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380 以杀止杀

在狼都城中心最高的“狼神”大教堂钟鼓楼,楼下有一队“圣十字”军和一队“狼牙”秘密警察守护,楼上的两个男子正冷漠地察看着纷乱的局势,城中星星点点的火光,几乎把天空都映红了。

“长公主不是一向不喜欢你们‘暗部’插手皇族事务的吗?这次怎么肯一反常态让你文四爷全权负责处理这次突发事件?”处于半醉半醒之间的法务大臣竺洛大祭司笑道。

“呵呵,‘暗部’狼牙既心狠手辣,又最熟悉帝都等地的风土人情,摄政长公主殿下还能找出比狼牙更合适的人选吗?三公主殿下的‘刺血’宪兵队和十八公主殿下的‘炼狱’刑警师团那帮小子做事终究嫩了点,差着好些火候呢。”文四不无得意的道。

“哈哈,文胖子,你现在纵容坐视那些暴民四处纵火,就不怕把座好好的狼都城烧成白地吗?这城中火头看起来是越来越多啊,光靠消防队和城防司怕是不行吧?”法务大臣竺洛大祭司笑道。

“呵呵,我只是顺水推舟、就风点火而已,早就吩咐他们救火以隔离为先,隔断火势就算成功,小火不救,只救大火,应该可以控制一下火情的。再则烧的都是那些关东强姓宗族的大宅院,大祭司何必为他们担忧。”文四皮笑肉不笑的道。

“纵火已是大罪,谋逆*更是罪无可恕,你说最后摄政长公主殿下会如何处置?”竺洛打了个酒嗝问道。

“总要杀掉一批,充军一批,多半如此吧。这次摄政长公主殿下借刀杀人,铲除一切异己和不稳分子,恐怕就算这场乱子平息下去,后面的大清洗大搜捕也不会马上停止,会有很多人掉脑袋吧。安氏皇族的刀,可不是当摆设看的,许多强宗大族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谁让他们不自量力,想利用混乱对抗安氏皇族。呵呵,狼群对待绊脚石一向是冷酷无情的,他们正好成为安氏父女借以立威的口实。”看了一眼怀表,文四淡然的道: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开始抓捕了。”

随着一声令下,一直没有行动的秘密警察士兵和“圣十字”教士军团,开始涌向全城抓捕各类可疑人犯。

虽然有人试图反抗,但是执法者们配备的弓弩*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而那些在街边巷角痛苦挣扎,阵阵哀号的人,让所有目睹了这些场景的人浑身发抖胆战心惊。

喧嚣血腥的大年夜终于过去,*也逐渐在全城的大搜捕中平息,然而杀戮仍在继续。

在审讯各色可疑人犯的监狱牢房中,“炼狱”刑警种种粗暴凶狠让人难以想象的刑讯手段轮番上阵,各种事先已经被执法者拟好的“口供”在阵阵声嘶力竭的惨叫中出炉,然后那些最新被抓捕的嫌犯,又一个个被拖进去刑讯,多数人不能再从那里面出来,即便能出来也是血肉模糊的死尸。

*后的数天之中,每天都有涉嫌的士绅、商贾、平民、工匠、学生等各色人等被各种理由各种罪名处决,血流无尽,恐怖的气氛甚至连充满年味的大年正月也带上了无穷的血色和阴森。

至于这些被杀的人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是罪有应得,到底有多少人是无辜被杀,又到底有多少人只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行差踏错,已经没有人注意了。

只有那些列入了保护名单的士绅、官僚、商贾、工匠、教士避免了惨遭暴民荼毒的悲剧,而这一次那些参加“凉城客栈”辩论大会的民愿代表、学者大名,都不在安氏皇朝的秘密保护名单上,他们则遭到了暴民最彻底的烧杀**掠,以至满门被灭者多有,自然安氏皇朝在这后面藏了多少猫腻,动了多少手脚那只有天知道了,有关此事的机密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就会全部销毁,不会留下任何让人利用的把柄。

这其中,曾经对武皇西征大肆抨击,在辩论大会上慷概激昂语惊四座的关东士族司马错,被暴民砸的头破血流,新婚娇妻被暴徒*;而另一位反对党派的政治精神领袖秦秉祖秦老夫子,在*中祖屋被焚之一炬,幼女秦晓草遭污辱------诸如此类的恶*件,举不胜举。

