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帝国

0449 空营

狼群营地当中已经一片空荡荡,所谓的营帐多数就是一两根棍子撑起的白布一方而已,完全没有遮蔽风寒的作用,甚至于有些“营帐”根本就是垒土成丘,覆盖了一层雪,远处看倒也蛮象营帐,营地中灶埋了,大部分军帐拔了,只有虚插的旗帜在劲烈寒风中翻飞漫卷,营地边缘的营帐、旌旗倒是真的,除此之外,便是一堆堆的马粪牛粪和湿柴一起燃烧,捂出来“袅袅炊烟”。

狼群这一路的主力肯定是昨日入夜后就从容退走了,而断后的骑兵估计也是在黎明之前悄无声息的牵马退走,现在就是定西军想追赶,也为时已晚。

因为前一晚黑暗中的血腥杀戮,狼群方面的羽訫姑娘“暗黑骑士团”技高一筹,神出鬼没,杀得定西军剽悍精锐的边哨营谍探也心中暗自凛凛,昨晚行动就不免束手缚脚小心翼翼,不敢太过于靠近狼群营地,以至于让狼群得以悄然遁走。

李敢脸色很不好看,纵横沙场多年,临老居然让一个跛足小儿给耍了一把。

多年的战阵阅历,李敢感觉到这里面大大的不对劲,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武皇安东野亲自率领的这路骑兵都没有临阵而遁的理由,而且似与印象中勇猛敢战的武皇判若两人,这不能不让老将心中生疑。

“喀!嗒!”

两声金铁之音鸣响,一口闪亮的厚背长刀弹开刀格,划出一抹寒芒,在李敢手中挽了一个刀花,狠狠斩在一杆旗帜上。

利刃毫无阻滞的掠过旗杆,将其一刀两段。

绣着刀斧图案的帝国近卫认军旗,喀嚓一声,伴着洁白的雪花飘然倾落,火红的旗面、金色的绣像在雪地中是如此的刺眼,如此的灼心!

“回营!”李敢大喝一声。

话音未落,轰隆巨响,整个营地宛如山崩地裂一般,火焰硝烟迷漫,连续的巨响震耳欲聋,天地为之变色,定西军立时人仰马翻,喊叫、马嘶,一片混乱!

待整个营地逐渐平静,已经面目全非,脸色铁青的李敢在重整收拢了军伍之后,发现这一通乱下来,又损失了不少骁骑。

可恶的狼群断后部队一定是估算好了大致的时间,用燃烧缓慢的信香引燃埋设在地下的火药,藉以杀伤冲进营地的定西骑兵。人马都不见影了,居然还留着这一手毒辣的阴招,真够损的。

李敢有点气急败坏,不过仍然强自镇定心神,抑制怒火,收拢兵马匆匆回营。

肯定已经发生了什么!

李敢直觉狼群的突然消失,其中大有文章,需要赶快回营与顾西楼商议。打仗他是一把好手,要说到应付这些波诡云谲的阴谋,还当是顾西楼较为拿手了。

顾西楼见李敢、申屠狗在很短时间回营,大是惊讶。

再一听狼群突然遁走,顾西楼只觉一阵寒意直冲脑门,心念百转间,脱口说道:“不好,伽罗危矣!”

李敢闻言一怔,但马上反应过来,这一次狼群三路进兵,俱从南向北推进,定西军兵力部署很是紧张,侦骑谍探全部重点部署在南线,北线根本就是有所忽略。

那些四处征调集中的民壮也大部分配置在几个重要的城池固守,边墙的戍守其实已经相对空虚,再加上帝国狼群三路进兵,将定西军的精锐兵力和注意力大部分都吸引到了南面,这时若有一支精锐兵马从北面边墙一线突破,拿下边墙一线,甚至攻破伽罗城恐怕也不是太难的事情了。

