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37 安小野放了个屁

默默思忖一下,武皇安东野见梓冉、梓尘、嘟嘟等并未发表意见,转而问道:“你们几个小家伙有何主意?”

几个正忙于和大头宝宝安小野挤眉弄眼扮鬼脸、年纪稍小的童鞋连忙摇头,齐齐开腔道:“全凭父皇与诸皇姐做主。”

无奈的摇摇头,武皇安东野断然道:“朕意已决,双管齐下。着令文四的‘侦缉队’深入西南边市,从销赃集团入手,安插收买眼线,秘密追查马贼,顺便把帝国的线人网向西南塞上延伸,无论销赃集团的幕后黑手是帝国任何皇族亲贵,依法严惩不贷。”稍顿之后,武皇安东野突然喝道:

“老六、老九听令!”

“是!”六阿哥安梓冉与九阿哥安梓尘洪声应诺。

近卫军行的是严厉的军法,讲究的是服从上级,令行禁止,与方才对诸公主和颜悦色的态度截然不同,武皇安东野身上此时便涌现出一股煞烈威严的气势,俨然将军帅帐点兵一般。

“你们兄弟俩各带本部五千骑兵,这就准备动身去草原,暂时做上一遭打家劫舍的马贼吧!至于你具体怎么干,吃的喝的用的,你们抢马匪的也好,抢蒙金部的也好,老爸不管,我给你们便宜行事的特权,总而言之,如果你们将来不能成为塞上草原马贼中最强悍的一股,是吃香的喝辣的逍遥快活,还是被你三哥的十几万铁骑当做真马贼撵兔子般撵得到处逃窜,就看你自己了。明白吗?”

“明白!”六阿哥安梓冉与九阿哥安梓尘兴奋的答道。

浅野结衣以目示意武皇安东野,轻声说道:“爷,五爷和九爷各只带领五千骑,人马少了点吧?”

“呵呵,”武皇安东野笑道:“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大军出塞在即,帝都守护的压力也不轻啊,他们小哥俩带五千人马去做马匪已经是条件优厚了。这样吧,再多给他们多配备一份战马战马,每个近卫骑兵配备三匹战马,这样总行了吧?”

帝国近卫骑军是按照每人两匹战马的标准配备战马的,目的就是要保持极高的机动性,现在再增加一匹,没有什么太多的实质性内容,只是武皇安东野看在浅野皇妃面子上一丁点小小的让步而已。

某五和某九相互撇撇嘴,耸耸肩表示出无所谓的样子,年少胆大,无外乎如此。

“听闻塞上一连下了一个多月的大雪------咦?”突然感觉到有某种异味转入鼻孔的武皇安东野,向怀里不安分的婴儿发出抗议:“大头,你放屁咋不事先说一声?”

呀呀学语、干了坏事的大头“嘎嘎”两声笑了出来,有道是响屁不臭、臭屁不想,对于某宝宝的不宣而战、突然袭击,与会男女十余位帝国精英同时捂住了鼻口,向毒气发源体齐齐怒目而视。

“有很臭吗?不至于吧?”夸张地伸长鼻子猛吸了两口,某野回味无穷的点点头。

胖嘟嘟的十公主安嘟嘟歪着头,用鄙视的语气问道:“小爸,味道很新鲜吧?”

“嗯嗯------嗯?说正事、说正是,刚才说到哪了?”某野看上去一本正经的道。

“报告老爸,说到大头崽崽放屁不打招呼。”玩兔子耳朵的十九公主安小翠举手回答,某野顿时一脸黑线了。

“今年塞上的雪下得太多太久,极有可能会变成严重的雪灾,那就有大麻烦了。”长公主安陌然叹口气道。

五公主安沐希接着大姐的话继续往下说:“更可怕其危害可能要扩展到‘蒙金汗国’和‘青原帝国’东部的广阔农耕牧区,那时局面将不堪收拾,以现在两国的状况,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赈济所有的灾民!再加上斯林公国的层层驻军将吏从中盘剥,那一小部分可以得到赈济的灾民,最后能到他们手里的也很可能是可怜巴巴的一点点东西,能够活下来都是侥幸!唉!”说到这里,沐希也不由叹了口气。

两姐妹显然已经就这个话题展开过一些讨论,否则俩人不会象事先演练过一样一唱一和,安东野心里暗忖。

雪灾在塞上,那是让人谈之色变的灾祸,与其它旱灾、虫灾、瘟疫等一样,都对蒙金部和青原部游牧民的威胁极大。

塞上的居民都晓得,冬季草原的雪不能太大,雪下得太大,草就会让雪盖住,牧民的牛羊吃不到草,就会因为熬不过寒冬而大批死掉,而一位牧民必须至少保有三十头羊,才能维持基本生活。雪下大了,不要说牛羊,就连人的生存都成了一件很困难艰辛的事了!

而这样的雪灾,在塞上通常是小灾年年有,隔十年八年还必有一次大的,逢大灾之年人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牲畜、自己的亲人,因为缺少衣食,冻饿而死!

蒙金和青原两部牧民僧侣完全是靠天吃饭的格局,一般游牧民即便贮藏了过冬草料也不会太多,遇上大灾肯定都是一筹莫展。

这大雪灾一来之后,会生生摧毁许多牧民赖以维生的牲畜,使得一个牧民在之后四五年内都难以恢复元气,在座的人都清楚,面对塞上牧民那种饿急绝望的压力时,斯林公国贵族必定是借机将祸水引向他处,以邻为壑!

大灾之年,东出掠夺几乎成为塞上诸部的习惯性选择,前几年的雪灾便已经导致在西南塞上边境肆虐游击的马匪团伙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而被公国鼓动的蒙金突骑和青原僧兵东出袭扰次数更是频繁,现在再来这么一下天灾,用脚趾头都可以想象在斯林公国贵族的挑拨下,蒙金突骑和青原僧兵大举东出侵扰帝国的情形是怎么样了!

——天灾和人祸从来就是前后相继的两兄弟,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无粮不稳,继之而来的便是*或者掳掠,甚至是大的战乱,众人一时都沉默了。

“我们的机会来了!”武皇安东野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危机对于野心勃勃的人来说,同样也是机会!

望着迷茫不解或者若有所思的众人,武皇安东野意味深长的道:“未雨绸缪,广蓄粮食,赈灾济民,收买人心。”

首先意会过来的吉勇千代立即道:“只要通过天灾将蒙金、青原的牧民僧侣从公国一方争取到帝国这边儿,人心所向,两国将不攻而破,自行瓦解!”

“问题的关键是粮食。”浅野结衣道:“凭我们现有的粮食和草料,可以解决一部分,但是不可能把所有牧民僧侣手里的牲畜全部保全下来。”

“听说青原部那些寺院里的喇嘛佛陀都富得流油,我们可以出钱购买他们的牲畜,再把羊肉牛肉全部风干成肉干儿,然后捣臼碾碎全填塞进一只不大的牛脬里,就可以保存很久,吃的时候掏出一丁点儿就可以煮成一大锅肉汤,灾年足够几个人填肚子了!”胖嘟嘟的十公主安嘟嘟一提起吃,两只眼睛都放光。

“咱家小十不愧是吃货啊,好主意!”九阿哥安梓尘打趣道,某小吃货当即报以白眼。

将排泄体内毒气完毕、睡的香甜的某宝小心翼翼交给结衣照料,武皇安东野打了个哈欠道:“大方向定了,具体怎么操作是你们的事了,很晚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