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186 叔可忍婶子不能忍

“还没有解决战斗吗?”安东野大将军在近卫军的簇拥下,如同一座地狱的黑魔王,出现在狼群战队的面前。

从并不愉快的语气中听出不详的异样,深感羞愧的安缡生恶狠狠的道:“老爸,这里交给我。”

“嗯。”淡漠的应了一声,安东野大将军狠狠的一抽战马,冲撞进“海郡”城内。市区各个街道,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骷髅警察,安梓潼准将已经开始按即定的程序,肃清整座城市。

面带杀气的骷髅警察冲入每一户民房和商铺,将沧浪平民驱赶到市中心空地上,除了有技能的工匠、魔法师、学生及教士,那些惊慌失措的平民在四周警察和魔兽冷漠的注目下,都被强行拉出人群,视行刑士兵的高兴,或被砍去左手、或被剁去右腿,只一会儿功夫,被斩下的手脚就堆满了一地。

安东野大将军率领近卫军少年走近,面无表情的欣赏着整个血腥场面,直至广场上再无一个四肢健全的沧浪人,才向杀气腾腾的骷髅军团指挥官淡淡的道:“把他们赶下大海。”

原以为可以逃过一劫,残肢不全的沧浪百姓,在骷髅警察明晃晃的刺刀和“地狱犬”的威逼恫吓下,被成群结队的驱赶到了海边。

海滩上的屠杀仍在继续,那些铁了心为天皇致死效忠的帝国军民,似乎把这里当做了自己为国尽忠的墓地,任凭“罗刹军团”的修罗战士如何砍杀,就是拒不投降。

坐在马上的安东野大将军,眉头拧成了重重的结,只听安梓尘道:“老爸,我们耽搁的时间太久了,按照既定计划,我狼群拟定十天攻克八郡,现在我们比原计划超出了三天,单是这小小的‘海郡’,已经浪费了我们整整四天的时间,沧浪,这个民族可怕而又可敬。”

“商盟那边进展的如何?”安东野大将军不动声色的询问。

“‘天依商盟’的情况要好的多,原本即是当地驻军的商盟佣兵团在几乎没有多费力气就控制了名下的十三郡省,各地静观其变的金银二长老系商盟经理,在帝国军兵败的消息传开后,态度就理智的向天依小姐一方倾斜,除去少数顽固分子被驱逐,艾薇所带的五个佣兵团,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光复了商盟名下的十三郡省。”

“另据经营水路的‘飞鱼’‘刺血’两军团传回情报,帝国军海军大臣辰龙元帅,带着帝国舰队冒险冲击‘鬼见愁’大海峡,意图支援‘狼都’,遭到扼守大峡谷的商盟雇佣军拼死抵抗。”美艳绝伦的书记官安沐希道:“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又有一个安天依小姐出现在帝国海军背部,几乎摧毁了整个帝国舰队,辰龙元帅病重,帝国海军已在理惠公主的带领下,退回‘天京’本岛。”

“两个安天依------”安东野沉吟片刻,冷笑道:“这个丑、逼果然不简单。”

“有‘陆军之虎’之誉的帝国陆军大臣工藤武勋,现在正率领高达十二个国防军正规师团,借道‘沙国’,向我们后方人不解甲、马不卸鞍地急速前进,估计明晨前锋就会抵达‘老鹰谷’。”安梓尘颇为担忧地道:“筱攀和商盟的若霜姑姑万一不能阻击一个月,我们的计划就将全盘打乱了------”

“你要相信你的兄弟,不经历坎坷磨难的锻炼,就不会有成长;随着我们狼群的疆土不断扩大,将来你们兄弟都要独当一面的。”安东野轻咳道:“况且,筱攀背后还有一个巴赫呢。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幸而他不是我的敌人------”

随着最后一批顽抗到底的沧浪军民,倒在血红的浅滩海水里,带着同样疲惫和厌倦的修罗属下返回岸上的安缡生,虚弱的向上位者行了一个不是很标准的军礼,就来到在了沙滩上。

“小娆,扶缡生下去休息吧。”安东野大将军满意的点点头,道:“梓尘,替我约一下那位神秘的安天依小姐,越快越好。”

