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00 姐弟情深

曾几何时,在大陆战争中被“沧浪帝国”残酷霸占、镇压洗劫后的“风翼王国”,在狼群大将军王安东野解放之前,这块美丽富庶的土地在帝国军战火的践踏下,死亡、饥饿以及如吸血鬼一般的奴隶贩子和盗贼横行,几乎沦为人间地狱。

拥兵自重,在“狼都”建立起王国霸业的安东野大将军王,当时基于整个关东战后的复杂因素和未来更长远的打算,给予了旧“风翼王国”极高的自治自主权,其中包括,以旧王国两位王女为自治特区军政执行官和军区副司令,代行狼王在风翼领土中的一切军政大权。

此外,在“不灭王朝”的帮助下,风翼人更开始进行战后的家园重建及自治领特区政府以风翼人为主体的军队的重建。

风翼人可以说是得到了一个被解放,或被征服下的民族所能拥有的最大宽容和仁慈,然而将这份宽容和仁慈踩在脚下,在一场巨大规模阴谋中充当棋子角色的也正是风翼人。

以闵相为代表的愚蠢旧王国贵族听信萨满教廷元载这只暗中策动的黑手,将整个民族引上万劫不复的道路,但风翼人民也在这场闹剧中欢欣鼓舞,不是凭借理性,而是以单纯的热情投入到复国的喜悦中;当然,最后的苦果也将由他们自己来承担。

当“风翼王国”复国的基础,其最大战力的风翼军团在“韩城”被全歼的消息传回到风翼王城时,聚集在新任国王面前的王公大臣们就开始一个个的消失了踪影。因为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很清楚,东北大陆的统治者绝对不会轻易饶恕风翼的背叛。

少年国王安殇颜在国破家亡时仅仅是个十岁的孩童,父王战死、母后自尽的惨况以及以后跟随在王姐身边,在各方势力流离、受尽各种白眼和冷遇的屈辱记忆都在少年殿下的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如果他能够抛弃复国妄想,以“狼群皇家士官学院”军校毕业生的身份在狼群军队中成长,他同样有着不可估量的远大前程,然而,他的心中不时翻腾着属于过去的尊荣。

因此,当一个成功率很大的机会摆在安殇颜面前时,少年选择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在知道王姐安汐颜不赞同时,他甚至默许了激进的臣子们将亲姐姐软禁的行为。

如今自诩忠诚的小人们一一离去,最危险的时刻守护在他身边的,仍然是安汐颜,他的亲姐姐。

“对不起姐姐,是我连累了你------”少年扑倒在姐姐的怀里。

安汐颜公主轻轻抹去了弟弟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应该说抱歉的人是我,弟弟,是姐姐没发现你背负着这样的重担。无论有什么样的困难,我都和你在一起。”

少女从身后侍从的托盘上接过一杯水,将水杯递给哽咽着的弟弟,柔声道:“喝点水吧。”

“王姐,无论如何,即使是死,我也绝对不会让我们王室的荣誉蒙受羞辱。”安殇颜大口将水喝完,先前的亢奋和暴怒使他非常口渴。

杯子不知不觉地滑落到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后碎裂。不知为何,少年眼中的姐姐晃动着,不仅仅是人,仿佛整个大厅都在摇动。

“王姐?!”少年安殇颜昏迷前的视觉里,是王姐眼中无尽的柔情。

“睡吧,我的好弟弟。要活下去呀。”少女安汐颜扶住弟弟软趴趴的身体,露出哀伤的神情。殿内气氛沉重,直到侍卫长安然出现,才打破了可怕的沉寂。

“公主殿下,车辆已经准备好。请殿下及公王陛下随仆臣离开吧,时间已经不多了。”侍卫长安然急急的道。

“安然大人,殇颜就拜托你了。”公主安汐颜语气中的含义,让侍卫长大惊失色,诧异的道:

“公主殿下,难道您要留下来吗?”

少女安汐颜公主轻轻一笑:“若没有我的血,又如何能够使那个人平息怒火,拯救这座城市中的人民呢?”

“公主殿下!”侍卫长安然悲声叫道。

“快带着殇颜离开吧,我是不会逃走的,这是我的责任。再不走我必自绝于此!”少女安汐颜轻轻抚摸着露出黝黑寒芒的戒指,在佩戴者自身的意志下顶在白皙的手腕上,只要轻轻用力就会刺破皮肤,这是身为王国公主保全名誉的重要东西。

一向深知安汐颜公主言出必行的侍卫长安然不敢再多言,恭恭敬敬的施礼,随后抱起被药酒迷昏的少主安殇颜身体走向后殿,在王宫后花园的隐*,一条建造年代与旧风翼王家一样久远的密道可以直达王城下的地下河,安全的通往城外。

少女安汐颜殿下环视大厅,复国后装饰一新的壁面上挂满了历代风翼国王的画像。此时,这些王家的先辈们仿佛都在注视着少女。

“列主列宗在上,不肖子孙汐颜无能,这个国家,灭亡了。”

守候在殿外,在这座王宫中生活了一辈子的闵相老人听到公主殿下的喃喃话语,不禁老泪纵横。

“闵相大人,请派出使者,向我那位安东野父王树白旗,开城投降。”少女安汐颜毫无表情的吩咐道。

“遵命,公主殿下。

闵相佝偻疲惫的背影,在王宫大殿的甬道里渐行渐远的时候,狼群铁骑和数十万的魔兽大军,正以屠城的姿态向“风翼王城”滚滚前进。

屠城这种人类战争历史上最为残酷的战争暴行,是人性堕落的最恶劣表现。即便是再肆无忌惮的暴君或是疯狂的将军,在多数的时候都只将这种暴行当作一种心理上的威压或威胁手段来迫使敌对一方丧失抵抗的意志,却很少真正执行。

狼群大将军王安东野并没有向被围困中的风翼王城和政府,传达任何例如最后通牒或是劝降的想法和意向。这位刚刚在“韩城”会战中把“风翼王国”主力军团全歼的王者的行动,比语言更令人不寒而栗。

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王座所在的“狼都”此刻正遭受到优势敌军的围攻,也不在乎四方虎视眈眈的强敌同时入侵,这个疯狂的家伙居然别有兴致的在以风翼王城国都为中心的广大地域中,进行狩猎前的准备。

以魔兽精锐组成的别动队除了驱赶被解除武装,在“韩城”一役中被俘虏的风翼官兵外,还深入到王城四周的城镇和乡村将平民向王城方向驱赶。没有人类智慧的战斗魔兽并非好言相劝,任何不听从命令者一律就地格杀吞噬,鲜血迫使平民大量涌入被围困的王城“风翼城”。

在人类贵族社会中盛行的狩猎活动,也是在事先驱使着训练有素的猎犬从四面八方将猎物驱逐到预定地域中以方便猎杀。从魔兽军团被主人指令的行动上来看,这正是一场被扩大规模的狩猎,只是猎物由禽兽变成了人类。

魔兽只准进不准出的凶暴限制,更是刺激了民众的悲观情绪,这些在不久前还高声赞颂少年国王及政府复国举动的人们,现在又在叫骂着是年青的国王安殇颜将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尤其是当政府高官和贵族及他们的家眷都开始暗中逃离王城的消息披露后,整个城市顿时如火山一般爆发了。

——人类,就是这么愚蠢、好笑的自私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