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一百零五章 变态

“唉,难道你不知道我是神吗?你们修士这种戏法又怎么可能伤害到我。”青年落寞的叹了口气,看也不看一旁脸色难看的霍紫烟,自顾自的打量起了手中的长剑。

“啧啧,倚天!好气魄。”青年突然看见剑身上刻着两个古朴的字体,嘴里啧啧称叹起来。抬头看着夜空中的点点繁星,青年幽幽的开口说道,“倚天一出,谁与争锋。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书就是倚天屠龙记了。那时候每天都钻在被窝里拿着手电筒偷偷的看到半夜。有多少次被母亲发现后,狠狠的打了屁股。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怀念不已啊!”

青年居然停住了脚步,对着霍紫烟倾诉了起来。

霍紫烟怒视着他,没有答话,暗运真元企图夺回倚天剑的控制权。

青年却毫不在意,似乎有太长时间没有说话了,他居然喋喋不休的对着霍紫烟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被父亲抛弃的母亲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年纪还小的我也就成了她发泄的对象,每每都是遍体鳞伤的躺在**。后来……”

“后来怎么了?”霍紫烟也乐的拖延时间。在追逐妖兽的时候,霍紫烟就浪费了不少真元,如今更是右手受伤,战斗力只有平时的一半。如果真的可以恢复过来,说不准还有机会可以从这个变态手中逃走。

“后来嘛……”青年的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像是开心,又像是愤怒,其中还夹在着丝丝恐惧。不错就是恐惧,霍紫烟第一次在这个实力强大的变态眼中看到了恐惧的神色,顿时心中暗暗惊奇。

“我就把她吃掉了。”青年突然扬天大笑起来。声音响彻云霄。

“什么!”霍紫烟心中一惊,随即又感到胃中翻江倒海,差点一口吐出来。

“你怎么了?”青年好奇的望着脸色青绿的霍紫烟,疑惑的开口说道。

“畜生,你居然……连自己母亲也不放过。”霍紫烟心中愤怒异常,所谓虎毒不食子。却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人。居然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能吃掉。

“啧啧,你害怕了吗?青年脸上又恢复了优雅的表情,眼神戏谑的望着身体微微颤抖的霍紫烟。“那是我吃的第一个人类。不过味道真的不好。也许是母亲的年纪大了,再加上她经常酗酒,发脾气。她的肉发涩发苦,我差点吐出来。不过我从来都认为浪费是一种可耻的行为,所以我将她全部吃掉了。一点渣滓都没有剩下。不过她的骨头味道真不错,我用石头把他们砸碎,让后磨成细细的粉末,每次喝饮料的时候都加上一点,那种感觉真的美味极了。”

“别说了,你个畜生。”霍紫烟大吼一声,再也忍不住一脚向着青年的胸口狠狠踢去。

青年却不慌不忙,微微一个侧身让过霍紫烟的攻击,脚下轻轻一错,竟然化作一道残影绕到了霍紫烟身后。

“这么快。”霍紫烟心中一惊,想也不想一脚像后踢去。动作优美飘逸,那完美的柔韧让国家体操运动员都自愧不如。但是,霍紫烟向后的攻击也落空了,青年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他身后过。此时的霍紫烟因为前后两脚,身体已经处于腾空的状态,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将。

“在上面,怎么可能。”霍紫烟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运动中的青年居然也可以躲过自己神识的探测,并且成功的欺骗了自己。他到底是如何办到的。

“我是神,凡间的武学又怎么可能伤害到我呢?”欠扁的声音幽幽响起,夹杂着无限的落寞。霍紫烟只感到身体一沉,就被青年压倒在了地上。

一股腐臭的气味迎面扑来,呛的霍紫烟差点喘不过气来。青年俊俏的面容近在咫尺。霍紫烟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了他脸上的毛孔。“怪不得他的脸这么白,没想到是擦了粉。果然是变态。”霍紫烟感到前所未有的恶心感涌上心头。正当霍紫烟想要用力挣脱开身上的青年时,一股炙热的能量突然涌入了她的体内,原本奔腾的真元顿时流转的晦涩起来。就连大成的金丹都变得暗淡了不少。

