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28 美丽的呕吐

“一个不留,杀!”冰冷的死亡气息,自安东野大将军王得牙齿缝隙间迸出!

“遵命,大将军王殿下。”高高瘦瘦,一身教士长袍的“亡灵”地狱骑士总帅下雨石,卸下粘在脸上的八字胡,一把扯掉掩饰的衣服,嗜血的眼神如盯中猎物的野兽一般绽发光芒。

伤重失血过多导致气虚无力的安东野,依靠着浅野结衣和吉勇千代两名美妾支撑,转过的了身体,以亡灵杀手和暗黑骑士所构成的防线,将主君与血肉横飞的屠宰场一分为二。

在这狭小的安全地域,苍白了脸色的商盟盟主安天依小姐愤怒的质问道:“安东野,你早就计划好,是吗?你甚至于用我来作为诱饵,是吗?”

“有一点需要更正,亲爱的妞儿,是用‘我们’来作诱饵。”安东野用目光下意识的指了指背后的伤创,平静的道:“其实我早就怀疑到我们的对头在龙之介和雪子这两个小家伙身上动了手脚,我之所以没有点破、甘冒其险,就是让孙亚斌一干人误认为我毫无防备,结果,我们赢了。”

“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能提前和我商量一下吗?再怎么说,本盟主也是你安东野名义上未过门的妻子。”某依余气未消的道。

城内唯一的正规军战力直属近卫军团,在安小宇的调度下,已经开始投入战斗。那些被阿瑟和亚斯特洛动员起来的修罗勇武市民们也应该很清楚,守护城市也需要他们的努力和付出。再加上安汐颜、安禹晴的风翼战士,狼群实际上聚集了三倍以上的战力,在场面上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了对方。

“还是停止无意义的争吵的吧,亲爱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着我们处置呢。”看着强忍呕吐感而涨红脸庞的未婚妻,一脸痞笑的安东野提出更实际的问题。

“教廷中央和你的幼稚鬼教皇朋友,会放过你这种大逆不道的叛乱行为吗?”安天依忍住过于激动所要引发的干呕。

“那要看百叶沐风和那三位大人,对这里的情况了解多少了?”顺着安东野的眼神视线,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总督大人孙亚斌侯爵,已被乱军踩为肉泥;圆滚尖叫的总督夫人宋海芬、以及怀抱着侯爵家小小姐的乳娘连同她怀里的婴儿,也被机枪喷射的火弹,打成了筛子,倒在血泊尸群中。

“或许如你所愿,真实的情况永远或者说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不会出现在那三位大人的办公桌上;可是你要知道,纸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要考虑清楚,早作打算。”安天依顿了顿,继续道:“还有,这么多的官员同一时间出了意外,你准备用什么人来补充他们的位置?一个政府机构,同时大部分职能部门的主官出缺,这极有可能造成整个关东秩序大瘫痪,损失代价是无可估量的。”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彩虹绚丽夺目,“亡灵”邪帅下雨石将手一招,那颗七彩雨石划空而过,服饰华丽的“安乐侯”韩朝安,鲜血狂喷的仰身倒在这片多彩光芒之中。

“妞儿的商盟属下不是有许多人才吗?另外,爷也会从其它的渠道选拔人才来填补这些位置。”目注会场混战的安东野,胸有成竹的道。

与军队里百战磨砺才会出一位军事将领的道理相同,政场上久经事历的文职官员也不是一朝一夕即可凭空变出的。深明此理的安天依也不好深问,换了个话题道:“最后的问题,你杀了这些人,他们的分散在各地的部下可不会善罢甘休,你有想过吗?”

“失去了首领,余下的小喽罗不过只是些乌合之众。老老实实听话的我可以留他们一条性命,至于那些不想沟通的家伙嘛------”安东野轻描谈写的继续说道:“我会用任何敢于阻碍我的敌人尸体来点缀关东公路的两侧,当然,在那之前我会先剥了他们的皮!”

场中惨嚎突起,被羽訫“黑火焰”暗黑术打中的黑山商,带着身体和头发上燃烧的火苗和焦肯的气味,左突右奔,试图逃离羽訫的火焰追击;倏地,一直端坐在观礼席上的顾晓刀顾二公子,双指一弹,手中的小刀急电也似的飞射而出!

