞甩下了一段距离的众亲卫们一见李贞出了事,登时都急了,纷纷加速纵马上前,各自乱吼着抽出了腰间的横刀,将那名行人团团围住,铁如龙、铁如虎兄弟俩更是借着马的冲劲飞纵而起,在空中一闪身,落到了李贞的身边,紧张地各自挺剑在手将李贞护卫在了中间。

他娘的,这回可是丢大脸了!李贞从厚厚的积雪中翻身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自己那浑身是雪的狼狈样子,不禁一阵气闷,再一看众亲卫那等如临大敌的样子,不觉有些子好笑,抿着嘴莞尔了一下,也不多言,只是挥了下手,示意围住了那名行人的一众亲卫退下,自己却缓步走上了前去,打量了一下那人,却发现此人已有五旬出头,一身差役的服饰,手持着一硕大的竹扫把,正自惊恐万分地四下张望着,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显然被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吓得不轻。

“老人家,您没事罢?”李贞见那名差役吓坏了,自是不忍心出言责怪,温声地询问了一句。

“啊,啊,没,没事、事……”老差役显然还没有从先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哆哆嗦嗦地应着,一双老眼中惊恐之色浓郁得很。

“没事就好,老人家,今日大雪封路,您这是出来做甚?”李贞见老者依旧惊惶,这便伸手拍了拍老差役身上的雪,笑着追问道。

“啊,啊。”老者受惊不轻,兀自没回过神来,啊啊了两声,却并没有回答李贞的问题。

“太子殿下问你话呢,还不快回答!”站一旁的燕十八见老差役半天没答话,登时便怒了,吼了一嗓子。

“啊,是太子殿下,小的,小的无知,冲犯了太子殿下,死罪,死罪……”老差役一听面前之人乃是当今太子殿下,登时便吓得忙不迭地一头跪倒在地,也不管路上积雪深厚,可着劲地便磕起了头来,溅起的雪花登时整得李贞满身都是,气得燕十八等人忍不住齐声断喝了起来。

李贞一扬手,示意燕十八等人噤声之后,这才平和地弯下了腰,伸手将老差役扶了起来,温言道:“老人家,不必如此,您老贵姓,今年该有五十了罢,为何这大冷的天兀自出门在外,家中人等怎未陪着您老,可是儿孙不孝乎?”

“小老儿姓贺,没个正名儿,行三,人家都叫小老儿贺老三,托圣上的洪福,今年五十有二了,小老儿这是来扫雪的,呵呵,这是官府定下来的规矩,小老儿可不敢偷闲不来,才刚扫着呢,一不留神就冲撞了太子殿下的大驾,是小老儿眼神不济之过,太子殿下大人大量,不与小的计较,小的实是感激不尽……”贺老三见李贞如此和蔼,这便状起了胆子,扯出了一大通的话来。

扫雪?李贞一听这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往岔道处看了看,见那条延伸向远处的岔道上积雪已经被清扫到了路旁,路面上仅有些零星雪花,心中登时一动,笑着问道:“老人家,官府派有专人扫路,为何仅有尔一人来此操作,旁人呢?”

一听李贞这话,贺老三黝黑的脸皮子抽搐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小老儿拿了官府的钱物,自该做应做之事,此乃小老儿的本份,至于旁人,小老儿也不好说三道四,还请殿下见谅则个。”

“本份?”李贞无意识地重复了一句,眉头登时便紧锁了起来,默默地望着那条已见干净清爽的小路,半天说不出话来,可内心里却是波澜起伏不定,一股子强烈的思潮在心中澎湃个不停——本份,没错,就是本份,无论身为何人,都有着自己的本份,为官一方者之本分便是让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为帝王者之本分自是为了国家社稷之繁荣昌盛,如此而已,正所谓在其位则谋其政,不外如是者!

“好,好一个本份,本宫受教了!”李贞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想通了自己拼命夺嫡的意义之所在,那便是身为皇子应尽的本分罢了,豁然开朗之余,一扫先前见到武媚娘之际所感染到的阴霾,这便哈哈一笑,对着贺老三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也不等手足无措的贺老三有所反应,李贞便已飞身上了赤龙驹,大吼一声:“驾!”旋即一扬鞭,向着东都洛阳的方向疾驰而去,燕十八等人没想到李贞说走便走,登时全都乱了起来,也顾不得再与冲撞了李贞的贺老三多计较,纷纷纵马跟了上去,飞溅的雪花立时扬起了老高的一大片,于慌乱间,自是无人能发现贺老三那一双老眼中正闪烁着的精光。

“三儿,该走了。”就在贺老三远眺着李贞一行人离开的方向露齿微笑之际,一声轻呼突兀地在其身后响了起来,正自乐呵着的贺老三忙不迭地转过了身去,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师傅。”

那师傅赫然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袁天罡,但见皓首如雪的袁天罡只轻轻地一拂大袖子,正弯腰行礼的贺老三便身不由己地挺直了身躯,愣愣地看了袁天罡好一阵子,嘴唇嚅动了几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道:“师傅,为何……”

袁天罡显然不想回答贺老三的问题,只是轻轻地摆了下手,止住了贺老三的话头,微微一笑道:“有些事你不必知道,此地事情已了,尔这就随为师回山罢。”

“是,师傅,徒儿遵命。”贺老三恭敬地应答了一声,可却并没有动弹,而是又接着问了一句道:“师傅,那武……”贺老三话尚未说完,一见袁天罡不满地皱起了眉头,立马自觉地闭起了嘴巴,只不过脸上的疑惑之色却依旧浓郁得很。

