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二百六十一章 火麒麟和美杜莎(下)

火麒麟眼中闪过一抹欣慰,赞叹的望着秦毅,“果然是后生可畏,年轻人,你有如此实力,又有着一颗助人为乐的胸怀,日后三界之中,必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嘿嘿。”秦毅脸上满是憨厚的笑容,心中却忍不住一阵哀叹,“悲剧啊,悲剧,你还真当我愿意为您老人家出头吗?要不是为了拯救雅美眉,老子才懒得理你死活呢。”

“伤我的是美杜莎,只要你取得她的内丹让我服用,则所有毒素尽可除去。”微微顿了顿,火麒麟觉得应该给这小年轻一点好处,光让马儿跑,不让马吃草可不是圣兽的行事作风。

拍了拍胸脯,火麒麟颇为豪迈的开口说道,“小友只要帮老夫痊愈,些许血液不在话下。咳咳,那个啥,我这里还有几件宝贝,也一并赠与小友。呵呵,以你如今的修为,击杀那美杜莎应该不在话下。”

秦毅在火麒麟说出解除毒素的办法时,浑身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麻痹的,你这玄仙修为都被美杜莎成功放毒,终日躲在这岩浆之中苟且偷生,我这才半仙的级别去取人家的内丹不是找死?你那宝贝闹不好也全是A货,要真有用的话在你还能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摸样?

秦大官人刚准备打退堂鼓的时候,火麒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立刻改变的了主意,“小友不必担忧。老夫受伤,盖是因为当初被几个妖兽阴谋算计,外加突然袭击方才中招。可饶是如此,其中的美杜莎也被老夫打成了重伤,功力折损了十之*。而且,那些妖兽平日里就互相敌视,若不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联手袭击老夫,也不会聚集在一起。如今,我已经成了这幅摸样,这些家伙必定会丧失警觉心。闹不好现在已经重新打的热火朝天了。小友你现在去,说不定不用动手,就能取得那美杜莎的内丹了。”

秦毅浑浑噩噩的飞出了火山,手里还握着三颗圆圆的珠子。据说这是当初几位得到高僧留下的舍利,有着辟邪驱鬼的作用。虽然在打美杜莎的时候貌似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秦大官人还是很开心的收了起来。

扭头看着再次喷发的火山,秦大官人总觉的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貌似这老家伙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算计进去了。尤其是那可三颗被麒麟吹的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珠子,更是秦毅的眼角一阵抽搐。麻痹的,我就知道你个老家伙给的全是水货。这他妈的有个屁用。

“怎么样,拿到麒麟血了?”莫正坐在一块巨型岩石上,白嫩精致的小脚丫子来回晃动着。看到秦毅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连忙开口问道。

“拿个屁啊。”秦毅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不停晃动的白嫩小脚,从鼻孔中喷出两股热气,“那个老家伙说自己中了什么美杜莎毒素,现在的血液已经变成了三界少有的毒药。”

“美杜莎?”莫睁大了眼睛,失声尖叫道,“这归墟之中还有美杜莎?”

“额,干嘛这么大反应。”秦毅不满的从脸*莫的脚丫子移开,气急败坏的连连抹着脸庞。

“讨厌,人家脚干净着呢。”莫很快冷静下来,看着秦毅不停的抹着脸蛋,顿时不满的撅起了小嘴。

“干净你也不能往人家脸上踢啊。”

“那往哪里踢?谁让你站在人家下面的。”

“嘿?”秦毅挽起袖子冲了上来,指着莫的小脚怒声道,“我站在下面你就看不到吗?你这明明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打击报复。哼哼,再说要不是为了和你说话,我至于跑过去闻你的脚臭味吗?”

“你混蛋。”莫的小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腰肢轻扭腾空而起,白嫩的小脚在空中划出道道虚影。向着秦毅撅起的脸蛋踢了过去。

“好呀,说不过了就动手。我怕你啊。”秦大官人憋了一肚子火,再加上他知道莫此时的功力和自己相差不多,就算动手也不一定吃亏,所以这厮冷笑着冲了上去,准备让这个小娘们儿知道自己的厉害。

“哎呀。”可是秦大官人明显失策了。两人过了仅仅十招左右,秦大官人就被打倒在地上。

“你,你怎么突然变得厉害了?”秦毅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哼哼,怎么样,害怕了吧。告诉你,本小姐发现这火元素恰恰是大天魔手的克星。此地火元素极其活跃,我的伤势当然恢复的快了。让你以后在欺负我。”莫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白嫩的小脚丫子踩在了秦毅的脸蛋上。

“快给我拿开,士可杀不可辱,莫小妞你在这样,小心大爷我和你拼命。”

“说,我的脚臭不臭。”

“臭,臭不可闻,臭气熏天,我都感到窒息了。”秦毅宁死不屈,双手抓住莫的小脚丫,用手指轻轻的滑动着她的脚底板。

“嘻嘻,坏人。”莫咯咯的笑了起来,身体连忙飘开,重新回到了岩石之上。

“哼,小娘们儿,粗俗,没文化。”秦毅恨恨的站了起来,摸着脸上的脚印,心中一阵委屈。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被这个小娘们儿踩在了脚下,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喂,秦毅,小秦子?你生气了。”莫笑嘻嘻的跳了下来,跑到秦毅身旁仰着小脸蛋看着秦毅,突然,莫大叫一声,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秦毅的脸颊,大声吼道,“你哭了,羞不羞人。你个大男人竟然在这里哭鼻子了。哈哈,简直笑死我了。”

“啥?我啥时候哭了。”秦毅抬起头,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滑落,顷刻间就眼泪鼻涕共同泛滥。

“还说你没哭,看看,鼻涕都快沾到我的裙裙上了。”莫连忙一把抢回自己的小战裙。

“怎么回事,我,我不想哭啊。”秦毅脸上满是悲伤的神色,但是眼神中却骤然闪现出丝丝慌乱。就在他刚才暗自生气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悲伤到极致的气息将自己包裹在了其中。那感觉,就像是勾起了他心中最伤痛的时刻,虽然秦毅的心境让他很快的脱离了这股悲伤,但是他的五官却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抽搐着流出了眼泪。

“啊?你不想哭,那你为什么哭。”莫奇怪了,“难道是被我刺激成了这个摸样?心理素质也太差劲了吧。”

“我,我他妈哪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秦毅哽咽着抹着脸上的泪水。

“你不会去见了一次火麒麟,回来就中邪了吧。”莫看着秦毅的摸样不似作为,连忙跑过去抓住他的手腕,闭目探查起他的身体情况。

“没事啊。”片刻之后莫睁开眼睛,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秦毅,奇怪的开口说道。

“我……那怎么办,难道我真的中邪了不成。”秦毅真的慌了,他感到自己的脸已经失去了控制,仿佛有人操作一样,不停的流着眼泪和鼻涕。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没办法,反正哭一哭也不会死了。就先这样吧。”莫摇了摇头,重新跳回到了巨石上,盘膝坐在一旁,双手托着下巴认真的盯着秦毅。

“我,我擦,你丫,个小娘皮,太,太没有爱心了。”秦毅的哭的更加欢快,此刻就连话都说不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