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代

第二百九十八章 纸鹤西来,南宫有险

秦大官人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雅妹妹抱着自己哭的那叫一个泪流成河,伤撼九天。总之,当雅终于忍不住疲惫的昏睡过去的时候,秦毅胸前的衣襟已经被她的泪水彻底浸透。

安置好雅后,秦毅默默的走到院落中。仰天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

心中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当初在大秦的时候,只是为了生存而习武,拼杀。在他的世界中只有敌人的鲜血和自己的鲜血,到处都是一片暗红色。直到有一天,那个如同精灵般聪慧美貌的女子以一种强硬的姿态进入到他的生活之中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秦毅发现,这个世界上除了杀戮,原来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事情。赏花弄月,泛舟轻歌,这些在他以前所不屑一顾甚至抵触厌恶的事情却在一个女子的加入下奇迹般的变得生动起来。

可惜,在那个时代,两人萌生的爱情在一开始就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秦毅幽幽的叹息一声,思绪再次想着自己来到现代以后发生的事情。一连串的变故让他的心渐渐活络,不在像是千年老古董一般死气沉沉。反而,更像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社会是个大染缸,秦毅从来都不后悔自己一下子为自己招惹了这么多情债。在他看来,也许是上天有意为之,来补偿自己千年的遗憾。

夜风浮动,带起幽幽的暗香。

突然,一只纸鹤闪着青色的流光划破虚空,落在了秦毅的掌中。

“晴儿想我了?”秦大官人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虽然到了秦毅和南宫晴这种境界,隔着区区百里的路程用神识交流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纸鹤传书毕竟显得有些情调不是?你一言,我一语。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时候,文字比语言来的更有表达力。

轻轻的展开纸鹤,秦大官人的眉头却止不住暗暗皱了起来。继而,那张原本略带笑意的渐渐隐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沉。

“麻痹的,敢偷窥我的女人?”秦毅怒了,他知道南宫晴的姿色是个男人都会动心,但没有想到在八百里山脉中潜修以稳固境界的南宫晴竟然会被偷窥的龌龊人物用法阵困在了洞府之中。若不是对方大意,恐怕南宫晴连消息都不一定能够递出。

这让颇具大男子主义的秦大官人气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草草的对着几个长老交代了一下事情,就马不停蹄的带着金翅大鹏向八百里群山中飞去。

“这么晚了,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未成年鸟吗?”金翅大鹏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呼扇着翅膀,一边伸出小爪子揉着眼角的眼屎。

“少废话,赶紧走。”秦毅气急败坏的看着又有了消极怠工苗头的金翅大鹏,恶狠狠的拍了一下它的鸟头之后愤怒的说道,“晴儿前些日子白疼你了,麻痹的现在她有事情了你就是这幅德行?”

“啥列?御姐出事儿了?”金翅大鹏两只绿豆眼tiu的一下睁大到了黄豆大小。

“恩,她被人用阵法困在八百里群山中了。”秦毅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刚刚准备继续斥责一下傻鸟的无情无义就感到周围的景色一瞬间变得模糊起来,强烈的劲风和恐怖的加速度差点让他从金翅大鹏背上摔下去。

“我靠!”秦大官人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却发现不知不觉间,八百里群山已然出现在了眼前。

“这么快?”秦毅惊讶了,虽然传说中大鹏展翅三千丈,成风扶摇九千里。但那可是修炼多年的大鹏才有的手段。他可从来不觉得,也没有想过自己这只吃的越多身形却越来越小的傻鸟能够到达那个境界。但是如今,百里的距离虽然不长,但是却在眨眼间就到了,这让一直小看傻鸟的秦大官人禁不住有些傻眼。

“那当然,御姐出事了,咱们还墨迹什么?”金翅大鹏的声音有些虚弱,但中间洋洋得意的语气却彰显无遗。很明显,这厮最近才修炼出的技能被它拿出来显摆一下还有着不小的副作用。

“我靠!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傻鸟都变成战斗机了。”秦毅小声的嘟囔着,从金翅大鹏身上跳下来,闭目展开神识,开始搜寻起南宫晴的踪迹。

良久以后,秦毅疑惑的睁开眼睛,金仙的神识强悍程度不言而喻。可是任凭他将这八百里群山搜寻了个底朝天,却也没有发现南宫晴的踪迹。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处群山中竟然有两个地方笼罩在一层云雾之中,神识竟然无法穿透。

