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二百七十九章 离去

“嗯~。”洛莱从鼻尖发出一声诱惑的呻吟,秦毅再次从背后进入了她的身体。天鹅绒制成的棉被已经被两人的汗液浸透,洛莱的发丝搭在肩头,一缕一缕,她的眼神迷茫,仿佛失去了神志一般,只有身体在被动的承受着秦毅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终于,当天色渐渐泛白的时候,秦毅终于发出一声怒吼,第三次将精华注入到洛莱的体内。于此同时,洛莱也达到了高~潮,大量的元阴顺着两人合体处,流入到秦毅的体内……

洛莱眼神复杂的望着躺在**陷入沉睡中的秦毅。他的黑发再次变回了以往的银白。

洛莱知道秦毅昨夜强~暴自己肯定是非得已,他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神志。所以她不恨秦毅,但是不恨却不代表她能坦然的面对昨夜的事情。一直被自己视作亲弟弟的男人,竟然在半夜潜入自己的房间,趁自己不被的时候封印她的修为,和她发生了这种关系,而且还不只一次,这让洛莱心中有种乱~伦的感觉。

“唉!”想到昨夜的疯狂,洛莱的脸颊止不住的飘起两朵红霞,整个人绽放出惊人心魄的美丽。慢慢的起身穿好衣服,下~体还是一片麻木的疼痛。犹豫半晌之后,洛莱终于下定了决心,毅然推开了房门。

现在她的心中一团乱麻,根本无法正视自己和秦毅的关系。唯有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

风,静静的吹,带起片片残花,飞扬而起。湖水碧波荡漾,一条条红色的小鱼有气无力的游来游去。景色依旧,佳人却以不知芳踪。

秦毅和莫并肩站在这片仿若世外桃源的土地上,彼此间,沉默着。

“你走吧。”莫的眼神一片平静,只能从瞳孔伸出察觉到一丝丝压抑的愤怒。

秦毅没有说话,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洛莱的突然离去仿佛一片阴影,蒙在了两人的心间。秦毅还记得那天莫闯入洛莱房中时,震惊和愤怒的眼神。

主魂操纵了他的身体,做出了这种事情,让秦毅百口莫辩。就算说出来,莫也不会相信。

她只知道,自己最好的姐妹,因为秦毅龌龊的行为,离开了这片她生活了千年的土地。

“还不走,想让我杀了你吗?”莫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由此可见,现在的莫心中并不平静。

“恩。”话到嘴边,千言万语却只化作了一个恩字。一切都因为秦毅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事情是自己做下的,醒来之后,他记得清清楚楚。主魂中夹杂的暗红色能量在和洛莱发生关系后,奇迹般的消失了。秦毅就是傻子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肯定是有人蓄意陷害。

如今,他的满腔怒火都锁定在了火麒麟的身上。多说无益,反而徒增伤感。秦毅对着莫拱了拱手,身体陡然化作一道剑芒,向着火山之地冲去。

“混蛋。”莫在秦毅离去之后,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挥手间,一股股透明的波纹蔓延开来,整个湖面仿佛被水雷炸过一般,水花飞扬而起,一条条小鱼被抛出水面,掉落在岸边,挣扎着扭动着身躯。

躲在远处看戏的金翅大鹏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等到莫发泄的差不多了,金翅大鹏才小心翼翼的惦着脚尖,凑到了莫的身边,张着鸟嘴讨好的附和着,“对,混蛋,他就是混蛋。”

“恩!”莫余怒未消,狠狠的点了点头,旋即转头看着金翅大鹏,冷冷的开口说道,“你有没有小鸡~鸡?”

“啥列?”金翅大鹏像是见到了色狼的少女一样,尖叫的捂住**连连后退。

“哼!”莫看着金翅大鹏的摸样,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你也是个混蛋。”说完之后,莫身后的翅膀陡然张开,身体化作一道红芒向着天边射去。

“我有小鸡~鸡,我就是混蛋吗?神马道理。”金翅大鹏哼哼两声,犹豫半晌之后,向着莫消失的地方追逐而去。

虎族,幽兰小院中。

一个面容柔美,皮肤白皙的女子静静的躺在**。在她身旁,坐着一个肤色健康,身材丰满却不时匀称的女子,她的一手捧着一个瓷碗,一手拿着勺子,动作轻柔的将米粥喂入女子的口中。

“唉,也不知道秦毅那个死家伙什么时候能回来。雅妹妹你躺了这么长时间了,赶快醒过来吧。”女子耳朵上带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大耳环,身穿着一件粗布麻衣,一头短发凌乱却不失美丽,赫然就是当初和雅一起来虎族的荆月儿。

只不过,区区数月时间,这个活泼开朗的少女就变得沉默了许多,脸上也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愁容。

“荆月儿,族长大人请你过去。”哐当一声,门突然被人踹开,一股冷风嗖的窜了进来。房间里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不少。虽然飞雪时节已经过去,但是乍暖还寒的空气还是十分的冷冽。

“放肆。”荆月儿脸色瞬间阴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突然闯入的士卒,眼中杀机止不住的从眼中流溢出来。

“你是何等身份,恩?不过是荆族区区一介士卒,竟然敢对我大呼小叫,以下犯上?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破门而入,哼!连敲门都不会,要手有何用。”荆月儿怒声呵斥,浑身气息鼓荡,强大的杀气将进入的士卒忍不住脸色一变,脚步踉跄的连连后退。

“你早就已经不是我荆族的公主,牛~逼个什么劲。”男子反应过来,心中顿时忍不住一阵羞恼,抬起头怒视着荆月儿,大声回道,“我是奉了荆虎大族长的命令,来宣你去主厅见驾,荆月儿,我劝你不要自误,耽误了族长大人的时间,你承受的起吗?”

“找死。”荆月儿一介公主,体内流淌着荆族高贵的血脉,竟然被一个区区士卒所呵斥。这让她如何能不勃然大怒。

“唰!”一道雪亮的刀光从荆月儿手中激射而出,瞬时间恍花了男子的双眼。

“不好,她竟然真敢出手,快退。”一个念头划过男子的脑海,双腿来不及弯曲,整个身体就向后仰去,企图避过这一片杀机澎湃的刀光。

但是落毛的凤凰,她也是凤凰。荆月儿含恨出手,哪里还有一点留情。男子只感到双手一凉,紧接着就是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

啪啪,鲜血四溅,男子两条臂膀掉落在地面之上,还在不失活性的微微抽搐着。

“哼!”听着男子惨嚎不已的在地上连连打滚,荆月儿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冷冷的将弯刀回鞘,淡淡的开口说道,“一条狗也敢仗势欺人,瞎了你的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