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44 练兵

这些女教姑吃安东野一喝,齐齐娇躯一震,这才收起嬉闹之色。唯有苟玲仗着有教皇宠幸,出列戟指嚷道:“放肆!我们姐妹都是陛下宠幸过的人,乃居然辱骂我们姐妹‘贱货’?简直是尊卑不分,罪该万死!”

妹妹苟青助威道:“陛下心情好,让你领个陪我们姐妹玩耍开心的美差,你这粗人倒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来着,莫要忘了你这奴才的身份!”

“就是,就是!”“吹胡子瞪眼的,吓唬谁啊?!”有了苟氏姐妹出面领头,一干女教姑纷纷叫嚷起来,场面一度难看。

也不见安东野如何生气,只沉声去问一旁侍候的“白虎卫”断事官道:“断事官,藐视教官、干扰训练、鼓噪同伍,按军律该当如何?”

断事官挺起胸膛,大声回答道:“报告总教官,按军律三罪并罚,杖责五十。”

这断事官嗓门极大,话一出口,整个西大厅的人都听得真切,刚才还满脸不屑嘲冷的女教姑们,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苟氏姐妹面面相觑,乃姐苟玲色厉内荏的喊道:“安东野你这狗才,你敢------”

“执行军纪!”安东野霹雳也似的一声断喝,打断了苟玲的叫嚣声,台下左右两旁的执法士兵,稍一迟疑,就如狼似虎的扑过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将教皇的两位美人拖倒在地,就在苟氏姐妹的大呼小叫之中,几位五大三粗的执法士兵,粗鲁的扒开苟氏姐妹穿在里面的黑丝,拳头粗细的军杖带着风声,雨点似的落在那两个白花花、翘鼓鼓的大屁股上。

苟氏姐妹哀号连天,使得一旁的女教姑吓得花容失色,纷纷闭上眼睛不敢观看。高高坐在检阅台上的安东野,面目阴沉地盯着下面两坨皮开肉绽的尊臀,心里一阵原始狂野的邪念,像一头猛兽般横冲直撞。

“------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五十。报告总教官,苟家姐妹受罚刑毕!”断事官监刑礼道。大家再去看那苟氏姐妹,早已吃痛不过,双双在哀嚎咒骂声中昏厥过去。

“把她们抬下去处理伤口,其他人继续训练。”安东野声音严厉的喝令,身后“白虎卫”军士当下放起下操号炮,擂鼓吹角,声势惊人!

震耳欲聋的号炮轰轰爆响,威武雄浑的鼓角突如其来,唬得这帮女教姑都站在原地不敢动了,一时呆若木鸡,甚至有的胆小者惊呼失声、抱成一团者,这时她们才有所醒悟,自己可不是来这里嬉戏玩耍的,而是来此听候台上那个铁面教官调遣,操练演武的。

安东野再一挥手,鼓角立时齐停,整个西大厅突然又沉寂安静得仿佛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的声响都可以听见,“嚯”地一声,一身戎装的安东野猛然起身,炯炯有神的一双虎目,冷电一般扫过全场,久在深宫教堂的女教姑,哪里见过这等凌厉森冷的目光,只感觉高台之上那教官,双目精光如电,气势如山,令人不敢喘口大气。

“现在开始唱名点卯,点到名的要应声出列,高声应答!都听到了吗?”安东野宛如金铁交鸣一般的声音传遍全场。

场中立时此起彼伏,一片乱糟糟的应答声。

“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贱货!大声些!老子没听见!”安东野暴吼道。

第二番应答声变得整齐和响亮了许多,安东野满意地点点头,又喝道:“记住!你们都是贱货,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这下的回答,就更加整齐划一了。

“大声告诉老子,你们是什么?”安东野把手掌半拢耳边。

“我们都是贱货!”这些女教姑,长年在规矩森严的大内禁宫和大教堂侍侯执役,察言观色和遵守规矩已经成为她们的生存本能,根本不用安东野挑明,她们就已经明白这时该异口同声大声承认自己是贱货!

安东野吩咐左右的“白虎卫”掌令官,按照花名册大声唱名,在声闻全场的唱名声中和雷安东野锐利的目光注视下,一个一个女教姑应声出列。

唱名时,每一个女教姑应声出列,唱名的军士都会很注意的看一下安东野的左手手势,按照大将军王的事先吩咐,如果他左手握拳,则出列的女教姑站到大厅左边;如果左手不握拳,则出列的女教姑站到大厅的右边,因此当负责唱名的“白虎卫”军士看到安东野左手握拳,就会马上在唱名之后,指示出列的女弟子站到左边;反之亦然,白虎侍卫会指示出列的女弟子站到右边。

只一会儿功夫,唱名点卯已经结束,加上简单处理完屁股杖伤忍痛归队继续训练的苟氏姐妹,厅左左边站了五位女萨满,对面则是四百九十五位女教姑。

做为“暗黑魔界”唯一的继承者,瞬时记忆,直觉洞察,都是至关紧要的能力,安东野在刚才那些女萨满教姑互相嬉闹时,已经全力以赴的默运心神,把诸女之中略具了领袖潜质的五人、身形相貌声音一一强记了下来,然后再通过刚才的唱名点卯,将这五名女教姑一一挑选出来,任命这五名女教姑为百夫长,每人统管九十九名小伙伴,以构成今天操练军阵的主要骨架。

五名被甄选出来的百夫长,除了前*师*前得意的入室女弟子苟玲、苟青姐妹外,还有三个有些肤浅灵力道行根基的女教姑。

稍停之后,安东野既命人将那苟氏姐妹等五人唤到检阅台前,宣布任命她们为百夫长,然后命令她们在一通鼓响的时间内,各自去挑选召集好自己的九十九名部下。

于是在咚咚的鼓声中,大厅又变得乱轰轰起来,不过很快的就恢复了平静,每一位百夫长都挑好了自己的部下,拥有了九十九名下属,而安东野也授权五名新鲜出炉的百夫长,再从自己的九十九名部下里挑选出十位她们认为个人能力比较突出的姐妹,担任十夫长,管辖另外的九个女兵,从而这五百名女萨满便分成了五个百人队并五十个十人队,基本的编制架构便因此而成形。

随着安东野一声令下,二十几名从内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神蛇等各卫和皇家亲卫军借调过来的老兵、总管、牢头、侍卫等临时充任的“教官”,便把五队女兵分别带开,重新唱名点卯,宣讲由总教官安东野选定的军纪军法军令,凡是与会操演武之际的阵势进退无甚关联的,都一概避而不讲,重点是让她们经过一日的操练,就能够在教场上布演攻防阵势,擂鼓而进,鸣金而退,辩识旗号,聆听画角,做到令行禁止就可;虽然这样的花架子,遇上稍微有点战斗力的敌军都会一触即溃,但用作应付幼稚鬼教皇百叶沐风陛下的检阅,糊弄表面功夫却绝对够了。

有了苟氏姐妹的屁股开花立威,接下来的训练就简单顺利了许多,操练女军,不过是前后左右,轮番进退,按照常见的几个阵势,各走一遍,顺带着摇旗呐喊,挥舞刀枪,以助声势而已。

歪坐在高台椅子里的安东野,一会儿偷瞄瞄训练场上姐姐苟玲的圆滚的屁股、一会儿直看看妹妹苟青高耸的胸脯,脑袋瓜子里各种意**不看的画面,心里更冒出了一个个坏坏的念头,然后,自己都难为情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