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008 狼道

“砰——”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暴露在隘口下掩体外的一名土驼部沙族战士的脑袋,被爆的粉碎,白色的脑浆混着鲜红色的血液,在烈日下的阳光中绽开一朵诡异绚丽的死亡之花。

“小兔崽子们,你们都看清楚了没有?这就是精准射击!你们最好给我记住,战场,子弹是不长眼睛的,现在你们多流一分汗,将来就少流一滴血。现在,你们这些废物,就按照我的要求去寻找沙鼠们的活靶子练习,有问题吗?”

幽东准将面对着列队在训练场上的数千名新兵少年歇斯底里的吼着,手里提的钢枪枪管还冒着射击后的一缕未散的硝烟。

“没有问题,教官阁下。”

在一片糟杂声中,一个响亮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教官阁下,列兵四千四百七十九号安少卿有问题。”

“讲——”幽东准将压下怒火吼道。

“教官阁下,我认为你这样偷袭别人,太不光明正大了。用偷袭的手段打倒敌人,是军人的耻辱——”

“叭——”幽东准将二话没说,扬手狠狠抽了安少卿列兵一个响亮的耳光,“蠢货!给我把你的嘴巴闭上!我是卑鄙,但我还活着!你们这群废物给我听好了,这是战争,你不让敌人倒下,敌人,就会把你放倒!在战场上没有‘卑鄙’这个字眼,有的只有生死!活下来的就是胜利者,光明正大是说给死人听的!听清楚了没有?”

安少卿列兵挺直了胸膛,高声和伙伴们一起回答:“听清楚了!”

“你们没吃饭吗?大声点!我听不见——”幽东准将咆哮着。

“听清楚了!”新兵们用尽力气大声回答。

“幽东将军简直是一个暴君!”不远处的堡垒里,鱼鱼主教伸出皓白如玉的手腕,扶了扶头上的遮挡阳光的风帽。

安东野耸耸肩,牵着爱犬“孤狼”,跛着脚来到训练场,“立正,敬礼——”幽东准将立刻暴喝提醒属下的新兵站好迎接长官。

轻描谈写的略一回礼,萨满教廷漠北方面军最高指挥官,年青的教廷陆军中将安东野将军,面对万余名少年新军缓缓地道:

“在这块弱肉抢食的大陆上,只有两种生物存在,一种,是奔跑的羊,一种,是追逐的狼。你们想要不被别人吃掉,就要苦练杀敌本领,变得比对方更强大!

你们要时刻记住,我们是狼,是狼群!

一只狼可以捕获一只羊,一百只狼却可以屠杀一万只羊。一个狼群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部队,统一行动,绝对服从,协同作战,这就是狼的纪律。

我们接下来的生命里,就是不断的捕杀猎物!

没有猎杀不到的猎物,就看你有没有耐性去捕!没有完成不了的事情,就看你有没有野心去做!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只总是找借口的狼,夜莺声音好听换不来饭吃,与其有时间嚎叫,不如去磨爪子,嚎叫如果能得到食物,那么驴一定比狼还厉害!

对于没有到手的猎物,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把它抓住,至于口味如何,能不能吃,那是抓住以后的事情。

毫不费力就到嘴的食物,不是毒药,就是诱饵。只远远看着猎物永远不会填饱肚子,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获得食物,就必须一直寻找,就算找不到肥羊,至少能找到一只兔子。

面对羊群,我们选择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吞掉它们,这里不需要一丁点怜悯心;如果我们面对的是老虎狮子,我们要适当的转移目标,动动你们的脑子,我们不缺乏赴死的勇气和成功的信念,但是我们绝不是痴心妄想只会白白送死的蠢猪!

