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13 示威

“骆驼城”,曾经的“土驼部”首府,现在萨满漠北方面军新任司令官、第五军军团长冷北城将军的指挥部,也设在了这里。

冷北城之所以有这样的选择,是出于水源与地势的多方面考虑,除了军团直属部队和机关人员,他麾下最精锐的五零一师团也驻扎于此;随着教廷与“火狐部”停战协议的签署,“火狐部”留在“一线天”和“边城”等占领区的军队全部撤回国境,城头变化大王旗,第五军的两个师随之接收了这些地方。

当第五军五零四师团奉命去“凉州”城换防的时候,不但没能进入城区,倒霉到家的五零四师团长和几个旅团长进城,反倒被一伙突然从暗巷冒出来的“身份不明的暴徒”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明知道是第四军这些狼崽子搞的鬼,但对方一口否认,己方又苦无证据,只得吃了个哑巴亏,将这个暗仇记恨在心里。

以安子轩、安妖翊为首的第四军将领,推脱军队动员和运输工具还未完成,拒绝即刻撤防;被“凶徒”暴打成猪头的五零四师团师团长,亲眼目历“品”字形排开的狼群三个杀气腾腾的师团,再回头看看自己城外长途跋涉而来、累得七倒八歪、无精打采的师团部下,理智的选择了妥协。

在听完被人打成熊样儿的窝囊手下的回报后,正在喜宴上与“瑞亲王”王磊殿下敷衍寒暄的新上任的漠北方面军司令官、兼第五军军团长冷北城将军没把肺子给气炸了,当着全体参加“漠北两王婚礼”嘉宾的面,一条吼出的命令跟着屁滚尿流滚出司令部的某“猪头”师团长传到了“凉州”城:

“让安东野那两个狼崽子马上滚过来见我!”

漠北沙海早晚的温差,宛如女人更年期一样反复无常。

安子轩整整笔直的军服,狼群将官的黑色军礼服给予了这名代替父亲执掌眼前这片辽阔沙漠的儒雅少年以十足的威势。看着大队身穿黑色制服的狼群武装士兵占据各个紧要位置,站在“狐狸城”门前迎宾的司仪女官甚至不敢走上前来。

俊美忧郁、贵如王侯气质的安妖翊,紧跟着四弟跳下车子,他盯着城门口高悬的彩灯和人头攒动的围观人群,不屑的道:“排场还整的挺大啊!大概漠北地区方方面面、大大小小的首脑人物都到齐了吧!”

狼群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包括第五军的直属卫队在内的人们也在观察着这只看上去不太“友好”的友军。在教廷除去卫戍帝都的皇家亲卫第一军和有监察职能的武装警察第六军外,在外作战的四大野战军团,因为大部分将兵都出身奴隶矿工阶层,实力最弱的第五军是最不受教廷高层重视的存在。

这是所有第五军官兵的一致共识,这支名义上应辖有四个师团的教廷一线军团,在实际上仅仅只有九个旅团的编制,总兵力尚不到四万,每个师团最多也只有八千人,处于不满员状态的战力,和每个师团驻防的地域范围完全不成正比,而且仅是这三万九千名将兵的军饷和装备补给都常常被“军务省”的“后勤部”一拖再拖。

跟随冷北城将军来“狐狸城”赴宴的军团直属旅团卫队,是所谓整个第五军中装备最好的一支部队,但就是这个近卫旅团的将兵在目睹了从狼群两个正规师团抽调出来的这两千人小部队的军容时,全都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惊讶羡慕到极点。

在安子轩将军代替父亲“狼王”安东野主持漠北军务这段时间以来,由于他重用的、商人出身的巴赫大人成功的运作,漠北地方一些大的商会,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纷纷慷慨解囊,为狼群驻军赞助了一大笔款项。这次事件的发动操控者巴赫大人利用这笔巨款,自“天依自由贸易商业联盟”驻漠北办事处为狼群三个驻军师团购进添置了崭新成套的的武器装备,使得狼群驻军漠北的三大师团军容军貌焕然一新。

而这些新购置的先进武器,在狼群以“妖虎”和“秃鹫”为象征的两个师团扫荡西南“中山王国”等三个小国家残余贵族势力的战场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做为酬劳,巴赫大人被远在“花都”城西警察分局“风化”组遥控的狼王安东野,推上“中山王国”国相的高位,由一介商贾,一跃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国首相,巴赫的辉煌人生达到了极致巅峰。

在重金打造之下,出现在漠北沙族诸部和第五军直属卫队旅面前的这两队狼群精英,统一穿着没有一丝褶皱、上好面料的黑色作战服,除却左胸绣有固有的狼腾图案,右胸则分别佩戴着象征自己身份的“魔龙”和“妖虎”的标识,再配置着整齐的*军刀,马靴黑亮有声,昂首阔步的走在“狐狸城”的街道上。

这些狼群少年们面色红润,神情肃然,狼群百战不败的威名几乎已经渗透到每一个士兵的血液中。在步兵队列的后方是由“妖虎战车”和“魔龙迫击炮队”组成的方阵,堂堂之师,端的威武霸气。

这让仅有不到四十辆被教廷中央皇家亲卫第一军淘汰下来的轻型坦克地第五军将兵们,看得直流艳羡嫉妒的口水;无知的漠北贵族老爷们单是看那巨大如锅的炮口和高达两层小楼的车身,就已经有人禁不住刺激、眩晕昏倒在地。

同样感到震惊和畏惧的还有隐藏在宾客当中,披着使节、商客、传教士和留学生等不同外衣,包括沧浪、修罗、风翼、皓月以及教廷“内务省”在内的谍报报人员。

可以一斑可知全豹,狼群集团这一小部分军力所体现出来的先进武器装备和横扫天下的威武气势,都不由得使这些躲在暗中的密探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一惊人的情报传回己方的地盘。

“萨满教廷第四军安子轩将军、安妖翊将军来贺——”

司仪女官在吞咽着大口大口的垂涎、饱餐两位狼群少帅的秀色之后,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在花痴思春的女官地唱礼下,代理强大的父亲狼王统率漠北群狼的两位俨如贵族的少年将军、出现在门前的一刻,大厅内的各式人等,大多数低下高贵的额头表示敬意。

“三哥,这就是所谓的‘狐假虎威’吧?”安子轩低笑着问身边的兄长。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让这些人真心实意的拜倒在脚下,而不是因为仰仗父亲大人的威名。”对诸多场上投来火辣目光的贵妇名媛视而不见的安妖翊,以同样的音贝回应兄弟。

婚礼宴会上,除了这片贫瘠荒凉的沙漠土地上和绿洲一样稀有、真正意义上的家世高贵的名流,到场的大多数是掌握这片土地命脉的大商人及少数稍有实力的部落首领;当然,也少不了袒胸露背,性感妩媚的年青舞女。

第五军几位穿着正统军装的高级将领,与来自“花都”、以瑞亲王王磊殿下为首的教廷贵宾坐在一起,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传闻中会陪亲王殿下一同出席婚礼的狼王安东野,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并没有出现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