“凡人的美丽,终究还是不完美啊!”青年望着身下惊慌失措的霍紫烟,突然变得有些意兴阑珊。“难道这就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为什么远处开来如此美丽的女子,毛孔也是这么粗大,呜,还有雀斑。”

霍紫烟听见青年的话,顿时气的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想自己到底也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美女,可在这个变态眼里却突然变得一文不值。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的了。女人最在乎的就是她们的外表,霍紫烟也不例外,年纪轻轻的她哪里能容忍一个变态来侮辱自己,当下也顾不得惊慌,撇着嘴角开始了反击,“你个变态也懂得欣赏美丽?我拜托你不要开口了好吗?远处看起来人模狗样,没想到进出开来也不过如此。都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刷过牙了,张口就是一股恶臭。娘娘腔,说话女里女气就算了,还学人家抹粉底,真不知道你老子是怎么教你的……”

被青年刺激的霍紫烟顿时变身成了泼妇,无数恶毒的语言对着青年狂喷而出。起初青年脸上还露出恼羞成怒的神色,但不知道怎么最后竟然又恢复了以往淡然的模样。甚至还优雅的拿出一个手帕,轻轻的擦拭起了被霍紫烟喷在脸上的唾沫星子。

“怎么?骂够了吗?”青年缓缓的站了起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霍紫烟,毫不在意的开口说道。

“又本事放开我,咱们在来打过。”霍紫烟目光愤愤的望着身旁的青年,刚才趁着辱骂青年的时候,她竭尽全力调动体内的真元,企图冲破那股神秘能量的封印,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自己努力了半天不但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反而像是激怒了那股能量一般。流转在她体内的能量都变得灼热起来。不过片刻功夫,温度就变的越来越高,霍紫烟甚至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当下再也不敢轻易尝试,只能用神色恶狠狠的盯着蹲在一旁的青年,祈祷上天让他的脑袋在短路一次,收回自己体内的封印。但是,老天似乎没有听到她的祈祷,青年也就没有再一次神经短路,任由霍紫烟不断挑衅,辱骂,就是不将她体内的封印解开。

良久以后,霍紫烟终于骂累了,口干舌燥的躺在地上急促的喘息起来。身体内的温度越来越高,让他的心中惊慌不已,“这该死的能量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招惹他居然也要自己升温?我不会像那个妖兽一样,最终自燃起来吧!”

“享受你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吧!”青年终于开口了,声音不疾不徐,仿佛掌控一切的神佛一般。眼神怜悯的望着身旁的霍紫烟,青年继续说道,“你中了我的烈火焚身,过不了半个小时,你的身体就会从里面燃烧起来。先是烧焦你的五脏六腑,然后是你的骨骼,肌肉,到最后你的皮肤才会着火。到时候你的灵魂将得到解脱。”

“呵呵,你真没品味,烈火焚身这名字起的跟你一样恶心。”霍紫烟身体内的温度不停的升高,让她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气无力。

“凡人的美丽,最终会化为虚无。”青年落寞的叹了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负手仰望着天空朦胧的月色,“我已经对你失去了兴趣,你没有资格成为我的食物了。”

“我应该感到荣幸。”霍紫烟针锋相对,眼神不屑的望向青年的背影。暗地里没命的催动着体内的真元,企图探查出这股能量的奥秘。

“想知道我吃的第二个人是谁吗?”半晌过后,青年似乎耐不住寂寞,又转过身来,重新蹲在霍紫烟身前。

“呸!你个变态。”

青年任由霍紫烟的口水吐在自己脸上,却丝毫没有恼怒,再次拿出一张雪白的手帕,自顾自的开口说道,“我吃的第二个人,就是我父亲的小妾。也就是人们俗称的二奶。”

“怪不得将父亲迷的神魂颠倒,不惜抛弃我和母亲,她真的很美,美的令人心醉。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感到一股冲动徘徊在心中,我知道,那是神灵在引导我吃掉这个美丽的存在。可笑她自作聪明,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还妄图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亲自将我接到了家中。”

“于是,在一个夜晚,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将她绑在**。用菜刀一刀一刀割掉她身上的肉。”说道这里,青年舔了舔嘴角,似乎在回味当时美妙的感觉,“在她惊恐的惨叫声中,我把她一点点的吃掉,那种味道真的好极了。和母亲的肉质相比简直好了不知道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