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药神

第125章:阴气附骨

“若依,你怎么了?”

发现这样的惊变,夏云直接一把丢掉小紫,而后扶住苗若依,关心的问道。

“你这混蛋大色狼,哎哟痛死我了!”小紫被丢出去,直接砸在石头上,痛得她直掉眼泪,恨不得将夏云杀之剐之,以泄心头之恨。

“你懂什么,苗若依不知怎么晕倒了,让你摔在地上,总比她摔好些!”夏云慢慢将苗若依放到草丛上,然后责怪似的看了小紫一眼,说道。

“你这混蛋,重色轻友的混蛋!”小紫被夏云的话气个半死。

随后,夏云不在理睬忿忿不平的小紫,开始为苗若依检查身体,看看对为什么会晕倒!?

而小紫独自在那骂了几句,觉得没意思,于是也凑上来看个究竟。

只见这时候,夏云已经替苗若依把脉许久了,但他却仍然没有松开,甚至连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似乎苗若依的情况很不乐观!

“喂,大混蛋,这美女怎么了?”小紫看了好久,不耐烦了便问道。

“嘶!”

夏云头痛的吸了口冷气,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她的伤很奇怪,明明只是一些轻微的内伤,估计是在逃命的过程所受的,但这种伤,应该不至于会晕倒呀!”

“而且,她的身体还异常冰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终,夏云苦闷的摇头。

听了夏云的话,小紫也好奇的看了看苗若依,但却忽然发现了可疑之处,拉着夏云的衣角道:“噫,大混蛋,你快看,她的脸上好像有黑气隐隐浮现!”

夏云闻言,凝眸一看,果然是如此。

如今苗若依的脸上会时不时的浮现一股神秘黑气,很虚淡,若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看到这一幕,夏云长长的出了口气,他估计苗若依之所以会晕倒,以及身体发冷,应该都是这神秘黑气所致,但是这神秘黑气究竟是什么东西!?

如果搞不清黑气的来源,恐怕很难根治,俗说话知其源才能治其根。

“小紫,你知道这股黑气的来源吗?”无奈之下,夏云只得询问一下小紫。

小紫昂首想了一会儿,大眼睛转了好多圈,最后得到气死人的结论,“我又不是医生,哪里知晓,而且我还是第一次见她,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你问我我问谁?”

“你妹,只是问问你黑气的来源,你说这么废话干屌!”夏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小紫。

“虽然我们不知道,但那只白蚕好像一直跟着她,也许那只白蚕知道喔,把它抓出来问问!”

这时候,小紫双眼放射.精光,心中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夏云鄙视的看了她一眼,“你该不会是想吃掉人家吗?”

“你胡说什么,本小姐从来就是吃素的,刚才只是和白蚕开了个玩笑而已!”小紫头一偏,狡辩道。

尽管很怀疑小紫的用心,但夏云目前没有办法,只能在苗若依身上搜寻了片刻,然后找到那枚白茧,还把白蚕从里面拎了出来。

白蚕是条虫,原本是没什么脸的,但是此刻它的脸却是如此生动,挤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似乎在讲,求各位大大啦,不要吃它!

这一幕,让众人忍禁不俊的一笑。

夏云无奈的摇摇头,“别担心,我们只是问你点话,不会吃你的,虽然你看起来很肥美、很美味!”

白蚕似乎听得懂人话,一个劲的点头。

“你知道苗若依脸上的黑气是什么吗?是不是你们在逃命过程中沾到的?”夏云问道。

听到问题后,白蚕露出了一个极度无奈的表情,很生动,它刚才只顾着保命了,居然忘了虫和人之间是不能交流的,而且它没有手脚,不能像小紫那样比划。

“夏云,你身上不是有许多药材吗?我记得其中好像还有百言草吧?给这虫吃下,它不就能说话了嘛!”

这时候,小紫总算提了个像样的主意,夏云连忙在药神鼎中找到百言草,然后递给白蚕吃掉。

白蚕虽然个头很小,但吃起东西贼快,没咬几下,一株百言草就啃光了。

见状,夏云总算放心了,看了一眼小紫,夸奖道:“看不出来,不爱动脑的你居然还挺聪明的嘛!”

“那是,我一直在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智机和美丽,真的很累!”小紫装逼说道。

“……”夏云瞬间汗颜。

连那只白蚕听了也汗颜,此时经过消化,它终于能吐露人言,高兴的大叫,“哇哇,我终于能说话了!”

