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412 闲庭信步

武皇安东野与安天依皇后自长公主安陌然卧房内出来,已是月在中天,清霜满地。

寂静的宫廷庭院,恩切布库女神和阿布卡赫赫天女还是惯例的一前一后控制住进退线路,留神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长公主的病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御医说,陌然本自操劳国事过度,又吃爷‘诈死’那一吓,惊了心脉,急切之间怕是不会有好转的。”安天依皇后道。

“是啊,小陌然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让人看了直心疼------”武皇安东野语气歉然的低声道。

“当下最要紧的事,就是四阿哥的婚礼,子轩行四,按照规矩,怎么也要有个比子轩行长的公主出面主持大局,陌然这一病倒,二公主和三公主是喊打喊杀的,小四又太文弱,五公主以下行位又低了,怕是压不住场面,被亲家那边寻出什么不是来,真真是难住了。”安天依皇后道。

武皇安东野负手而立,仰着头凝望着月轮西移,良久才道:“这种场面上的事宜,繁杂琐碎,梓潼和影儿做不来,也只有小娆赶鸭子上架了,大不了派两个干练的副手去帮她一起料理应酬。”

“那就派小八吧,陌然巡视地方和染病期间,奕雪代为打理朝政,也算做的中规中矩,有板有眼,能力是不差的。”安天依皇后提议道。

“另一个副手人选就派给十福晋沙莺吧,左右都是安氏的儿媳妇,拓跋公主那里也方便说话沟通不是。”武皇安东野吐了口气道。

“沧浪那边来信了,辰源亲王殿下喜得千金,小公主取名烟卿,臣妾已经让‘外务省’沙狸大人备下一份厚礼送过去了。”安天依皇后道。

“希望小野和烟卿他们这一代长大了,能快乐平安的生活,别像他们的父辈一样打打杀杀,反目成仇------”说话之间,已经放开了挽握着的妻子那只小手,左拇指一亮,那一枚乌金飞戒急速旋转,倏然之间,飞跃指尖,然后象鬼魅一样不知飞到何处去了。

只是转瞬之间,风雷隐隐,明亮的月光之下,可以清晰看到枚乌金飞戒从远处破空疾飞而回。几乎与此同时,阿布卡赫赫天女已经飞驰出去!

“爷,这是怎么回事?”安天依皇后问道。

“没什么?哼,看来皇宫的警戒防卫是该整饬整饬了,居然让不明身份的人潜了入来,暗中窥伺。”武皇安东野说着,击掌喝道:“来人!”

“属将在!”突然间,一个御前带刀侍卫出现在武皇安东野身前十步,这是大内御前狼牙侍卫专司戍卫皇宫的一队狼卫统领,狼牙卫队皆为奇才异能之士,主要警戒防备单人或小股高手对武皇或皇族要员的突袭刺杀,战场上冲锋陷阵是不用他们的。

以往武皇安东野的主要防御力量是三大骑士团,自从下雨石的”亡灵骑士团“东驻修罗镇压修罗皇室后,保护武皇安全的重任就落在了安苡丹“圣光骑士团”和羽訫“暗黑骑士团”肩上;很显然,由于武皇的被袭受伤,让军方高层和内阁首脑对现有的防护网的可高兴提出了质疑。如今“圣光骑士团”几位高阶的女修几乎人人带伤,而羽訫姑娘麾下的“暗黑骑士团”,因塞西总理王大臣三阿哥安妖翊提议由暗黑旗下的狂战士首领雷战留在“天雷部”,帮助军政府收拢部众,另外一位重要副手月灵女祭司,则是因为精灵女王月魂与帝国大阿哥安惜泪完婚常驻东方修罗而被留在”精灵部“继承王位,而导致骑士团成员调配也有些捉禁见肘。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天后安天依从自己的商盟亲信部队第一师团选拔了部分武功高强之士,充斥到狼牙卫队来,增强皇宫的守卫战力,以策万全。

“带人去看看,应该是两个人,跑了一个,另一个中了孤的飞戒,如果没有摔死,就拉去‘赤柱监狱’让十八公主好好审问,他们是怎么潜入进来的,有什么目的,一定要问清楚。你交代‘炼狱刑警’的人,千万不要把人弄死,弄死了,孤唯你是问,明白?”武皇安东野吩咐道。

“属将明白。”狼卫侍卫长转瞬消失在原地。

武皇安东野手中的暗器,乃是“赫连堡”堡主赫连铁树所赠,先前在“大雪谷”对抗霍都公子时折损了一枚,赫连堡主随后又赶制了一枚相赠,颇为武皇喜爱。

“看逸去那人的背影身法,很像‘天狐宗’的萧霓妃,爷。”阿布卡赫赫天女去而复返,语气不是很肯定的道。

“该来总会来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可担心的。”武皇安东野突然抚掌拍了两下,“好了,我们回去。”轻轻的左右各挽住恩切布库女神和阿布卡赫赫天女一只小手,不容挣脱的携美并行,嘴角不免有些得意。

“你这个爷,真真是没个正经,连两位清心寡欲、德高望重的圣修也动手动脚的胡乱亵渎。”被冷落一边的某依不痛快的道。

两位圣修女虽然不便强硬挣脱主人魔掌的挽握,却也不甘心就此让某野得意,阿布卡赫赫天女语带讽刺地道:“皇爷,皇后娘娘可是发话了,再胡来小心回宫跪搓衣板呢。”

“妞儿,听说商盟旗下几个分公司最近都不消停,可有此事?”武皇安东野目光愈发凌厉,只注视着妻子,不言不语,气氛顿时紧张。

安天依皇后眼观鼻,鼻观心,默然道:“臣妾也是奇怪,我们帝国发行的‘狼币’刚成雏形,商盟旗下几个子公司的股东就一起向臣妾施压,以退股相要挟,阻挠帝国新币的上市发行。臣妾怀疑这背后一定有人搞鬼。”

“哪个狗日的胆敢闹事,孤就要他好看。哼。”武皇安东野冷笑,阴森森的道:“过几日四皇子大婚,让他们每人拿出五百金的孝敬,省的一天到晚上窜下跳不干正事。”

“爷,您这是穷疯了吗?敲起那些生意人的竹杠来了。”皇后安天依又好气又好笑的道。

“咱们安氏第一次操办这么大的喜事,大陆各国少不得贵客名宾,把爷的意思透露给小四、小八和十福晋,望大了办,平日里大家省就省了,但在这关乎国体和皇室颜面的事情上,别不舍得花钱,让拓拔野那小子笑话女儿找了个穷婆家,一切要操办的体体面面,漂漂亮亮,又值帝国西征大胜,更得让列国看看我们‘不灭皇朝’的盛世国威。”武皇安东野兴致颇高的道。

“爷带回来的列位佳人,如蒙金美奴、青原佛母、皓月女卫、斯林胡姬等,合计四百零七人,臣妾都已吩咐晓依安排妥当,各位佳丽的常例和胭脂钱与抱琴、弯弓等人相同,爷可否满意?”安天依笑着问道。

武皇安东野正要开口,就见浅野结衣一阵碎步风快走来,不由得迎上前问道:“爱妃,大头怎么了?”

“爷,小阿哥又发高烧了,您过去看看吧------”浅野结衣话未说话,武皇安东野以撇下诸女,向浅野皇妃的寝宫发疯般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