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07 大牌下属

“阿不都凯恩都里”大陆,“萨满教廷”地处中央,东有“修罗帝国”傲立关外、南有“沧浪帝国”雄踞海岛、北方则是土地广袤的“五沙酋长国”。在“修罗帝国”的附属小国“风翼王国”被军事实力日益强大的“沧浪帝国”吞食后,为了在大国之间的缝隙中求生存而结成“皓月联恩”的西南大陆十六个小国家,也爆发了结盟以来的最大危机。

大陆历六百年,“皓月联盟国”与“萨满教廷”交恶,在前不久结束的“赫连堡”之役中,萨满教廷全取了全胜,光是俘虏的联盟军官兵就多达十万之众;而这次惨败,更加速了连盟国的解体,在内部矛盾不断的计划下,成员国退盟节约的不光彩事件接踵而来。

第一个对外宣布退出“皓月联盟国”的,是在某野的狼群武力直接干涉下的“中山王国”。就在刚刚,教廷“政务省”及“礼务省”接到“外务省”重要通报:原“皓月联盟”加盟国“中山王国”宣布脱离联盟国;为寻求保护,“中山王国”国王易虎臣陛下已秘密的亲身来到“花都”,拜谒沐风教皇,请求“萨满教廷”接受“中山王国”为属国,两国缔结协约,永世修好。

“中山王国”的内附,是百叶皇朝历朝以来的第一件大事,君臣上下几乎乐开了花儿;“中山王国”虽然只是西南大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但它的归属给萨满教廷增添的荣耀无可否认,其产生的深远影响,足以奠定了教廷在大陆上的影响力和威名,一跃成为跻身于“沧浪帝国”与“修罗帝国”等大国之列。

百叶皇朝自上代教皇百叶长青历朝以来至今,尚不到三年时间,就有他国归服称臣,举国欢庆、振奋人心的同时,毫无章程可借鉴的“政务省”和“礼务省”一干官员们,连夜加班加点,几乎都要累吐血了。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听完乃姐一番讲述,安东野毫不在意的道。

“我听公子明和我讲,那位易虎臣陛下已经将正式的国书送到纳兰大人那儿,其中他的一件请求是与你有关的,东东,你猜猜是什么?”

“猜不到,我又不认识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安东野像个孩子似的挠挠头。

“不会吧?亲弟弟,你记性就那么差?难道你在‘皓月联盟国’里干的那些破事,都就饭吃了?”某鱼一脸黑线。

“亲姐,你又不是我不知道我这脑袋时常短路?那半个月我扫荡了五、六个国家,哪记得那么多无关紧要的鸟事?”某野一幅理所当然的委屈模样,让某鱼了解到,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位健忘的兄弟:

“就是你攻取的第一个联盟国家,‘五沙酋长国’的边界------有印象没有?”

乃姐的提醒让脑筋出现间歇性暂时短路的某野,展开了那段并不是很愉快的回忆了回忆,总算在某鱼愤怒之火达到临界点之前,他想起了在冲出“五沙酋长国”国界后,他率狼群攻打的第一个国家就是“中山王国”;在以绝对的优势全歼了这个小王国那可怜的防御兵力后,狼群攻占了首都王城;在他的命令下,安梓潼的武装警察部队将这个小小国家的宫廷贵族、政府官员小全部一扫而空;最后自己异想天开,将一名国王的私生子易阿虎易名后扶上了国王的宝座,并逼迫这位傀儡陛下签署了奉萨满教廷为宗主国的草约。

“是他呀。”安东野提不起兴趣地道:“这位陛下想要我的脑袋来为亲人们报仇吗?”

“不,刚好相反。”鱼鱼姑娘笑眯眯的道:“他是来向教皇陛下请求由你来出任‘中山王国’大元帅一职。并给你开出一等候爵的爵位和五十万金币的年俸。”

“候爵?该死的,我讨厌成为那些肮脏贵族中的一员,让他见鬼去吧!”面对如此优厚的条件,出于心底只有自己知道的某种心结,安东野愤怒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先别跳脚。”鱼鱼姑娘委实不客气的敲了某野一下头,继而道:“你现在的处境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危险万分;要知道,上面的三位大人物从来面和心不和,你现在穿着这身老虎皮、在姓元的手底下做事,那两位大人无论如何是不会放过你的,只有远离‘花都’中央的*,你的小命才有保障,而易虎臣陛下的请求,正是你脱离束缚、虎归深山的最好时机。”

听完乃姐这一番谆谆教诲,眉头深锁的安东野开始犹豫了。

“中山王国”国王易虎臣陛下,原本不过是一名不名誉的王族私生子,过着与奴隶等同低下悲惨的人生,让他登上国王宝座的第一大功臣不是别人,正是安东野自已。显而易见,这位从奴隶一步登天而当上一国之主的青年王者,对于安东野的敬畏是无可比拟的,不仅希望安东野出任其王国的军队大元帅,还准备候爵的地位及丰厚的报酬;只是有一点是这位新出炉的国王万万没有想到的,对于所谓的贵族,安东野有着难以言喻的抵触与仇视,但是从安东野目前的困境而言,这位国王的到来反而说不定是个绝好的契机。

那么,现在是不是前去见一下这位陛下呢?

正当安东野考虑这个令他讨厌的问题时,守卫在大门口的警卫们以恭敬的姿势向着已然来到门口处的一行人,行礼致敬道:“局长。”

就见肥头大耳、一团和气的城西分局霍百岁局长,一路点头哈腰的来到安东野面前,笑容可掬的对这位“大牌下属”道:“将军,‘政务省’的人要见您------”

“竺洛,一闻到酒气,我就知道是你来了。”安东野高兴的和局长大人庞大身形后面的人影紧紧抱在了一起。

“一大帮孩子的爹了,还一点正形也没有。”竺洛故作嫌弃的将挚友推到一旁,向含笑不语的鱼鱼姑娘招呼道:

“鱼鱼姐也过来看东野啊。”

“我是正巧路过,就进来看看。”处于各为其主的考虑,鱼鱼姑娘保持着礼节性的距离。

“丫头,我这位哥哥只喝酒,不喝茶。”安东野将正要起身倒茶的安不弃的小手拉住,惹得后者粉靥飞上两朵红云,急惶的抽离狼爪;安东野并未在意的转视酒友,问道:“你这家伙,不会平白无故发善心来看我吧?说吧,什么事?”

“家主纳兰大人,请你去‘政务省’走一趟。”竺洛正色地道。

“哦?”鱼鱼姑娘看了一眼同样满脸迷茫的乃弟,关切的问道:“竺洛大人可知叫东东过去所为何事?”

“这个竺洛委实不知。”被问到者想了想,又道:“不过,‘中山王国’的易虎臣陛下也在‘政务省’恭候东野大驾。”

讨厌与权贵交往应酬的某野,五官都好似要造反得挪了位置,一副老大不情愿的鬼样子;将一切表情符号收入眼底的鱼鱼姑娘起身道:“过去看看吧,别让竺洛为难。”

当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警察局门口后,静若处子的安不弃由衷感到失落地微微叹息一声,郁郁的坐回到了座位;就听刚才还好似昏昏欲睡的水房杂役阿拉伯摇头叹道:“傻丫头,潜龙的天地,始终不会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