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16 童言有忌

屋子里一片寂静,安东野略有疲惫的按了按额首,声音低沉的道:“我不屑于多余的解释,就让时间来证明好了。一切,都请在册封大典之后再做评论吧。”

似乎暗含有特殊意思的话语让在场的两位少女猜测不定,房门轻启,少女安汐颜唯一的亲人,被扣留在“狼都”的王国继承人幼弟安殇颜,怯生生的出现在门口,姐弟重逢,自是不免抱头痛哭,声泪俱下。

跟在后面的三只小萝莉,表现出了不同的状态,安静懂事的大格格安雨珍触景生情,跟着偷偷抹泪;刁蛮任性的二格格安梓萌撇着小嘴,很蔑视的表情;年经尚幼、古灵精怪的小格格东张西望,一切还在状态外游走。

几个女孩儿里,大格格安雨珍最照顾安殇颜,小格格安雅沁与安殇颜玩得来,倒是有着公主病的二格格安梓萌,和有些贵族文弱娇气的安殇颜总合不来,吵吵闹闹已经是家常便饭。

羽訫笑道:“二格格,殇颜的公主姐姐来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上课撕殇颜的书、欺负他?”

“有个过了气、亡了国的公主姐姐,就很了不起吗?”安梓萌仰着小脸语出惊人的道:“等过几天安东野大姥爷做了皇帝,我陌然妈咪就是名副其实的长公主,我会怕她们?搞笑!”

小女孩儿说者无心,屋子里的人听着有意,几乎所有的人,都让安梓萌这句大逆不道的话语,惊得变了脸色,其中安东野的表情尤为难看吓人。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安梓萌,第一次感到害怕的往后推开了两步,躲在闻声赶来的妈咪安陌然和安沐希身后,伸出半张小脸,满满都是惊恐目光偷瞧着一向对她和颜悦色、宠爱有加的姥爷让她害怕的表情。

“哥哥,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大风刮去,小孩子嘛,您别生气,别生气。”尴尬紧张的气氛里,唯一一个稍敢说话的羽訫,干笑着出来打圆场。

“萌妞妞啊,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要是被传到京城,姥爷和我们大家都是要掉脑袋的啊。”安沐希半蹲着身姿,不无责怪的柔声责备道:“一顿打屁屁你是免不了的了,还不自己脱裤裤?”

“五姨姨,殇颜他们男生都在,人家羞羞啦。”安梓萌半是委屈,半是卖萌的道。

“陌然,你这个妈咪是怎么当的?!安氏家族几百条命,会被她一句话全体断送的你知不知道?!带她出去,好好管教她!”将怒火强行压下去,安东野声色俱厉的对长女喝斥道。

“是,爹地。”安陌然躬身深深一礼,低声向女儿道:“梓萌,跟妈咪到我书房来,我有话和你说。”

撅着小嘴的安梓萌,怀有余悸的看了脸色铁青的姥爷一眼,耷拉着小脑瓜跟在妈咪和姨娘身后出去了;见主人情绪不好,少女安汐颜只得在叮嘱了幼弟安殇颜好好读书、莫要和格格们吵架之类的话,忍痛强行掰开那稚嫩依赖的小手,与安禹晴一起,向狼王行礼告退。

关心某萌妞是否被打屁屁雨珍和雅沁,拉着还沉浸在姐姐离开他的悲伤情绪中的某姐姐控,偷偷溜出房间跑去隔壁书房偷窥。

安东野从抽屉中拿出一瓶酒,狠狠的灌上两口,这才觉得被孙女气得头疼似乎好受了一点,一只手冷不防的自一旁掠出,从准备再灌上两口的某野手上夺走了酒瓶。

“狼兄,最新的消息来了。”窗帘阴影里走出的亡灵地狱骑士骑士总帅下雨石,毫不在意主君杀人的眼神,迅速敏捷的将酒瓶抢在怀中;安东野瞪视着面前的家伙半晌,见对方没有返还的意思,不置可否的闭目倾听。

“沧浪的那个奴隶贩子也到了,就是老八陌晨和冷若寒军团长手底下那个漏网之鱼黑山商,这个家伙一进城就去了总督府,和姓孙的绿毛龟在密室里密谈了一柱香的功夫;他的部下,共计一千四百零七人进驻了第四号营区,完全在我们的预料和监视之中。”

“嗯。”安东野微微沉吟,好像在冥思着什么。

“这样一来,参加册封典仪的客人们差不多就到齐了。”阴影里的下雨石,兴奋莫名的状态,就像一个干旱异常见了鸡的嫖客,又像饥渴就要出鞘饮血的邪刀。

“不,北条武还没有到呢,在没见到他踪影之前,我们一切还高兴得太早。”安东野说出了心中的隐忧。

“狼兄放心,‘亡灵’就是将‘狼都’掘地三尺,也要将这个狡猾的准男爵挖出来。”下雨石的话语里,有着微量的耻辱感和浓浓的狠意。

“等一下。”准备离开的某石,被狼王的出言停下脚步:“把我的酒瓶留下来。”

