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08 妹妹要过河

夜色凄迷,“修罗帝国”母亲河“修罗河”之岸,羽訫姑娘看着远处奔腾的河水,独自陷入忧虑。

强盛的“修罗帝国”在争夺王位的内战中一分为三,曾经服膺在同一面光荣“阿修罗”神旗之下的将士们则在大义的名份下相互厮杀。

若按照常理及羽訫姑娘本人所希望且满足的意愿,此时她应该是跟随在门牙哥哥的身边,守护着她所崇敬的兄长安全,但现实中她却不得不以身为王朝特使的身份,跟随在大阿哥安惜泪的东方行营即第二集团军参与修罗人的内战。不过从实质上来讲,这也是事关东方的重要战役。

羽訫姑娘的正式军职是王朝暗黑骑士团总帅,但实际上却指挥着包括王朝狂战士、龙骑军、圣射手、魔法师在内的强悍武力。单纯以权力来计算,这位姑娘即使位居将帅也不稀奇,更别说她拥有与王朝特赐的王妹尊贵身份。但是,多年来,逐渐成长起来的羽訫姑娘没有因为权力和地位而有所改变,仍然保持着令人赞叹的纯朴和谦虚,更对兄长安全之外的事物一律不甚关心。

但大将军王安东野对于这名信任有加的丫头有着更大的期望,或者说尊贵的未来大陆霸主希望自已的妹妹能够在更重要的地位上发挥才干,而不仅仅是一名单纯保镖,这不符合整个狼群军团的利益。因此身为兄长的一方在明知妹妹心意的情况下,仍然有目的的在各方面充实她的见闻,锻炼她的才干,期待自己百年之后,这个丫头成为狼群必不可少的坚强羽翼。

“王姑殿下,大阿哥有请。”被临时性指派到羽訫姑娘麾下的副官带来了军团司令官少帅安惜泪的邀请。

狼群东方行营、第二集团军总指挥官大阿哥安惜泪,传说中面具下有着一张惊艳天下的绝世美颜,但从来无人有幸能够目睹其真容。

这位最具有神秘感、位高权重的大阿哥,对羽訫姑娘始终保持着晚辈礼节性的礼貌,但不知为何,羽訫姑娘对这个面具控在内心深处,却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莫名恐惧和生疏感。

王朝第二集团军与“罗刹城”方面的修罗集团已经停止直接冲突,但由于东方的多罗吒集团对“罗刹城”侧翼不断的侵攻,可以说,若无狼群的资助,无论是人力还是物力都在优势的多罗吒东方军早已突破双方对峙的“修罗河”一线,重新将分裂的帝国统一在“阿修罗”的旗下。

然而世事如棋,局势变化之快着实令修罗各方面也感到惊诧。在羽訫姑娘的策动下,“罗刹城”掌握实权的南方集团军指挥官“增长天王”毗琉璃,一怒为红颜,悍然发动宫廷政变,毒毙伪帝“广目天王”留博叉,将其西方集团军的军权和黛芙妮王妃一股脑的夺了过来。

己身与“阿修罗”皇族毫无血缘关系的“增长天王”毗琉璃,心知自己如果冒然称帝,必将导致帝国各方势力的众多矛头*;为了防止大帝的私生子、东方的多罗吒乘虚而入,毗琉璃想起了被质留在万里之外的王朝“狼都”的瑟琳娜大妃母子,扶植小彼得王子登上帝位,自己把持孤儿寡母、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成为了毗琉璃当下最可行的上上之策。

根据之前与王朝御妹羽訫姑娘达成的默契,“狼都”方面毫不迟疑地应允了毗琉璃所请,并很快的有了行动。做为狼王座前三大骑士团之一的“亡灵骑士团”,在下雨石的带领下,保护瑟琳娜大妃母子,冲破多罗吒不下百余次的火力封锁和刺杀,以牺牲十一人、轻重伤三十九人、有史以来最惨重的代价,成功抵达“罗刹城”。

