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28 魔挡杀魔!佛挡杀佛!

安小洁警察中、将在帝都外围重新编组了溃散的部队,动员时高达两个师团,计八个旅团二十万余战力的武装警察部队此时堪堪剩下一半,其中第四师团所属,分别在主要方向和次要方向发动第一波攻击的两旅团几乎全军覆灭,武装警察第四师团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

败军之将,有罚无赏。安小洁警察中、将却在忐忑不安中意外的接到晋升上、将及授予武装警察领袖称号的任命。

当事人细细思量,这似乎也不是很难理解。跟随在新晋警察上、将身边的第一师团元裁准将说出了他的看法:“此次我们警察部队败得如此之惨,阁下您却将一半以上的部队带了回来,这对于家叔元大人而言是最为重要的。”

——的确,他们丧失了教廷的大片领土但那是对教廷而言的损失,武装警察的武力才是内务大臣元北顾阁下的真实依靠。

及后,军务副大臣王四狗临危受命,率领新编民军团大举增援;与此同时,教廷皇家亲卫军冷若雅师团等援军纷纷到达战场,正当新任武装警察女领袖的安小洁中、将意图一雪前耻的时候,没料到一直尾追在自己屁股后面穷追猛打的王朝八阿哥安陌晨,在嗅觉到敌军四面合围、危险临近后,带着他的部队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甘心的安小洁警察上、将不顾王四狗阻拦,贸然追击中伏,元裁准将负伤,狼群成功跳出教廷大军的包围圈。

黑水、天狼一线烽火才歇,据此不远的“营州”杀意正浓!

深夜进宫的纳兰若初枢密大主教并没有如愿见到教皇本人,起因是傍晚时分,出于某件让百叶沐风教皇陛下既惊又喜的消息,让幼稚的教皇陛下,在皇家亲卫军百叶灿一零三师团的扈从下,不顾尊贵身份的赶赴“营州”。

“听说这个骗掳雅雅郡主的‘猎艳计划’鬼主意是将军府那个小丫头夏柒兮出的,赶明个得闲了,叫那个丫头进宫,让哀家瞧瞧。”太后夏展眉放下青花瓷茶盏,看似无意的道。

“是。太后娘娘。”纳兰若初枢密大主教微一沉吟,道:“‘营州’距离关东之地近在眉睫,陛下安全堪忧,要不要甄选三十六监卫军马赶去,以策万全。”

“呵呵,陛下只是少年心性,去迎接他的心上人、哀家那苦命的侄女雅雅郡主,有灿儿跟着,不打紧的,更何况那个许玉屎总督大人的十万营州兵难道都是吃素的不成?”太后夏展眉心情不佳的冷笑道,侄女雅雅归朝,以某教皇对她的喜爱,被立为皇后、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是迟早的事,这对身为姑姑的夏展眉决然不是好事,纵使在萨满贵族里,姑侄、母女共事一夫不算什么稀奇事情,却也要分出个宠冷高下来不是。

辞驾出得宫来,虽是太后一时意气如此之说,身为内阁首相的纳兰若初枢密大主教还是不敢大意,毕竟百叶沐风教皇陛下的人身安全,关系着整个国家的命运;是以,老人在与妹丈、主管军事的军务大臣唐恕元帅在进行短暂的交换意见后,包括万山大将的教廷第一精锐皇家亲卫师一零一师团在内的一支多达八万四千人的各系队伍,紧急开拔,离开“花都”城,奔赴风云诡秘的“营州”。

受到某野当日在“花都”猎艳的启示,夏柒兮故技重施,以一己之力,说服联合了沐风教皇陛下与“靖南大将军府”、以及“营州”总督府三方面,并由自己带同“营州”总督许玉屎大人的之子许米共,趁王朝首府“狼都”兵荒马乱之际,甘冒奇险,乔装打扮,混进王城,成功猎取雅雅母子。

早有“靖南大将军府”和“营州”都督府的府丁细作在城外接应,一出“狼都”范围,夏柒兮立刻命令早已准备好的府丁细作分成十数组,各自化装成自己与雅雅表兄妹模样装束、同时用自当地村民掠来的百姓婴儿大声嚎哭为诱饵,向不同方向逃窜,以此分散狼群侦缉队和追兵的注意力的追杀。

夏柒兮这一狠毒招术果然奏效,接到大本营命令,搜索追捕的宪兵队和地方守备警戒部队,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纷纷中招,当然那十多支自愿为主捐躯赴死的府丁细作“假冒”小分队,下场显而易见;国母和小王子失踪本已让狼群搜捕部队焦头烂额,在得知上当之后,又见其以王朝无辜村民的婴儿为饵,盛怒之下,十几只被狼群追上擒获的府丁细作小队,无一不遭到血腥的报复和屠杀。

夏柒兮和许米共半硬半软地劫持着雅雅母子,在四十余条性命为代价的掩护下,捡小路向“营州”急逃。虽然迷惑甩脱了大部分追兵,但有一支装备先进机甲、稚气霸露的少年学生娃娃兵,却咬在身后一直紧追不舍,如何也甩抛不掉。

这支以狼群在校士官学生为主体、平均年龄不超过十五岁、成军时间不到半年,装备了大陆上最先进、最优良的军事设备和器械的狼群禁卫师“少年独立教导旅”,就这样在刚刚经历过一场城市保卫战的战火洗礼之后,首次以全新的模式上演大陆首秀,震憾出场。

按照事先拟好的“猎艳计划”,“营州”十万教兵在本州陈兵以待,在派出先头部队接应少主许米共等行动小队进城后,许玉屎总督大人的营州兵迅速关闭城门,吊起吊桥,全城戒备,如临大敌。

“靖南大将军府”王龟蛋大老爷早已侍奉将军夫人许玉霞在“营州”相候,母女见面,少不了抱头痛哭一场,在场的亲友也不免唏嘘。

安顿之后,得知母亲并无癌病的雅雅郡主心中的负罪感稍安,心中惦念带病远征在外的臭蛋,又难舍父母亲情,进退两难,自是泪水连连,牵肠挂肚。看在眼里、痛在心上的百叶沐风教皇陛下在旁好言相慰,百般哄劝,雅雅这才伤感略减。

对于顽皮异常、哭闹不止的亲外孙大头安小野,许玉霞这个死逼外婆甚是不喜,动辄扬言要将大头丢弃在两国边界的车站、让安东野自己过来带回关东,雅雅自是难舍自己辛苦怀胎十月、几乎是用命换来的大头宝宝,一直不肯撒手。

虽然同样看着眉眼酷似某野的大头宝宝碍眼,但百叶沐风教皇陛下多了一个私心,那就是他想以安东野的亲子安小野为要挟,逼迫这个疯子就范。

心系雅雅母子安危,不惜自身万里涉险的安东野大将军王,路上会合“少年教导旅”,突然侵入萨满教廷边关大城“营州”,大战一触即发。

“营州”,位置于萨满西北,其狭长鞋形的国土恰为王朝领土接壤与“花都”之缓冲地带。

此时云集“营州”的教廷各路大军,可谓是声势浩大。以当地十万教兵警备部队为主体,再加上两个来自帝都的皇家亲卫主力师团,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地理上,教廷都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但,狼王安东野不管!

——他就要救出娇妻爱子!不管是龙潭虎穴,不管是刀山火海,魔挡杀魔!佛挡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