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十二章 女警凌水柔

刘邦额头留着冷汗,有些心虚的看着秦毅冰冷的眼神,心中凄苦无比,“大爷我怎么这么衰,荣华富贵没了,皇帝也当不成了。穿越了一千多年,难道就是为了变成一盘菜送到蒙毅手里,让他生吞了我?”

就在两人沉默以对的时候,一声凄厉的尖叫突然传来,“大家快跑……城管来了。”

紧接着原本热闹有序的大街上一阵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的乱做一团。小摊主们慌乱的收拾起东西,推起小车撒丫的逃窜起来。远处有一群穿着制服的彪形大汉快步向这里跑来,嘴里还大叫着,“都给我站住,不许跑。”

傻x才不跑呢!难道留在这让你罚款?小摊贩们鄙视的唾弃着,脚下的动作却越发的迅捷起来。

刘邦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一跳,急忙站起来,要说他最害怕什么人,城管绝对就在前三名以内。当然第一是蒙毅,第二是老婆。刘邦来到这个时代以后,无以为生,幸运的被一个卖包子的老头收留,跟着学会了做包子的手艺,老头去世以后,刘邦顺理成章接下了这个摊子,开始了卖包子的生活,虽然艰苦了些,却也能添饱肚子。

可是这又哪里是秦朝那会,当街扯块破布,上面摆点东西就可以随意贩卖。现在的社会可是有城管这种光荣而伟大的职业,专门用来打击这些小摊小贩。可刘邦哪里知道这些,第一次出摊还专门选了个风水好的地段,结果还没开卖就碰上了凶神恶煞的城管大军。不但摊子被人没收,因为自己上前争执了两句还被喝了酒的城管带回城管所里一阵胖揍,鼻青脸肿的交出一大笔罚金才被放了出来。从此以后,城管野蛮的行为就深深的印在刘邦的心里,时常哀叹着“城管猛如虎也!”

刘邦麻利的收拾好东西,还不忘转身对着目瞪口呆的秦毅抱了抱,“兄弟后会有期,为兄先走一步。”说着推起小车,一溜烟儿的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看那模样身体比以前不知道强了有多少。

秦毅拎着油条,站在一片狼籍的街道上,看着城管对着没有来的及逃跑或是跑得慢被抓住的小摊贩一阵胖揍,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秦毅眼角不停抽搐着,“这…这简直就是匈奴人啊!”

城管的喝骂声渐渐远去,秦毅又些疑惑的望着刘邦逃走的方向,“他为什么也来到这个时代了。”难道也是“他们”做的手脚?拍了拍有些发昏的脑袋,秦毅暗道,“不管怎么样,月儿的仇可以报了,不过再此之前我得先帮赵岚摆平她的麻烦。刘邦,就让你在多活两天吧!”

突然一股如兰似麝的清香钻进鼻孔,顿时秦毅精神一震,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下意识的**着鼻子,有些怀念的想到,“好像当年月儿身上的味道啊!”

秦毅闭着眼睛,心中感慨不已,脑子里不停的回想着和月儿在一起的情景。

凌水柔站在秦毅面前,看着眼前男子一脸萎缩的陶醉表情,小脸气的通红,“喂,你闻够了没有。”

秦毅正在缅怀自己的妹妹,突然被人打断,心中暗暗不爽,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站在面前,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满脸愤怒的神情,高耸的胸脯随着她喘息上下起伏着。秦毅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头,“这位姑娘,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我是重案组的,你满脸萎缩的杵在那,干什么呢?”凌水柔从怀里掏出证件在秦毅眼前晃了晃。

“闻香味啊!”听到眼前的清秀的女子居然是警察。秦毅肃然起敬,对着凌水柔满脸老实的说道。对于这些保卫人民的战士,秦毅还是有一种特别的情感,看到他们就能想起自己的蒙家军。

“哼!那你知不知道,香味是从哪来的?”

秦毅摇摇头。

“你闻的是本姑娘的体香。”凌水柔脸色通红,有些害羞,但仍然死死的盯着秦毅,“而且,你还满脸**Dang的怂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肯定是意图对我不轨,信不信我可以告你非礼警察,把你抓回看守所好好蹲上几天。”凌水柔恶狠狠的说道。

“啊?”秦毅张大嘴巴望着眼前清秀的女子,想起了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从来没有听过站在大街上闻闻香味就是非礼女性了,要是这样看守所还不天天爆满啊!

凌水柔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男子,心中有些得意,“嘿嘿,居然碰上个法盲,三两下就给他糊弄住了。看你还不老实的配合我。”轻轻干咳一声,微微扬起白嫩的下巴“嗯,不过看你也是出犯,只要你好好配合我的工作,我就放过你,知道了吗?如果你表现的好了,我还可以为你申请优秀市民的荣誉。”凌水柔的声音越来越温柔,充满了蛊惑的味道,像是勾引小白兔开门的狼外婆一样。

秦毅被凌水柔弄的晕头转向,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

“那么,你告诉我,刚才你在这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比如身上发冷,头皮发麻,或者浑身突然不舒服,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秦毅心中有些奇怪的望着凌水柔,她不是刑警吗,问这些干什么,难道是卫生防疫站的人员?可是最近好像没有流行什么疾病啊!“没有……”秦毅摇头道。

“真的没有?”

“嗯!”秦毅一脸肯定的模样。

“那就奇怪了,明明感到杀气是从这里传过来的,怎么这么快就消失不见了呢?”凌水柔小声嘟囔着,满脸愁苦的表情,“还以为能发现那个杀人狂魔呢,没想到白跑了一趟。”凌水柔跺了跺脚,看着还在那傻站着的秦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还不走,想让我带你回看守所啊!”

秦毅满脸大汗,“原来是自己刚才不小心散发的杀气把她引来的,好险啊!幸亏自己及时收敛了起来,要不然被误认为那个什么杀人狂魔就惨了。”想到这里秦毅转身就走,身后还传来凌水柔自言自语的声音,“一定是这个小白脸平时就知道花天酒地,年纪轻轻的就不行了,身体虚弱当然察觉不到杀气了,嗯,一定是这样,我在找别人问问…”

秦毅脚下一个趔切,心中大感不忿,“我他妈还是处男呢!怎么会不行。”加快可脚步,生怕忍不住回去告诉那个小妞,“我不但能行,而且非常行,不信你试试?”不过要真是那么说,自己恐怕就真的要被送到看守所蹲两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