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药神

第2章:药神三宝

荒山野草长,微风一过,形成绿色波浪,在那波浪中,有两道身影在草地上打滚。

纠缠了许久,两道身影终于分开。

少女气得满脸通红,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仍然恨恨的瞪着夏云。

而夏云脸上则是光荣的增添了一些鲜红爪印,如今他真是有点怕了这少女,凶起来真像头母老虎,连他都有点招架不住。

“喂,你不想早点死最好别动……”

眼看着少女又像一只蛰伏的老虎,蠢蠢欲动,夏云就头疼,警告道:“蛇毒是随着血液扩散,你越动扩散得越快,死得也就越早。”

这一下,少女果然不敢再动,她能感觉得到臀部的伤势越来越严俊,已经让她头脑昏昏。

“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动手?”夏云看了看少女的脸色,严肃道。

“什么……什么动手?”少女警惕的盯着夏云,好像防着洪荒古兽一般。

“当然是脱裤子啊,要不然怎么吸出毒血?”夏云义正言辞。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非要脱裤子?”少女还是放不开,死死拽住裤腰带。

“反正我是没别的办法!”夏云厚颜无耻的说道,其实他刚得到药神传承,其中自然有治疗蛇毒的方法,但他坚持用嘴吸,不过是想趁机占便宜。

“这……”

少女犹豫不已,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能再拖,可就是不想让这个混蛋碰她的屁股,更不用说是用嘴亲了。

“劝你快点决定,你的命不长了!”夏云适时的威胁一下,双目闪过精光。

“对了,那边有个酒瓶,可以用拔火罐的方法。”突然,少女瞧见了草丛里有一个酒瓶,立即想到了拔火罐,说完还得意的瞪了瞪夏云,你想用嘴占我便宜,没门!

“该死,这破地方怎么会有酒瓶呢?”夏云也看到了那个酒瓶,又气又失望。

“臭流氓,你果然是想占我便宜,居然这么不希望有酒瓶!”少女狠狠的鄙视夏云。

“怎么会?你肯定是听错了!拔火罐就拔火罐嘛!”

夏云脸色一红,很不情愿的将那个酒瓶捡起来,但刚拿到酒瓶,夏云又忽然露出喜色,道:“对了,拔火灌要火,我身上没火!”

“切,瞧你那点小心思,不就是火嘛,本姑娘有!”少女露出得意的神色,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她上山挖药,自然带了打火机防身。

这下完全是把夏云的希望破灭,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淡淡道:“那你脱裤子吧!”

“还要脱裤子?”少女又吓了一跳。

夏云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少女,“废话,不脱裤子怎么拔罐?”

最终少女为了活命只能妥协,因为不脱裤子真的不能治疗,只不过,她脱裤子的动作很别扭,时不时回头观察夏云脸色,仿佛在防什么色狠。

“快点,不就一个破屁股嘛,又不是没见过,这么扭捏干嘛?”夏云见到少女这般防自己,一张脸都黑了下来,不耐烦的催促道。

“你屁股才破,你全身上下都很破!”少女怒气汹汹回瞪夏云。

“好好,我屁股破全身破,就你的屁股白嫩嫩行了吧!”夏云嘿嘿笑道。

不过,当少女脱下裤子时,她的屁股已不在白嫩,被蛇咬的部份变成了紫黑色,且鼓起一个大胞,里面充满了毒血。

看到李梦露的情况很严重,夏云也不耽搁,马上开始拔火罐。虽然以前没做过这种技术活,但幸好他足够聪明,再加上这技术很简单,一上手就会。

十分钟后,毒血被清.理得差不多。

夏云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少女的屁股,然后帮她拉起裤子,道:“你呆在这别乱跑,我去弄点草药。”

“我这里有一些草药,你看用不用得上!”少女突然拉住夏云,然后打开一个袋子,里面果然有许多新鲜出土的草药。

“噫,你是医生吗?”看见这些草药,夏云惊讶道。

“不是,我只是挖草药拿到镇上去卖而已。”少女摇头道。

夏云查看了一下,发现按照药神传承的方子来看,还少了几味草药,于是便亲自满大山的寻找。

十多分钟后,夏云回归,手里拿着几种草药。

将一些嚼烂的草药敷在少女的伤口处,夏云主动背起少女送她回家。

一路上,两个年轻人开始熟络起来。

夏云也得知了少女名为李梦露,很美的一个名字,只是她的身世却不怎么好,因为父母外出打工发生意外,双双离世,前不久唯一的爷爷又去世了,只剩她一个人孤苦伶仃。

因为又要读书又生活,李梦露过得非常艰辛,所以时常会上山采药拿到镇上去卖,挣点生活费。

李梦露住在天海市边缘的一个小山村,刚一回来,她就趴在**睡着了,因为她体内还有残留的蛇毒,所以精神并不是十分好。

而夏云先是拿出草药来熬上一锅,然后叫醒李梦露让她把药喝了,还帮她收拾家中环境。

看着屋内整齐的环境,夏云有些感叹,他变了,真的变了,以前他哪里会照顾人,别人照顾他还差不多,看来死过一次,让他的心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一切搞定后,他就开始再度探索药神传承。

