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084 你大爷!

狼群中军大帐外的桌案上,摆着一方些许有些残破、古香古色的香炉,一根硕大的香柱直直立插其中,已燃尽近三分之二的灰烬,预示着留给“中山王国”和易阿龙王子的时间并不多了。

做为“中山王国”全权代理的易阿龙王子,尽力显示出自信且自尊地站立在脸色阴冷的武装警察和神情肃杀的近卫少年地战列中间等候着狼王的现身。

接待王子的两名将官,武装警察指挥官安梓潼准将与近卫师团幽东准将,两个人一个阴鸷一个凶悍的眼神让第一次出使涉交的易阿龙王子内心深处,多多少少有些畏惧感。

“萨满教廷陆军一级上、将安东野将军到——”

牵着爱犬“孤狼”的安东野一级上、将,在卫队长安小宇上校的大声唱和与帐内部下们的敬礼注目下,缓步走到帐篷中间的座位上懒散的坐下。

他就是恶名昭著、杀人如麻的狼王安东野?!

易阿龙一时间陷入惊讶之中,对于能够统率大军纵横漠北的人物,怎么也应该是比站在下首那位身躯高大、威风凛凛的近卫将军还要勇猛凶悍的人物吧?!怎么会是个瘦弱得有气无力的瘸子?!病夫?!

摇了摇有些迷糊的头脑,安东野一级上、将看也不看立在帐内的王国使节一眼,漫不经心的对跟进来的两个人中的一位金发美少年道:“云眠公子久惯游历,可知此地和什么国家地区相邻?”

来自“沧浪帝国”的音乐才子楚云眠袍袖一摆,有些卖弄意味地道:“‘中山城’为王国王都,向南是‘皓月联盟’的小公国‘沃克公国’;转西则是西南大陆最大的‘斯林大公国’;至于东面,是一个叫‘查尔斯王国’的小国家,国内有很多金发碧眼的姑娘------”

“看你眉飞色舞的德行,不会在那里有相好的姑娘吧?”安东野一级上、将一面摆弄棋盘,一面示意对方坐下。

楚云眠公子嘻嘻一笑,不置可否地坐到了对面,执黑子先走。

“知道狼群下一个狩猎的对象是谁吗?石头兄。”安东野一级上、将布下一颗子字,眯起眼睛看着随他进入帐内便即旁若无人抓起桌上一个青苹果啃食的家伙。

“这个本帅没有兴趣知道。”下雨石挖着鼻屎道:“只要有钱赚,目标是哪一个都无所谓。”

“借你的石头一用。”安东野一级上、将从某石手里接过一块“七彩雨石”,向空中轻轻一抛,用一种大陆战争史上从未有过、最奇特怪异的方法选定狼群攻击的下一个目标——

“叭!”石头落进尘埃,安东野观察了一下石头落地的方位,轻笑道:“是南方。‘沃克公国’,算你倒霉了。”

看到这一幕的狼群诸将都不禁起泛了苦笑,就这样一个简单好笑的出猎方法,狼王轻松的决定了可怜的倒霉蛋“沃克公国”成为了狼群铁骑下的下一个牺牲品!

“通知前卫师团的安惜泪将军,即刻兵发‘沃克公国’,两天,我给他两天时间;”带着梦靥里对贵族阶级的仇恨,安东野等候指令的对传令兵道:“两日之内,我要就看到沃克大公的人头!”

“太------太儿戏了!你们------”在传令兵快速离开后,几次张口欲言、屡被对方的谈话挡回的王国使节易阿龙王子终于有机会开口,结结巴巴发出一些内心震惊之下、毫无意义的语言。

“狼群前卫师团,上马!跟我走!”帐外随着四零一师团师团长安惜泪中、将面具下的暴喝声响起,急若奔雷的千军万马呼啸着远去!

