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058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剧本

刀芒陡闪,血光飞溅!

还没等沙蜧老爷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幽东准将熟练无比的抽出嗜血狂刀,手起刀落,沙蜧老爷的一只肥胖的左手已被猝不及防地剁了下来,吓得小姑娘安槿恋尖叫一声,捂着脸跑开了。

不再理会捂着鲜血淋漓的断臂在地上打着滚、发出杀猪般嚎叫的某人贩,幽东准将动作利落的将用油纸包好的断手和书信,一起装进的牛皮纸的*袋。

“谁愿意代表狼群去‘金蛇部’跑一趟?将这封信亲手交到沙蛇大王的手上?”安东野一级上、将询问的话音刚落,中军大帐门口处看热闹的人群里,挤出一名貌不惊人的黑瘦少年奴隶,大声道:

“我愿意,将军大人。”

幽东准将转头一看,正是被自己从“斗兽场”解救出来的奴隶少年安筱攀。

便见筱攀的姐姐安陌然,疯了也似的从人群里挤进来,紧紧抓住乃弟的手,一面往外拼命拉扯,一面焦急的道:“你不要命了吗?弟弟,你不能去!沙蛇大王喜怒无常,杀人无数,你会没命的!跟姐回去!”

已从多嘴多舌的近卫军某痞子六口中、了解一切的安筱攀用力挣脱乃姐,倔强地道:“将军大人对我们姐弟有救命之恩,只要能救出槿恋姑娘的母亲,筱攀就是死也值了。”

“不错!”安东野微笑道:“貌不出众,却是有胆有节,知恩图报------如果这次你去‘金蛇部’侥幸不死的话,本将军的狼群少年近卫军给你留一个位置!”

“谢将军!”安筱攀欣喜万分的跪谢道,姐姐安陌然张开双臂地挡在乃弟身前,向着上位者大呼道:“筱攀不能去,他还是个孩子------”

“你不放手让他自己勇敢去尝试,他就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安东野一级上、将暴吼道:“你难道能照顾保护她一辈子吗?!”

安陌然如雷扼喉,哑言无语,却是难掩担忧之情的不肯松开乃弟的手。

“老五、老六带上一个班的近卫军战士,护送筱攀前往‘金蛇部’下书!”安东野一级上、将以不容置疑和分辨的口吻吩咐道。

安小宇和安梓冉出列,齐声敬礼应命。在安慰了满面不舍,欲哭无泪的姐姐陌然数语后,少年安筱攀随着两名狼群少年领命离去。

“梓尘,立刻吩咐狼群各部,两个时辰之后,连夜拔营起寨,直扑‘金蛇部’,将沙蛇大王的势力连根拔起,一网打尽!”安东野一级上、将在安筱攀等人离开不久,就向参谋长下达命令道。

“不是吧?将军。”参谋长安梓尘迟疑的道:“您不是下书和沙蛇大王约好了------双方十日后在‘五沙城’旧址前互换人质吗?怎么------”

“正所谓‘兵不厌诈’------”安东野一级上、将不露声色的道:“沙蛇此人天性凉薄,未必就会把亲友的性命放在心上;我之所以和他约好十日后与‘五沙城’旧址前相见,就是为了麻痹他的思想,使其部斗志松懈,警备疏散,然后我狼群乘其不备,一举端了沙蛇大王的老窝,永绝后患------”

“不——”回过神来的女奴安陌然一把抓住安东野的衣服,尖声叫道:“你不能这样做!你会害死筱攀的!”

“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带下去!”安东野一级上、将脸色铁青的喝斥道。

鱼鱼姑娘轻叹一声,上前扶将着神志已然有些不清的安陌然,无声地退将了出去。

“影儿,梓潼,惜泪,瑾凉,你们几个过来------”安东野一级上、将来到铺着地图的桌案前道,几名被点到名字的狼群将官立时聚拢过来。

“按照竺洛大人绘制的地图,此去‘金蛇部’最直接快捷的路径,也要一夜的急行军,这沿途上大约有近二十个‘金蛇部’的牧民营盘,犬牙交错,扼守在交通要道;所以要想收到铁犁扫穴、雷霆一击的效果,我军必须突出一个‘快’字诀,以闪电战的战法,快速的扫荡前进路上的所有障碍,在明天天亮之前给予‘金蛇部’大本营致命一击!”稍稍一顿,安东野一级上、将大声道:

“我命令——”

