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23 好戏开锣

今天对于东北大陆历史,绝对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在初立后的东北,历经过十数年战火的劫难,关东人们迫切希望的“好日子”终于到来。尽管就事件本身而言,对于无法做出选择的关东民众们,他们没有任何值得喜悦的地方。但民众的想法一点都不重要,关东总督府所辖下的各级官员以极大的热情主导着典仪的进行。

列席者皆为关东重量级人物,首推者自然为教皇亲自委派的孙亚斌侯爵阁下,这位目前也将是以后这块关东大地上位列于众人之上的总督大人,携肥嫩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在高阶教士的引领下,首先步入“册封大典”的会场。

关东众臣群僚恭敬的低下头颅,向至高无上的百叶沐风陛下在关东的代理人行礼致意。即使是在这位总督孙亚斌大人极力掩饰过的神情上,混合了得意与筹躇满志的喜悦还是隐约可见。

某总督大人的确有喜悦的资格,他所提出的“使用安抚的手段将关东各地豪强收于教廷冶下”的方案,为关东地方带来了安定,只凭这份功绩就足以与某野的军功相抗衡了,只懂得枪杆和刺刀的任意妄为小子,又怎么能真正了解所谓政冶的本质,这注定了他的失败。

“狼都”城的中央广场经过了顾晓刀顾二公子旗下专业土木工程队的整理,在战争时期由骷髅武装警察领袖所留下的种种“标志”性木制刑具被一一拆除,残留有血腥痕迹的石板亦更换一新,原本在广场四周的民居全部征用,以拆毁外墙后的砖块添充修缮,宛如留有入口的不规则圆圈,洁白的壁面上装点了无数庆典的装饰品,恢弘而有气氛。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顾晓刀顾二公子的工程部队,只用了一个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将那原本不大的“点将台”改建成基础建筑三倍以上的正式“观礼台”,就将在这里,由教廷萨满教教团的高阶教士,将代表百叶沐风陛下,主持一百五十六名新任关东省长郡守以及驻军司令的赐封,而仅仅还只是一两个月以前,这些人还都是拥兵自重,破坏教廷关东新领土安定的违法乱纪首脑骨干分子。

“大将军王怎么还没有到?”坐在“观礼台”的人群里的安禹晴,隐约感到不安的问身旁的同伴。

“不知怎么,我总感觉今天的会场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说哪里不妥------”深思中的少女安汐颜,目光落在了广场上的将兵身上。

今天负责广场警卫的二千名士兵并非狼群的正规军,即使是同样身穿着教廷的制式军服,但这些临时成军,自由散漫的前私兵、盗贼和佣兵的混合队伍,显然早已忍受不住,能够保持队形已经是他们最大的努力了。

关东近六百余人的大大小小官员们,在广场内内带有各自官衔名讳的预定位置上按顺序坐下。少女安汐颜仔细观察,隐然可发现这个庞大的官僚体系和将官阵营的群体中,原罗刹归顺官员的人数最少,在其最大的保护者、大将军王安东野于政冶上的失利后,阿瑟、亚斯特洛等修罗降官的作用也只能体现在初期的不稳定中,除留下少数服从的人员,某野留任的官员基本被“总督府”予以清退;

“天依商盟”出仕关东新政权的官员人数也只是占不到两成,除了冷若霜与艾薇被分别提名“天依海港”郡守和驻军将领外,其余都是些位置无关紧要的芝麻绿豆小官,这还是新任总督孙亚斌大人不敢忽视商盟经济在未来辖区的作用力、而做出一个小小的表面让步;

人数最多的还是跟随总督孙亚斌侯爵出仕关东的帝都派系官员,他们志得意满的占据着关东最有实权部门和最有利益的高位,在清除了军方对关东最大影晌者的代表人物安东野之后,未来的关东将是他们这些庙堂仓鼠的掌中之物;

最后落入少女安汐颜眼帘的是,即将加入关东统冶阶层并升格为教廷重臣的诸位豪强新贵们,身为今日“册封大典”主角的众人中,每一个都是不可小视的人物。

这些高低贵贱混杂、黑白丑俊不等的新贵人群中,原“风翼王国”的大贵族,领有大片的土地而被称为“土皇帝”的“安乐侯”韩朝安,眯着一双桃花眼,正与邻座的人口贩子兼佣兵头子黑山商低声交谈,不要以为这两位有什么好交情,现在只不过是为彼此的利益短暂的联合在一起而已;两人都已经得到总督孙亚斌本人的许诺,不仅是原有的领地仍然归于冶下、更要被赐封为一省首长,享有半独立自治的权利,除了名义上服从教廷和“总督府”的领导,以及每年向萨满政府交纳一定数额的税金外,两人几乎可以在自己的领地建立一个专属于本人的“小王国”,也过上一把三宫六院、称孤道寡的暗瘾。

