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60 黑衣社

无情的战火,将曾经富饶美丽的“风翼王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这里,已经不再是人们安居乐业的沃土,而是占领军铁蹄践踏下的罪恶之城。

武藏富士王子兵临城下,国王夫妇与王城共存亡,残余的王城卫队保护着年幼的安汐颜长公主和安殇颜小王子北投修罗,与修罗老将毗沙门的败军一同被困在铁壁合围之下的“狼都”,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王权统治者失败的后果,最终由无辜的平民来承担。帝国占领军对统治区的风翼人进行残酷无情的压榨和惨无人道的迫害,纵火、屠杀、强奸、抢掠------无时无刻不在王国的领土上发生。开始还采取默默忍受占领军暴行的人们,在最后的生存底线都被野蛮打破的时候,最终在以韩城郡主安琪儿为领导的火凤军策动下,爆发了一场又一场的起义和*。

缺乏统一指挥、武器落后的王国平民起义,遭到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帝国占领军血腥镇压,而镇压之后则是王国民众更大的恐慌和*,这种恶性循环,把王国一步步推向资源耗竭、民力消亡的破灭边缘。

就在这个时候,帝国最大的贩卖人口黑帮集团黑山家族旗下“黑衣社”的一支奴隶佣兵团,开进了王国境内,进行了肆无忌惮的掠夺王国人口的疯狂行动。

“阿不都凯恩都里”十大财阀位列最末的黑山家族,有着臭名昭著的人口贩子家族史,几代人以贩卖人口、绑架勒索、放高利贷、开赌场、操控*业等黑色生意,聚拢了大量财富,一直为其他就大财阀家族所齿冷,不屑为伍。

当帝国军占领“风翼王国”时,看到巨大商机和丰厚人力资源的黑山家族二少爷黑山商,立即向帝国皇室贿赂了大量的金钱,得到了进入王国境内进行作业的许可;黑山家族大亨黑山满膝下被称之为“五凶”的宫、商、角、徵、羽五个儿子当中,原本最受家族看重的大少爷黑山宫,不幸死于与“天京”另一贵族帮会“名花流”的火拼,而这位二少爷黑山商的心狠手辣和骄奢*,比起兄长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黑山商带领手下如同吸血鬼一样的黑衣佣兵团,吞灭了王国一个又一个的村镇,他们的手段残酷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除了有价值的年青男女外,其他的老弱全部被他们杀死,毫无人性可言。

这一次,在一个为了钱出卖自己良心和同胞的王国败类的指引下,黑山商有一次如愿的抓获了躲在一个小小村庄地窖里的数百名青年王国男女,当然,那个为他们引路的“贱狗”,在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也同样被黑衣骑士们绑了个结实,成为了他们“货物”中的一员。

半躺在车厢里,身体有些发福的黑山商,飞快的心算着这次捕获成果,在向帝国缴纳一定数额税金之后、给自己带来的可观利润,车窗外面,六百多名青年男女被有一条条坚实的绳索,混杂的编成一排,行尸走肉般,在数倍于己的黑衣佣兵们殴打谩骂声中艰难行进着。

这些“货物”中,不乏有着几分姿色的上等货色,这几名漂亮的村姑,毫不意外的成为了看护她们的黑衣恶徒骚扰亵渎的对象,施暴者的狞笑和受害者的痛苦响了一路。

“你们几个混蛋收敛一下,那几个妞儿是留给二老爷我今晚享用的,再不守规矩,小心砍了你们的手!”随着黑山商的吼叫,几名**笑的家伙急忙停住亲啃揉捏女奴胸臀的动作。

“停!”黑衣佣兵团队伍的最前方,一身黑色软甲、五官粗犷的黑山角举手让身后的队伍停下来,在手下的惊疑的视线中,黑山角翻身下马,熟练地趴到地上倾听着,地心远处传来了隐隐约约如雷鸣一样的巨大震动声。

“出什么事了?三弟?”黑山商将头从车窗内伸出来探寻道。

“前方有大量的军队骑兵正在向我们这个方向冲过来,至少有好几万人,二哥。”从地上爬起的黑山角变色道。

“什么?不可能?就算是帝国驻军也没有那么多的骑兵,老三,你是不是听错了?”嘴上质疑的兄长,还是很快地从车厢里换到了一匹快马上,做着预防不测的准备。

越来越剧烈的大地震动和轰鸣声,在这个时候清晰地传到惊惶失措的人们耳中,远远望过去,黑色的铁流如同海水涨潮上岸般,从丘原的后面涌现。

“黑色的制服,不是帝国军队!”黑山角颤抖着声音向乃兄道,后者脸色发白的道:

“对方好像发现我们了!”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黑山佣兵团这一小队人马的存在,一支骑兵正脱离前锋本队,像一支利箭快速的接近着。

“把货物(奴隶)围在中间,让他们蹲下来,把你们的武器摆到一旁,都站好。”黑山角当机立断的下令部属们将手里的兵器统一的放在地上,所有人空着双手原地不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对方骑兵前锋小队的到来。

平原上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黑色骑军,无计其数,但是在视野中的前锋骑兵已在万骑以上,后面的大队人马更是无边无际,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般,黑山昆仲心知肚明,就自己手下这区区五、六人,只怕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在这块被帝国占领的殖民地上,除了帝国的军队,还会有哪一方具备如此声势浩大的武装骑阵呢?

当一面狼群大纛出现眼眸的时候,答案猛然写在了人贩子们心惊肉跳的脸上——

——狼群!!!

有“急先锋”称号的狼群头号猛将,罩着青狮面具四零一师团长安惜泪,做为狼群关外远征军的前锋部队,以全速穿越“风翼王国”平原地区向“韩城”前进,他将麾下四个旅团保持两个时辰的马程齐头并进,所到之处,纷纷避让,望风披靡,无人敢掠其锋芒。

运数使然,黑山佣兵团这一小队人马正倒霉至极的处于狼群全军的前进轴线上,接到师团长安惜泪察看命令的四零一一旅团长安心,立即带领三千余名部下杀气腾腾的出发了;只凭对方有胆子阻挡在狼群大军的通路上,就让安心旅团长和部下们兴奋不已,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对方根本没有向己方开战的意思。

“我等是‘沧浪帝国’黑山奴隶交易公司的佣兵团,对贵军绝对没有敌意,这里是帝国在风翼行省驻军司令部工藤刚公爵的证明文件,请长官察看。”黑山商毕恭毕敬的递上帝国官方证明文书。

“草,公爵算个屌、毛,在‘沃克公国’的时候,小爷连国王都砍过。”安心极为不屑的接过对方送上的证明文件,假意翻了翻后斜着眼睛说道:

“这东西要交与我们狼王查阅,来个人随我一起走。”

在兄长黑山商的乞求和暗示下,相对还算有点勇气的三少爷黑山角,战战兢兢地跟随安心的马后,奔驰了好一阵,才来到队伍中心的那面狼群大纛旗下。

“‘五沙城’的跛子屠夫!”黑山角不听使唤的双腿,在狼旗阴影里某人冰冷的注视中,瑟瑟发抖。

“你是黑山家的人?”随意的看了一眼那呈上来的帝国官方签发的奴隶贩卖许可证书和黑山家族纹章,高踞马上的安东野心里已经动了杀机,面上冷淡的问道;在得到对方点头哈腰的肯定回答后,又淡漠地问道:“黑山宫是你大哥吗?你知不知道是我杀了他?”

深知狼王憎恶奴隶贩子的近卫军少年的手已经握在刀柄上,黑山角汗如雨下的道:“黑山宫那个不学无术的家族败类,劫持贵眷,冒犯狼王虎威,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看看远处包围圈中被绳索连结的青年男女奴隶,安东野将手里的两份文件扔还对方,淡漠地笑道:“现在我教廷与帝国是盟友关系,本大将军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滚吧!”

黑山角大大松了口气,捡起地上的文件,千恩万谢,连滚带爬的跑回本队,与兄长黑山商带着一干狼狈手下,没命也似的逃了。

看着离去的队伍,安心策马上前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狼王,要不要安心带一队人追上去------”说话间,少年伸掌做了个下切的动作。

“不,让你们穿着教廷制服的正规军去做、很容易给狼群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现在和帝国是盟友关系------“微一沉吟,把目光转向卫队里的安小宇,问道:“老五,后队跟进的十万‘灵蛇’党众现在在什么位置?”

沉默寡言的安小宇上前一步,敬礼道:“八弟的队伍正在保护雅雅郡主的后卫师团身后四百里秘密跟进,老爸。”

“通知安陌晨,杀光黑山家那群人渣!”安东野一抖马缰,喝道:“前军,加速前进,今晚到‘韩城’宿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