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药神

第11章:宝鞋?

一栋大厦的办公楼层内,林可儿站在窗前,入神的看着繁华的都市,静若仙女。

已经过了两天,那个人在哪里呢?

林可儿的内心溅起了丝丝涟漪,距离上次的事已过两天,这两天以来每一次入睡,她都会梦到那个救了自己的药神传人,身材欣长,气质非凡,宛如真仙,但唯一可惜的就是看不清其面容,如梦似幻。

她睁大了眼睛,用尽了各种办法,但就是无法拨去那一层迷雾,令她十分惋惜。

她一直很想亲自感谢这个救命恩人,但现在却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只有一个不明所以的药神传人。

至于陆杰那边,正在住院,林可儿也懒得去追究责任,因为她是孤身一女人,斗不过陆杰这样的纨绔子弟。

只是以后要远离陆杰这样的伪君子。

“我到底怎么了?这般惦记这个人,难道是喜欢上他了吗?”

林可儿心乱如麻,胡思乱想,随即又按着太阳穴摇摇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英雄救美而爱上一个男人,太狗血了……”

“可儿姐,你没事吧?”

突然此时,莫小爱走进了办公室,看到林可儿在发呆,便出声问道。

“没什么,你有什么事吗?”林可儿香腮浮现一抺嫣红,宛如偷腥的猫被抓住了一样。

“可儿姐,银行和客户发来消息,欠款不能再拖了,限我们明天之前还清!”莫小爱如实说道,一双眼睛偷偷的观察着林可儿的神色。

其实这两天她过得很是提心掉胆,原因是两天前她收到陆杰的电话后,整理好资料要拿去给林可儿签名,因为资产转移需要林可儿签名才能生效,而林可儿已落在陆杰手中,此事本来很容易,可是她到了现场之后却发现林可儿不知所踪,只有陆杰重伤躺在地上,所以有点担心自己也曝露了。

不过,如今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

“你下去吧,我知道了!”

林可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几天她就一直在为这事奔波,只可惜没筹到一分钱,欠银行的两千万,客户那边一千万,一共三千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如果在明天之前不将三千万还清,那这家公司就会面临破产倒闭!

虽然公司是夏云,但林可儿身为他的未婚妻也有一定责任。

只是此时此刻她也有些疲倦了,公司存亡之际,夏云,你又在哪里?

夏云早已经回到小山村,依然过着平静的生活,这两日除了上山采药,继续捣鼓一些药粉出来之外,他常常会出现在祠堂附近转悠,似乎有所图谋。

村民们就算知道也不敢管,对夏云都有一种惧意,连王龙等人也不敢再来惹夏云。

因为李梦露得到十万块,早把钱还上了,所以他们找不到借口。

不过那怕是有借口,他们也不愿意来自讨苦吃。

因此,夏云倒是过了几天清静日子,可能唯一的不清静就是李梦露叽叽喳喳的声音。

“流氓,你整天在这晃悠,有什么不良居心啊?”

李梦露又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她水灵的大眼睛东张西望,好像想把祠堂附近望个遍似的。

没等夏云说话,李梦露一拍手又道:“难道前两天的小偷就是你?人不可貌相哇!”

夏云无语,瞪了李梦露的胸脯一眼,喃喃道:“胸才大了那么一点就无脑了,看来女人的胸大无脑真不是吹的!”

经过这几天的药汁按摩,李梦露的胸部鼓了一些,从A向着B迈进,那怕隔着衣服也看得出来,诱惑力更足了。

“你才无脑,白痴!”李梦露生气的瞪了瞪夏云,但看到自己的胸围的确是大了不少,立马就得意了起来,“哼哼,我看你是羡慕我胸大!”

“哈哈,我一个男人羡慕你胸大?这逻辑真是奇葩啊!”夏云忍不住大笑。

“谁说男人就不会羡慕?等本姑娘胸部长大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到时候羡慕死你!”李梦露不以为然,灿烂的笑了。

夏云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打量着李梦露,“我说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也这么厚脸皮了?”

“你才是厚脸皮,我这是自信。”

李梦露用手隔着衣服推了推自己的胸部,感觉变尺寸变大,更加自信了!

都说胸部是女人的信心之源,果然说得没错,夏云感叹着摇摇头,随即他双目看向李梦露的胸部,好像是变大了一点,没想到那个药方这般有效,立杆见影啊!

