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35 密谍

浓云密布,狂风骤起。八月花都,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沙尘暴。

帝都九城尽皆笼罩在黑黄狂风之中,漫天席卷,风啸怒吼,有若狂涛怪潮,飞沙走石之势,直若摧毁天地万物。

大街小巷,行人罕见,贫民所搭凉棚被狂风拔地而起,杂物乱飞;街头树木刮断的不计其数,一排排根基浅薄的民舍,几乎尽数被风刮倒,让惶惶不安的花都百姓们,总感觉着帝都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

可就在这个糟糕透顶的恶劣天气里,却有一个人冒着迎面的风沙,穿行在帝都的大街小巷中。

文四身上披着密不透风的大斗篷,风帽之外加套防风脖套,连暴露在外的一双细眼,也戴上了一付又宽又大的防风眼镜,全身上下全部包得如同木乃伊般严严实实,使得肆虐的风沙也无计可施。

自月初起,大风自东北方向扑入花都,飞沙扬尘,昏尘蔽天,彻夜不止,此后日夜便风声大作,一口气连刮了十多天。

因为接连半月每日风沙蔽天,白昼如夜,房屋倾倒,树木摧折,城外田禾尽毁,城中居民家家户户都关门闭户,轻易不肯外出,不但皇家亲卫军的巡查骑士不见踪影,就连内务府、玄武卫的秘密警察和大内密探们也销声匿迹,这倒大大方便了文四在花都的秘密活动,不用太过顾忌被教廷耳目发现行踪。

文四是地道的京都人氏,生于斯、长于斯,因此,他在迷宫一般的胡同巷道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沙尘暴中鬼魅般穿行绕走,几乎是纯凭着记忆,不假思索的飞奔快进,扑面的风沙并不能明显影响到他的速度,而简直和晚上没有什么分别的昏暗天色,也给了他最好的掩护。

他刚刚在胡同巷附近的一处宅院中,单独和一个男妓秋官接头完毕,取得了一个至关紧要的线报,此时正急急赶赴一个秘密约会地点,一个非同小可的大人物在该处候面。

文四本人并没有宠男之癖,那个男妓秋官不过是文四旧日亲自掌握的眼线之一,文四可通过这个男妓,随时监视掌握到两位达官显贵的动向,这二人一位是“司礼监”副总管黑公公,一位则是司职“军务省”副大臣的王四狗,这两人虽然都是副手,却都掌有相当实权,都是大有用处的人物。

黑公公虽是个太监,不能行女色之道,但对男妓娈童却情有独钟,出手也相当阔绰;王四狗是王夏家族的重要成员之一,对那位相貌清秀的男妓娈童秋官迷恋成痴,几乎一下班就跑到巷子里与其厮混,在秋官身上花的钱财不计其数。

一次因为争风吃醋,王四狗更与不期撞上的买欢常客黑公公不惜大打出手,两个秋官的恩客,一个打坏了鼻梁骨,一个掉了两颗门牙,最后秋官出面讲和,答应每月各陪二人半月,平等对待,两个扭打作一团的家伙才算罢手,也为花都百姓茶余饭后平添了一段笑话。

文四到花都不久,就通过秋官拿住了这黑公公和王四狗的把柄,又以色诱、胁迫和金钱收买等种种手段,暗中挟制了这两人,令这两位达官显贵甘愿为自己效力。

但文四明白,越是处于高官位置的眼线间谍,越是不能随便动用,高级间谍眼线必须小心地控制和使用,这才具有与其身份相符合的价值。

经常动用这一类地位较高的眼线,首先容易使其暴露,降低其使用价值;其次不利于有效控制,这些高级眼线出于对自身安全的忧虑,逼得太紧极有狗急跳墙的可能,反噬一口也说不定;再则不利于安抚控制这类高级眼线的情绪,可能会使得他们在某些任务中,因为急噪和不冷静,导致关键时刻的功败垂成。这些都是需要文四所深思熟虑、尽量避免的。

当然也不能一直搁置不用,也需要不时的让他们办一些不引人注目,无伤大雅的事情,以作必要铺垫,让他们习惯于这种秘密眼线的生涯,譬如让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文四的手下誉抄教廷的机密档案和皇室重要成员的生活起居等类的工作。

非但如此,文四为安全计,仍然需要通过种种方法密切监视这两位显贵的动向,防止他们反水出卖自己。比如百叶皇朝中无论贵贱贫富,喜好男风之人比比皆是,在皇朝贵族和教士中,有男风之癖者不乏其人,风俗若此,时人亦并不以为怪,尽皆视为平常事;黑公公和王四狗这两位达官显贵亦不能免俗,都有喜好男风的龙阳之癖,自是着了秋官的摆布。

像秋官这些外围的眼线,因为皆是半路出家,并不专精窥探之道,只能负起监视之责,但仍然需要经常指点他们要注意哪些事项,窥探哪些动静,技巧的套问哪些消息,并且要切实注意他们情绪的波动和感情变化,疏导安抚,以免坏事。

接手狼群“暗部”以来,督导和监控外围眼线的活动这一非常枯燥繁琐的工作,就成了文四的重要职司之一。

今日的风沙格外的大,以文四的武技身手,视线都难及于三步之外,如果不是熟悉街巷道路,说不定撞在墙上搞得鼻青脸肿也是有可能的。

昏黑的天色中一幢庭院隐隐绰绰地出现在眼前,文四毫不迟疑的拔地跃起,看似微胖的身形,宛如狸猫一般轻灵无声,落足于庭院之中,这是一处被教廷抄没的京官宅院,因为久无人住,早已破败不堪。

文四毫不停留,迅捷无比的穿房过户,转瞬之间又从这宅院的另外一个方向离去,如果身后有跟踪者的话,在花时间寻找踪迹的时候,他已经走得远了。

在又穿越几个住人或不住人的房舍之后,文四确信再没有人可以在这种恶劣天气中追踪到自己,才开始向目的地赶去。

文四刚掠进一个胡同街口,风沙中突然闪电破出一条长鞭,宛如毒蛇一般,向着喉咙疾噬而来,猛烈的狂风也掩盖不住那破空锐啸,劲厉无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