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76 会客

“光明圣教”作为阿不都凯恩都里大陆第一大宗教组织,根基深厚,信徒众多,中原佛道、青原密宗都可以说都与光明教会一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连带渊源。“光明圣教”虽然很少直接和正面介入大陆诸国的争霸,但在塞上的影响力非常大,否则西塞军政府也不会竭力推荐,甚至还劳动了圣光骑士团总帅安苡丹圣修女专程到行辕帅帐,亲自在武皇面前为师门说项斡旋,使武皇安东野同意接见自己一向不抱好感的光明教会来人。

坐落沧浪本岛的“大光明城”,山水钟灵毓秀,历来是滋养美人的地方,美丽的修女不但有如天上群星璀璨,令人目不暇接。

入驻塞上,武皇行辕的内室美女渐多,但除了“小内阁”的弯弓等人有着特别深的情意以外,武皇安东野对其他美女的感情并不怎么深厚,至于作为“战利品”和进贡礼物而纳入武皇内宅的美女,如八思巴活佛进献的喇嘛教佛母,以及达尔罕大汗赠送的的若干蒙金混血奴婢,还有司徒小月奉送的皓月女卫,更是完全没有什么地位。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夏雅雅的离开,使得寻常美女再也难以打动武皇安东野那颗日益被冷酷无情的杀伐决断包裹,被野心勃勃的权欲野望填充,被金戈铁马的热血浇灌起来的男人心,所以一般人眼中的绝色美女,到了武皇安东野眼中,并无多少怦然心动的感觉,自然也就不觉得有多少美女能入目入心。

那些部落族阀、教会门派作为“厚礼”的一部分送出的美女,武皇安东野予以接受完全是从政治笼络的功利角度来考虑,而没有一点是因为那些美女的柔媚、娇婉或者温柔,因为在这种时候,在那种场合,若拒绝接受进献的话,就等于拒绝了别人的“投诚”。不接受“投诚”,只能让那些部落族阀、教会门派心不自安,猜疑不休。疑心不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出大乱子,坦然笑纳,他们反倒舒坦安心了。

事实上在塞上驻留已有三个月,武皇安东野虽然接纳了不少部落族阀、教会门派进献的妻女妾婢,但其中绝大部分美女他连眼尾都没有扫过一眼,在这西征塞上最要紧的关头,武皇安东野全神贯注在军政大事上,不独没有时间,更缺乏猎艳的心情。

但是这前来行辕谒见的光明教会一行十九人,竟然都是极年青的修女,又个个姿色绝艳,清雅高华,淡然不类尘世凡俗之人,尤其是其中的特别出色的两位圣修女恩切布库女神与阿布卡赫赫天女,破天荒的让某野心中腾起一股占有的热望,大大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宏敞的行辕客厅幽暗朦胧,铜鼎中燃烧着龙涎香,浓郁的芬芳弥漫,一切似乎都变得如梦似幻。

武皇安东野歪在虎皮坐榻上,脸上挂着慵懒和煦却深蓄着几分危险的笑容,眼神冷酷似冰雪,犀利如刀剑,偶尔的闪过的一丝激赏之意,却是隐隐的令人心动,大有魅惑邪意。

“光明圣教”恩切布库女神一身素雅的月白圣袍,光可鉴人的青丝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簪了一枝碧玉簪子,清丽绝俗之处,犹如春天的第一抹新绿;淡泊若云、清明如水的眼眸却含着水雾般的柔媚,月白法袍上银色的云纹衬着珠光玉润的肤色,光艳清华之极。

在武皇安东野凌厉的目光迫视下,恩切布库女神沉静淡漠地默坐,沉寂如空山幽谷,一任室中诡异的邪风吹动衣袂,人如翩然欲去的飞仙,却是甚是淡定从容,嘴角眉梢隐隐含了一丝冷冷的笑意,如惊鸿一瞥,转瞬即逝。

回味着刚才那明透媚艳入骨的媚隐浅笑,武皇安东野心头不由火热,想想恩切布库女神的高贵独特身份和地位,就有一种邪恶的快感萌生,暗自在心中道:“古老传说,我那位老师暗黑大帝耶鲁里追求了恩切布库女神六百年都未成功,却不知是真是假!”

说到底,恩切布库女神一行女修屈尊降贵来拜会某野,也是出于不得已的苦衷。多年前的一场内讧,司职光明教会三大枢密主教之一的布星女神卧勒多妈妈突然发难,杀死巴那吉额姆地母,囚禁恩切布库女神,驱逐阿布卡赫赫天女等人,窃取掌教圣位;而后恩切布库女神虽然被暗中潜回“大光明山”的阿布卡赫赫天女等人救出,但忠于自己的信徒势力,已经远远难以对抗掌握了教会大权的布星女神卧勒多妈妈,尤其在得知布星女神卧勒多妈妈与教廷定西大将军顾西楼和称霸怒海的唐风兄弟联盟之后,越发感到式微的恩切布库女神从善如流,采纳了阿布卡赫赫天女的建议,通过目前在帝国狼群任职的旧部安苡丹圣修女从中穿线搭桥,走了三阿哥安妖翊的门路,才有了此次之行。

借狼打虎,这是常见的谋划,恩切布库女神动用其影响力,争取到直接谒见武皇的机会,就是要借助狼群的军方力量打击布星女神卧勒多妈妈。只是恩切布库女神这个如意算盘,遇见安东野这头饿狼,不让他吃上几口狠的,怕是绝难打响。

暗自在心里打着下流主意,武皇安东野将注意力转到另外一位女修阿布卡赫赫天女身上,只见她肌肤似玉,面若桃花,玉脸白俏俏,嫩生生,肌肤是几近透明的嫩白水灵,隐隐透着迥异凡俗的光泽,这玉也似的一个人儿,容光四射,美艳动人,比之恩切布库女神的清华雅媚又是另外一种风情。

那阿布卡赫赫天女漆黑亮泽的长发挽起成髻,同样也簪了一根碧玉簪,月白发袍罩体,隐约可见小蛮腰细,千种风情,万种妖娆都深藏在骨子里,以至某野疑惑,这是修道的女修吗?整个一绝色尤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