“好了,你说说原因吧,苗若依的身体要紧!”夏云把兴奋过头的白蚕拉了回来。

“她的情况应该是被阴力入体了,因为在逃跑的路上她就受了伤,刚才被修罗冥将用阴力包裹准备杀掉,所以就很容易的被这些阴力入体,看这个情况,说不定阴力还是依附在筋骨上的。”白蚕说道。

夏云一听,脸色变得凝重。

因为这种依附有骨头上的阴气很难除去,属于身体最深处的暗伤,常常能折磨人一辈子。

“算了,先回太凰地母中心再说,这个地方不太.安宁!”

这时候,夏云察觉到远方有动静,再加上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治苗若依的病,所以他便带着小紫与白蚕迅速回到太凰地母的中心。

这里很安全,没什么修者或者妖兽闯进来。

“白蚕,你肯定很不简单吧?”来到太凰地母中心后,小紫趴在白蚕面前说道。

白蚕不说话,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刚才你想吃我,现在和我套什么近乎。

“刚才我真不是想吃你,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像我这可爱的小龙猫,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残忍的事呢?”小紫装单纯说道。

“哼,你不装纯,我们就还能做朋友!”

白蚕最终还是回了小紫的话,后者毕竟帮了它一把,否则现在它估计还不能说人话呢!

当这两个小东西在交朋友时,夏云却独自在想办法治疗苗若依的伤势。

“哎,最后一颗培元丹了!”

夏云拿出一颗培元丹让喂苗若依吃下,这些培元丹是他还在天海市的时候炼制好的,送了几颗给林父,自己留着五颗,没想到到最后,大部份培元丹都是给别人疗伤用的。

苗若依服下元气丹后,体内固本培元,稍微压制了一下阴气,让得她的身体颤抖不在那般厉害。

随后,夏云运气帮她舒筋活络。

这也是夏云目前唯一能做的,因为这种阴气入骨的病情很难治,必须要借助一些阳性十足的东西方能治疗,而且还不一定能根治,真的是很糟糕!

半个小时后,夏云终于收功,他运气将滞留在苗若依体内的一些阴气驱散,也试图查探对方的骨头区域,但可惜那个地方太危险,又有阴气汇聚,他无法强行检查,否则会伤到苗若依的身体。

“若依的情况怎么样了?”

而此时,看见夏云收功,白蚕和小紫过来询问道。

“应该暂时没什么危险了,只是这个阴气很棘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度发作!”夏云叹息道。

“啊!”

似乎是验证夏云的话,就在这一刹那,苗若依体内的阴气陡然爆发,宛如一股黑色风暴刮出,她原本是昏迷的,却生生被这股阴气震醒,尖叫了一声,然后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这一次,阴气爆发得很厉害,径直将苗若依的身体整个包裹起来,使得她秀发飞舞,衣角飞扬,如果仔细一看的话,甚至还能看到她身体的某些部位结出了冷冷黑霜,无比诡异!

“这是怎么回事?”白蚕一见,惊慌道。

它和小紫已经离得有些远了,但却仍然感受得到那股冷彻入骨的寒冷与阴森,令人发毛!

“哎,阴气又发作了!”

无奈一叹,夏云再度运气,以纯阳之力印在苗若依的后背,开始替后者压制爆发的阴气。

小紫和白蚕看着干着急,什么也不能做,只能不停的来回踱步。

特别是白蚕,它是被苗若依带出来的,可以说有救命之恩,这是命里的一种机缘!!

“呼!”

片刻后,夏云终于压制住了爆发的阴气,当即长舒了一口气,但他的脸色却仍然很凝重,因为苗若依体表的那些诡异黑霜还存在,并没有随着阴气的退潮而消失,这令人很不安心。

“冷…冷!!”苗若依虽然还在昏迷中,但仍然是冷得直打颤。

“好了,马上就不冷了!”夏云迫不得已,只能紧紧抱住苗若依那丰满的玉体。

但此刻,他没有半分占便宜的意思,像个丈夫一般温柔,贡献温度,只想让苗若依安定下来,让她体表的黑霜消失。

“你们两个把衣服脱了,使劲磨擦,听说光着身子温度传递得快一点。”

原本夏云真是很纯洁的心思,此心可鉴日月,但小紫却忽然提了一个香艳的方法,而且从她的神情中,似乎还有一丝坏笑隐现,便宜你这臭色狼了!

“……”夏云尼玛彻底无语了,本来他心思纯正,但一被小紫提醒,心中就像是点燃了火种一般,老往邪恶的方面幻想。

而且,他还抱着苗若依的玉体,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就像长满野草一般,弄得心痒痒的。

“就照小紫说的做吧,你一定要让要若依安然无恙!”

白蚕也开口了,居然同意小紫的建议,让两人赤祼相见,令夏云大跌眼镜。

咳咳,或许,在他们动物的世界观里,压根就没有什么祼.体之类的概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