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18 以一敌百

肃杀寂冷的夜色中,带着半张面罩的沙蛇,在近百名满身血迹、带着不同程度轻重伤的“金蛇部”高手簇拥下,鱼贯而入。

幽东挺刀长身而起,拦住沙蛇的去势,就听背后屋子里传出兄长的声音:“东子,让他进来。”遂闪到一旁,待手捻“金蛇剑”的沙蛇阴笑入内后,虎躯一横,将他身后的近百名“金蛇部”高手拦在了屋外的院落里。

“厮杀了一夜,大王也该饿了吧?”安东野慵懒地歪在土炕上,用下巴指着小木桌上,很随意的道:“那里有碗,自己盛吧,汤还热着,我女儿煲的,味道还不错。”

“谢谢。”沙蛇毫不客气的用勺子盛了满满一大碗尚有余温的鲜汤,喝了一大口,吧唧吧唧嘴巴,回味无穷的道:“天寒地冻,喝碗羊杂菜叶汤,一会打起来,才有气力。”

“大王就不怕东野在汤里下毒吗?”安东野笑吟吟地看着自顾埋头大口喝汤的某蛇。

“那样的安东野,还会是安东野吗?”沙蛇喝光了一碗,委实不客气地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盛了满满一份大碗,旁若无人的连趴带喝起来。

安东野眼角余光扫落处,只见外面院落里挤满了持着兵器的“金蛇部”高手,少说也有近百人;而远处的喊杀声亦是隐隐可闻,显然自己设立在外围的两个独立旅正在与“金蛇部”的残众进行着拼死的搏杀。

就听幽东闷哼道:“看来,今晚又要大开杀戒了。”

一直和沙蛇鬼混在一起,称兄道弟、臭味相投的“水蝎部”一名万骑长的手一挥,手下近百名高手一拥而上。

幽东的“嗜血狂刀”忽地震出,飞斩“水蝎部”万骑长喉身九处要害!

“水蝎部”万骑长没料到幽东被困之余,出刀还如此凌厉迅疾,仓忙间以“蝎尾钳”封招,仍被逼退五步!

安东野这时也已发动了。

他左掌拍向沙蛇,右手手杖一按机括,藏于杖内的“狼牙军刺”掌往沙蛇背后要穴飞刺过去!

沙蛇扬手甩出汤碗,身子猝然加急,避过安东野一章,右手一按腰带,化成软索束腰的“金蛇剑”己“铮”然划出——

室内掠过一道金虹!

跟着一抹血虹。

——安东野黑色*衣襟上己多了一道血痕!

安东野立时抢进,站在了门口处;沙蛇堪堪躲过对方划破背后肉皮的“狼牙军刺”,耳边便听得镇子四外马蹄声铺天盖地,急如奔雷般合拢而来!

“你在外围设了伏兵?!”沙蛇面色一白,声音惨淡的道。

“嗯。”安东野沉稳的道:“犬子妖翊的四零三、子轩的四零四两个正规师团已把这里团团包围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你被我女儿、儿子的独立旅拦在镇外的残军,就该全部交代了。”

“呵呵。”沙蛇冷笑道:“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做诱饵,费了这么大周章,就是为了让本王自投罗网?!”

“你太狡猾了,如果不是布置算计的如此详细周密,你怎么会轻易入网?”安东野目不稍瞬地盯着这个让自己半年来寝食不安的头号大敌。

“可惜的是,在他们杀光本王那位忠勇的心腹手下、冲进来救你之前,本王绝对有把握杀了你这个死跛子,让他们等着为你收尸吧!”沙蛇狂笑连声。

“那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独眼龙!”安东野劈面又是一掌。

沙蛇硬接一掌之后,就以凌厉的剑势先把这个疾病鬼强敌摧毁再说,但他决想不到对方这一掌的威力是如此之巨!

他才接下一掌,只觉血气一阵翻腾,连退三步,强提运气,正待运气反击,但不运气还好,一旦运气,只觉星移斗换,又跄踉退了七步,强自立稳,但双脚似毫不着力似的,上身弹跳而起,倒踩八尺,“砰”地背部撞在墙上:

这一下,沙蛇总算知道了安东野的功力非同小可。

只是安东野也挨了他一剑,一步步走了进来,关上防门,摆出一副“困兽之斗”的架势苦笑道:“在过去的军旅生涯里,无论处于多么凶险的境地,我都一直隐藏实力不发,就是为了等这一天,与你决一死战!”