“夏流氓,你这么想看,要不然我脱光了给你看?”李梦露发现夏云的目光,挺了挺胸,很大方的说道。

夏云怔了一下,蹙眉道:“你有这么大方?”

“上次就给狗摸了一次,现在再给狗看一次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会和狗计较吗?”

李梦露绕了地球一圈在骂夏云,说完还在偷偷的笑。

“我……”

夏云额头满布黑线,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得吐三个字,“算你狠!”

“好说好说!”李梦露此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我也劝你一句,每次涂药按摩十分钟就行了,别按摩半个小时,就算你要按摩半个小时,但请不要鬼吼鬼叫,好像**一样,搞得我都睡不着!”夏云的报复心也很强。

“你、你胡说,我那有按摩半小时,更没有鬼吼鬼叫……”李梦露的脸蛋刷一下全红了,反驳的声音越来越弱。

“我都看到了,你不承认有什么用?”夏云邪恶的笑道。

“臭流氓,你居然偷看!”

先前李梦露还没意识到,直到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气得脸色铁青,露出杀人的目光,真想将夏云大卸个七*十块!!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流氓居然会偷看,若只是看到身体也没什么,反正对方早就看过了,但这几天她想胸部快点变大,所以就忍不住多按摩了一些,那种丢人的样子给这个臭流氓看到,只是想想就令她脸颊滚烫,恨不得找个地逢钻进去。

突然,她的脑海中跳出一个担忧,这个流氓不会以为她是**.娃荡.妇吧?

“这不叫偷看,我是看你有没有涂错药,一切都是为你好!”夏云心黑脸厚的狡辩道。

“呸呸呸,谁信啊?”李梦露压根不信,但又奈何不得夏云。

“不信,拉倒!”

夏云不再与李丫头斗嘴,又开始认真的观察祠堂,渐渐的,他皱眉道:“这破祠堂到底有什么宝贝能让小偷惦记呢?”

“我看你是想宝贝想疯了,这破祠堂能有什么宝贝?我听爷爷说,祠堂里最古老的就是那尊泥像了,一堆烂泥难道还能是什么宝贝吗?”李梦露揶揄道。

泥像吗?

夏云怀着希望的心情盯了好几分钟,可是入眼的除了快脱落的干泥,还是快锐落的干泥,顿时气得不轻,有毛线的宝贝啊!

“夏流氓,你慢慢找宝贝,我先回去做菜了!”

李梦露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临近中午,于是便先回去了。

夏云又独自看了片刻,正想回去时,但却意外看到一个人神神秘秘的躲在角落里。

“神棍,又是你!!”

夏云走上前一看,发现居然是神棍天罗子,没想到对方又出现了。

“什么神棍,请叫老夫天罗子!”天罗子正色道,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神棍就神棍,什么天罗子。”夏云不屑说道:“快老实交待,前两天的小偷是不是你?”

“你这毛头小子,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怎么会去做那种鸡吹狗盗之事?”

天罗子越说越怒,气冲牛斗的瞪着夏云,“再敢胡言,信不信老夫一巴掌拍死你?”

“你可以动手试试?”夏云无惧,手早已放入袋中,随时准备出手。

天罗子见状,想起那些可怕的药粉,他只能把气咽下去,说道:“算你子小走运,老夫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

夏云冷冷一笑,“是吗?你心情好,但我心情不好,我要把你身上的宝贝全挖出来!”

“小伙子有什么话好好说嘛,心情是可调整的!”

一听夏云的威胁,天罗子立马就蔫了,尴尬的笑了笑,老实道:“其实那天夜里的小偷是我,我是看中那尊泥像所穿的鞋,那可是件宝贝,可惜像是有什么东西守护。”

“那双鞋吗?”夏云双目放光的盯着泥像的那双鞋,好像想立刻就夺过来的样子!

“我劝你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它好像有什么东西守护,那晚我动手都受伤了,要不然那群二货村民怎么能发现我呢!”天罗子愤愤的说道,然后举起右手,虎口处果然有伤口。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可以滚了!”夏云冷冷道,对于宝贝,他心中自有打算。

天罗子闻言,立马就跑得远远的,跑远后才嚣张的大喊道:“你这臭小子给我等着,等老夫实力恢复,回来吊打你,让你知道惹老夫的后果!”

“下次你乖一点,乖乖把宝贝送上来,不要又让我逼你!”夏云反倒调侃道,他觉得这神棍很有趣。

跑远的天罗子听到夏云这话,差点没摔倒,这简直是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