“次奥!”下雨石临出门将两个字和酒瓶一起留在了主君的办公室。

正要继续享受唯一的喜好美酒的某野,刚一有动作,房门开启,安沐希娇丽傲挺的身姿晃现,做了亏心事的一方急忙辩解道:“我就是拿酒瓶出来闻一闻味道,我没想喝------”

忍住笑意,安沐希道:“小爸爸,大姐陌然教育了萌妞妞几句,那熊孩子牛脾气上来了,现在跪在您门前说要向您赔罪,任谁劝说也不起来。”

“让她就跪着,谁也不许去劝她,混帐东西!”余恨未消的安东野又添怒意,气呼呼的拍案喝道。

狼王的怒斥通过走廊,传到任性跪在地上的某萌妞耳朵里,小家伙越发觉着自己可怜委屈,任凭一旁的安雨珍一众人怎么怪规劝,也是不肯起来。

见到事情演化到这种田地,安陌然撩裙双膝一软,跪在了义女安梓萌左旁,向父亲的房间大声道:“爸爸,梓萌年纪小,不懂事,说错了话,是我这个做妈咪的教导无妨,督管不严,女儿愿以陪同梓萌一同受罚,向您请罪。”

房间里的安东野,狂躁的将办公桌案上的一堆办公用品,全数扫落地上,恼火的道:“真是什么娘亲教出什么女儿,你们愿意跪着就跪好了!”

房间内外,死一般的寂静,大家噤若寒蝉,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溜过去,外面安陌然母女楚楚可怜的跪地不起,里面的安东野面朝墙壁、背对着软语相求的安沐希也是不肯让步,父女爷三就这样僵持上了。

半柱香过后,年小的安梓萌双腿已经酸麻吃痛,但出身于“五沙城”奴隶看守所骨子里天生的倔犟血液,让她用尽力气挺直了幼小的身体躯干,紧紧抿着嘴唇,吭也不吭一声;看在眼里的安雨珍,小手一拉安雅沁和安殇颜,一起跪在了那母女身后,童声童语地道:“大姥爷,萌妞妞知道错了,您就原谅她这次吧。”

房间里依然没有反应,安东野硬是铁石心肠的没有转过身来,但心细如发的安沐希,已经发现父亲赢弱的背影身躯,已经有了轻微的颤动。

“请大将军王宽恕二格格。”执勤的“名花流”高手和“狼牙”死士,齐刷刷跪倒了整条走廊。见上位者始终不肯妥协,龙之介低声向跪在身旁的女伴道:“雪子,你去请羽訫姑娘过来。”

天生有语言障碍的哑女学生妹雪子点一下头,起身去不多时,将正在辅助下雨石收集北条武情报的暗黑骑士总帅急火火拉了过来;后者看着满地矮了半截的人群,先是吃了一惊,向安沐希低声问明缘由,来到兄长身后,半是玩笑半是责怪的道:“门牙哥哥,丫头知道,你心里是早已经原谅了萌妞妞的,就是面子上挂不住,不愿意主动示好对不对?你心里是一直很疼梓萌的,小孩子难免会犯错误,你就不看僧面看佛面,原谅孩子一次吧。”

安东野缓缓转过早已僵硬的身形,众人惊讶的发现,那张写满失望和疼惜的脸颊上,隐隐有着眼泪湿痕;见事有缓机,羽訫趁热打铁道:“怎么?难不成门牙哥哥是还想让丫头不顾这张‘老脸’,和孩子一起跪求您老人家原谅?”

“少来啦!”破涕为笑的安东野扶起作势欲跪的羽訫,向门外吐口道:“叫陌然带着熊孩子们都起来吧,一大群人堵在那儿,让外人看见了、成何体统?”

门外的安陌然和安梓萌等人相视而喜,纷纷站起来,两位“主凶”大手拉着小手,既得意又羞涩,又带着些许惧怕的挪步挨近直直瞪着自己的某野,等候发落。

审视了母女俩半晌,安东野气极反笑的道:“行啊你们娘两?学会逼宫了哈?”

安陌然牵着女儿的小手,低头羞笑不语;就听父亲又道:“今天的事,先这样吧。回头陌然去向你小娆妹妹要去压惊的药,萌妞妞这孩子脸色不好,像是被我刚才吓到了。”

“是,老爸。”安陌然礼道。

“姥爷,萌妞妞错了。”安梓萌深深地感到了内疚和歉意。

安东野慈爱的抚摸着梓萌的头,深有感触的道:“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