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22 阿拉伯和金牙先生

在楼下帮忙沙狸招呼客人的警局同事,同时看到了阿拉伯,那个整天喝得浑浑噩噩、行将退役的老警察;艳丽笑骂道:“老鬼,今晚不是轮到你在警局值班吗?是不是肚里酒虫又作祟、忍不住馋偷跑出来了------”

挤在外使馆人员武田领班和两名沧浪国黄衣武士一桌的胖局长霍百岁推杯而起,笑道:“迟到罚酒三杯,阿拉伯,你------”

艳丽的话语和霍胖子的笑声忽然同时停顿,就像二人忽然被人一刀割断了咽喉。窗外,月华灯光正照在阿拉伯干瘦蜡黄的脸上。他的头发下、额角正中,忽然出现了,一点鲜红的血珠。血珠刚沁出,忽然又变成了一条线。鲜红的血线,从他的额角、眉心、鼻粱、人中、嘴唇、下巴,一路往下,没入衣服。本来很细的一条线,忽然变粗,越来越粗,越来越粗------

众人目瞪口呆之下,阿拉伯的头颅忽然从刚才那一点血珠出现的地方裂开了。接着,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地从中间分裂,左边一半往左边倒,右边一半往右边倒,鲜血忽然从中间飞溅而出。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忽然间就已活生生裂成了两半!

没有人动,没有人开口,甚至连呼吸都已停顿,眨眼间冷汗就已湿透衣服。在座的虽然都是见过大世面的大名人、大行家,但是谁也没有见过这种怪异恐怖的事。女客们有一半己晕了过去,另一半裤裆已湿透。客栈里忽然充满恶臭,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感觉得到。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晓刀忽然一把抓起了酒壶,将满满一壶佳酿都倒下肚子之后,才长长吐出口气,道:“他来了!”

幽东早已飞奔上楼,手擎双刀守在了楼梯口处;下雨石手捏酒杯,坐在原位眼珠滴溜乱转地搜寻着楼下酒席上乱哄哄的人群,从角落里的狼形老者和虎牙小女孩儿看向居中而坐的三位血衣风翼美女,最后阴冷的目光落在门口处满面笑容、一身珠光宝气,自斟自饮的金衣中年人身上,再也不移开。

“谁来了?”宪兵司令公子明司令狐疑的道:“顾少,你玩什么玄虚?”

“五年前,我的一个朋友得罪了‘天依商盟’的二当家金牙先生,向我叔父求援,说起我那位朋友,也是位大大有名的人物,李德*师------”面容俊朗的顾晓刀连喝了几杯酒,才神情惊恐的黯然回忆道:

“那是一个严冬,我去‘状元桥’接他,桥上满布冰霜,行路的人很少,就看见李德*师从桥对面狂奔过来,就好像后面有厉鬼在追赶一样。一直奔到桥头,他才忽然从中间裂成了两半。那件事是我亲眼看见的,虽然已过了五年,可是直到现在,我只要一闭起眼睛,我那朋友就好像又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活生生地裂开了两半------想不到事隔五年,那日的情况居然又重现了

------

听顾晓刀说完了这件惊心动魄的往事后,大家背上的冷汗又冒了出来。独臂将军万山也一连喝了几杯酒才开口问道:“东野,今晚这个金牙先生明显是冲你来的,他原以为你在单位,夜闯警局,谁知局子里的同事都在这里参加你的客栈开张庆典,便杀了唯一的值班员阿拉伯,并以无上刀意控制其暂时不死,任他跑来传警送信,如果我猜得不错,他已经到现场了------就在楼下的客人之中------”

冷北城将军目光扫视之中,道:“东野,你什么时候和金牙先生这样棘手的人物结下了梁子?不是和‘天依商盟’常有生意往来合作么?”

眉头紧皱,安东野极力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就听身旁的鱼鱼姐姐叹道:“你忘了‘老鹰谷’的事了吗?”

“是啊。”亲身经历目睹过某人光天化日抢劫“老鹰谷天依连锁店”的辰源伯爵这时候苦笑道:“虽说当时吾友迫于形势,但毕竟损害到了‘天依商盟’的威严,而金牙先生这个人心胸狭窄,眦睚必报,阴险毒辣,相当难缠,就连安天依小姐和武藏天皇对他也是忌惮三分------”

“管他金牙银牙!敢冒犯我大哥,我先打他满地找牙!”幽东重哼一声,便听楼下响起一声“呵呵”冷笑,大家目光落处,只见靠在门口处,高瘦如柴、穿金戴银的中年金衣人缓缓站起,慢慢向楼梯口处走来。

“他就是金牙先生!拦住他!”鱼鱼姑娘警觉惊呼!

霍胖子、艳丽、安不弃同时出手,三人只觉眼前人影一花,金衣中年人金牙先生已经越过三人联手的拦截!

“原来霍胖子和两个丫头都暗怀武功,他们和阿拉伯到底是什么来路?”安东野凝眉立在楼头栏杆处,转眼便见辰源伯爵的手下武田领班和两名黄衣武士再度出手,试图拦住经过身边的金牙先生,那武田手底下的功夫固然不弱,两个黄衣武士的身手安东野在化妆舞会上更是领教过,绝非泛泛之辈,但合三人联手之力,竟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未触及到,被金牙先生三个鬼魅般的移形变位躲过攻击,鬼魅般的来至楼梯口处!

“留人!”冷北城将军与公子楚羽同声暴喝!

距离楼梯口最近的第五军悍将雷黑和楚氏财阀准夫人洛城姑娘刀剑并举,封住金牙先生的去路,几乎与此同时,人群中的竺洛主教沉腰坐马,“呼”地一拳击向金牙先生露出的后背空门。

三大高手全力一击,惊心动魄!

也不见金牙先生如何动作,他人已不在远处,步履丝毫没有耽搁的举步上楼,而留在身后的雷黑的“霹雳刀”与洛城的“玉女剑”撞击到了一起,竺洛刚猛的拳风落空之后,将楼梯的两根护栏击得粉碎,幸而三人见机得快,及时收手,才没有误伤到对方!

此时,金牙先生已经笑吟吟地举步上楼,杀意随着一级一级台阶而愈发窒人气息!

幽东双刀在手,一夫当关,虎立在楼梯口上方,杀气凛然。下雨石稳坐席上,一面磕着瓜子一面不阴不阳的道:“东子,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也不是,不如咱俩联手干他个狗、日的。”

“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幽东头也不转的回了某石一句,目不转睛、丝毫不敢懈怠的盯视着越来越近的对手。

楼梯一共二十六级,走到一半的时候,金牙先生的脚步忽然停了,整个人都停在了楼道里,一动不动。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金牙先生和幽东之间多了个狼形獠牙的古怪老人!

“师尊!”安东野失声道!

“是你!”金牙先生似乎震了一震。

天狼老人道:“是我。”他的眼睛似乎一直没离开对方拎在手里的金色箱子。

金牙先生不语,天狼老人亦不语。两个人在沉默中对峙着------

对视了过了好久,金牙先生忽然长叹道:“我败了!”纵身跃出窗口,“通”地跳下河里,河里一道白条涌起,霎间远去,只剩下水花上几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