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408 雪夜情仇

武皇安东野说罢,不由分说抖手扔给那蒙金大汉一块佛牌,又指着远处山林中呐喊震天,兀自搏杀不休的血腥杀场,说道:“看见了吗?那里,我的部属正在浴血苦战,不过人手不够,无法严密封锁妖人们的人向外突围逃走,你们的任务就是游走于外圈,凡是向外突围的人无论是谁,尽可能给我拿下,若有反抗,可予以击杀。”

武皇安东野心中清楚,若是把这些根本没有在一起配合过的人投入战场,恐怕会扰乱己方部属原本的攻防体系,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但是让他们自成一体,在外围游走伏击,如此安排则对整个大局并无多大妨碍,也正好利用这批边蒙金锐士的擅长潜伏哨探、伺机伏击的长处。

只是武皇安东野笃定这些蒙金锐士会答应的神情未免太过奇怪太过自信,至少在恩切布库女神几个人的眼中,这是颇有些奇怪了。

她们却不清楚,武皇安东野在短短的几句对话中,已经无声无息地成功诱导了这五十来个蒙金锐士的情绪和心思,使他们在潜意识中莫名其妙地信服武皇安东野的话。

武皇安东野拿出的那块佛牌,是某野正经八百受封活佛的信物,对青原喇嘛而言,具有相当的权威,这些蒙金锐士中肯定有认识和了解这种佛牌所代表的权威,也用不着他多费什么口舌。

果然,如武皇安东野所料准的那样,在武皇安东野并未清楚表明其身份的情况下,这些蒙金锐士只稍作商量,就同意了武皇安东野的要求,答应在外围游击堵截。

武皇安东野现在手头的人手确实不够充足,顺势利用上这批边蒙金锐士,也只是多布下一颗棋子而已,究竟能发挥什么作用,发挥多大的作用,就连武皇安东野自己也不敢作预测。

这仅是战场上的一个小小插曲,打发走了这批不期而至的蒙金锐士,武皇安东野仍然将其主要的精力关注着山林中仍然很激烈的搏杀,心中感叹着霍州天妖宗疯狂信仰的偏执魔力是如此的强大而可怕,艰苦的战斗一直持续,将近天黑时,霍州天妖宗的败势已成,形势趋向明朗,武皇安东野觉得此行目的也算勉强达到,没有太大的必要非逼得对方作困兽之斗不可,而且也俘获了不少霍州天妖宗的妖人,看看天色,冬夜作战不太有利,遂传令收兵。

在矮丘上,遥望着霍州天妖宗残剩下的一干人逐渐溃散突围,但是各处流水报来的军情,却让武皇安东野颇有点失望,此地并没有发现霍都公子等高阶妖宗人士的踪影。

对于武皇安东野而言,就当前的情势,基本上算是完全失败了,兴师动众,劳而无功,他这个主帅要负上大半的责任,错就错在他操之过急,太急于求成。如果此次能擒获霍州天妖宗的主要首领人物,倒还可以勉强找补回来,如今则不免让武皇安东野感觉有些丧气,不过能救回一些人,仍然能让武皇安东野按照自己原先的构想稳步推进,不至于全盘落空,则是大幸。

当然,这完全是武皇安东野自己的反省,起码就目前的情势,是没有人会指责他这个胜利者的,即便这是一场很糟糕的“胜利”。

对于救回了塞上诸王一干人中的大多数,武皇安东野多少有些安慰,这些塞上王公首领是他实现向中原进军的一枚重要棋子,谋划了这么久,如果却完全落空的话,那真是让人非常痛惜的事情,幸好还是勉力保全了其中的大部分人,而且这次虽然兴师动众,辛劳而无大功,却也收聚了这一干塞上王公首领的人心,这一行动本身的影响也许需要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才会逐渐显现出来。

再则,武皇安东野刚刚已经接到羽訫暗黑骑士团与蒙金侦骑的急讯,司徒小月的闺蜜月魂等一干人与落在妖人手里的楼兰王戈盾,也已经被解救出来,虽然帮助解救月魂等人的黑袍客来历神秘,暗部至今还没有摸清其底细,但这种结果还是足以让武皇安东野迅速抛开沮丧,变得神采飞扬,开心起来。

篝火点点,照耀积雪的山林。

在山林中苦战了整个白昼的士卒,终于可以安心的择地宿营,美、美地喝上一口肉汤,饱嚼干粮、烤肉,在呼啸的山风中酣然入睡了。

身为首脑,却是不可懈怠,武皇安东野连夜听取了月魂等人的禀报,不仅对黑袍人这些人的来历和用意都让人迷惑,无缘无故三番五次的暗中出手相助并不是什么好事,这让武皇安东野无来由的感到一些不安,未知的东西总是比较容易让人滋生潜在的恐惧和防备。

昏黄火红,篝火隐隐约约地照着沉睡中的营地,山岭沟壑间的松涛雪吟便被篝火随风飘忽的光影悄然绞碎,洒落在凛冽的寒风之中,夜深千帐静寂,唯有篝火摇红,照耀着值夜的狼骑逡巡不眠。

劫后重逢的司徒小月与戈盾在不远处的军帐里缠绵亲热,武皇安东野坐在帐外空地的篝火旁挑弄着薪火一言不发,爱犬孤狼偎在主人身畔,一步不愿远离------

就这样武皇安东野在营地中心静坐了一夜,天色刚亮,武皇安东野便已起身,即刻下令束装就道,拔营起程,整个营地遽然而动,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动身。

这时,蒙金先锋营的那一小队锐士出现在辕门之前求见,其实武皇安东野几乎已经快要把他自己随手布置在外围的这枚棋子给忘记了,这时候才回想起来,即刻命人传见。

令武皇安东野没有想到的是,这队不过五十人的蒙金锐士在外围的游击居然成果不俗,击毙杀伤不下五六十人,生擒俘虏的则有六十多人,而且其中还有几个位阶很高的妖师,也在溃散途中阴沟里翻船,逐一栽在了这些无名小卒手里,并且象驱赶牛羊一般的被驱赶到这里,其状之狼狈,令人不忍多看。

这一队蒙金锐士,已经拿着武皇安东野给的佛牌从青原部的一队喇嘛武僧那里要回了他们的袍泽兄弟,除了把他们生擒的俘虏解送过来之外,就是专程来归还那一面起了作用的佛牌。

武皇安东野哈哈一乐,对自己小瞧了这帮蒙金锐士的能耐感到荒谬,这些草原汉子中藏龙卧虎,实在不可小觑;而另一方得知武皇安东野的真正身份时,更是惊若天人,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