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王朝

158 茧屋春色

王龙和手下们小心翼翼地缩在墙角里,一动都不敢动,更别提向外张望,现在他们心中最期盼的就是外面的丧尸快走快走,最好是遇到了其他的强大敌人,双方两败俱伤了。他倒不是不想趁此机会逃跑,但是能逃到哪里去?这里已经完全被丧尸给包围了。所能够做的,只有祈祷外面的丧尸时间一长把他们给忘了。

只是当他听到外面传来的猛烈枪声的时候,立刻睁开了自己紧闭的双眼。有枪声,就说明有人类!

难道刚才割掉五级丧尸的小弟弟,把他引走的人是个人类?刚才他根本没有看清,现在想来,却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他似乎瞥到了一双鞋……如果真的是人类的话,他反而有些期盼对方将丧尸给引跑,最好是被丧尸给围住撕着吃了。这样那些丧尸吃饱了,自然就不会太想打他们的主意。

他正想着,就看到一个全身**仅仅在裆部缠着一块破布的少年走了进来,弯下腰开始询问那两个几乎要吓昏过去的女人一些问题。

这个少年正是李朗了。说起来他也有些哭笑不得,在白羽幻化的骨铠还没有覆盖全身的时候,他的身体多多少少沾染到了一些红色雾气,却没想到虽然对于身体没有什么伤害,身上的衣服竟然被腐蚀得很厉害,仅仅剩下了一块较大的布片了。本来他最里面都是穿着魔王铠甲的,但是因为之前每天都穿着那东西,李朗实在有些不舒服,所以脱下来放在了那辆磁悬浮车里。

就这样,李朗同志光荣地回归了大自然的怀抱,仅剩一块遮羞布了。

“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李朗望着那个衣服尚算完整的女人冷冷地问道。看他们的样子,可不像是想要自杀的人啊,怎么会跑到这丧尸巢穴里?而且那些男人怎么都跑到了里面,把这两个漂亮女人给扔在了这里?

这两个女人已经都吓坏了,本来一直在瑟瑟发抖,此时看到李朗走了进来,立刻扑过来抱住了李朗拼命将自己的身子往李朗的怀里钻,口中大叫:“救命,救命,救救我,救救我……”这一下却着实出乎李朗的预料,不过随后微微一笑,将这两个女孩儿抱紧了,这种温香软玉的善举,怎么会拒绝呢。特别是那个衣服被撕光了的女孩儿,玲珑有致的身体甚至让李朗悄然起了某种变化。其实从这两个女孩儿的表现来看,也可以猜到她们的遭遇到底是怎么样的。

“喂,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外面的那头丧尸呢?”王龙一看竟然进来了一个文文弱弱莫名其妙的少年,立刻扬了扬手中的枪,历喝起来。他怕的是丧尸,人类可不怕。不但不怕,吃掉的鲜嫩两脚羊还不少。

“你们,是奴隶猎人吧?”李朗转过头来,冲着王龙微微一笑。他已经看到了对方车辆和衣服上的一个标志,那是一个黑色的圆弧,上面还有几道弯弯曲曲的纹饰。本来这种东西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圆圈,只是李朗却清楚地知道,这个黑色的圆圈所代表的,正是那种可以炸掉脑袋的奴隶项圈。那些奴隶猎人一般都有这种纹饰,李朗甚至曾经杀掉过一个全身纹了三百个猎人标志的家伙。

这里离着桦树基地已经很远了,所以奴隶猎人们的行为根本不会受到任何制裁,有这么多奴隶猎人也是很正常的。

“你小子还知道奴隶猎人?没听见你爷爷在问你话吗?外面的丧尸呢?”王龙压低了声音,抬起了自己的枪,他手中的大威力散弹枪甚至可以将一头牛的脑袋打成碎片,他可一点也不介意看一下李朗的脑袋被打成粉碎。刚刚命悬一线的事情让他内心充满了恐惧,有时候杀戮也是一个很好的宣泄方法。

“老大,老大,那些丧尸都走了……”一个手下大着胆子从墙壁的缝隙中向着外面的街道看了一眼,立刻向着王龙汇报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丧尸都走了,不过王龙怎么会错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刻冲着手下说道:“快,快,我们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随后十几个奴隶猎人一窝蜂的向着下面冲了过来,王龙当先拦住众人,随后悄悄走到门口,向着外面的街道张望了几眼,确定没有丧尸之后,这才走到了李朗的面前,摸出一柄手枪,用衣服裹住枪口,抵在了李朗的脑袋上。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李朗怪异的眼神,像是在看马戏团里的猴子。

看着李朗怀里还抱着两个女孩儿,王龙心中不禁冒起一股无名怒火,将子弹上膛之后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不管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去死吧!”为了自身安全起见,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还是杀掉的好。

“嘭!”一声闷响从李朗的头部传来,让王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少年的脑袋竟然没有炸开花,而是仍然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盯着他。而他的眉心,则镶嵌着一颗子弹。这颗子弹仅仅打进了皮肉一点,遇到头骨之后根本就无法前进了。

李朗伸手把弹头取了下来,手指一弹,只听“噗”的一声响,王龙身后的一个手下脑袋已经炸成了碎片!

“怪物!怪物!”这些猎人就算是再傻也明白自己遇到了个怪物,他们在荒野中行走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听说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变异的怪物,眼前的这个家伙显然也是其中之一了。

王龙一个激灵,向后一跳,远远离开了李朗,大吼一声:“兄弟们抄家伙!”对于这种怪物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据说往南一些的某个地方有个桦树基地,里面有很多这种怪物,那里的奴隶猎人全部被他们抓起来剥了皮穿了舌头活活吊在基地围墙上,最惨的人挣扎了三四天才死去。

难道这家伙是其中的一员?

虽然脑海中电闪,王龙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立刻抬起了那大威力的散弹枪,也顾不上枪声会不会再引来丧尸,扣下了扳机!他身后的手下们同时开火,一时间李朗已经置身于枪林弹雨!

只是王龙刚刚扣动扳机就惊讶地发现,对方突然被一个巨大的白色茧子给包了进去,而自己这边打过去的子弹全都镶嵌在这白色茧子上,根本难以寸进。

“咔咔咔咔。”所有人枪支的子弹都打光了只是却还在下意识地抠动着扳机,现在一种无法解释的恐惧已经笼罩在了心头。生存在荒野中的人都知道,越是看起来无法解释的东西,往往就越是恐怖!

“头儿……咱们……咱们走吧……”一个光头手下小心翼翼地对王龙说道。现在他们都已经吓坏了,这件事儿实在太邪门儿了。

“好……”王龙的一个好字刚刚说完,突然觉得如同被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狠狠地撞在身上,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他的脑袋已经被如雨的子弹打得稀烂,身体也瞬间变得千沧百孔,与此同时,十几名奴隶猎人全都受到了数百颗子弹的轰击,血肉横飞!

那白色巨茧竟然把这些子弹都弹射了回来,威力一点也不下于从枪械中发射出去!

耳听白羽已经解决了外面那些讨人厌的家伙,李朗看了看怀里的两个女孩儿,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不知道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还是实在太过疲乏,这两个女孩儿竟然都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李朗暗叹一声,反正自己白天也不赶路,不如就这样和他们一起休息吧。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恶作剧的笑容,将双手分别搭在两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儿胸部,眼睛一闭,已经控制身体进入了沉睡状态。

随后白羽再次伸展,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茧屋”把三个人完全罩了起来。而那茧屋之上,缓缓地伸出了几根触角,扎进了十几个猎人的尸体里,开始了畅快的吮吸。

这座残破的建筑物,逐渐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