能够免于荼毒的一部分学者名流都是态度相对温和,并不极端顽固的,摄政长公主总算是在最后关头高抬了一下贵手,让他们过了去。

类似狼都这样的杀戮场面,在帝国许多城镇市集同样的搬演,许多有若干迹象表明是不满、不服安氏皇族治理的地方强宗大族遭到了严厉的打击,不但人财物损失巨大,还有相当多的强有力的反对人士因此而死于非命。尤其是那些有证据证明与外敌有勾结的地方势力更是遭到空前残酷的洗劫和杀戮,令人触目惊心的灭门事件在帝国各地的大年正月都有发生。

甚至连天依商盟也有那么几家公司惨遭“暴民”的疯狂袭击而倒闭,天依旗下的公司部门都配有战力较强的佣兵保安,在殊死搏斗后仍遭灭顶之灾,足见施暴者之疯狂凶暴。

这一切,都没有劳动安氏皇朝亲自出手。安氏只是顺水推舟借用了这一场由敌对势力引发的*,借力打力,就让许多与皇朝作对的实力人物乃至许多实力家族就此灰飞烟灭,大陆除名。

以文四、竺洛等强硬派臣僚的主张,对那些明里暗里与帝国皇朝为敌者,该当株连九族,斩草除根,凡是勾结外敌,一律不留余口!

可是越来越有铁腕之风的摄政长公主安陌然殿下,断然驳回了臣工们的建议;她相信,只要除掉最顽固一些中心人物和重要势力,就足以稳定大局,并清除干净今后帝国发展的障碍。

“但凡世间之事,物极必反,否泰从来相连,祸福亦自相依附,不予杀伐惩治,是故息养奸,杀伐得太狠、惩治太过,则只能伤及帝国元气,得不偿失。此乃为政之道,陌然与诸大臣共勉。”摄政长公主的这一番话,赢得了几位内阁文治派重臣的一致激赏。

就在关东士庶人等每天在血腥中战战兢兢地小心翼翼地过着日子的时候,塞上狼群已经吹起总攻决战的号角!

西南塞上,大雪谷外外,吹角连营,一片苍茫。

广袤无边雪原上,积雪覆盖,一座座军帐星罗棋布,连绵数百里,狼旗大纛上的齐头狼图,远在三五里之外都还看得清楚。

各色战旗在寒风中飘扬,一队队轮值的剽悍狼群士兵牵着凶猛的地狱军犬四处逡巡,弓刀在腰枪在手,军容肃然,戒备森然。

营地中操练的各部士兵,即使在过年的日子里,例行的会操也是一丝不苟,鼓角轰鸣,旗帜飞扬,雄壮的呐喊声令人热血腾腾。

威权独擅,野心勃勃的的平武皇安东野,纵马驰骋塞上,铁蹄踏处,尸骨如山,流血漂橹,如今尽行收取塞上之地,率领百万铁骑驻于“斯林大公国”国门之外,每日操练不辍,军威赫赫,直令公国国内军民胆寒股栗,一时尽皆肃然,不敢张声。

当暮色降临,号角呜呜,在广袤宽广的原野上回荡,营地中燃起一堆堆篝火,将士们正在对着炙烤的牛羊肉狼吞虎咽分而食之。

大年之夜,普通士兵照例加餐,晚饭每人加了一大块牛肉和一大块羊肉,盐水豆芽儿、盐水煮黄豆、酱汁煮豆腐的份量比平时更多了一倍,还有大碗的谷饭也比平时份量足,除了警戒师团的将兵,甚至每人还分到了些许果酒和米酒。

当蒙金部达尔罕可汗、青原部八思巴活佛、赫连部赫连铁树部主、皓月部司徒小月女王、楼兰部伊斯达国王等塞上尊贵客人,在新任的“西塞总理王大臣”三阿哥安妖翊的陪同下,来到谷中军营,甩鞍下马时,看到的就是一张张被篝火映得通红的脸庞,每一堆篝火旁都有十数个士兵围成一圈,篝火中间则架着烤得焦黄发亮油光滋滋的牛羊肉,酒坛子已经撂得老高,士兵们随便在身下铺张鼠皮或羊皮坐褥席地而坐,大碗喝酒,短刀剁肉,高声呼喝,一片喧闹,人人脸上汗津津脸泛红光,都沉醉在牛羊肉烧烤的香味和激昂雄壮的鼓角笛箫的合奏声中,甚至有人高声吟唱起家乡的关东小调,冬季的寒风似乎已经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