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78 我们逃婚吧!

太守府内足可以容纳数百人一同就餐的大厅里,只在中央摆有一张长桌。十余名的厨师打扮者,分别端着色香味俱全的各式佳肴鱼贯而入,向走入餐厅的新主人行礼。

“这些名贵菜肴足够一个营士兵的半个月军饷了吧?”安东野大将军阴沉着脸色,语气不善的道:“把那两碗素菜给我留下,其他的都送去医疗队给伤员补养身体吧。”

不容违抗的命令使面面相觑的仆人们恭敬地退下,除了警卫的近卫军少年,安东野大将军看着留下来的姐弟,思索着开口的用词。

安汐颜用饱含屈辱的眼神,注视着安东野大将军,直到年幼的弟弟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才放弃尊严的道:“大将军,我弟弟几天没吃东西了,他年纪小,还在长身体的时候------”

“额------”失神于这位亡国公主美颜丽色里的某野,这才意识到安殇颜小王子想吃又不敢说话的神情,淡淡的道:“坐下陪我一起吃个便饭吧。”

木桶里是用混水煮的面,两大碗蒸菜,城市被困一年有余,水道破坏,食物匮乏,能做出这顿早餐,已经是很难为太守府的厨师们了。

亲自为姐弟俩盛了稠稠的面条,又往小殇颜的碗里扒了小半碗菜,安东野大将军道:“小家伙,多吃点,现在‘狼都’条件不好,我们的部队实行的都是配给制,等解放风翼全境之后,本大将军一定请你们姐弟吃一顿好的。”

看看姐姐强忍的神情,弟弟倒是在眼巴巴征得乃姐的首肯后,率真的大口大口扒饭充饥;安东野大将军向矜持的少女劝慰道:“吃一点东西吧,孩子,这样才有力气继续战斗。”

勉强吸食几根面条,似乎恢复了一点血色的少女安汐颜把碗推到一旁,尴尬恼怒地质问道:“你想怎么处置我们姐弟和我们的臣属?”

“公主殿下,请恕东野直言,您与小王子殿下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以旧王国自身的力量来谋求复国的道路已经是不现实的了。至于诸如‘安乐侯’韩朝安那些偏居一隅的实力派贵族们,他们对王国的忠诚有多少?呵呵。”看着少女晶莹的泪水滑落,安东野大将军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镇定了一下心神,继续道:

“小姑娘,只要你和弟弟还有一天活着,王国正统王室对于民众的召唤力和凝固力就一天不会消失,所以沧浪人人不会希望你们姐弟活下去;投奔修罗人或许会好一些,大概也只会要你下嫁给与阿修罗皇族有关系的某个大贵族,至于你可爱的弟弟嘛,在他未成年前,制造意外死亡的机会将会很多------”

“也就是说,沧浪人和修罗人,无论是哪一方都不希望、也不允许我们姐弟俩个继续活下去是吗?”少女安汐颜激动用力握着指关节泛白的拳头。

安东野回视着少女,重重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安殇颜默默地放下筷子,习惯性的抓住了姐姐的手,紧紧不肯松开。

“大将军阁下,我该怎么做?我不想我弟弟出任何事?他只是个孩子------”少女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我们不妨开门见山吧,宝贝。”安东野快速的将嘴里没经过咀嚼的浑水面囫囵吞到肚里,道:“我们狼群下一步会对风翼全境的帝国占领军发动进攻,而且这一系列的作战计划,本大将军并未经过教廷内阁的允许,换一句话说,我正在------叛乱!”

“您是疯了吗?这不可能成功的?!”少女安汐颜“唰”地从椅子上站起,目瞪口呆的道。

“这是我个人的事,与你无关。”神情一瞬间有稍许狰狞的安东野大将军,平静了一下情绪,冷冷道:“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带领你的臣属,随同本大将军进军风翼,利用你们的天时地利人和,配合狼群完成向导和安顿地方的任务。”

“如果本公主不同意呢?”少女安汐颜倔犟的仰起泪光点点的容颜。

刻意地转过头去,安东野大将军以无比冷酷的声音回答道:“如果你不想你的弟弟被绞死在十字架上的话。”

一句话触痛了安汐颜的软肋,少女脸色惨白的萎顿跌坐回椅子上。

“时间到了,汐颜,请整顿你的部下,即刻随我狼群主力一同出发;殇颜小喷油就请留在‘狼都’,正好和瑟琳娜大妃做个伴,羽訫和子轩会好生款待他的。”安东野抹了把嘴,牵着“孤狼”,急冲冲逃避什么似的出去了。