※※※※※※※※※※※※※※※※

“老鹰谷”。

麻吉是“天依自由商业联盟”设在漠北地区的连锁经营店总经理,他之所以堪堪三十岁就熬到了这个中等管理干部的位置,除了他本身的头脑清晰,手段圆滑之外,更重要的他本人也是商盟大权独揽的两大长老之一,金牙先生所器重的得意门徒。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金牙先生的熏陶下,阴沉狠毒,坚忍嫉恨几乎占据了麻吉的整个性格。狼群漠北作战时,曾经前后两次在“老鹰谷”寻衅滋事,最后一次更毫无顾忌的将商盟的店铺洗劫一空,这件事让麻吉经理一直耿耿于怀,及后,被他说动金牙先生远赴“花都”,向安东野兴师问罪,未料惊动了金牙先生和安东野的师尊天狼老人,金牙先生铩羽而归。

麻吉经理是一个嗅觉很灵敏的职场角色,在武藏皇室与商盟的裂痕越发明显的时候,他明锐的察觉到了政治危险信号,在金牙先生的授意下,他开始大力排挤清洗漠北地区倾向于盟主天依小姐的商盟中下级干部,为金牙主子的夺权行动磨刀霍霍,跃跃欲试。

但不久之后,国内噩耗传来,商盟盟主安天依小姐突然向董事会提出辞呈,就在长老派系的成员拍手相庆、瞪着一双双血红的贪婪眼珠准备争夺瓜分胜利果实的庆功会上,轰天巨响,安天依小姐一直暗中培植的“名花流”激进分子,用炸药摧毁了商盟总部大厦。

爆炸过程中,金牙先生的老搭档银瓶长老被炸成重伤,当时代表武藏皇室的“影刃族”八段高手石原太郎也被塌落的石梁砸断了一条腿,金牙先生不知所终,生死下落不明。

得到这个消息的麻吉经理,第一反应就是收拾好值钱的金银细软,带着三个小妾准备溜之大吉;但商盟佣兵团指挥官冷若霜的到来,不巧的打碎了麻吉经理的美梦。

没有经过太多的交涉,不善言谈、落寞孤寂的冷若霜,带着刚从“狼都”战场下来的杀气和硝烟,接收了“老鹰谷”的全部物资和布防;眼睁睁看着面前一切的发生,无能为力的麻吉和从女服务员发展到**的三个年轻小妾,只是在二十几个各色皮肤的商盟佣兵监控下,在心惊胆颤中等待着事情的变化。

在“老鹰谷”方圆百里一番实际地形考察后,冷若霜根据自己手上现有十个佣兵团的兵力,最大限度的布置了阵地划分和战力调配。即以半数的战力防御谷口的三道正面战壕,左右险要坡地各配置两个佣兵团,支援主阵地,最后一个佣兵团做为全军总预备队留守商盟连锁分店,并负责监视麻吉经理等长老系异端分子。

几乎就在商盟佣兵刚刚投入阵地,沧浪陆军大臣工藤武勋大元帅统领的帝国十二个国防师,就脚前脚后的,气势汹汹杀到。对于安东野,工藤武勋元帅几乎是恨之入骨的。先是自己视为珍宝的独生女儿美熏小姐,不知道被那小子灌了什么米汤,竟然假借留学之名,和另外两个丫头结伴离家出走,跟着这个小色魔私奔去了萨满;更让工藤武勋元帅震怒的是,他一直引以为傲,视若自己接班人的侄子工藤刚大公爵,竟也被安东野那小子以卑劣手段暗杀在酒会之上!

叔可忍婶子不能忍,带着满腔怒火扑奔而来的工藤武勋元帅,发誓要将某野抓来鞭尸凌迟,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是以,两军一见面,更本用不到多说废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杀将一处。

到了这个时候,失去理智的两支军队,就如同没有文明和克制的兽群一样,不需要什么战略战术,一方硬攻,一方死守,全凭牺牲的代价硬接硬的硬战。

近似疯狂的工藤武勋元帅,凌晨到达,人马不懈的就投进战场,他使用以团营为单位、连延不断的轮流向商盟的谷口阵地发起决死的冲击,使得第一天商盟佣兵团的伤亡率就达到了惊人的三分之一,帝国国防军的战力,果然恐怖到了极点!

冷若霜咬紧牙关,奋不顾身地鼓舞着佣兵们的士气,在接下来第二天的战斗里,两翼的四个佣兵团被帝国国防军的炮火打压,几乎伤亡近半,被迫放弃阵地,缩小防御区域,退回谷口;冷若霜只得把最后一个完整的预备佣兵团,提前投入战场。

“发给他们武器,上前战斗!”胳膊上中了流弹弹片的冷若霜,将麻吉经理和他的小妾及店员,都轰上了谷口阵地协助防守,总算支撑到了第三天。

当日,狼群骁将安筱攀率领“黑鹰军团”一部与中山、沃克、查尔斯三国联军五万人加入战场,从侧翼协防商盟阵地,战事进入白热化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