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药神

第139章:除恶务尽

唰!!

夏云身上白光绽放,一道仙练仿佛从九天而来,携莫名之威,径直射向阎王,后者触不及防被扫中,魂体顿时黯淡不少!

“可恶,你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竟敢暗害本王,你可是我后代!”

阎王脸色惊恐之极,身形疾速后退,从那道仙练中,他感觉到了似曾相似的气息。

夏云身上的魔氛触手已被仙练震断,他又可以行动,也迅速后退,然后才仔细查看自己的身体,“他娘的,我也不知道身上还有什么东西?你们这些狗日的大人物,一个个问也不问就在我身上潜伏,全把我当成棋子,我草你们家妹呀!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你们这样做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以为自己实力就不可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尽情施展阴谋吗?”

“到底是什么狗屁东西呆在我身上,快滚出来!”夏云查探一番,发现身体没异常,恼火道。

“你这孽障!”

似乎隐藏在夏云身上的大人物也听不下去,一声清叱,声音清肃严正,让人肃然起敬,不敢有半分邪念。

随即,夏云脖间的药神鼎忽然一动,一点白芒飞出,渐渐放大,最后竟变成了玉净瓶的模样,而后瓶口一阵清正白光冲霄,观音大士的身影从中而现,庄严神圣,一袭白裙飘飘,面容绝代,清肃绝俗。

眼见观音现世,夏云简单惊呆了!

这一刻,他耳中仿佛响起了仙音神调,肃穆悦耳,就像那电视剧中,观音大士每一次的出场时,都会响起的那阵音乐。

其中,他又最喜欢香港版的西游记,其中的观音出场时的音乐,堪称经典!!

“你这孽障,和当年的泼猴一般,劣性难训。本座好好的呆在观音山,却被你挖出来,带着东跑西跑,这件事稍后再收拾你!”

观音手持玉净瓶,冷淡一看夏云,清叱道。

“那个……那个是个误会,我不是看你这玉净瓶开了缝,所以想拿回去补起来!”夏云悻悻一笑,狡辩道。

可惜,观音却没有再理睬他,而是转头盯着阎王,“你这魔头,当年我就知道你定然不会轻易死亡,幸好我也留有一手,将自己封印于玉净瓶中,就是为了这一刻,除恶须尽!”

“你这老贼尼,真是欺人太胜,本王又没惹着你,你干嘛非要除掉我!”阎王也有点虚观音,咬牙切齿的说道,何况他刚才被观音的仙练击中,致使魂魄虚弱了几分。

“世间大恶,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观音法相清严,神圣无比,夏云在其身后,都感觉浑身舒坦。

“真的没有一丝余地?”阎王眼神一凝,厉声道。

观音双掌合十道:“除恶务尽,阿弥陀佛!”

“啊啊……你这老贼尼,真以为本王怕你?如今本王就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阎王彻底爆怒,谋划千年,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被观音逮个正着,他怒发狂扬,姿态如疯。

轰隆!

阎王气到发狂,径直一挥手,这个小空间破碎为虚无,而后他身形一闪,化做一道黑光,迅速冲向自己的本体,唯有和本体合一,他才能和观音一较高上,虽然算不上是完全复活,但至少可以撑握可怕的力量!

阎王的本体,正是肃立在阎王殿上方那顶天立地的巨影,被黑雾包裹,神秘而可怕!

轰轰隆隆!

阎王的魂魄入体的刹那,那具顶天立地的黑影终于动了,恐怖的双眼陡然一睁,射出灭世黑芒;只手一挥,满天黑雾散尽,露出那庞大且威严的身躯,一身金黑战甲,威风凛凛。

这一刻,仿佛是揭开了千年的序幕,大战即将开启!

“好个魔头,果然隐藏极深,原来当年与我大战之人,不过是你的分身,难怪我说如此之弱!”

观音身形飘然凌空,白裙展展,无论面对任何情况,她都始终这般清严肃然,神圣无比。

“法相天地!”

下一刻,观音使出大神通,身体迅速疯涨,片刻间就已变成了与阎王一般巨大!

如今,两道顶天立地的身影几乎塞满了阎王空间,令远方的人与妖兽无比惊骇,更别提从两道身影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波动,简直令人触之即逃。

“我擦,居然都这么巨大,实在太可怕了!”

此时此刻,夏云身在一座高峰之上,仍然需要仰望两人,脸色震憾。

“不过,巫子虚这混蛋跑得真快,否则非要解决这个大患!”

对于这一点,夏云也是颇为无奈,小空间破碎之时,他突然想然了巫子虚,可是四处一看,后者早不知跑到哪去了,他只能做罢。

“很可怕的两个人!”

与此同时,在远离阎王殿的一座山峰之上,赵惊宇、古阳、燕歌行、伏贤、伏智五人也是无比震惊的看着远前方的破天巨影。先前他们在阎王殿中解决了两大战神之后,随着那石室下的秘道离开了,没想到才离开才没多久,却发生了这样剧变!

“会不会是和因陀罗和曼陀罗有关?”

当初,已死的因陀罗和曼陀罗忽然又能动了,着实是让他们大吃一惊,还好这两人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召唤而去,并不理会他们。

“原来只有一道巨影,现在怎么又多了一道?实在太可怕了,这是要打得天地俱灭吗?”

