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王朝

082 盛宴

“啊!妖怪,妖怪!他们都是妖怪!”眼见李朗他们这些“尸体”竟然又站了起来,最离谱的是,李朗的脑袋上碎了一个大洞,明明脑浆都被打了出去,却仍然能够站起来说话!

“啊……”几个不停呼喊的匪徒的声音戛然而止,每个人的喉咙上,都被插上了一枚指骨!

这些指骨却不是李朗自己打出去的,而是这几天经过训练之后的结果,吴天传授的拟化技能,这喷射指骨算是最容易的,和古武术中的打飞镖区别不是太大,子体们首先学会的也就是这一招了。虽然对于有等级的丧尸们来说,这一招作用不大,但是对于柔软脆弱的人类来说,这种喷射指骨的力道和子弹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且子体们的运动神经都特别的发达,对于准头的控制也强上很多。

“趴下,都趴下!用重武器!”马鹏大声喊道,虽然不知道对方用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自己这边瞬间就倒下了四五个人,而对方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还在十米开外,那绝对是枪支之类的东西了。现在他已经不想管什么车辆战利品的问题了,遇到这种怪物一样的硬茬子,活下来才是关键!他活了这么大,什么东西没见过,丧尸也杀了不少,但是受了这么重伤,甚至脑袋都被打爆了还能活着的人类,还真是第一次见!

想到人类竟然像是魔鬼一样,马鹏的心里就一阵阵发毛,一瞬间,他觉得似乎隐隐抓到了什么,只是却被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惊醒了。

他手下的兄弟们全都藏在了重装三角摩托的护甲后面,透过护甲之上的射击孔向着迅速逼近的敌人们不停射击着,红脖子已经打出了一发微型导弹,那爆炸声,正是这发导弹击中了那一名巨人所发出来的声音!

烟消云散之后,让他们失望的是,对方竟然只是稍稍流出了一点血,衣服变得破烂一点,其他根本没有任何事情!而那个巨汉,竟然又变大了一些,从他破碎的衣服来看(这些衣服本来就是拼接成的),他的皮肤竟然是一块块的厚重角质板甲,简直比重装摩托上的护甲还要厚上不少。而他的双臂,已经变成了两只硕大的骨锤,每一个,都有汽车轮胎那么大!

坐在车里的李朗不禁捂住了额头,这帮家伙,自己的思维电波命令只是慢了那么一秒种,竟然已经都展现出了战斗形态!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是想让子体们全部都以人类形态迎战,顺便用用那些枪械,毕竟,以后有一段时间要在人类基地中行走,人类形态的战斗力很重要,没想到他们已经将丧尸形态完全暴露出来……

算了,那就痛痛快快玩儿个够吧,李朗的嘴角现出一丝冷笑,这帮家伙,特别是那几名刚刚手下的子体,已经馋坏了啊。

“嘭!”“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对方已经打出了三发微型导弹,不过除了其中一枚被小强用骨锤挡下之外,另外两枚都被瞬间跃出的李朗劈成了两半。这些车辆可都是自己的代步工具,怎么能让这些家伙给弄坏呢。

怎么回事,对方难道要拿着刀子上?马鹏疑惑地想到,他已经看见了一名骨刃丧尸手中修长的骨刃,误以为是对方的刀具。

突然,一个红色的影子在他面前一窜而过,随后就见自己的副手脖子上,竟然骑上了一个扎着双角小辫儿的小姑娘,正是那个被自己认为是个孩子的小女孩儿!

发觉马鹏在看着自己,诺诺冲着他甜甜一笑,露出满嘴倒三角的尖利牙齿,随后嘴唇猛然裂到耳根的部位,张开大嘴,一口咬在了马鹏副手的头顶上,瞬间凿开了他的头盖骨,对着里面的脑浆啜饮起来!

鲜血四溅,旁边的马鹏已经完全吓呆了,等到诺诺嘴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脸上似乎有不少温热的**,抹了一把,满手都是红的白的!马鹏终于反应了过来,连滚带爬地站起来,对着外面高喊:“丧尸!他们是丧尸!”怪不得用枪根本打不死,怪不得他们习惯近战,他们是为了要吃人呀!

可笑自己竟然还想打这一群丧尸的主意!拥有智慧,这可都是高级丧尸啊!身为猛虎匪帮的首领,马鹏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秘密,其中有一条就是,等级极高的丧尸,会拥有智慧!

只是此时已经晚了,放眼过去,只见每一台重装摩托里面都已经窜进去了几名敌人,马鹏亲眼看到,红脖子被一头触手丧尸拉到嘴边,一口就撕开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鲜血溅起了一米多高,就像是一个红色的小喷泉,而这喷泉的尽头,是一张长着鲨鱼牙齿的大嘴……

“啊!”他发疯似地拉开枪栓,对准还在不停吞吃脑浆的小丧尸,刚要扣动扳机,却觉得后颈之上一痛,随后失去了知觉。

“呯呯!”“啊!”“救命!”空旷的荒野之上,不时传来枪声和惨叫声,伴随着嚼碎骨头的咯啪声和吮吸血液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不一会儿,枪声和惨叫声都渐渐平息了,只剩下了咀嚼声和吮吸声,潺潺的**流淌声,以及某些生物由于饱食而发出的低沉闷吼。

浓重而甘甜的血腥味儿在这荒野中飘散开来,对于荒野中的很多生物来说,这代表着大量的食物,让他们流口水的食物。

但是,却没有任何生物敢靠近这里,就算是那些已经饿昏了的丧尸也远远地绕开这些诱惑,因为他们同样嗅到了空气中不停飘散的威压。那是几十个巨大的威压,最中间还有一个让他们窒息的存在。

“好了好了,都吃饱了么?”李朗踢开车门,对着子体们喊道,“丢人啊,丢人!真给老子丢人。刚换的新衣服吧?怎么全都弄上血了?诺诺是个小孩我就不说她了,流云,你们可都是女人啊……行了强子,你都吃了五人份儿的了,把那块骨头扔了吧。粗人啊,我怎么有你们这帮手下。”

子体们相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现在他们已经能够明白老大与他们开玩笑的意思了,再说,恢复智慧之后他们也明白了一些所谓的文明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次胡吃海喝弄脏了身上,确实有些不像话。

“老大,里面那些人怎么办?”月冷抹了一把嘴边浓厚的血浆,舔了舔嘴唇问道。里面那些女人身上,似乎散发着更浓厚的香味儿,虽然他已经吃饱了,也不介意来些甜点。

“待会儿再说,先把他们那个头子给我拎过来,不许弄伤了,不许偷吃,老子要的是完完整整清清醒醒的人类,听见没有。”李朗没好气的说道。看样子,以后还要慢慢引导这些手下的饮食习性啊。

“收到!”月冷嘿嘿一笑,将昏迷不醒的马鹏拎了过来。

(呼唤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