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41 赫连铁树

在那个仲豪杰师长的殷勤护持下,武皇安东野一行被迎进了西方行营的中军大帐。

某师长所表现出来的殷勤,武皇安东野相信就是师长他的老爹或者他最宠爱的小老婆站在他面前也未必能让他如此殷勤,不由得笑着问道:“如果孤记得不错,豪杰是在漠北‘一线天’招兵时入得伍吧?也算是狼群的老底子了。”

“是啊!是啊!”仲豪杰师长陪笑道:“最开始就在三爷的四零三师当差,跟着狼王您从漠北一直打到关东,得三爷赏识抬举,小的也一路从营官做到师长的位置,嘿嘿,嘿嘿。”在狼群将兵中,也只有当初教廷的第四军四大主力师团和近卫师的“老人”,才有资格按照习惯称谓依旧称呼如今已经贵为“武皇”的旧日狼王统帅,而狼群嫡系旧部的这些追随武皇安东野一起走过铁血征程的老部下们,在君王面前也比其他同袍随意放开一些,这一种殊荣,更是一种感念情怀。

二公主安梓潼与五公主安沐希已经指挥中路大军的车马队,开始在西方行营的大营的指定地点卸载一部分带来的货物米包,这些都是专门为赈灾准备的,大营之中人喊马嘶,一片热闹。

中心帐幕中干爽温暖,燃着木炭的火坑,驱散了不少寒气。武皇安东野也很快从善谈的仲豪杰师长嘴中,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更多关于赈灾的细节。

在各预定安置点已经安置了许多西塞的灾民,而且由于事先准备充分,青原雪域各处的喇嘛寺院都派出了不少喇嘛僧侣,有了这些随同帝国军队一同行动的喇嘛僧侣,对收拢来的各部族进行编户时,减少了很多阻力,否则绝对不会那么“顺利”的就完成编户,就算如此,在七公主安水儿的第122师武装警察刺刀下,也先后斩首八百余级,清除了其中反对最激烈的一些斯林派系的部族首领、寺院佛陀及其死党,才稳定住了形势。

帝国编户的实施明显的触动了“斯林大公国”派驻在塞西“两国一部”的将领和官吏的利益,虽然这些将领和官吏现在的权力几乎被帝国新任命的地方营总、团总所更替,这样的变动对他们的威信已经造成了决定性的损害。

那些公国派驻官员将领,在暴风雪袭击下无所作为,基本上只能向一些交好的青原喇嘛寺院求援,威信已经大受打击,现在权力被架空,说话自然不可能再有像以前那样说一是一、呼风唤雨的作用了。而他们暗中鼓噪联盟成员国当地之中一些世袭大首领与大佛陀,不顾部牧民僧侣的死活,抗拒帝国编户放粮的实施,更是大大动摇了盟主国斯林在同盟国的整体威信。

由于“青原帝国”喇嘛教盛行,帝室式微,大权旁落,导致喇嘛僧侣凌驾于帝国皇权之上,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很多地方不事生产的喇嘛僧人多到超过从事农牧生产的农牧民的程度,更由于在帝国僧侣有不用缴纳赋税的特权,使得农牧民纷纷转作僧徒,靠收刮信徒民众为生计。是以,在一定程度上,青原雪域的喇嘛寺院,要比公国委派的首领在僧民中更有威信和影响力。

这次是借助天灾的压力和喇嘛僧侣的力量,压服了“两国一部”大小地方首领,无疑是正确而且是成功的;但武皇安东野很快的锐察觉到接踵而来的问题,那就是青原喇嘛僧侣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得到增长,此消彼长,那以后将不得不借助于喇嘛寺院的宗教影响力来维持对塞西僧民的控制,这是某野无论如何也无法全盘接受的。

——必须找到新的制衡方法,限制喇嘛教会的影响。

“什么?赫连铁树?!他要见我?”一个人的名字把神游天外的武皇安东野拉了回来,听那仲豪杰师长重新说了一遍,武皇安东野才清楚了怎么回事。

赫连铁树原本只是西南大陆塞西地方一个极小部族“赫连部”的酋领,由于部族太过弱小,常受联盟中其他的国家和部族的欺凌。

帝国狼群大举出塞,编户赈灾,才给了赫连铁树施展自身才干的机会,几个小部族合并起来的“赫连部”实力大增,几乎不再有敢随便欺凌他们的部族了,着实让久受欺凌的赫连子弟们扬眉吐气。

赫连铁树又在与帝国西方行营的不断合作中大开了眼界,再也不将自己的视线只局限于西南塞上一隅,外面的天地大得很咧,是雄鹰就该展翅高飞,正值壮年的赫连铁树重新拾起了少年时争雄天下的凌云壮志。。

赫连铁树可能是塞上十六国中最死心塌地效忠帝国的酋领之一了,他甚至派人将自己不到十岁的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还有几个兄弟叔伯的子侄,统统都送到帝国在“狼都”设立的狼群少年营中习文练武,以军法约束,向帝国表示出自己的忠心。

此次会面,赫连铁树当面提出,将自己年仅十二岁的长女赠与武皇侍寝,两家以结翁婿之好。武皇安东野见那赫连家的女儿娇小可爱,稚气未脱,心中不忍的的笑道:“老哥哥,孤行将就木之人,怎好消受这花朵一般的娇嫩人儿,不如这样吧,我安东野膝下有十三子,除了吃奶娃娃大头之外,个个都是气宇轩昂的少年郎,不如就让朕做主,将令千金许配给孤的一位皇子做福晋------”

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位阿哥,武皇安东野一一地道:“老十早是佳人沙莺在侧、老十一年纪尚小、老八嘛,脾气太臭了,孤可不放心把赫连老哥这位娇滴滴的小姐交托给你这臭小子,嗯,看来看去,还是老五稳妥,人安分,性子又好,自不会让赫连小姐嫁过来受半点委屈,不知我这愚钝犬子,老哥哥是否看得上啊!”

赫连铁树衡量利弊之间,心中早有盘算,五阿哥安小宇虽然声威和权势,都照比帝国四大阿哥差上那么一截,但素闻这位五爷性格敦厚,志趣平淡,想必将来对女儿也是百依百顺的,最低限度也绝不至于让自己一家卷入日后的皇族储位争斗去,能平安富贵一辈子,那自是求之不得的;当下即满心欢喜的道:“小女能有幸侍候五爷,那是我们赫连家族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玉儿,快来谢过陛下赐婚。”

那赫连小姐年龄虽稚嫩,但毕竟是大门大户出来的大家闺秀,场面上的礼仪还是晓得的,当即盈盈下拜,福了一福,脆生生的道:“儿媳多谢父皇。”

“乖、乖!”武皇安东野颇为喜欢这位未过门的五福晋,当场将手里价值连城的玉扳指赐做了见面礼。八阿哥安陌晨用肩膀一推满脸窘态的某五,低笑道:“五哥,还愣着干嘛?快去拜见老丈爷啊!”

生性木讷的五阿哥安小宇,在兄弟们的气起哄笑声中,硬着头皮向赫连铁树大礼拜道:“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好、好!”座上的赫连铁树捻须而笑,直笑得眼角皱纹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