顾西楼恨恨说道:“可恨我等却被狼群精心营造的假象诱出了‘伽罗城’,半路阻截,致使北线空虚。我们在这里被安东野牵制,耽搁了两天两夜,而在这两天‘伽罗城’中竟然毫无消息传来,本镇早该想到伽罗有变才是,是本镇疏忽大意了。但是,狼群还有哪支兵马没有被我们打探到呢?唉!中军官,即刻传令,全军弃营起程,一切与战斗无关的东西都不要带,全军急行军,赶赴伽罗。咳,但愿还来得及赶回伽罗。”

“伽罗城”储藏了定西军近一半的粮食、草料、军械,伽罗若失,定西军等于有一大半命脉落入帝国的掌握,可以说定西诸将的身家性命全部系之于伽罗的粮秣军饷,不能不救,也不得不救,伽罗若失,定西势必易帜。

不久,顾西楼、李敢、申屠狗即率领骑兵急匆匆先行起程,蹄声很快远去,而顾西楼则让一干统领步卒的将领,随后兼程急赶,向“伽罗城”进发。

趁着黎明前的暗夜,沿着“伽罗河”谷遁走的武皇安东野所部攀城而入,不动刀兵,轻松拿下松懈无备,又只有不到万人守备的一座定西县城“河谷”,已经休养了半日,骑士们或是治伤,或是饮马喂食,或是烧煮食物,或是烧水沐浴,或是整备鞍马军械,又或是勘察地形设防,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治患疗伤,养精蓄锐。

顺利拿下河谷县城,让士气受挫的狼群骑士们兴奋起来,一扫憋闷的恶气,重新昂扬斗志,摩拳擦掌准备着横扫“定西军”。

武皇安东野、六阿哥安梓冉、安天命、沙火狐以及各旅团的旅长、团长的一干军吏僚属都聚集在县衙大堂上,蹲在以酥油花和粘泥临时捏成的沙盘前,探讨着如何进兵。

军吏匆匆拿着最新的塘报过来禀报军情,武皇安东野接过塘报一看,哈哈一笑,“伽罗大捷,小六和吴家叔侄已经得手了。”

众将无不喜上眉梢,武皇安东野又道:“还有一个好消息,侦骑探报,定西军李敢所部已经弃营北走,骑兵疾行,步卒殿后。”

“啊!”诸将都觉眼前一亮,这意味着定西军后方有变,有利的战机近在眼前,战前的谋划果然开始发挥作用了,牺牲那么大,若是全然无效,那可就亏大了,大家脸上无光啊。

“即刻出发,除了伤势较重留下守城外,再留三千骑,其余人等,全部给孤轻装疾追。”武皇安东野不容置疑的下达命令。

二万余骑犹如一群恶狼,急速奔出米脂,沿着“伽罗”河谷兼程追击,蹄声犹如隆隆闷雷,直向天边滚动延伸。

雪,覆盖了年久失修的驿道,频繁的战火,让原本平整的定西驿道显得坑洼不平,虽然屡屡修补,也是不尽人意。

寒风呼啸,凌乱的雪粉扑打在脸上,隐隐生痛,定西军殿后的步兵们冒着风雪急急赶路,在茫茫一片雪白中,煞是显目。

推着战车在雪地里跋涉急行至为不便,幸好眼下这雪下得还不是很大,定西步兵尚不觉得太过辛苦。

统领这二万步兵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幸好目的很简单,就是尽快赶到“伽罗城”,因此几个步兵统领,各自督促自己的部属兵马向前赶就是了。

冬天的夜来得早,步兵们一路急行,燃起了火把赶路,正是疲劳不堪的时候,不过“伽罗城”也越来越近了。

这时,大地微微颤动,后方响起隐隐的蹄声,领兵诸将心知不好;这时候从后面追上来的人马,十有*不是友军!

就地围成车垒,据垒抵抗是眼下唯一可用的办法,他们没有骑兵的策应和支援,骑兵都被顾西楼等带走驰援伽罗了。

大地猛烈颤抖,轰隆蹄声仿佛已经在耳边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