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药神

第55章:上门问罪

“夏云,我爸这情况,你有办法吗?”

一走出重症室,苏菲就迫不及待的询问夏云。

先前夏云被孙小蛮和马小洁带来,她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夏云去看她父亲的情况。

此时,重症室外还有几人在等候,孙小蛮和马小洁在静静的望着,但眼中有怀疑,因为她们从来都没有见夏云治病救人。

而苏菲的表嫂花娴静是第一次见夏云,听说这个人可以救濒临死亡的姑父,她表示也很怀疑,连大医院都不行,这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帅小伙能行?

“叔叔,苏阿姨在问你话,你怎么这么没礼貌,都不知道回答!”

最后一个是小莹这个萝莉,也是花娴静的女儿,扎着双马尾辨,大眼睛水灵,小脸自然红扑扑的,非常可爱,此刻她嘟囔着嘴,追问夏云。

夏云朝小萝莉可爱的眨了眨眼睛,长叹一声,道:“说实话,苏伯父的病情是我见过最糟糕的,有几种病都非常严重,随时可能丧命,看来平时没有注意保养啊!也难怪医院束手无策,不过,有我在,一切没问题,我怎么可能让我未来的岳父出事呢?”

说到最后,夏云笑嘻嘻的看着苏菲,后者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脸颊粉红。

而周围的几人一听到夏云又在装逼,不禁个个翻白眼,只有花娴静和小莹不明所以。

“你真有办法治好我爸?”苏菲心中狂喜,但又不敢相信,她可是医生,知道父亲的病有多重,现在夏云说有办法,感觉好梦幻。

夏云一看苏菲的表情,却不乐意了,很严肃道:“苏菲,你这是什么表情,摆明了不相信我呀,你要相信你未来的老公,是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

这边话刚完,小莹就一副嫌弃与鄙夷的小声道:“妈妈,这个叔叔就是牛皮大王,好能吹喔!这种人真是苏阿姨的老公吗?我很不情愿叫他姨父唉!”

“他是牛皮大王,但不是你苏阿姨的老公,你不用叫他姨父,放心吧!”

花娴静同意的点点头,她敢肯定夏云不是苏菲的老公,因为苏菲还没结婚。

夏云可是一名修真者,尽管那边的母女很小声,但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不过看在对方都是美女的份上,他没有去计较,而是决定要把这个牛逼吹牢实了,证明他是有本事的。

他问苏菲拿了笔纸,然后开了一张药方,然后道:“苏菲,你按照这张药方抓药熬好,相信苏伯父喝下去后,情况会大有好转。”

苏菲接过一看又是中药方,虽然一点不懂中药,但她见过夏云治瘟疫的手段,所以很相信,当即就让孙小蛮和马小洁跑一趟医院的中药部,把药抓好熬好。

“夏云,我爸喝了这药就能好了吗?”

随后,苏菲抓着夏云的手问道,有些激动,她头一次觉得夏云有时候还挺可靠的嘛!

夏云摇摇头,“没那么简单,苏伯父的病情很糟糕,需要长时间调理。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现在我先给你说明一下情况,苏伯父同时身患几种很严重的病,一时间不能全治好,只能分步骤的进步,先从致命的开始。而我所开的药方就是治苏伯父的肺癌,需要吃很久的药,当肺癌痊愈后,你再通知我,到时候我看看情况再选择治疗。”

刚说完,夏云想起了什么,又告诫道:“我建议你接苏伯父回家治疗,留在医院没什么用,说不定还会什么反作用。”

“好好,谢谢你夏云,等我爸苏醒,我就接他回家!”

听到父亲能好转,苏菲眼眶湿润,非常激动,不加思索,直接抱住夏云道谢。

这也是头一次,她觉得夏云的怀抱是如此温暖。

看见苏菲投入了夏云的怀抱,花娴静有些诧异,而小莹却是一副人小鬼大,很害羞的捂住眼睛,实际却是漏了一条缝在偷看。

夏云知道小莹在偷看,故意使坏的向她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这个萝莉很卡哇伊!

不过,对于苏菲突然主动抱住自己,夏云还是颇为意外的,但意外之后却是窃喜,喔喔喔,那温暖感觉,柔软的触感和弹性,这得是多棒的身材啊!

一边享受这种感觉,他一边用手在苏菲的玉背上轻抚着,“说谢谢多见外,我们谁跟谁呀!记住,苏伯父回家后,让他不要操劳,注意休息调理,把烟戒掉,否则再好的药也难让他真正康复起来!”

听到夏云调侃的话,苏菲似乎也发现自己兴奋得过头了,连忙俏脸桃红的离开夏云的怀抱,拭去眼角喜极而泣的泪珠,点头道:“嗯,我会跟我爸说的!”

