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九十四章 凌家往事

“啥?”沈倩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她实在没有想到秦毅的要求居然如此简单。这简直就跟白送没啥两样啊!

“那个,秦先生,您确定只是这样就足够了?不需要什么别的东西?”原本下定决心,就算秦毅要自己陪他上床,沈倩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一切都是为了*的利益嘛。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看了半天(在沈倩自己看来)到头来的要求却如此简单。此时的沈倩真正有些搞不懂面前的男人了。

“要不你还想怎么样?”秦毅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端起面前的酒水一饮而进。

从坐在餐桌上开始,秦毅一口菜没有吃,一个人喝了近一斤多的白酒。如今却依然面不改色,甚至连微醺的感觉都没有。“看来身体强悍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连醉倒的权利都难以获得啊!”不再理会一旁目瞪口呆的三人,秦毅苦笑的重新打开一瓶白酒,仰头咕嘟咕嘟的灌了起来。

京城,凌家。

此时的凌水柔正双眼泛红的跪在大厅之中。两侧站立着十几个男女。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身上多多少少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在大厅中央的正位之上,坐着一个须发苍白身穿唐装的老人,手里握着一对核桃,不停的把玩着。

在他身边,青烟从一座古色古香的香炉中袅袅升起,沁人心脾的檀香味弥漫在整个房间之中。

“水柔,你真的让我很失望!”良久之后,老人的缓缓的睁开双眼,凌厉的眼神扫视着面前低头不语的凌水柔,声音虽然不大,却夹杂着无限的威严,让两侧垂手而立的男女噤若寒蝉。

“爷爷,我知道错了……”凌水柔抬起头,凝视面前老人,嘴唇颤抖的开口说道。

“哼哼,你身为我凌家第三代的大小姐,却不知道洁身自好,居然为了寻找一个难就就私自调动家中的人力资源,难道就是一句我错了就可以没事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练功夫的中年男子昂首阔步走入大厅之中。傲立在凌水柔面前声色俱厉的大声吼道。“大伯。”两旁的青年男女恭敬的对着走入的男子举了个躬,神态恭敬异常。

中年男子高傲的点了点头。双眼圆睁,怒视着脚下瑟瑟发抖的凌水柔。他的双手上满是厚厚的老茧,手指比常人粗长了许多。这就是凌家第二代的掌舵人物,凌水柔的大伯,凌霸。从六岁起开始修炼鹰爪功,年轻时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被他亲手扭断脖子的敌人就有数百人。在四十多岁的时候,鹰爪功大成,随后退出军队,回归于凌家,成为了家族中的执法长老。为人高傲刻薄,尤其看不惯第三代的佼佼者,凌水柔。

“你是越来越不争气了,简直跟当年的三弟一模一样。他是为了一个女人不惜背叛家族,跑到美州,结果客死异乡。而你如今也是为了一个男人,竟然私自调动家族的力量,难道族中的规定你不清楚吗?”凌风脸上越发愤怒起来,条条青筋出现在他粗大的脖子之上。凌厉的气息让两边站立的青年忍不住微微后退开来。

“够了!家族的议事厅,岂容你如此放肆。”老人双手一紧,一堆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稀有核桃就被他捏碎。清脆的爆裂声让凌风的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父亲,是我孟浪了。”凌风对与坐着的老人似乎心存畏惧,听到他开口之后,再也不敢放肆,气势一敛,躬身推到了一边。

“等等!”就在这时,凌水柔居然站了起来,虽然她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但双眼间却变得一片平静,语气冰冷的对着凌风开口说道,“大伯你可以说我私自动用家中资源,想怎么惩罚我水柔绝不多说一个字。但是你要是再敢污蔑我的父亲,别怪我凌水柔不念亲情。”

周围的青年男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凌水柔,没想到她如此大胆,居然敢跟家族中实力最强,脾气最暴躁的凌风叫板。这简直是不知死活啊!不少男女望向凌水柔的眼神渐渐变化起来,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充满戏谑,只有几个平日了和凌水柔关系比较好的几个男女对着她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呵!”凌风怒极反笑,“难道我说的不对。老三当年背叛家族的事情已经让我们凌家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笑柄,难道就凭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在这里对着你大伯吼上两句,那已经成为事实的历史就会改变吗?简直是可笑至极。”

“当年三伯的事情我们都清楚,那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水柔姐,你怎么能这样对大伯说话,你眼里还有长辈,还有我凌家吗?”一个面色苍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小白脸站了出来,满脸义正严词的斥责着凌水柔。

“二哥说的对,大姐你也太放肆了,爷爷还在这里,难道你真把自己当成凌家的家住了?”有一就有二,大家族中从来不缺少落井下石之辈。在小白脸说完以后,马上又跳出一个约莫十*岁的年轻女子,包裹在黑色西装里的娇躯凹凸有致。

“就是,就是……”

大厅顿时变得混乱起来,顿时大部分男女都站出来开始数落凌水柔的不是。仅有的几个支持她的声音却转瞬间就淹没在了众人的话语之中。凌水柔脸色苍白,心中悲哀莫名,没想到仅仅是一件小事情,就被他们无限放大,居然千里迢迢将自己召回京城,难道他们想要剥夺自己继承凌家家主的全力。

不知不觉中,秦毅清秀的面容又浮现在凌水柔的脑海之中。“要是你在该多好啊,你一定会帮助我的,那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凌水柔鼻子一酸,却倔强的扬起头,不让眼泪从眼角划落。

凌风看着自己的侄子侄女们都在支持自己,脸上不可察觉的流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这个该死的小杂种,居然还敢跟我叫板,简直跟他当年的死鬼老爹一个摸样。等我打落你继承人的位置,我看你还如何嚣张。”

凌风心中流转着无数恶毒的想法,越看凌水柔越不顺眼,恨不得上去一巴掌将她拍死。

京城凌家,在数十年前可谓是显赫一时的大家族。尤其是在凌水柔父亲那一代,更是将整个凌家的实力推到了巅峰。

凌风,凌战,凌天……

老爷子生下来的七个兄弟姐妹无不是一时之豪杰。他们个个武功高强,才智过人,在京城圈子里被成为凌家七少。但是,盛极而衰,古往今来不外如此。

凌家七兄妹中最杰出的两人凌风和凌天。也就是凌水柔的大伯和父亲,在二十多年前为了争夺凌家继承人的身份开始了一阵明争暗斗。当时的凌风因为贪财好色,被凌天抓住机会,设计在他强暴女子的时候将他送入了警局之中。

当时正是国家第一次严打的时候,就连在路边抢劫三毛钱都要被判死刑的可怕年代。凌风在这个时候犯了强奸罪,简直就足够让他被枪毙无数回。

最终,凌家老爷子亲自出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之后,才将凌风解救了出来。但是为了平息各方的愤怒,凌风不但被彻底剥夺了凌家继承人的身份,还被送到了最危险的金三角,为了国家的利益而浴血奋战。

那种黑暗的地方又岂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男子所能忍受的,凌风在金三角的五年里,失去不仅仅是无上的全力,还有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在一场火并当中,被一个泰拳高手打破了肾脏,虽然最终抢救了过来,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