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58 海市蜃楼

 山势峥嵘的北戎山横亘于后,广袤荒野的积雪下露出些许衰草,在凛冽的寒风中抖动。

一座巍峨的城堡奇迹般的耸立在众人原本以为是一片荒野的雪原上,城墙高峻,诸多门楼、角楼、望楼、箭楼、女墙耸立其上,城外护城的壕堑,皆齐备而具体,简直可与塞内大城的坚固城池差相媲美。

在距离城池一侧,不到两里之地则是一片正规的大军野战防御营垒,堑壕、鹿砦、拒马、墙垒、车阵等一应俱全,深沟高垒纵深防御,如有戒备森严的数万兵马在营垒之内坚守,必定如山岳峙立一般,难以撼动。

高踞在马上的李奴少将揉了揉眼睛,疑惑的道:“乖乖!,不会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吧?”

不了解内情的黑鹰将兵眼中的“海市蜃楼”,是帝国狼群北路统帅四阿哥安子轩调遣大量漠北步兵,尽量利用这荒漠上迁移部落残留下来的残壁城垣,在“工程营”土木军官工匠的现场指导下,以板筑法构筑,材料则是就地取材的沙土,浇上雪水,借助隆冬的严寒,一层层将沙土和水冻凝成坚固的冰雪沙土城垣;野战营垒的墙垒也是采用类似的方法,只是不用板筑法,而采用草袋、麻袋装盛沙土,每叠垒上一层盛满沙土的口袋即淋上雪水,层层垒叠,淋水紧固至需要的高度,墙垒即成。而构筑城池、营垒所需大量沙土,就便利用了挖堑壕掘出的土方,一点也不浪费。由于板筑沙土并不需要最费时费力又费钱的“夯实”和“砌墙包砖”两道工序,构筑起庞大坚固的城垣、营垒所需要的人工和时间,低到让人难以相信的程度。

负责此项任务的沙土驼,具有非常卓越的综合规划统一运筹的才能,出身于漠北有名的土木世家;另外一位沙水蝎,也是漠北一带颇具盛名青年勇士,都是四阿哥安子轩费了极大心血才招募到的帝国新秀。

这沙水蝎和沙土驼奉留守漠北的九公主安小妖指令,率领两支步军师团增援北线,一到北塞,就被派上了营建驼城的任务;二人果然没有让上司失望,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指挥着漠北步军构筑好了这用冰雪沙土作材料的坚固城垒。

这就难怪亲眼目睹庞大坚固的城池营垒的参观者们都是一脸的惊讶,难以相信自己视线内看到的场景是真实存在的。

 驼城之外连营数十里,营帐星罗棋布。

中军大营之中,帝国狼群大旗、代表第五集团军的魔龙军旗高高飘扬,其他如九雷旗、五行旗、骷髅旗等狼群军团的认军旗也树立两侧,诸军团将领有不少已经到了。

抬头望了望正在冉冉升起的黑鹰军团旗,李奴知道这事情不简单,脚下一紧,跟在一位少尉中军参谋官的身后,大步向中军大帐赶去。

击坼频频,营中岗哨警戒森严;口令声声,气氛紧张如同临战。

李奴进得大帐,只见温暖的大帐之中聚集了帝国北方行营辖下的大多数高级将官,包括北方行营副指挥一等伯爵第53军军长雷黑在内,第512师师长霍展飞中、将、第513师师长安九中、将、第541师师长沙金蛇少将、第542师师长沙木鹰少将、第513师师长雷云龙少将、第512师师长雷飞虎少将、第124师师长沙壮少将都已经在座。

三个文人谈诗书,三个屠夫谈杀猪,正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目下大帐中济济一堂的都是帝国北方大营带兵的将领,闲谈着的都是怎么攻战杀伐,带兵征战,这会儿正闲说着冷兵器与火器的长短利弊,来龙去脉。

“目前大陆各国还是以弓、刀、矛、弩仍为征战利器,但若论到城池攻守,或两军对峙相持,今时今日之利器当以枪炮火器最是威力无比,远胜刀斧。火器之优长,在于能及远命中,能摧坚破固,能一发弹而杀伤多人,弓弩却有所不及。朝中有些抱残守缺的迂腐大臣们,脑袋还停留在上古时代的金戈长矛时代,反对武皇陛下开办军工厂,购船造炮,少不了要麻烦四公主殿下给这些老古董打上几针,让他们脑子清醒些。”雷黑这番话连刚进大帐的李奴少将都听得笑了起来,在这些讲求实际的将领眼中,能够杀敌取胜便是好东西,哪里便分什么冷兵器*?

“这些书呆子大臣罔然不知,但凡军旅之事,与时俱进者兴,墨守陈规者亡。倘若不用火器,我们如今只好仍旧如上古时代乘着兵车打仗,连马也不要骑了。”雷黑拈须大笑道,“作战之道,不变者奇正、虚实、迂直、利害之理,其他则须因时兴革,因地制宜,岂能墨守陈规?

第513师师长安九中、将有些疑问,说道:“雷老将军,您是老行伍了,晚辈有一事不明,还要请教您一下。”

“‘请教’二字可不敢当,安将军但说无妨,大家在一起讨论切磋便是。”雷黑在北方行营中,无论军衔、军职、官爵、年龄、威望、阅历,都远胜在座同僚;但是安九出身“狼群少年营”,正经八百的狼群嫡系,在场的诸将同样是师长,也只有他与一同出身狼群四大主力师团的第512师师长霍展飞挂着中、将军衔,其他的几位师长均是少将衔,就算雷黑以军长身份,也不过是与二人平起平坐的中、将衔,以此足见狼群嫡系与众不同的殊荣资本;是以,雷黑说话的态度也颇为礼让。

“按照老将军的说法,枪炮火器之威力远胜于刀斧弓弩,帝国为何不将狼群军械全部改旧换新,还要配备弓弩甲骑呢?至今也不曾淘汰骑射弓弩?”面皮白净的第513师师长安九中、将,彬彬有礼的请教道。

雷黑呵呵一笑,回答道:“野战之中,*相对于冷兵器而言并无多大优势,面对如斯林塞骑这般以快马硬弓见长的骑兵机动冲击甚至还有劣势;老朽以为,这枪炮火器虽然威力不小,但目下所制造的火炮*尚有很多缺陷,比较起来弓弩仍有较大优势,故而目前只能与骑射弓弩并驾齐驱,取长补短,互相为用。”

安九等诸将不由得礼道:“晚辈受教了。”

雷黑久在行伍,统兵戍边征战沙场三十余年,对军旅之事娴熟的程度,可不是大帐中这些年青人可比,他的判断是基于几十年的经验阅历而作出,使得大帐中诸位年青的将军们细细咀嚼后都觉得说得有一定道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