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二百一十四章 小月儿暗淡的人生

体质敏感的女人**的时候会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来的短暂,却胜在极容易达到。而另一种则是持续时间很长。虽然这种说法已经无从考证,但看荆月儿如今的摸样却明显就是属于了后者。

整整一分钟之后,荆月儿身体的抽搐才平息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靡的味道。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上,水光闪闪,那条包裹着她挺翘臀部的小内裤,湿的如同刚刚从水中捞出一般。

“我杀了你个王八蛋!”就在秦毅考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免得雅那个小娘皮误会自己的时候,躺在地上的荆月儿突然一跃而起,右手向着秦毅的脸上狠狠扇去。

秦毅嘿嘿一笑,身体动都没动,脑袋微微一个后仰就躲过了荆月儿的攻击。紧接着,秦毅的伸出自己罪恶的臭脚丫子,有意无意的轻轻踢了一下荆月儿的小腿。顿时,这个集中了无数让男人发狂潜质的女人就十分不雅的摔在了地上,保持着一个狗吃屎的造型一动不动。

“喂,秦毅,你不会把她杀死了吧。”雅担心的开口说道,挪动着脚步就要走过去,却被秦毅一把拦住。

“不会,这娘们儿耐打着呢,那两根针要是射入别人的身体,取出来以后没有个一天半天,休想挪动一下身体。可你看这娘们儿,活蹦乱跳的样子,哪里那么容易就死了。”秦毅抱着肩膀,看着趴在地上的荆月儿,嘿嘿冷笑着。

“什么娘们儿,娘们儿的,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雅顿时不满了,他觉得秦毅这厮实在是没有半点男人的风度,人家一个小姑娘,就算偷袭你了也不用这么记仇吧,更何况你还没有一点事情。

秦毅翻了翻白眼,直接无数了雅鄙视的眼神,伸出臭脚丫子在荆月儿的大腿上踢了踢,以一种十分猥亵的语气开口说道,“这小妞看来是昏迷了,此地荒无人烟,风高夜黑,正是我作案的好时机啊!嘎嘎,不如来个先X后杀,然后分尸当场,一定没有人会发现的。”一边说着,秦毅还一边搓动着双手,嘴里吧唧吧唧的发出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听了秦毅的话,伏在地上的荆月儿蹭的一下跳了起来,身形连连后退,靠在大树上满脸戒备的望着秦毅这厮,眼中满是愤怒的光芒,“你流氓,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啧啧,小妞,那你就赶快死啊!大爷我是不会在乎你丫是活的还是死的,你要是死了正好还省下我一番手脚,要不然你一直挣扎到是个麻烦的事情呢!”秦毅摸了摸下巴,满脸邪恶的补充道,“X尸这种事情,俺还没有尝试过呢,不过感觉应该也不差吧。”

荆月儿的身上顿时泛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满脸悲愤的望着秦毅,心中默默的想道,难道我荆月儿干净的身子,今天注定要被这个色狼侮辱吗?怎么办,父亲,母亲大人你们在天有灵就快点帮帮我吧。

“好啦!”就在荆月儿心中开始祈祷的时候,雅没好气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你没事就知道吓唬人家,不就是偷袭了你一次嘛,都是误会说清楚不就好了。”雅不满的白了一眼秦毅,走到荆月儿身旁,对着她柔声说道,“放心吧,他是吓唬你的,他这人就是这个样子,别看他色色的,其实是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等到*实弹的时候,他就怂了。”

秦毅心中暗叹雅这小娘皮果然是嘴上一套行动上一套,刚刚求自己救人的时候还千依百顺说什么以后再也不对你凶了,没想到现在却开始当面斥责自己。这叫什么,简直是过河拆桥啊!秦大官人心中悲愤的想着。

荆月儿对于雅还是比较抱有好感的,也许同是女人的缘故,雅两句话就将她紧张的情绪平复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荆月儿感到浑身一阵无力,毕竟幽冥针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如果拔出来的时间在晚上几分钟,自己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

轻轻的点了点头,荆月儿撇了一眼在那里自怨自艾的秦大官人,小声的对着雅开口说道,“妹妹,这个大色狼不会是失去那方面的能力了吧。我听说有些男人一旦不能那个,心里就会扭曲,从而变态。我看他的样子,恐怕也离之不远了。妹妹还是早点为自己打算的好,跟着这种男人,迟早是要受苦的。”

雅听着荆月儿在那里小声分析着变态是如何形成的这个极具深度的课题,两只美丽的眼睛越睁越大,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月经儿,你在在那里说我的坏话,我就把你先X后杀,杀了再X,X完了在杀。”秦毅刚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就听见荆月儿在那里无耻的诽谤自己,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声吼了起来。

荆月儿浑身一个哆嗦,用一种你看我没说错吧的眼神看了一眼雅,立马闭口不言。在她心中已经将秦毅归结为那种变态到骨子里的人物,虽然她性格坚强,从不轻易服软,但是万一被人先X后杀,那种感觉还是很不好受的。

“好啦,好啦,难道你们天生就是冤家吗?”雅好笑的出声安抚着秦毅,从包袱中拿出一套长裙,对着荆月儿开口说道,“你的裤子已经不能穿了,还是先换上我的衣服吧。”

雅这么一说,荆月儿才感到自己两腿~之间凉飕飕的,低头一看,那条小内裤上面的水渍已经干涸,变成了一条条明显的痕迹,顿时小脸绯红,连忙拿起裙子匆匆的向着身后的树林跑去。

“喂,你跟来干什么。”荆月儿刚刚要脱下上身的皮衣,就看到秦毅抱着双臂倚在一旁的大树上,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打量着自己。心中顿时一片慌乱,连忙用长裙挡在下身,愤然的对着秦毅开口说道。

“哼哼,你是我的小奴隶,万一趁机逃跑了怎么办。我这是来监视你的,知道不?”秦大官人丝毫没有暂避的觉悟,一边说着,还一边走近了两步,仿佛真的害怕荆月儿逃跑一般。

“可是,你在这我怎么换衣服。”秦毅已经在荆月儿的心中留下了阴影,纵然暗地里恨的牙痒痒,但是表面上却不敢再有丝毫放肆,她生怕秦毅兽性大发强X了自己,到时候可就真的哭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切,你看你身无二两肉,就是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不一定能硬的起来。小样吧,还给我装清纯。”秦毅的嘴巴很是刻薄,用一种十分恶毒的语言攻击着荆月儿。

“你……”荆月儿委屈的简直就要哭出来了,两只大眼睛中泪光闪烁。这厮说话怎么就这么恶毒,自己当年怎么说也是部族中的第一美女,想要娶自己的勇士都能踏破她家的门槛,可是到了秦毅这里,却被评价成身无二两肉,难道他是瞎子吗?光自己这高耸的酥胸,就不止二两了吧。

荆月儿下意识的停了停胸,紧身的皮衣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凸起,那巍峨的形状充分证明了,自己不是秦毅所说的那种身无二两肉的女人。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啊月经儿……”就在秦毅打算继续打击这个诽谤自己的娘们儿时,一只雪白的小手突然抓在他的耳朵上面,雅不满的声音从后面传出,“你赶快给我回来,留在这里看人家姑娘换衣服吗?”

“我不是……那啥,她是我的奴隶……我要监视,防止她趁机逃跑……”秦毅夹杂着不满的嘀咕声从远处传来。

荆月儿松了口气,看着手中翠绿色的长裙,那充满生机的颜色在她看来却是那么的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