我们绝对不允许花费任何多余的时间和体力在无意义的事情上,因为我们的眼睛永远只盯着猎物。

没有利益的战斗我们绝不参与,没有任何好处的朋友我们绝不结交,只要对生存有利,哪怕是敌人,也可以成为暂时的朋友;只要有利的,绝不放过;只要无用的,坚决舍弃。

要想顺利地生存下去,不仅要有无惧危险的勇气,更要有发现危险的能力,如果你嗅不到明天的危险,那么明天也许就是你的死期。

同一个陷阱永远不可能抓住两只狼,犯一次错误可以原谅,但是连续犯两次错误就只能是无可救药的愚蠢!

被抓不可怕,挨饿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有了骨气,成了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没有失去就没有获得,所以,在需要我们付出的时候,我们从不犹豫。我们残忍,但是我们从不苛求;我们贪婪,但是我们从不忘宽容!

不要轻视你的任何一个对手,即使对手是一只兔子,也要全力以赴;

在我们狼的眼睛里,永远看不到失败的气馁,要想能做大事,就必须要能屈能伸,只要能达到最终目的。过程如何不重要,不管经历过多少次失败,最后的成功一定是属于我们狼群!

最后,你们要记住——任何时候,别丢弃你的同伴!!!”

“狼群!狼群!!狼群!!!”

近卫旅新兵少年们群情激动地发出声声怒吼,声入九霄!!!

幽东准将不停的喝斥督促着:

“好!现在展开射击练习!”

“每一百二十人为一个战斗小队,现在进行‘猎羊狙击练习’,天黑之前,没有斩获的战队,不许用餐!”

“动作快一点!你是在拉屎吗?快!”

“混蛋!你是猪吗?爬起来!不想挨饿的话就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

”喂——小东东。”听到这样别致亲热的称呼,安东野中将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某鱼驾临身后了;“姐姐我就纳了闷了,别的师团招募兵员都是以青壮为主,稍加训练即可上场杀敌,你倒好,尽招一些十几岁的娃娃兵,而且一下子就招了超过军务省规定的人数一倍有余!你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死小孩儿,快点老实给姐姐交待!“

被质问的安东野中将不自然的挠挠头,窘道:‘亲姐------我也不小了------”

“报告——”突如其来的的侍卫长安小宇突打断了某鱼不怀好意的笑声。

“什么事?老五。”安东野中将如获重释地长长舒了一口气。

“父亲,边城的巴赫市长有消息过来了,皇太子百叶沐风殿下的御驾日前已经到了边城,现被五沙酋长国的两路大军团团围困,危急万分,太子殿下急召父亲率部驰援解围。”

“什么?!百叶沐风这个幼稚鬼在搞什么名堂???”安东野望向无边无际的沙海,陷入沉思------

※※※※※※※※※※※※※※※※

烈日炎炎,脚下的黄沙被炙烤的火烫。

阵阵卷带着沙粒的怪风在半空上肆虐,一支乌龙也似的军队正在浩瀚无垠的漠海上艰难的行进,当先一杆大纛,绣着七匹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狼,形态各异,栩栩如真,大旗招展,猎猎生风。在接下来又是一面面战狼旗、翼虎旗、骷髅旗,代表着各自部队的标志。

“小东东,姐姐总觉着哪里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感觉怪怪的------”赖在安东野中将坐骑后的鱼鱼主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也有同感------从部队一出发就有这种不安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安东野中将沉吟着------

“水!”

姐弟二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不会的。”安东野中将很快不自信的否定道:“骆驼城水道易守难攻,与沙族人隔着‘死亡沙漠’,那里布满流沙、陷阱、沙虫和沙盗,还有传说中的魔兽出没,可说是无人能通过;更何况我已命令四零二旅团长安瑾凉少将和雷瓜伊主教大人驻守在那里,以保证水源供给------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姐姐担心的是瑾凉那孩子嗜酒好饮,又时常鞭挞兵士,再有那位雷瓜伊主教身边------突然多了两个来路不明的沙族女人,很让人可疑------”坐在马后的鱼鱼主教,调皮的向安东野颈内吹着热气。

“不好!”安东野中将突然厉喝道:“安梓潼主教大人,请您带上您精锐的武装警察部队,立即火速赶往骆驼城,不惜一切代价,保住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