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271 各位仙,各位长,各位仙人掌

“狼都”南市大街,店铺林立,人头攒动,是城市中心最热闹、最繁华的商业黄金地段。大陆各国的的商贾,都愿意把自己的店铺设在这里,哪怕是门面稍显小一点。

“不灭王朝”立朝以后,为了尽快医补战争创伤、恢复民力,安氏王族果断的采取宽松的投资招商政策,外来商人,只需在“民务省”取得营业许可证、并到“九城兵马司”备案,就可以开门就业;在简化手续的同时,税金也调到了历史最低点,这使得各国商户闻风而至,短时间内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王朝首府的经济市场。

做为大陆商业的龙头,财力雄厚的“天依商盟”依靠西宫王后安天依的先天优势,仅在南街就占了十六家店铺的份额,其中包括杂货、书刊、粮油、服饰、车行、餐饮、住宿、娱乐等衣食住行玩方方面面,可谓是独占鳌头。

普通的出租马车在商盟当铺门前的街道对面停下,身穿黑色旅行长衣的女子,压低帽沿的同时,锐利的眼神扫荡四周。只是数弹指的时间,黑衣高挑已经从分散开来的沙族保镖那里得到了安全的信号,手提着再简单不过的女士提包,她穿过人群,不慌不忙的走入当铺大堂。

考虑到许些有身份有地位客人或因各种原因而不想引人注意的客户们的需求,大堂左厢设有专人接待的数个接待室,闪入隔间的黑衣高挑女子面前早,已有一位黑胖的少女等待在那里。

“您好,我是商盟副总裁安晓依,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黑胖少女上下打量着来客。

“灭天。”黑衣高挑少女轻轻吐出两个字,声音婉转而动听。

“嗯。已经有两位客人先到了。”黑胖少女安晓依不动声色地拉开分隔的挡板,示意客人跟随她通过房间的另一个出口离开。

通往建筑物最下层的最高等级电梯在过去的半个时辰内启用了三次,这比过去一年间启用不到十次的记录而言,足以引发电梯操作员的好奇心。但以他的地位,还没有资格其中的内幕,他也不想知道。

“九公主,请跟我来。”到前面的安晓依以轻松的口吻说出了客人惊天般的身份,道:“晓依真的没想到,以您安小妖堂堂王室贵胄的身份,会亲自参加这份‘灭天’计划。”

“哼,感到吃惊的人应该是本宫才对,商盟居然也会加入到这个计划中来,令姐安天依王后娘娘的想法还真的出人意料啊!”九公主安小妖冷冷的道。

“哦,难道九公主不相信我们商盟在这次计划中的诚意吗?”安晓依道。

“不,我相信,但本宫仍很怀疑,怎么说令姐现在也是那个人的妻子、堂堂的王后,贵盟参加进来又有何利可图呢?”九公主安小妖道。

“原因很简单,同为王后的东宫夏雅雅娘娘怀孕了,而且据太医诊脉,极有可能是位小阿哥,这将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安晓依并未有所保留地道。

“万人追不如一人宠,东边的母凭子贵,这就难怪西边的安天依娘娘日前已经借故离开了‘狼都’,看来我们女人都是善变的动物啊。”九公主安小妖冷笑着道。

“那么九公主您呢?您是为沙国工作的吗?”安晓依试探道。

“既然是合作伙伴,本宫也没有相瞒的必要。”安小妖冷笑道:“不错,我是沙国安插在王朝王室内部的间谍。我本是沙狐女王的侍婢,早在吾主沙狐女王和沙隼大王大婚之时,在女王的巧妙安排下,让我在婚宴上与三阿哥安妖翊偶遇相识,不过可恨的是那个人对我这个准儿媳一向看不惯,为了阻止我和三阿哥的婚事,竟硬生生的收我为义女,于公于私,本宫都有理由参加元载上、将发起的同盟计划,不是么?”

说话之间,二人已来到地下室,安晓依躬身拉开会议厅的门扉。

没有多少光线的会议室中早已有两个人等候在那里。一名谢顶的中年修罗绅士正在抽着香烟,坐在对面目光阴鸷无比的矮个子黑衣客用一方雪白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似乎极为厌烦满室的烟味。

当新的客人走进来时,早到的两人将目光同时投射过来。

安晓依为后来者介绍早一步到的计划参予方代表,先是用手一引矮个子黑衣人道:“萨满教廷,武装警察领袖元载上、将。”

萨满教廷第六军团军团长、兼武装警察领袖武元载警察上、将,几乎是与安东野、冷北城等封疆大吏同一辈分的统军大将,更是以心狠手辣蜚声大陆。以王朝与教廷中央的紧张敌对关系,直接负责对“不灭王朝”实施间谍作业的教廷秘密警察总部人员,一旦被王朝同行捕获的最好结果即是被押往“赤柱监狱”。这座由帝王朝狼牙秘密警察“安全局”监管的重劳刑监狱,土石塌方、蚊蝇蛇虫、皮鞭火烙、毒气瓦斯,简直宾至如归,应有尽有。而身为教廷秘密警察的头子、王朝秘密警察安全局黑名单上的第一人,元载上、将阁下亲自涉险的理由,自然有其充分的需要。

安晓依介绍另外一位与会者:“修罗帝国,哈斯特市长大人。”

做为“修罗帝国”目前国家的控制者留博叉王子的岳父国丈,哈斯特市长大人正在王朝为自己女婿苟延残喘的统治奔走呼救。

“这位是九公主安小妖殿下。”安晓依最后介绍完,肥实硕大的屁股一歪,坐在了萨满警察上、将身旁的一张空椅子上,那张竹制结构的坐具立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吱”声响。

元载阴狠的眼光扫过会议室,向会场的提供方问道:“安晓依小姐,沧浪方面的代表还没有到吗?”

安晓依笑嘻嘻的回答道:“那个人临时决定接见沧浪使团,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当那个人被提到的时候,数声冷哼同时晌起,哈斯特市长大人更是轻蔑地道:“那个低贱的下等人!。”

九公主安小妖冷冷的置评道:“呵呵,低贱也好,下等也好,被那个疯子逼着坐到一起的我们,也强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正视敌人的实力,最后死的很难看的人一定是我们。”

“说得好!”附和的言语来至刚刚出现在会议室另一个入口的年轻潇洒的身影。借着室内低暗的光线,先到一步的代表一齐注视着这名予人洒脱不俗的青年。

“云眠公子姗姗来迟啊,请坐。”安晓依浪不丢的招呼着沧浪代表楚云眠,转而向身边面色阴冷的某警察上、将笑道:“各位仙,各位长,各位仙人掌,人都到齐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本官先在此代表教皇陛下,感谢诸位的参与,如果没有诸位的大力协助,‘灭天’计划将无法实施。”元载上、将站起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因为一个目标和利益,我萨满教廷、天依商盟、沧浪帝国、修罗帝国、漠北沙国五方代表走在了一起;希望在座各位,能够摒除前嫌,精诚合作;为了除掉我们共同的大敌,我提议,我们干一杯!”

在座三男两女同时站起举杯,酒杯落定后,安晓依刻意在潇洒出众的楚云眠面前晃动着胸前两团颤乎乎的*,卖弄**地吐着舌头动问道:“云眠公子,听说贵国使团在‘狼堡’见过了那个人,不知道那个人具体病况如何呢?”

楚云眠挪动嘴角道:“据云眠的观察,虽然疾病使得那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但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一定会死的更快;而且,在那位文四大人的眼中,云眠看不到刻意演出的忠诚和敬畏,就如同猎犬面对主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