忠于王室,一直不肯解散离去的三千五百名王国士兵,被安汐颜集结到了一处,这些忠心耿耿的属臣,在饱餐之后,也些许有了精神和战力,按照狼群的编制,这支王国仅余的正统部队,被参谋长安梓尘临时授番号为“风翼军团”。

为了确保固守“狼都”这个狼群在东北大陆唯一的后方据点,安东野不得不留下了狼群全部战力的五分之一,即魔龙、寒影、山猫三个整编军团,再加上从“魔兽师团”和“骷髅军团”武装警察部队抽调协防的兵力,以及看守瑟琳娜大妃和安殇颜王子、雷战、月灵等高级俘虏的暗黑骑士团,合计约有十万之众;为了压制城中不安分的修罗移民和三十几万的沧浪战俘,这也实属是无奈之举。

狼群主力约五十万人,加上新依附的“罗刹军团”和“风翼军团”各三千骑,在狼群大纛的招引下,向风翼全境滚滚前进。

※※※※※※※※※※※※※※※※

“雅雅郡主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万山将军,事有权益,变则通达,不能再迟疑了。”

鱼鱼姑娘看着面前这位面带疑虑的皇家亲卫大将,又一次焦急地督促道。

“事情怎么会这样?安东野他------他这是要造反吗?”在一度被惊人的消息震惊得晕眩的瘦皮猴子似的瑞亲王王磊,精神错乱的质问着深夜访客。

“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可是在他们的刀口下啊!”新娘子的父辈大老爷王龟蛋几乎要疯了,不停的在捂嘴偷笑的某雅面前踱来走去。

“我早就看那个安东野脑后有反骨,不是好人模样。”肥圆滚胖的宋海芬气急败坏的道。

伯爵夫人的话音刚一落地,面前粉影陡然一闪而逝,“叭”地一声脆响,那生满横肉的肥颊上,硬生生多了五条纤细的指印。

“肥婆,胆敢再说我老爸一句坏话,本姑娘宰了你!”回到鱼鱼姑娘座后,穿着粉红超短舞衣的安琳儿,看着自己秀气的手指淡淡的道。

“反了!反了!”回过神来的宋海芬,捂着迅速肿起的猪头脸,向一脸不耐之色的万山中、将撒泼道:“万山,你都看见了,还不叫人把这两个女人拿下?!”

“小小年纪,衣不遮体,穿成这个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家女儿!”瑞亲王王磊看到情妇表姐受辱,不由得义愤填膺的恶意攻击着安琳儿的着装和品行。

“好了。”万山中、将腾地站起,大声道:“都什么时候了,各位亲贵大人请自重!”

万山手握实权,加之为人刚烈耿直,为国致残,在军民中素有威信,就连当今教皇百叶沐风也对其敬重三分,是以王磊和宋海芬两个狗男女重责之下,当时就没了动静。

“主子,您该拿个主意啊。我们这几十口人命,可就在沧浪人手心里握着呢。”头发花白、弯腰驼背的朱公公颤颤巍巍的道。

“我们逃婚吧!”雅雅郡主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偷吃了蜜的小狐狸,掩口故作正色地道:“安东野那个臭蛋在‘狼都’捅了那么大的娄子,婚是一定结不成了,在*那个老不死的还没收到前线兵变的战报之前,我们不趁机溜之大吉,难道还要傻等在这里,伸长脖子挨刀子吗?!真是搞笑!”

“郡主英明。”安苡丹圣女含笑而礼。

“事不宜迟,为了不惊动外面的帝国御林军*大队,本将所部与安苡丹圣师的‘圣光骑士团’先保护郡主殿下从后门离开,到驻地与唐一更唐军长会合,连夜登船,以最快速度赶回‘伽罗城’,只要到了定西大将军唐风的势力范围内,就不用怕了。”做为核心人物的万山将军,也终于在短暂的一番权衡利弊之下,做出了私逃回国的决定。

由于安东野的疯狂行为,付出几十万帝国精锐性命的武藏皇室,已经完全不可能接受萨满方面的和亲联姻,留下来无异于等着上断头台,一干怕死的亲贵虽都是傻缺,但还没傻缺到找死的地步,是以很快的同意了万山将军的意见。

鱼鱼姑娘站起言笑盈盈的道:“郡主放心,我和琳儿姑娘会保护大家离开这里,至于留守王城的帝国掌剑官*大公爵,下雨石先生和他的亡灵骑士已经去问候他老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