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二百二十章 圣主啊圣主!

“呵,你难道不知道我荆族发生的事情吗?现在我荆月儿已经不是荆族小公主了,这种事情,你问我没用。”荆月儿显得有些落寞,眼中满是伤感的看向天空。

“好了,荆族的事情暂且不谈,虎豹,你带我去你们虎族看看。”秦毅心动了,经过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知道个人的勇武在有些事情上面往往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势力,才是决定你是否能够舒舒服服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根本。

“圣主光临,我虎族众人无不翘首以盼啊。”虎豹难得的嘣出一句文绉绉的话,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将秦毅等人向着虎族引去。

密林中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树叶在清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在一棵参天古树的树梢之上,并肩站立着一男一女。风吹拂着树梢上下摇摆,可是两个人却像是没有丝毫重量一般,随着纤细树枝的摇摆而上下浮动。

在秦毅等人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之中的时候,女子轻轻的捋了捋耳边被风吹散的秀发,咯咯的媚笑着对着身旁的男子开口说道,“你费了这么大功夫,破开正反结界,就是来看这个毛头小子吗?”女子虽然在笑,声音中却充斥着微微的不满。

“毛头小子?呵呵,和我比起来他的确是个毛头小子。”男子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眼中闪烁着邪意的光芒,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身旁女子凹凸有致的玉体。

“坏蛋,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看够吗?”女子的双颊泛起了片片红晕,伸出白皙的玉手将秀发捋在耳后,声音中满是诱惑,但她的眸子却清澈的如同一汪清水,没有丝毫的波动。

“岚,你变了。”男子语气有些落寞,伸出手似乎想要抚摸眼前女子的俏脸,却不知为何又放了回来。重重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开口说道,“有些时候,我真羡慕这个小子。同样的人,但他所处的环境确实这么优越。没有一天到晚的杀戮,没有那浓重的血腥味。如果我在这正世界中重生,那该有多好啊。”

“我变了吗?呵呵,是你变了吧,你变得有野心,有抱负。你的心中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扩大你的势力……”女子似乎有些愤怒,脸上羞涩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忧伤,一抹愤恨。

“唉,一切都是为了生存。”男子的声音转冷,目光幽幽的望着前方,一抹痛彻心扉的感情偶尔冲眸子深处闪过,但很快就被邪意的眼神所掩盖。

“不管怎么说,等彻底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之后,我就站在了权利的巅峰。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够再伤害你,伤害我的爱人。”男子握紧双拳,周围的片片落叶在接近他身体三米的范围内,就被震成了碎末,随风飘散。

“她们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就算你真正能够拥有掌控一切的权利,又能如何呢?”女子轻声呢喃着,身体渐渐化作一抹虚影,消失在树梢之上。只留下淡淡的香味,弥漫在空中。

男子身体一震,脸上显出狰狞的神色。旋即,他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声凄厉的长啸响彻天空,挥手一击,无数条金色的巨狼凭空显现,周围的数树木瞬间爆裂开来…….

“我日,这大白天的还有狼?”走在远处的秦毅嘟囔了一句,旋即又疑惑的开口说道,“我们在这幽暗密林中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碰到几只像样的动物,怎么自从遇见你以后,那些狼啊,虎啊就都出现了呢?”秦毅用一种看灾星的眼光打量着荆月儿。

“哼,怎么没有,你不就是一只大色狼吗?”荆月儿对着秦毅翻了个白眼,高傲的扬起小脑袋,扭动着腰肢向前走去。在遇见虎豹之后,她似乎又恢复了以往荆族小公主的威严。

“麻痹的,这小娘皮还反了天了。”秦毅恨恨的看着前方荆月儿不停扭动着的小屁股,暗暗的吞了口唾沫,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我马上就成圣主了,到时候要统领多少勇士,切莫不可因为这小娘皮而破坏了自己光辉的形象。

于是,秦毅出奇的没有实施家法,嘴角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对着身旁的虎豹开口问道,“虎豹啊,咱们虎族在这地府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也算是家底雄厚吧。”这厮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如今已经把自己当成虎族的领导人,准备开始探查自己的家底了。

“圣主,那个啥,俺平常也没有多在意过族内的事情,这些东西都是族里主管财务的长老负责的。要不俺回去给你问问?”虎豹这厮不知道是精还是傻,闻言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憨笑着对着秦毅开口说道。

“小虎啊,作为虎族中年轻有为的青年,你怎么能如此不上心家族的事物呢?哎,你这样做,让我以后怎么给你压担子,实在是太让我痛心了。”秦毅伸出手拍了拍虎豹的肩膀,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摸样。

“咳咳!”虎豹顿时尴尬的老脸通红,自己怎么说也有三十岁了,竟然被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叫一口一个小虎的叫着,这让他情何以堪。但是毕竟人家现在时圣主大人,再加上实力惊人,虎豹虽然尴尬,却没有生出一丝不满,闻言连忙点头称是。

但就在这个时候,荆月儿却突然折了回来,也不开口说话,就那么满脸鄙视的望着秦毅。

“我说月经儿啊,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脸上开花了不成?”秦毅心中暗暗恼怒,脸上却仍然挂着笑容,语气温和的对着荆月儿开口说道。

“谁告诉你,这里是地府的?”荆月儿突然说话了,一句话就把秦毅惊的虎躯狂震。

“这里不是幽暗密林吗?怎么会不是地府?”秦毅激动的抓住荆月儿的肩膀,唾沫星子狂飞而出。他可真的着急了,从唐川那厮的地图上显示,这里明明是幽暗密林,也属于地府的范围,秦毅当时虽然恼怒,但是也不着急,只要在地府中,早晚都能走出这片森林。反正天使和地府军在奈何桥畔对峙,一时半会也打不起来。可是荆月儿一句话,却让他惊的失去了方寸。

“快放手,你弄疼我了。”饶是荆月儿心智坚定,也被这痛彻骨髓的疼痛弄了两眼泪汪汪的。

“别着急,秦毅先放开荆姐姐,让她慢慢说。”雅虽然也很震惊,但是她还保持着理智,看到秦毅冲动的摸样连忙出声劝阻。

秦毅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太激动了,连忙放开荆月儿的肩膀。只这一下,她白皙的肩头就出现了十根青紫色的指印。“对不起啊,小月儿,那个啥,我实在太着急了。你没事情吧。”

荆月儿看着肩膀上的青紫色指痕,委屈的差点哭出来,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先是被人沾光了便宜,然后又平白无故被人使唤了好几天,如今还没咋地又受了轻伤,这秦毅难道是自己命中的克星不成?荆月儿幽怨的望了一眼秦毅,尽管心中不满,但是看到秦毅着急的摸样,却忍不住开口说道,“这里是幽暗密林,不过是东幽暗密林。地府所统治的区域,只将西幽暗密林囊括在其中。所以确切的说,这里已经不是地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