“‘天魔掌’?!你是暗黑世界的人?!”沙蛇嘴一张,吐出一口黑血。

“一个将死之人,无需知道那么多秘密。”安东野强忍着胸口剑创引发的剧痛,一字一吐的道。

要想活着走出这个屋子,自己在屋外的近百名亲卫高手是否能冲破幽东的截杀,这是最关键的要素。明白到这一点的沙蛇扬声道:“全力攻入,报名杀敌!第一个杀死幽东入内救驾的人,日后就是本王的王储接班人!”

他的话一说完,外面立时传来哄哄而壮烈的回应:“遵命!”

这共同浩烈的回应,使得安东野感觉到对方士气如虹,而以幽东一人之力实在无法撑持得住这等彪悍的攻袭------

他面对的沙蛇,单手持剑,端视着自己。

安筱乐家的旧居,室内没有没有什么摆设,都是砖石砌的墙,厨房炉灶内柴火轻晃,忽明忽暗,使得室内的两张面孔阴晴不定,十分诡异。

两位仇深似海,不共戴天的绝世枭雄,谁先倒下?幽东在外面可应付得了那近百名如狼似虎的攻击?

这一切都是个未知之数!

幽东背贴着门,如果沙蛇自门内一剑刺出来,以他现在的姿态就非死不可;但他更非这样守着不可,因为兄长不能败,如果安东野败了,不但他俩都得死,连同外围的狼群援军都极有可能被毁灭,收留他们的“*镇”百姓也会跟着遭殃。

幽东相信兄长决不会让沙蛇刺出这夺命的一剑,就如同安东野深信自己的兄弟,会支撑到沙蛇倒在“狼牙军刺”之下的那一刻。自十岁就在一起搭档、长达十余年的佣兵军旅生涯,让这对合作得亲密无间的生死兄弟,对同伴的信任,远远胜过自己的生命依赖!

幽东守住的门口极窄,只容一个人通过,敌人要攻入屋中救人,就得正面攻来,跨过他的尸身进去。

谁要跨过狂战将军幽东的尸身,都得付出代价,而且一定是酷烈的代价!

但是沙蛇在门关上之前叫出那一句承诺,实在是太诱惑力了。沙蛇大王不能人道,所诛诸子皆为王妃与其兄沙蟒苟且所生的秘密,现下已人尽皆知;能有机会继承沙蛇的权力和部族,谁都愿意以性命冒一次险,来换取荣华富贵梦寐以求的代价。

一阵骚乱过后,那个“水蝎部”万骑长第一个大步踏出,手持“蝎尾钳”,大声道:“‘水蝎部’万骑长沙蝎子,报名杀敌。”

幽东微微点首,对方“蝎尾钳”一拱,七式一招,一招七变,招招如蝎尾,狠辣毒绝。

幽东虎吼一声,刀光掠起,“唰”地划过沙蝎子咽喉,沙蝎子掩喉倒地。

另一个精壮汉子,手持牛头镗,踏步而出,洪钟般的声音道:“‘沙牛部’沙二牛,报名杀敌。”

幽东刀起刀落,在第三招间便砍翻了这头力大无比的蛮牛。

又一个剽悍汉子步出,扬声道:“‘沙狼部’沙狈报名!”话音未落,锯齿狼牙刀迎头剁下。

幽东咬紧牙关,以五招重创了他,但自己虎口亦被震裂;到了第十七名挑战者“沙羊部”的沙羊羊被刺杀之时,幽东伤口血流不止,已感支持不住;挨第四十一名冲关对手“沙虫部'沙小虫的“拘魂索”之时,幽东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才勉强杀得了这个女杀手。

幽东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重,情形是越来越危急。

身后的门,却仍没有打开来,兄长安东野是生是死???

第四十二名报名者“金蛇部”第一悍将沙蚺挺着一杆大马刀出来时,幽东的脸色愈苍白,沙蚺脸上的狞笑愈浓烈。

忽听一个娇媚女音响自沙蚺背后道:“幽东帅哥,本巫师代你一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