而此时,远在太凰地母内的苗若依与小紫,以即隐藏在山洞的古嫣然与燕月涵,也纷纷脸色剧变,内心十分不安。

轰隆!

下一刻,无须多言,阎王便与观音大战了起来,两人体型巨大,出招皆无比可怕,每一击都是遮天蔽日,青天沉沦,大地毁灭!

“魔化天地!”

厉啸震天,阎王浑身一震,天地皆动,一股无边黑雾从巨体中爆发而出,上达九天,下达黄泉,漫天席地,如天地浪潮般向前拍打而去。

“轻扫拂尘!”

眼见如此恐怖之招,观音面容不为所动,她清音一念,玉净瓶中顿时光华暴涨,一枝柳条徐徐而长,随即,她双指一捏柳条,向前一拂,分明只是小小的柳条,却爆发出救世威力,一股无敌清风向前呼啸而去,瞬间便将漫天满地的黑雾吹尽!

“可恶的老贼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也受了重伤。当年那般疯狂的一战,你不可能没有受伤,如今只是在死撑而已。魔气你能挡,那粘腻沉重的黄泉水,你能抵挡吗?”

阎王眼光狠辣,看出了观音在当年一战中身受重伤,虽然经过数千年好了一些,但这种伤可不是这般容易痊愈的。

“倾尽黄泉水三千,灭绝人间;奈何桥上定生死,主宰九天!”

阎王与天齐高的身躯浑然一震,双手破天高举,似乎是在呤唱,又似乎是在施法。

顿时间,无匹魔能爆发,大地剧烈颤动,只见远方一座古朴的奈何桥飞来,迅速变大,并且其后还跟着一道浓黄的水柱,宛如逆天水龙,延绵千里,呼啸而至!!

奈河桥与深古黄河都在黄泉岭,距离阎王殿数千里,没想到如今竟被阎王召唤而来,果然十分可怕!

“玉净宝瓶,救济天下!”

面对如此恐怖一招,观音仍然镇静自如,盘坐在空中,口中念咒,手中玉净瓶迅速放大,竟也变得与天齐高,而后一股强悍吸力突现,对万物无效,只针对黄泉水。

片刻间,那道逆天的黄泉水龙,便被吸收殆尽,连整条深古黄河也干枯,只剩下沉淀无数岁月的沙泥。

而玉净瓶吸光了所有的黄泉水,却不见一点溢出,甚至还变小,回到观音手中。

“魔头,如今你还有什么招?”

观音冷冷望着阎王,她并未再次出招,因为她的确是受了重伤未好,刚才控制玉净瓶消耗巨大,对伤势有影响,所以要缓一缓。

“老贼尼,强撑,本王看你能撑多久,万兽朝拜!”

眼看着辛苦收集的黄泉水被得一点不剩,阎王脸色阴沉之极,不过他也是看出了观音伤势爆发,当即出招猛攻。

随着他的一声震啸,大地再次震动,隐藏在阎王空间内的所有妖兽,都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向阎王殿的方向飞来。

咻咻!

天地间,各类妖兽,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可以说没有一只愿意出来,但却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勾住,让它们身不由已,纷纷变成炮灰一般,冲向顶天立地的观音法相,宛如飞蛾扑火!

“冷血的魔头,竟然用不计其数的生命威胁我,该死!”

阎王的险恶用心,观音如何看不出来,她慈悲心肠,双目一闭,口中念念有词。

迅即,玉净瓶中的那枝柳条忽然疯长,变成一颗擎天柳树,枝叶茂盛,数不尽的枝条似乎有意识,竟然主动伸展而出,将冲撞进来的所有妖兽一一缠住,一只不漏,而后柳树变化为柳条,将所有妖兽全都拖入其中,天地一片清明!

“你们便在本座的玉净瓶中生老病死吧!”

观音轻叹,而且施展完这招之后,她的脸色越发苍白了,显然是内伤势再度发作。

“嘿嘿,老贼尼,倒是好心,那便接我为你准备的最可怕的一招吧!”

战到如今,阎王也是消耗巨大,他气喘吁吁道:“我谋划千年,就只是为复活,主宰九天,没想到你这老贼尼非要纠缠于我。虽然远古前的那一战,你没有死,但这个空间中的许多高手却死了;再加上我最近三次开启阎王空间,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修者进来,当然,现在他们大部份都变成了死人,如此多的厉鬼一起爆发,我看你该怎么办?”

原来阎王开启通道竟然有多重意义,这也是巨擘的可怕之处,每一个举动都不止有一个目地,让人猜不透,如今的阎王空间经过两次大战,积累了无数怨魂,正是阎王可以利用的利器!

“阿鼻真义,千魂万魄!”

阎王施展无上奥义,召唤死亡在阎王空间内的无数怨魂,引发他们的怨念,并加以利用,可以成为一柄灭人心智与灵魂的利刃!

“呜…哇…啊…吼……”

一时间,天地愁惨,万音俱静,唯有一道道侵蚀人心魂的凄厉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震得人身魂皆荡,如永坠轮回。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观音听闻如此多的怨声怨念,心中慈悲,她再次盘坐于空中,双掌合十,法相庄严,神圣不可侵犯,但却不拒万魂怨念,反而引导入已身,以身为熔炉,口念无上真经,化解万千怨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