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65 探秘

走下火车所呼吸的第一口空气令浅野秀树总站阁下皱起了眉头,那是一股浓厚的机械和机油还有其他什么说不出来混合的气味。若非欢迎队列里的沙狸小姐已经走上前来,他已经要忍不住拿出手帕来挡住口鼻。

“欢迎您来到‘狼堡’做客,浅野先生。”有着异域风情的王朝礼务女大臣,落落大方而不失热情洋溢的伸出手来。

“感谢芳驾的接待。”客人目光落在沙狸身后一位容色清丽、超凡脱俗,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身上,那拥有着沧浪吸血鬼家族和沙族火狐双重血统的混血女孩儿,与沙狸有着几分相似,想必是传说中大将军王殿下最最宠爱的十七公主安槿恋了。

“爹地——”女儿浅野结衣的一声娇嫩的欢呼,打断了父亲的思路,就见穿着普通粗布衣裳、柔美轻熟的女儿,像只乳燕似的的扑到了父亲怀里。

没有多多的责备,父亲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臻首,眼含热泪的道:“好了、好了,现在我的结衣怎么说也是一位尊贵的王妃了,不要哭哭啼啼的失了身份,让人笑话我们浅野家出来的小姐没有教养------”

“爹地——”女儿破涕为笑,撒娇也似的道:“妈咪身体可好些了吗?小弟又该长高了吧?”

“妈咪的病大好了,就是每日惦记着结衣。”浅野秀树忍耐住激动的情绪,用手比量了一下,故作开心的道:“正雄快毕业了,比爹地都高出这么一大截呢。”

“嗯嗯,等王的病痊愈了,女儿就向王告假,回‘天京’看望妈咪和小弟。”浅野结衣真情流露的牵着父亲的手道。

“看来那个人真的是病重得厉害了------”从女儿无意的话语中得到的结论,转化成内心的想法后,浅野秀树和蔼的端详着女儿,道:“怎么样?宝贝儿,在‘狼都’生活的好习惯吗?好像瘦了些啊------怎么搞的?你家大将军王殿下也太穷了吧,就给他的王妃们穿这种廉价的麻布衣裳嘛,太没王室体面了------”

“爹地啊,现在是建国初期,关东大战方歇,百废待兴,百姓艰难,王本身自己也是粗茶淡饭、节衣缩食,我们这些身边的妻女宫人,自然也要代表王族,向百官做出一个榜样,简朴自足,与王国军民同甘共苦,齐渡难关。”浅野结衣笑着安慰父亲道。

“浅野先生,大将军王殿下还在等候着您呢?”沙狸礼貌的提醒客人道。

“哦,大将军王殿下要亲自召见我们吗?”不能责怪客人们的惊奇,因为种种的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年青的王在立朝之后,已经有两个多月不在任何公开场合露面了,仅有的数次接见或出席宴会时的精神状态都明显不佳,根据不被证实的小道消息,这位靠着服食毒品维持生命的王者,健康状况十分糟糕。虽然说,安东野身体不好的情况是早已为众人所知晓的。

“不错,本应是由西王后安天依娘娘来接待各位的,但西后昨晚就因为公事离开了‘狼堡’。因此,大将军殿下决意亲自接待诸位。”沙狸道。

——“金元帝国”无冕女王安天依!

“天依自由商业联盟”盟主安天依,不仅在大陆战史上最大的赌博中,保全自身的地位和财阀的基业,更借由与大将军王安东野的合作使商盟的整体实力跃上新的台阶。不仅天依小姐本人成为王的女人,商盟更在王国的各个新兴工业工厂里还占有大量的利益份额。

一位王者,身边各类角色的女人多不胜数,但绝对不逊色于强国君主声名的安天依,绝对是最有实力的一个!

做为一个资深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浅野秀树可以从最细微的地方了解任何一座城市统冶者施政的优劣。坦白说,无论是何种的仁政或是善政,其最基本的要求即是不能让治下的子民挨饿;自走进这座奇迹之城开始,一路行来,看到车窗外人群的充满坚强和希望的面孔和许许多多开门迎客的商店以及门面外琳琅满目的货品,就可以明白这里的人们生活虽说谈不上很富裕,但人们却很满足。很难以想象,仅仅是半年前,这块战火横行过后的土地上到处是盗贼、人口贩子和骨瘦如材、嗷嗷待哺的民众。

“并非是槿恋自夸,浅野外公大人。父王的统冶下,在王朝的土地上,至少有着最基本的公平法律和公平秩序。”陪行的少女十七公主安槿恋,毫不掩饰言语中的自豪和对父亲的崇拜之情。

好不容易消化掉王族少女不伦不类的礼敬称呼,浅野秀树同时也感觉到了那句“公平法律和公平秩序”的刺耳。

在这块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种族的人民,他们的要求实际上非常简单,那就是公平的法律和公平的秩序;但恰恰是这两点很难做到也根本无法完全做到,无论是萨满教廷还是沧浪帝国,权力者及其附带的统冶阶层,往往是将自身排除在这两点之外的。

不灭王朝不一样,大将军王安东野不一样。就在立朝后第三天,“狼都”发生了有预谋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参加*的有沧浪战俘、有修罗移民、有萨满京派官员和学生、有风翼守旧势力,大将军王殿下病重不能理事,做为狼群中央集团军的第二号人物、“近卫军团”御弟幽东一级上、将,果断采取严厉镇压,第三装甲师团的数百辆坦克,并排从示威的人群身体上碾压过去。是日,示威*者零碎的骨块肉末,在血水的冲刷下,将城市的下水道堵塞半月未通。

事后,拖着病体的大将军王安东野,在新闻记者招待会上,面对各阶层代表昂然的说道:“我安东野,是个出身卑微的低贱小子,得到今天的地位不仅仅是教廷的各位老爷们很不舒服,想来诸位也不会太高兴有我这么个跛子、杀人狂来冶理你们吧?不过没有关系,东野不需要你们的尊敬或爱戴,你们只要服从可以了。同时,我也会履行我的职责,给予你们安定的秩序和公平的法律。如果有谁再想反对我,我欢迎,不过,我希望诸位预先了解到,那会有什么后果。”

新闻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关押在“赤柱监狱”和煤山矿井里的一万九千多名被斩断手脚的参加*者,就被钉上木架坚立在“狼都”城外公路两侧,延伸数百里。至此,“狼都”的反对政府的声音和势力一扫而空!

然而,外界民众并不知道,在新闻发布会上,那位王者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一次昏倒了。

整个发布会现场一下了都苍白了脸色,御医和城中最有名望的医生都赶到了,但所有的人措手无策。“有幸”目睹这一事件的媒体记者和医生护士都收到了来自警察领袖二公主安梓潼的“封口令”,其家人和单位都不同程度上收到了“安全局”狼牙秘密警察的监控和制约。

“射月姑娘,走的这么急,发生什么事了吗?”沙狸迎向走廊另一头踩着高跟、行路带风的机要女秘书。

“回大人,机要秘书室收到了王才签署的摄政任命书,下官正要赶着去通知五公主。”出身狼王爱婢的射月礼道。

闻着皆是一惊,几位年长的大阿哥都领兵征讨在外,这代理朝政的摄政人选会是谁呢?是敦厚沉稳的五阿哥安小宇?还是能谋善断的九阿哥安梓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