药神传承有三样东西,一为【药典】,这是药神所著奇书,其中收罗了天下药方,可治各种疑难杂症,还对各类草药有仔细的介绍,夏云治疗蛇毒的方子就是从中而得。

二为【药经】,是药神修行的功法,这并不是说一定与药有关,只是药神以药成名,所以给功法取名就这般取了。

最后一样是一个奇异小鼎,约有蚕豆大小,挂在夏云脖间,这是药神用来炼丹的神鼎,还可以当做武器杀敌,只可惜夏云是一废体,暂时不能撑握这口神鼎。

但也只是暂时,虽然夏云是废体,但堂堂药神还是有方法解决,只是需要大量的天才地宝,再配合药经中的法门,方能冲破阻碍,逆天而行!

不过夏云也心知此事急不来,毕竟天才地宝都是可遇不可求,总有一天他会让家族里面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大吃一惊!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握紧拳头,到底是谁要害他?若不是有药神传承,他早死在海底了!

现在那些人肯定以为他死了,如今敌在明,他在暗,要趁自己曝露前查个水落石出!

想了很久很久,天已经黑了下来,夏云开始研究药典。

因为他还是废体,药经和神鼎于他而言,只能看不能用,所以便一门心思扑在药典上,毕竟堂堂一代药神,留下来的药典肯定是极其珍贵,那怕只学到凤毛麟角肯定也会有大用。

以前他不学无术,如今也是时候该补回来了。

果然,才看了没多久,他就震惊无比,因为其中居然记载了当世一些疑难杂症的治法……

很快一天过去,李梦露吃了几次药后,脸色已现红润之色,已经能下地行走,而夏云则是在捣鼓一些草药,时不时还露出贼兮兮的笑容,让李梦露见了一阵恶寒。

“喂,夏混蛋,你到底在搞什么?”李梦露凑上前去问道。

“嘿嘿,秘密说不得!”夏云笑嘻嘻的说道。

“切,不说拉倒,搞得谁很想知道似的!”李梦露心里其实很好奇。

夏云继续捣鼓草药,没有在理会李梦露,这让她有点受不了了,感觉像是被冷落的后宫,而且夏云神秘兮兮的,让她很不安,难道这家伙在弄**?然后半夜爬上她的床?

“夏云,你到底在搞什么?”李梦露一想到这,忍不了,一定要问出来。

“你试试就知道了?要不要试试?”夏云爽朗笑了笑。

但这却让李梦露胆怯了,怕羊入虎口,嘴硬道:“谁……谁稀罕你的破东西!”

“不稀罕,你还不是喝了我煮的药!”夏云不以为然的嘀咕一句。

听了夏云的话,李梦露好奇道:“夏混蛋,你懂中药,是医生吗?”

“不是,世上怎么可能有我这么帅气的医生!”夏云自恋无比。

“……”李梦露有些汗颜夏云的厚脸皮,“就你还帅气?衰气还差不多!”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嫉妒我!”夏云的自恋比天高比海深。

“噗!我嫉妒你?”李梦露笑得直不了腰,把胸前春光呈现在夏云眼前,而她还完全不知情,夏云也没有客气,尽情的大饱眼福。

“流氓,你在找死吗?”李梦露发现后,气得磨牙擦掌,露出杀人的目光。

“你自己给我看的,关我什么事!”夏云毫不在意的道,然后转身继续捣鼓自己的草药。

“你……你给我滚出去!”李梦露实在受不了夏云,每次都被他气得半死。

“等你的毒完全清了,我自然会走,你急个毛线!”夏云不为所动,甚至都懒得看李梦露一眼,好像这是自己家似的。

“你……我……”李梦露完全败给夏云,拿对方没有任何办法。

“梦露,不用怕,我来帮你收拾他!”

突然,门外来了一个护花使者,显然他在外面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一进来就敌意十足的盯着夏云,非常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