“痴儿,人各有其命,尔尽自己的本分便好,去罢。”袁天罡见状,叹了口气,解释了一句。

“是,徒儿告退。”贺老三不敢再问,恭敬地行了个礼之后,纵身飞起,几个闪动间,踏着厚厚的积雪便消失在了一片小树林之中。

“天命尤可改,何事不可为,殿下珍重了。”袁天罡并没有去看贺老三的离去,而是默默地注视着洛阳城的方向,良久之后,双手抱拳,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大袖一拂,人已飘然而起,如蜻蜓点水般在雪地上飞掠,飘忽间,已去得远了,只留下一地脏乱的残雪显示着先前的一系列变故……

解开了心结的李贞显然心情不错,虽依旧飞快地赶着路,可却不再像先前那般独自狂奔了,马速平缓了下来,与众亲卫边说笑着边策马而行,待得转过了一个小山包下的拐角,高大的洛阳城头便已映入了众人的眼帘,一众从未来过洛阳的亲卫们全都激动了起来,尤其是好闹腾的阿史那坎宁更是兴冲冲地凑到了李贞的身边,指着高大的城头,高声嚷道:“殿下,这便是洛阳了么?呵,这城头可不比长安来得低啊。”

燕十八前些年曾跟着李贞一道伴驾东游,陪着李世民来洛阳度过酷暑,对于洛阳自是有几分了解,此时见众人叽叽喳喳地雀跃着,而李贞又只是一味的微笑,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没错,这就是东都,到了城中,咱请客,大家伙一块闹腾去!”

李贞一听燕十八这话,便知晓燕十八这厮是哄着大家伙开心来着——自唐立朝以来,始终实行的是关中本位主义,对于关东之地向来漠视得很,眼下的洛阳城面积倒是不小,丝毫也不在长安城之下,可惜却没什么人气,城中拢共也就两万三千余户人家,十余万人口,比起长安的百万之众来说,简直就是个人烟稀少之地,满城除了城外的白马寺之外,其实啥好玩的都没有,便是酒楼也尽是些低档次的小酒馆,哪怕全城逛遍了,也花费不了许多钱物,燕十八这话不过是骗众人玩儿罢了,不过么,李贞却也没出言点破,只是笑了笑道:“进城罢,本宫要去面圣,尔等不必等候了,就由十八郎带尔等去逍遥一番好了。”

“好耶!”

“太棒了!”

“殿下英明!”

……

萨兰布奇、高恒等亲卫都是好闹腾之辈,一听李贞如此说法,全都大喜过望,就等着进城好生折腾上一番了,各自轰然应命,人人喜笑颜开,唯有燕十八抿着嘴偷偷地乐呵着。

“进城!”笑闹声中,李贞一扬马鞭,高呼了一声,率先纵马踏雪飞奔,众人纷纷策马跟上,如同卷地狂龙一般,向着洛阳城北门飞驰而去……

洛阳宫,其规格建制与长安太极宫、大明宫相仿佛,大同小异,却也无甚可说之处,唯一的特点便是新——早先隋末乱世中,洛阳宫毁于战火之中,自李渊登基为帝后,便即下旨重修洛阳宫,洛阳宫始开始在原址上重修,李世民通过玄武门之变上台后,接受了魏征的劝谏,下诏停修洛阳宫,至贞观十年时,方始再次下诏重修,历时五载,耗费巨资,方得以完工,时至今日,也不过仅有五年不到的历史罢了,比起长安的太极宫来说,少了些历史的沉重感,却更多了些盛世之奢华气派。

早在十月初,刚接到帝驾将至东都过冬的旨意时,李贞便已将家眷先行送到了洛阳东宫之中,算起来与诸妃子也有近月未见了,思恋自是不免之事,然则李贞进了城之后,并未先行回转东宫,而是策马赶到了洛阳宫承天门外,递了牌子,求见自家老爷子,在宫外仅等了一柱香不到的时间,柳东河便匆匆地赶了来,传了旨意,说是让李贞即刻到懿德殿觐见。

“柳公公,父皇的龙体安泰否?”李贞谢恩一毕,起了身,顺势不动声色地将手中早已备好的一张“飞钞”塞入柳东河的手中,温言地问了一声。

柳东河此番亦伴驾出征,乃是老爷子贴身之人,自是清楚老爷子之所以病倒了,浑然不是仅仅感了风寒那么简单,此时听得李贞问起,见左右无人注意,这便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说了一个字:“心。”

果然如此!李贞自是明白柳东河所言是何意,左右不过是在说老爷子这回得的是心病罢了,这原就在李贞的意料之中,这便点了点头,不再多言,跟在柳东河的身后,默默地向懿德殿行了去,一路无话,待得到了殿门口,柳东河向李贞告了个罪,请李贞在门外稍待,自己则一路小跑地便进了殿去。

空旷的大殿中,李世民斜躺在胡**,头上绑了根布条,算是束缚住了长发,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手拿着一本奏折,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待得听到柳东河进殿的脚步声响起,李世民连头都没有抬上一下,只是从鼻孔中出气般地哼了一声,便算是询问了。

“陛下,太子殿下到了。”柳东河急匆匆地到了榻前,小心翼翼地禀报了一声。

李世民依旧没有抬起头来,勾着头哼道:“嗯,宣。”

“是,奴婢遵旨。”柳东河见李世民气色不好,哪敢怠慢,紧赶着应答了一声,又是一路小跑地退出了大殿。

“殿下,陛下宣您觐见。”柳东河出了殿门,提高了声调,宣了一声,待得李贞行到其身边之时,又压低了声音,道了一声:“小心。”

呵呵,这老柳头还真是的。李贞见柳东河如此体贴入微,心中一阵好笑,不过也没表现出来,只是若有若无地轻点了下头,一整衣衫,大步走进了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