燃烧着狂奔中的黑山商只觉心口一麻,背后一痛。“夺”地一声,刀钉入背后隔七尺远的柱子之中,刀柄兀自顾晃,刀不沾血。

黑山商一低头才蓦地发现自己的心口穿了一个洞,正在汩汩流血,他这才醒悟那一刀是自他身体穿过去的。

他念及此,双手用力抓住桌沿,以致那么坚固的上好檀木桌子,也发出裂裂之声,而桌上的茶杯茶盏,也在震动中互相碰击着,他抖哆着的声音,也在嘶响着道:“姓顾的,你------为什么------”

顾晓刀充满惋惜的看着他,遗憾的道,“我也没有法子,你们‘黑衣社’黑山家这个大陆排名最末的入围财阀,早就应该给我们西楼顾家让让位置了。”

黑山商哑声道:“我父亲黑山满和我的两个弟弟是不会放过你们——”语音骤然而止,咯喀两声,檀木给他抓裂两块,捏在手里,紧紧不放,人也“噗”地滑下,终于仆倒毙命。

关东诸侯纷纷毙命,他们冲进会场的亲兵私卫们,在狼群暗兵强大的火力下死伤枕藉,一败涂地。

幽东高大的身躯,自“观礼台”的夹层里,抱着重机枪直起身来,大呼:“狼群赢了!狼王万岁!”

“狼王万岁!!!”

成千上万的呼喊声中,伤重虚弱的大将军王安东野咬着牙关迎风而立,挥手向欢呼的人群含笑致意,笑容里充满了疲惫和落寞。

安天依这个时候,终于美丽的呕吐了出来。

※※※※※※※※※※※※※※※※

“事已至此,诸位爱卿,你们拿个主意吧?”百叶沐风毫无精神的靠在教皇宝座上,如同一个久病未愈的存在,一夜之间,这位年轻的陛下,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被朱公公召进私殿的三位权臣相互看了看,军务大臣唐恕首先发言:“陛下,‘狼都’方面的奏报还没有呈上来,目前一切还都是夏柒兮姑娘的推测,仆臣以为不得为准。”

“话虽如此,但不得不防。”老成持重的政务大臣纳兰若初反对道:“仆臣建议,火速派警察本部参谋长安小洁中、将,率领秘密警察第一纵队,赶往‘天狼关’驻守增援,以策万全。”

“准。”上位者有气无力的发出一个回应。

“陛下,近日帝都风言风语,说什么‘安东野乃元帅大人早年为郡守时与侍女所出的不名誉私生子’之类的谣言,更有传言说‘安东野与一沙族寡妇生有一女现就藏匿于元帅府中’,三人成虎,人言可畏;仆臣以为,对于此事的处理上,唐大人还是避一些嫌疑的好。”内务大臣元北顾如蛇的眼睛,在同僚的身上转动了两下,阴测测地道。

“元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恕元帅心虚之下,愤怒的质问道;被质问的一方“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在此国难当头,两位大人切莫再意气用事了!”三人中的“老大哥”纳兰若初枢密大主教,用兄长的身份和严厉的口气压制着两个不听话的“小弟”,自幼在纳兰维系下走到今天地位的唐、元二人,见老大动了真怒,也就双双低头不言语了。

“朕闻元帅近些事时日操持军务,甚是劳苦,这让朕心里一直深感不安。”百叶沐风微一沉吟道:“不如这样,朕就许唐爱卿一个长假,在家好好休养一段时日,也好腾出时间好好陪一下冷落太久的家人,不知爱卿意下如何啊?”

心中虽是清楚的明白教皇已经对自己产生怀疑、有意消减自己的兵权,军务大臣唐恕元帅还是依照礼仪恭恭敬敬的跪礼谢恩道:“仆臣唐恕叩谢陛下体恤天恩,万岁,万岁,万万岁!”直起身来,不无怨恨的盯视了一眼满面阴笑、洋洋自得某警察头子。

“唐爱卿因病不能视事,军务省的事,纳兰大人就多费心了。”显然相对于阴险狡诈的元北顾,年轻的教皇更愿意相信忠诚度较高的纳兰若初。

“仆臣定当全力而为,不负圣命。”白发苍苍,五官威严的纳兰大人凛然受命。

对于和自己有裙带亲属关系的“舅兄”接替自己的职务,唐恕元帅总算舒了一口气;相反意愿落空的元北顾大感失望之余,上前一步奏请道:“仆臣现已查明,京城中‘凉城客栈’,实为安东野之流设在帝都的眼线,请陛下下旨查封严办!”

“准。”百叶沐风当即准奏。

退在角落里的小姑娘夏柒兮,暗暗摇头心道:“等你们这群猪想到,黄瓜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