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420 天京

入夜时分,一艘大型渔船,趁着月色从波涛汹涌的“怒海”外海驶入“天京”湾。

“天京”,作为当下沧浪掌握国柄实权的武藏皇室所在地,人口密集,商业发达,濒临海湾。

现在已经是初夏,海风鼓起风帆,船行似箭,悄悄的在海湾中划出一线水痕,最后靠泊在远离“天京”城的一个偏僻渔村附近,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一直没有人下船。

天色已晚,小渔村中家家闭户,无人在外行走,更没有人注意这艘海湾里常见的渔船了。

夜色更深,两个头戴斗笠的沧浪武士在夜幕中蹑行如飞,迅速接近渔船。

一声夜鸟啼鸣,其中一个沧浪武士手中一扬,三点如磷幽光在夜幕中前后衔接,一闪而逝。渔船中也闪出三点幽光,宛如夏日之萤火,冉冉而灭。

两个沧浪武士便如两头大鸟,拔地浮空,纵跃上船,瞬间钻入船舱。

船舱内却是灯火明亮,散坐着十多个沧浪武士装束的高大男子。当中打横坐着的一个年青武士,约莫二十五六岁,儒雅不凡,气度沉凝,装束也是纯白的绫罗箭袍,腰系缎带,斜插着一把短刀,桌上则横搁着一口武士、刀。

这年青白衣武士凝神注视着两个沧浪武士,目光迫人,其冷如冰。

摘下斗笠的两个沧浪武士年约三十余岁四十不到的样子,壮硕剽悍,后者入舱时脸上浮现的一丝诧异之色早已一现而逝,在舱中站定之后,肃然正容,长揖作礼:“北条武参见唐大公子。”

这年青白衣武士赫然是萨满唐门大公子唐风,难怪纵横“怒海”的“血鲨”老大“准男爵”北条武,虽然是经历过无数风浪,仍不免有些诧异。

“男爵不必多礼,唐某这次让一更贤弟把您请来,就是说说闲话,请坐。”唐风微微笑道,温文尔雅,风流倜傥,象个文采风流的饱学儒士,然而知道其底细的都知道,当年“伽罗城”流民之乱,唐风在千军万马中率军奋勇杀敌,高呼酣斗,所向披靡,遂论功封为“定西大将军”,他在战场上亲手杀死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皇朝双星”的威名煞气、镇边将军的官位可都是以许多流寇悍将的人头堆积出来的。

“大公子易服深夜召见,不知有何要事?”“准男爵”北条武坐下动问道。

唐风微微叹口气,说道:“如今我们兄弟经营蛇岛等蛮荒群岛,辽东战事频仍,渐感人手不够,耕种、畜牧、渔猎、贸易、开矿、冶炼、铸造、造船,都大大的短缺人手,尤其是耕种,如果在明年还补充不上人口的话,群岛土地就要大批撂荒了,那时候粮食就是大问题。现在虽然想了些法子,在海岸也招募了一些人,但也是杯水车薪。唐某想来想去,就想到男爵,如果你我两家合作,用兵一举克定天京,平分沧浪,实在是易如反掌。”

“准男爵”北条武心头微凛,随即大笑道:“这两年本爵被辰源那个小儿追赶的亡命海上,大公子所言,正合我意!”

“定西军顾西楼顾爵爷那里和卧勒多妈妈布星女*人马会与我们一起行动,我所顾虑的是沧浪军方的几位实权人物和‘天京’本地的黑帮势力。”唐风双目精光闪烁地看向对方。

“大公子尽可放心,帝国军方高层有本爵的至交亲朋,至于‘天京’黑道,本爵也多多少少能说上些话。”“准男爵”北条武呵呵一笑,道:“大公子要不要见见’天京’的黑道领军人物呢?”

“不知道这‘天京’有什么了不起的黑道人物?”唐风顺口问道。

“准男爵”北条武嘿嘿笑道:“‘天京’的黑道人物有点来历是真的,但有多了不起倒也未必见得。一伙是‘影刃族’的影武者,都是武藏皇室的密探刺客;还有一伙则黑山满手下的‘黑衣社’。

影刃一族原本是先天皇兄长旗下大将长谷川的部属,武藏天下击败兄长的军队平定沧浪之后,失去主君的影刃一族,也投到了武藏天下的麾下,和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

至于黑山家族的‘黑衣社’,是帝国乃至大陆最大的人口贩、卖家族,其家主黑山满近年来罕有在公共场合露面,家族的生意都是有其第四子黑山徵全权打理,这小子心狠手辣,翻脸无情,比起他的父兄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日子很出位,我们大可以尝试一下。”

唐风听着“准男爵”北条武的简略介绍,点点头,说道:“嗯,和本地黑道搭线的事情,男爵就费心安排好了,不要让武藏家摸到咱们的底细。”

“大公子放心好了。”“准男爵”北条武道:“沧浪自从武藏天下死后,理惠公主登基,倚重夫家辰龙父子,早已引起其他军方高层统帅的不满,只要再搭上黑山家这条线,沧浪已有一半在你我囊中。”

“那就有劳北条兄了。”唐风知道他在沧浪厮混也有多年,也算得上“天京”一带的地头蛇了,与军方渊源极深,眼线颇多,这与“天京”地面的黑道人马搭线的事,交给他办自然再好不过了。

唐一更眼中冷电陡盛,举手快速作了几个手势,口中急促地低声说道:“有人过来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他话声未落,唐风等人身形已经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准男爵”北条武也是反应敏锐,虽然还未听到声音,却毫不犹豫地闪掠腾挪,巧无声息跟了过去,转瞬之间,一行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步声轻灵,就在唐风等人刚才密议的渔船,出现几个行动敏捷的“影刃族”黄衣武士,四下里搜查翻找。

“咦?刚才明明看到船里有人,怎么都不见了?!”为首的“影刃族”五大堂口“黄土堂”高手土太郎摸摸脑后,奇怪的道。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太郎。”土二郎怀疑的问道。

“不可能。”土太郎微微一顿,大声道:“马上通知少主和师尊,海湾发现可疑人物,请求加派人手前来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