狼群诸将齐刷刷站起,双臂笔直的贴在军服裤线上,昂首挺胸,动作整齐划一,丝毫未拖泥带水。

“安梓潼将军,安影儿上校,由你们二人带领所部为刀锋部队,两队交叉前进,互替前突,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在天亮之前,到达预定目标的攻击位置!”安东野一级上、将令道。

“是!将军大人!”两位女将异口同声的敬礼领命。

“惜泪、瑾凉,你们二人率领本部师团次第出发,随时随地准备接应前方两支刀锋部队、处置不可预料的突发状况!”安东野发布第二道军令。

“遵命!父亲大人。”两位少年中、将齐齐敬礼应令。

“梓尘,由你联合三大魔将指挥魔兽军团押运金银辎重和奴隶军在后;山猫、红狐两个独立旅分别左右策应;军团直属近卫师团随我居中,狼群所有,呈战阵队形,目标——‘金蛇部’,马上出发!”

安东野一级上、将将手猛力一挥,狼群诸将哄声称是。

“各部在进入敌人区域战斗中,千万要留意筱攀和一位叫‘沙狸’的女奴,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两个人完好无损的带到我的面前!”

在追加完最后一道命令后,狼群诸将鱼贯而出,各去准备。

寂寥的夜色下,安东野一级上、将牵着爱犬“孤狼”,拖着长长的影子,信步走到帐外,望着营地微弱灯光中飘舞的莹莹白点,安东野一级上、将喃喃的自言自语的道:“是要下雪了么------”

※※※※※※※※※※※※※※※※

“亲王殿下,诸位将军大人,敌军大将沙鹫遣派军使城外求见。”

听完守城轮值军官的报告后,正在召开军事会议的各部将领中,座上一人冷笑道:“呵呵,真是好笑,这群沙族老鼠也喜欢劳什子狗屁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了哈------”

众人一致的将目光转向很快恢复成一言不发的四零三师团长安妖翊将军,虽然同僚们认同刚才出言的某人对敌军派遣军使求见的目的之猜测,但更让一众与会将领们吃惊的是,这句粗鲁不堪的话,真是出自一向文雅高贵得不沾一丝尘埃的安妖翊三将军之口吗?

面面相觑的斗大问号在众人的眼神中相互传递着,但当事人则丝毫不理会僚友们的注视,紧紧抿闭起好看的唇弧,再不发一言。

“哈哈------”另外一位狼群惹人注目的人物、漠北方面军代理军团长、兼四零四师团师团长安子轩将军忽然不知何故的笑出声来。

“子轩将军,请注重您的仪表,不要忘了,我们是在英亲王殿下主持的军事会议上,请恕万某直言,您这不合时宜的失礼行为,很让人感到反感。”发出警告的是英亲王百叶流风上、将旗下头号大将、萨满教廷皇家亲卫军一零一师团师团长的万山中、将。

这为三十出头、拥有沧浪帝国“樱花武士学院”和萨满教廷“西林色夫士官学校”双重学位的高级军事将领,其学历和战功在萨满教廷毋庸置疑是首屈一指的。也就是这个原因,万山在对参加军事会议的同僚中的态度上,也是自视高人一等。

皇家亲卫中、将盛气凌人的态度,倒是没有让狼群一系的将领感觉如何,妖翊继续安静的端坐、子轩哑然失笑、杨树准将嘴角微撇、巴赫大人依旧笑容可掬;倒是与万山中、将同来增援“凉州”的两位隶属警察系统的中、将级军官,第六军武装警察第六零一师团安小松中、将和第六零二师团安雨曦中、将大觉反感,几乎不约而同的将自己挨近某皇家亲卫中、将的座位稍稍向外移开了些。

对于部属之间的表情变换和细微小动作,英亲王百叶流风上、将尽收眼底,当下转视安子轩,和善的笑问:“子轩,你有什么主意?”

安子轩笑着敲了敲脑门,恶作剧似的道:“亲王殿下,既然沙鼠们遣使来招降,我们何不趁机上演一出好戏,下面我来介绍一下剧本------”

在当前大军压境、几乎要弹尽粮绝的境地,安子轩的一席话,这不由得让援军总指挥官英亲王百叶流风上、将眉头一紧,与座上诸人等人交换了一下迷惑的眼神,大家都不自主的将几颗脑袋凑到了一起,听着恶作剧的发起者介绍着剧本------

面对上位者亲王殿下和同僚们闻听完整个剧情和各自角色后的哭笑不得,年青的代理军团长坏坏地笑了起来,笑得一发不可收拾。

英亲王百叶流风上、将无奈的摊着双手苦笑道:“唉!想不到孤堂堂一位亲王,也要陪着你们这帮小孩子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