“苏菲,吃了药看看效果再说吧,别太轻信于人!”

花娴静身为人母,还是比较警惕,她刚才一直不提,是以为苏菲会注意到这点,但没想到听两人的对话,苏菲是越来越相信夏云,这反倒非常像上当受骗的感觉,所以她才出言提醒。

“表嫂,你放心,他是有个本事的人,不会骗我的!”苏菲有些娇羞的对花娴静说道。

这种回答,夏云听着非常舒服满意,这下这个未来老婆总算是学会相信自己了!

“阿姨,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我看这个叔叔刚才抱着你的时候,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说这样的男人是流氓,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莹天真烂漫的说道,惹得苏菲和花娴静捂嘴轻笑,玉体如花枝轻颤。

夏云则是欲哭无泪,尼玛现在幼儿园老师都教的什么狗屁,尽较小孩子这种偏面的观念。

最重要的是,他娘的,竟然没法反驳,他总不可能和一个三岁的小萝莉争个面红耳赤吧!

大约十多分钟,孙小蛮和马小洁端着一碗回来了,那药汁呈乌黑色,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先给我看看!”

这一次,夏云学聪明了,先把碗拿过来仔细的看了看、闻了闻,然后才放心对苏菲笑道:“可以了,苦口良药,苏菲拿去给苏伯父喝吧!以后记得每天喝三次!”

“嗯,谢谢你!”别人或许不明白,但苏菲却能明白夏云的举动,心中一股暖意游走,她知道夏云肯定是怕药又搞错了,伤及父亲的性命,毕竟有上次白俊的事件为前车之鉴。

接下来,苏菲进病房喂药,孙小蛮、马小洁、花娴静等人全都进去看看效果,想知道是不是像夏云说的那么神奇,唯有夏云不进去,在外面等待,对自己开的药方很自信。

苏菲喂药前,花娴静还是提醒道:“苏菲,真的没问题吗?听说这个人不是医院的医生,这药万一有问题,姑父的身体就……”

“表嫂,他的确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而且他也不是医生,但他却能治好很多我们医生治不好的病。”苏菲忽然想起夏云喜欢吹牛,说医院的医生都是庸医,不过若是跟他一比的话,这话其实也不为过。

“表嫂,你放心吧,再说我爸的身体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苏菲又劝说道,这一次花娴静没有再阻拦,她当然也希望奇迹发生,如果真的发生奇迹,那代表着小莹也就有希望了。

苏父正在昏迷中,苏菲喂药都是用勺子一勺勺的喂,很慢,足足两三分钟才喂完。

当苏菲等人正在静静等待药的效果时,外面忽然传来了阵阵吵杂的声音,很多的脚步声,还有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夏云这混蛋在那!?”

病房外,天海市市长唐海带着自己的老婆,白俊、孙中仁,以及雷元等刑警队员气势汹汹而来,吓得路人纷纷让路,搞得一条相当长的走廊,一时噤若寒蝉,唯有那步步高涨的声音与怒意。

夏云大老远就听到了,他听到竟敢有人如此猖狂的对自己叫嚣,眼神渐渐冷了下来,目光死死盯着前方的路口,没过多久,就看到唐海就带着一群人大步走来。

虽然并不认识唐海,但夏云看到雷元在唐海身边,还一直给自己使眼色,他就明白此人的身份,肯定是天海市市长无疑,因为儿子被揍之事想来收拾自己,而雷元这个小小的副队自然不敢太忤逆,只能跟着来了。

“你就是夏云?”

唐海在白俊阴勤的指点下,径直来到夏云面前,威严质问。

而白俊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冷眼旁观,他心中愤恨想着,别以为你夏云有点手段,就可以横行无忌,惹到我,照样有办法收拾你!

而自始自终,雷元一直在给夏云使眼色,让夏云主动认错,他好帮着说话。

但夏云从来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他感谢的看了看雷元,然后站起来,与唐海对峙,霸道说道:“不用多说,我知道你的来意,你就是天海市市长,那个红毛强奸犯的父亲吧?我跟你说,我找你很久了,做为一个天海市市民,看到市长把儿子教成这个模样,真是让人心痛疾首,而你也枉为市长,连教儿子都不会,你凭什么管理好整个天海市?”

夏云直接一番当头棒喝的话,令所有在场的人全都傻眼,特别是唐海这一边的人,他们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这家伙一开口就反倒问起市长的罪来了,虽然市长的确是教子无方,但夏云也太霸道、太直白了吧!

“你这混账,从哪里跑出来的野种,也敢大呼小叫!”

其中唐海的老婆最是愤怒,儿子被这个人打了一顿,现在对方居然还敢数落自己的老公,做为一个母亲和妻子,她无法忍受,一声冷喝之后,一巴掌紧随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