易阿龙心中不由得开始为一向与王国不是很和睦的邻邦“沃克公国”祈祷起来,就听安东野一级上、将带着嘲讽的语气道:“您就是‘中山王国’派来谈判的王子殿下吗?我劝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

“啊,我是,我是。”从不可思议的惊讶中恢复过来的易阿龙王子,想起了自己的使命,马上按照标准的外交礼节,向这位统率敌国军队的青年上、将,致以形式上恭敬的低首礼节道:“小王久仰将军大名,如雷贯耳,没想到您------您这么年轻,小王猜想,您一定是贵族子弟吧?这下我们谈话可方便多了------”

王子无意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安东野一级上、将内心的那块疤,猛地隔着长桌揪过对方的胸衣,狼王用从未有过的恶毒口气,咬牙切齿的道:“你听好了!别在我面前提‘贵族’这两个字眼,会让我感到恶心!听懂了吗?”

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蒙头转向的某龙,错愕听从的连连点头表示配合。

“乖。”回复到常态的安东野奖励也似的、轻轻拍了拍易阿龙王子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颊,坐回椅子又落了一颗棋子道:“那么,对于我狼群的通牒,您老爹是否已经有决定了呢?”

“很抱歉,将军阁下。”易阿龙王子欠身道:“对于你们提出的要求,敝国委实难以接受------”

“哦?”安东野一级上、将拍着巴掌向帐内的四位狼群的兄弟、高手、猛将、贵宾笑道:“你们听见没有?这群‘中山国’的贵族猪猡决定抵抗了,还真是可喜可贺啊!太了不起了,王子殿下,请允许本人向您的父亲、勇气可嘉地国王陛下的这一决定致以由衷的敬意。”

幽东、下雨石、安梓潼和客席地位的楚云眠或是冷笑,或是无奈的摇头,每个人眼里都闪出与狼王类似的嘲愚的神色。

“不不不,敝国并无意与贵国大军为敌,将军大人您误会了。”大吃一惊的易阿龙王子压下心中的屈辱感,急急忙忙地解释道:

“父王的的意思,是希望狼王大将军能够体谅到敝国的国小民寡的苦衷,移师另就高所;对于大将军您而言,就算是攻占了敝国这种弹丸小国,也丝毫不能增添您的武勋和威名不是?”发挥出自己舌绽莲花、口若悬河强项的易阿龙王子,窥见对方脸上气色不善,急忙话锋一转,又道:

“当然了,为了补偿贵军的损失和表达我们父子对大将军的敬意,敝国愿意赠送一定数额的金币、粮食和‘中山族’年青女奴劳军慰问,还请大将军海涵笑纳------”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啊------”安东野一级上、将脸上挂着明显的敷衍笑意,眼角的余光暗暗地瞥了一眼帐外桌案上,堪堪就要燃尽的香灰。

“真是太好了!”可怜完全不知就里的易阿龙王子兴奋激动的道:“既然大将军深明大意,就请您列出一个所需物品的明细单子,小王也好方便回去为您和您的将士们张罗准备------”

“一炷香的限定时间到了!”恨不得这群狼拿了东西马上离开王国的易阿龙王子幼稚想法,被安东野下面的话彻底粉碎:“孩子们,攻城!”

易阿龙王子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四零二师团师团长安瑾凉中、将甲叶叮当、龙行虎步的地步入,礼道:“父亲,请把这次的主攻任务交给孩儿的师团,半个时辰之内,孩儿定亲手将‘中山城’交到父亲手上!”

“吾儿忠勇可嘉,我心甚慰。”安东野一级上、将用嘉奖的目光看着面前战意沸腾的第二子,道:“都说杀鸡焉用牛刀,一个小小的‘中山城’,还劳动不到我们狼群的正规师团出战;况且,为父还有更重要的军事行动需要你的师团单独执行,放心,日子长着呢,功有得立,仗也有得打!”

四零二师团师团长安瑾凉闻言之下,也只好闷闷不乐的退出。

“东子,是该考验你们近卫少年军的时候了!”安东野一级上、将意味深长的向自己的兄弟道。

“明白,大哥。”幽东准将握刀垂首礼道:“我这就去准备!”

“让近卫军那些半大孩子们去攻城?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棋盘的另一方,楚云眠吃惊的道。

“云眠公子,与其关心我的脑子,还是看看您的棋局吧,石头,你说这次我们应该从他身上的哪一部分开始砍起呢?”

“不不,重来,刚刚这局不算数,等等,别闹!哎,疼!石头,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