“不出意外的话,晴儿肯定就被困在其中一处。”秦大官人摸了摸下巴,眼中闪烁的兴奋的光芒。自从来了这八百里群山中以后,秦毅就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召唤。隐约间似乎还有一股强大的战意像是一柄利剑悬挂在自己的头上。

但是这种诡异的情况不仅没有吓倒他,反而让秦大官人心中的战意越发高昂起来。男儿在世,岂能没有挑战,修炼一途就是要迎难而上,不断的将强悍的对手挑落马下,只有这样才能在某一天真正的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俯视众生。

“目标东北方向,进军。”秦大官人拍了拍金翅大鹏的脑袋,在它不满的嘀咕声中化作一道剑光嗖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南宫晴很郁闷。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那个龌龊萎缩的男人。可是偏偏秦大官人竟然是一个花心萝卜。这让南宫晴在伤感之余又忍不住产生一种愤慨。所以在秦大官人很猥琐的摸到她的房间中时,很不客气的冷着脸蛋把他一脚踹了出去。然后,南宫晴就发现如果自己在待在虎族之中,整日里看着秦毅这厮没皮没脸的摸样,恐怕她好不容易突破的境界马上就会跌落回去。

所以抱着一种躲避的态度,南宫晴来到了昔日里苦修的群山之中。企图以这大自然的灵气来洗刷自己的心灵,让它重新回到心如止水的平湖之境。

可是偏偏在前几天,南宫晴在修炼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一道目光躲在阴暗的角落中不停的扫视着自己。等到她停止练功寻找的时候,却又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起初南宫晴还以为自己多疑而产生的幻觉,但当她发现自己换下来的内衣无故失踪之后,南宫晴就知道麻烦了。

羞恼和愤怒并没有全部取代她以往的睿智,静下心来细细思考之后南宫晴就知道对手如果不是有什么奇异的潜伏之术,就是他的修为已经高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能够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十分龌龊的偷走自己的内衣,想必夺取自己的性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在以后的几天里,南宫晴这种羞恼渐渐变成郁闷。不论她将换下来的内衣藏到什么地方,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都仿佛有预知之术一般,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它拿走。就算是南宫晴不眠不休,将换下来的内衣放在眼前,都会奇迹般诡异的凭空消失。

每当想到这个实力高的变态,行为更加龌龊的人拿着自己的内衣做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时,南宫晴就感到浑身一阵毛骨悚然。话说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这种脑袋有问题的高手指不定哪天兽性大发突然冲进来要那个啥自己,恐怕她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所以南宫晴很果断的准备离开,返回虎族搬救兵。

可惜,她迷路了。

在这个修炼千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迷路,听起来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它却偏偏降临在了南宫晴的头上。任凭她使尽千般手段,竟然都无法踏出洞门一步。而且最让她感到变态的事情就是每当她稍微不注意的瞬间,一套套样式露骨带着人间蕾丝边的胸罩内裤就会突然摆在她的床头。

想来那个内衣贼也很有头脑。他明白光出不进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每当他偷走南宫晴的一身内衣之后,就会很快再次送来一身。仿佛把南宫晴当做内衣模特一样,疯狂的收集者她穿过内衣。

南宫晴很生气,性喜干净的她对于贴身衣物有着极高的要求。基本上每天换两次都是最低的频率。所以早有准备的她带来了几十套贴身内衣。可惜,七八天的时间已经换的差不多了,如果在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变态家伙的控制,恐怕南宫晴就不得不真空上阵了。

小心翼翼的施放了一个青色的结界,南宫晴飞速的将衣衫除尽,换上了新的内衣。

还好,南宫晴确定自己这个琉璃结界能够摒除天地间所有的窥视。就算是境界比自己高出许多的人,只要没有踏入那不可思议的神境,就没有可能透过结界窥视到里面的场景。若是不然,一天不换贴身衣物的南宫晴恐怕会被憋的生生发疯。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南宫晴相信没有一个神境高手会做出如此猥琐下流的勾当。

散去结界之后,无奈的看着手中的粉色内衣诡异的消失在当场,饶是南宫晴已经经历过N次这样的场景,也忍不住俏脸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