动荡不安的局势得到了暂时的稳定,毗琉璃成为拥立当今彼得二世陛下登基的有功之臣,更是整个“修罗帝国”的实质领袖。西、南两大集团军超过一百二十万的帝国精锐,在毗琉璃有意无意的操控下,开始频频调防,有了令王朝东方行营不安的迹象。

羽訫姑娘走入东方行营军帐时,帐中早已聚集了王朝第二集团军下属的高级将官们。

第二集团军下辖六十四个师,总兵力接近一百二十万,其中大阿哥安惜泪的“战狮军团”是狼王起家的四支老牌劲旅之首,都是经过千百次血战、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打起仗来既凶又狠;此外归属于十二公主安缡生“罗刹军团”的修罗北方集团军,在整个集团军中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兵力,也都是百战之师,精锐中的精锐。

此次集团军主力全力出击,分别针对“修罗河”上、中、下游一线的修罗东方军据点和防线发动了总攻势,东方军重将姆罕下令总退却,从而在一定程度下减轻了“罗刹城”方面的重压。

羽訫姑娘悄无声息地走入将官们的行列中站立,此时,一场激烈的争吵正在王朝兄妹之间进行中。

“毗琉璃那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将十七个师的满员兵力摆在我们前方的渡口,他的鬼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不言而喻!还有什么可迟疑的,不给他点教训尝尝,他是不会乖乖就范的!”神态激愤的大阿哥安惜泪从领口下强扯下的勋章扔在十二公主安缡生面前的桌面上,大声喊道。

“大哥!”十二公主安缡生据理力争道:“你冷静些,这个时候我们与毗琉璃轻启战端,只能给东方的多罗吒趁虚而入的机会,到时候我军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羽訫姑娘故意发出的一声干咳,正处于激烈争吵之中的兄妹,时才发现与自己同样年轻的“长辈”进入,同时停止对峙,躬身行礼道:“姑姑。”

王族内斗,羽訫姑娘原本不愿多管,但此刻修罗的局势事王朝在东方大陆的安危,因此羽訫姑娘必须插手,以长辈的高压姿态停止狼群内部不和谐的声音。

“惜泪、缡生。”羽訫姑娘的出言适时缓和了军帐中紧张的气氛。

被点到名字的两位王族少年男女,很清楚面前这位姑娘在父王心目中的分量,是以,两人同时再度微一躬身,静听下文。

“彼得二世新近登基不久,‘罗刹城’方面的态度极不明朗,我有必要亲自跑一趟,让他们君臣看清楚眼前的事实。”羽訫姑娘不急不缓的道:“当然,好孩子是打出来的,在此之前,小小的展示一下我们狼群的爪牙,敲打敲打毗琉璃还是有必要的。”

“明白。”聆听教训的少年男女先后礼道。

当晚,大阿哥安惜泪趁夜派遣小股精锐分散渡河夺取渡口;凌晨许,十二公主安缡生再度发动攻势,“罗刹军团”所属北方军部份部队开始在军直属炮火的掩护下强行渡河。

在集中强大的炮火力量对敌军藏身堡垒进行疯狂的攻击下,河对岸的修罗防御部队的火力被极大压制。而“战狮军团”小股部队在“修罗河”以西的顺利登陆为后续部队打开了局面。

羽訫姑娘跟随着第一批渡河的战狮部队登上东岸,在团

营指挥官战死的情况下,她还临时担任起代理营长,指挥着士兵打退了修罗军的五次反扑。当这一天的傍晚快要来临时,狼群已经有足够的兵力来巩固登陆场的阵地,并主动向修罗军防御部队坚守的村庄和堡垒发动小规模攻击。

次夜,坐镇“罗刹城”的毗琉璃指挥部接获了防线已在下游被突破的战报,新组建不久的彼得二世政府为之震动。

当“罗刹河”一线被狼群突破的消息证实后,因“罗刹河”与帝都“罗刹城”之间不满三百里的短暂距离,“罗刹城”就像被撕破外衣的女人,在狼群的军威面前瑟瑟颤抖。

瑟琳娜大妃母子的王座前,毗琉璃面色灰败的急声吼道:“来人!立即命令前线全线停火!敦请王朝特使羽訫姑娘芳驾面议!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