人口贩子兼佣兵头子黑山商肆无忌惮的大笑,在一众人中格外显眼,这个出身沧浪本岛黑帮家族的继承者,在“沧浪帝国”军兵败后,他指挥着自已的“黑衣社”私兵团一时溃退不及,只得避开狼群主力的锋芒等待时机。此人也是第一个表示向教廷臣服的地方势力,为了酬谢这份忠诚,总督大人孙亚斌侯爵慷慨的许诺给予行省省长一位,其麾下双手沾满血腥的黑衣奴隶贩子,也正式改编为行省警备部队。

在少女安汐颜所落座的“观礼台”上,做为关东总督府开府建立后的第一件大事件,此次的典仪孙亚斌侯爵也邀请到数十位身份尊贵的客人列席观礼。

原“风翼王国”长公主殿下与其随行的武官安禹晴,是在众人毫不掩饰的议论及称不上友善的眼神中落座在位置最前的座席的,一名王族成员的出席,自然而然地使整个典仪的格调上无形之中提高了不少。

风翼自治特区,这个名义上的傀儡、实际上拥有着与其名义毫不相符的自主权力,当那位即将离开关东的年轻狼王以强大的意志和武力支配关东之时,没有人敢于对他所提出的方案表达相反的意见;但随着安东野本人在政治博弈战场的失势,“总督府”已然开始考虑这一统冶方案是否完全符合教廷的利益。

稍有政治头脑的人,都会清楚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过快的并吞一个主权王国,对于一个尚处于成长期的新政府而言或许确实弊大于利;但风翼自冶特区目前所拥有的自主权力显然过甚了,针对于其中的产生的奥妙,“总督府”往帝都“花都”发出的最新简报中,即有关于弹劾“某人”在这一决策中,贪恋旧“风翼王国”安汐颜、安琪儿两位王女美色,而徇私有误而损害教廷利益的污蔑性奏报。

少女安汐颜周围观礼嘉宾所引发的大部分议论,无外乎是以“总督府”恶意散发的谣传,说什么安汐颜和安琪儿姐妹为保住旧国和身家性命,主动献身于某“大将军王”、三人同床*,苟且群欢之类的流言。

暂且不去理会中伤自己姐妹的不好议论,少女安汐颜向邻座一位在贵宾席位上起身致意的宾客还礼,无可挑剔的礼节和恰到好处的表情变化,都显示了少女是习惯于面对王室贵族中人的。颇有绅士风度的这一位正是被邀请观礼的另一名贵宾,“修罗帝国”首都“修罗城”哈斯特市长,这位把自己亲生女儿黛芙妮小姐从其情人、年轻有为的毗琉璃身边夺走,并送到留博叉王子怀抱的势利小人,此次做为观礼嘉宾,更大的目的是奉主子之命,与萨满关东政府达成军事同盟,尽快解决其国内面临的巨大压力,在安东野大将军王强硬的态度面前失利下,逗留“狼都”的哈斯特市长大人,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角逐权力胜利之后的孙亚彬侯爵这个筹码上了。为此,为了圆满完成任务的市长阁下,接受了总督侯爷的邀请留下观礼。

出于过去修罗人给自己姐弟有过的无私帮助,短暂的礼节交谈后是即定的沉默,少女安汐颜此时所思虑的唯一一件事情,是失去“那个男人”的庇护后、她的国家会怎么样?

与此同时少女的心中,还有另一种疑虑,“那个男人”真的会老老实实的接受失败的命运吗?

值得安汐颜留心的是,做为“百叶皇朝”的权威代表,派驻“狼都”中央调查工作组的八大成员,在这个重要的场合,只出现了顾晓刀一位,其他的七位踪影全无。

总督孙亚斌大人已经进入会场,向到场的唯一中央代表、正在把玩手里一把精致小刀的顾晓刀似笑非笑的道:“顾二公子,册封仪式可以开始了吧?”

少女安汐颜心头大呼:“安东野,你怎么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